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中国大案要案纪实——080.酒楼里的碎尸案

0
分享至


  福建省晋江市磁器厂推销员吴建枝来到辽北铁岭后,两年来每周与家人通一次电话。但从农历95年腊月初十起,话筒内再也听不到这位客居他乡的游子问寒问暖的亲切话语。而他的家人不禁心中一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春节前,旷日持久的西伯利亚寒流骤然侵袭了南中国。在吴建枝家,也笼罩着浓如窗外晦暗天宇般的沉重空气,让人压抑。为早日破解“亲人在哪里”这个无形的问号,吴建枝的胞兄等数人,顶着北国朔朔寒风,腊月廿八、正月初八先后两次来到铁岭。

  笔者所以用农历记时,不是想忘却悲剧,而是警示人们在物事轮回中对此案镌以铭记。正月初九,老任热情地接待了这几位南方来客。老任是银州公安分局工人派出所的所长,他很理解这些人寻找失踪者的心情。教导员老佟与民警大张同他们共同来到辖区内吴建枝曾住宿过的铁岭大酒店。

  经查,吴建枝的宿费是由江西的罗贤飞结算的,一个江西人为什么要给福建人结帐呢?带着这个疑问,他们检查了罗贤飞所住过的铁岭大酒店403房间。

  403房间多出一个枕套,而那枕套上沾有血渍。再查,从卫生间浴盆下的维修洞内又掏出两件内衣。“是建枝穿的!”福建人一声惊叫。

  案情如火,工人派出所及时向银州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报案。大队长、副大队长率技术队迅速赶到现场,紧张而有序的勘察开始了。

  其实,每个现场都是一段犯罪分子的独白,只有熟稔此道的人才能听懂并辨认它。像过筛子一样,干警们在客房内的床板里发现明显的条形浸印状血迹,在浴盆下的维修洞内找到3只断锯条,又在坐便后寻着一块肥皂片般的颅骨。刑警队长似乎对这个维修洞不放心,再一次跪在地上。低下头往里看,掏了半天,又掏出一个被火烧过的名片。上面依稀可见的文字是:李锡洪——江西省进贤县桐木镇出口花炮厂厂长。

  明明要找的是吴建枝,却偏偏冒出个李锡洪。

  “李锡洪?”张队长猛然想起来了,春节前有江西人到刑警大队报案称李锡洪失踪了,他当时将“李锡洪”三个字写在台历上,不想今日是如此地谋面。

  一个维修洞内,既有吴建枝的内衣,又有李锡洪的名片。可谓案中有案。而当务之急是验明提取的血迹,刑警队长请市局刑警已退休的老魏查验血迹。随后将案情向政委作了详尽的汇报。

  当晚,老魏提取的血液检查结果呈阳性。结论是人血。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刑警们对这句话深有体会。有时社会上平静得如一泓清水。而一旦有刑事案件发生,则会接二连三,犯罪分子好像事先约好了似的,搞得刑警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初八那天,市区曾发生一起杀人案,刑警们正在搞这个案子;而现在所面临的,却极可能是两起恶性杀人案。

  初十,刑警大队倾巢而动。

  技术队扩大搜索,在铁岭大酒店403房间窗口下的厨房顶发现一个纸盒箱、一块胶合板。上面均有血迹。同时发现一块髌骨。

  李锡洪失踪前曾住在与铁岭大酒店相毗邻的富州酒楼308房间。搜查308房间,刑警发现床缺少一块底板,而刚才找到的那块带有血迹的胶合板经比对,与此完全相符。

  勘查至此,初步确立403和308两个房间分别为两个杀人现场,而颅骨片、断锯条又在浴盆下发现,迸而断定案犯可能杀人碎户,随后将尸块从下水道冲走。

  证据就在沉水井内,郭政委指挥队员们掏酒楼下面的沉水井。腐败物被一锹一锹地掏上来,干警们先是用棍拨,后来干脆用手抓,共掏了8眼井,腐败物能有一吨多。这活付工钱给乞丐都未必干,但刑警得干,而且不能马虎,不能抱怨,因为这是在收集证据。法医王鹏戴着近视镜,仔细得鼻子几乎贴在腐败物上,那臭味刺得他几乎不敢呼吸。但就是他,在腐败物中第一个发现被剁成段的手指。

  随着时间的推移.共打捞出人的姆指、无名指、颅骨、膑骨等15块肢解的人体碎块。

  案情让人震惊。在场的公安民警愤怒了,那客居他乡的游子,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业务、无时无刻不在怀念亲人、无时无刻不在憧憬未来……

  而这一切,都被罪恶的黑手在瞬间给葬送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是侦查工作的一般规律。两组侦察员经多方走访,得出相同的结论;杀人嫌疑犯为江西省进贤县制笔厂的推锁员罗贤飞。理由之一,罗贤飞1月8日与李锡洪同宿在富州酒楼的308房间,而李于10日神秘失踪;之二,在吴建枝失踪前一天晚间,有位浏阳旅客看见罗贤飞在铁岭大酒店吴的房间里,但他没开门,称有事情将浏阳客支走;之三,富州酒楼308房间的床底板在铁岭大酒店403房间的窗口下找到,而罗贤飞曾由308房间搬到403房间;之四,李锡洪与吴建枝的住宿费用,均由罗贤飞结算。

  案件进入关键时期,分局及时请示上级公安机关,铁岭市局领导赶到指挥作战。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

  案情分析会。“综合大家的分析,我看此案是罗贤飞所为,至少他参与作案。当务之急是——”专案指挥员故意停顿,留给部下掏笔记录的时间。“快速成立抓捕小组,直抵江西;突审罗贤飞的女友,扩大线索;继续加强对现场勘察及物证检验……诸位迅速行动。”

  不足两分钟,会议室变得空空荡荡,唯有满屋的烟雾还在弥漫。

  市局刑警、分局刑警乘飞机,直往江西。专案组又询问罗贤飞的女友,使他的疑点进一步加大。

  经济上:罗贤飞近来经济拮据,曾向女友借款1.2万元,但春节前却花六千多元为她买台摩托车,又到沈阳花八千多元购置高档服装,并且往江西老家汇款三万多元。行为上:罗贤飞在春节前频繁调换5个房间,并在308和403房间内摆放过一个大纸盒箱,大冷天开着窗户,手上有多处被抓破伤痕,并且还买过可用来包裹尸体的塑料布。

  次日,市局召开物证公布会。分局召开派出所长紧急会议,发动干警,寻找尸块。刚从省厅开会返铁的市局局长指示:案情重大,务求快速侦破。

  这一天,又是一个洒落方便面渣的日子从奔波的脚步中溜走。

  日历翻到正月十二,罗贤飞给女友买的传呼机突然传来信息,让她在半小时内给江西回电话。而此时这台传呼机正控制在市局刑警支队专案大队崔大队的手中,他立即组织警力,对罗的女友进行政策教育。按刑侦人员的授意,30分钟后给江西回电话,接电话的不是罗贤飞,而是他的哥哥,但他哥道出一条极有价值的信息:罗贤飞乘165次列车,明日到达铁岭,让他到铁岭后速给江西回电话,家中有紧要之事。他的这位哥哥大概从我追捕人员那嗅到了什么。

  事不宜迟,铁岭警方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调兵遣将,派出3个侦察组,在山海关、锦州、沈阳站点登车抓捕;另派出3个侦察组,在铁岭车站、碎尸酒店、女朋友家进行阵地控制,负责控制罗的女友的龙山乡派出所全面进入阵地,所长老杨立军令状:罗贤飞在龙山乡漏网,本所长就地辞职。

  以银城为中心,张开了一张网,一张正义之网。

  此时的罗贤飞,已改乘333次列车直奔铁岭而来,他身穿皮夹克,手拎密码箱,喜形于色,神采飞扬,俨如一位如意郎君。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一本刊物。那文字讲述的是公安机关如何侦破一起大雁塔下的无形碎尸案。更高明的作案手法令他兴奋,但更可悲的结局使他有些悚然。罗贤飞慢慢闭上双眼,一种巨大的惆怅蓦然袭上心头。

  按罗贤飞哥哥的说法,罗贤飞整整提前一天来到铁岭。他见酒店未有异常,便很自然地推开门。他的突然出现,仿佛是杀人魔王降世,有个服务小姐被吓得双手捂眼,恐惧的泪水浸满手心。

  对峙的场面不足一分钟,分局刑警大队侦察员便冲进来,将其擒获。

  真是兵贵神速!

  临时审讯室内,主审干警撇开任何解释,直接采取了攻势。

  罗贤飞打量着他们的脸,想从中探一下虚实,却不料,那每一张脸都绷得如铁一般无情。他称自己卖过假钢笔,坑害不少消费者。

  “别谈这个,讲刑事案件。”

  “过去在四川被收审过。”

  “这个我们知道,讲最近的。”

  一串串连续的追问,像大海的排浪一样,一浪压着一浪地抛过来。

  罗贤飞则像个呛了水的落水者,刚一张嘴,想说个“不”就扑面一个“浪”。他被呛得如沙滩上晒干了的死鱼。

  专案指挥员走进审讯室,他递给罗贤飞一张照片。画面背景是一个陈旧的房屋,有个老妈妈端坐在火炉旁,双眼仿佛在期盼着什么。

  “这是你母亲么?你可干了对不住她的事呀!”话语很亲切。

  母爱是博大的,就使穷凶极恶的歹徒,在伟大的母爱面前,也会暂时恢复他那泯灭的人性。罗贤飞的眼睛开始湿润。

  防线似乎炸开一道缺口,指挥员却没有再往下追问,他撤出审讯室。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罗贤飞开始了断断续续的供述,还没有进腊月,有两个过去在收审所认识的四川流窜犯找到罗贤飞,让他去买锯条、剃刀、塑料,并给他2万元钱。后来让他扔一包东西,扔时他才发现里面全是人骨头。没过几天,那两个叫赵文发、刘绍国的用刀把吴建枝劫走,后来他便失踪了。那两个人又给他3万元,让他赶紧回江西。后来的事就不知道,只知道那两个人住过铁岭旅社209房间。

  边听罗贤飞的供述,两名审讯干警相互对视,一致感到案犯在撒谎。

  怎么办?

  他俩心里相当有底:只要是说假话,就肯定会有漏洞;假话越多,漏洞就越大。

  一名审讯员从罗贤飞怀中拿回那张照片,将它轻轻地放在桌子上。“你刚才谎撒得有漏洞啊,那两个人没动手前给你两万,干完后又给你3万,他们给你钱的目的要杀人,而杀人的目的要抢钱,他们既然为钱杀掉他们,当然也会因钱干掉你,而结果偏偏不这样,这又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因为那两个人并不存在。”

  “是不存在”另一名审讯员接过话题,“刚才我们与你说的收审所联系,并无赵文发、刘绍国这两人。铁岭旅社在案发期间,209房间从未住过任何人,这在登记簿上写得明明白白。”

  用兵贵在造势,势发而不可挡。审讯组分别从推理上、事实上戳穿罗贤飞的所谓供词。此刻,他原先那种顾盼左右的眼神现在变得暗淡迟滞了,举止上也显出机械僵硬而不自然……

  这正是单刀直入的时机!

  “你为什么调房间、为什么开窗户、为什么算宿费、为什么汇巨款……”

  连珠炮式的“为什么”,使罗贤飞感到心中顽固构置的防线似沙砌的墙,受到猛烈的攻击后不可挽回地倾泻而下。他难以置信,自己绞尽脑汁按程序编好的“事实”这么快就真相大白了。无奈之中叹一口气。

  这是两起异场冷静的谋杀。

  早在四年前罗贤飞就为推销毛笔来到铁岭,本来生计不错,但他却染上挥霍的恶习,为此向女友借款1.2万元。在强大的物欲支配下,他满腹的难题都集中在一个“钱”字上,心中罪恶的阴影骤然膨胀起来,准备铤而走险。

  人性中的丑陋与阴暗,往往会以善良和友好的形式来表示。罗贤飞满面堆笑,笑得非常地甜蜜,他说他客居他乡,倍加思亲,要与同乡李锡洪同宿,以排解游子的孤寂。

  李锡洪则以为“兔子不吃窝边草,”便让罗贤飞1月8日住进富州酒楼他的包房。岂料罗贤飞已不是温俭和善的兔子,而是凶狠贪婪的恶狼。10日傍晚,他将蒙药事先放在暖瓶内,喝醉酒的李锡洪回到308房间,杯水入肚,便昏沉沉地睡去。

  下不下手?罗贤飞想了一夜。他在铁岭使用真名,又有女朋友,更重要的是与李同乡,他不敢抢钱而逃,无毒不丈夫,杀人灭迹。在东方欲晓之时,他用电视匹配线勒在同乡的脖子上。李锡洪想反抗,但仅仅抓破凶犯的手背,便含冤命丧黄泉。3.5万元巨款因此而易主。

  人们不该害怕物欲,躲避物欲无异于躲避生活。但人啊,绝不能疯狂地追逐物欲!物欲的满足是一个无底的黑洞——跌进去就身不由己。

  黑洞极易辨出。

  但黑洞极富诱惑。

  在此之后的5个茫茫夜晚,罗贤飞先将李锡洪的尸体拦腰锯断,然后将下肢包裹起来放在准备好的纸盒箱内。接下来用锯拉断骨骼,用刀剃下肌肉,用喷灯把肉化掉,用自来水把碎渣冲走……温馨宁静的夜色已荡然无存,银城之夜变得狰狞恐怖。

  “箱里装的是什么”有位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曾问罗贤飞。

  “都是文化用品”

  上肢处理掉了,下肢还包裹在纸箱内,此时房间内已散发出腐臭气息,可这气息只有罗贤飞嗅到了,其他人却一无所知。他因此打开窗户,冬日开窗,无疑是自我暴露。16日,他雇一名人力车夫扛着装有还未来得及抛掉的尸块的纸盒箱,投宿到毗邻的铁岭大酒店403房间。随后的几日内,他将尸骨抛到外边的粪池内,纸盒箱和垫在纸盒箱下的胶合板,则顺着窗口扔在下面。

  中国人有个习俗:债不过年。吴建枝怀中就揣有2.5万元收上来的债款,因此,他为安全而包房在铁岭大酒店的415房间。罗贤飞曾试探着与他同宿,但被吴建枝婉言回绝。

  钻进物欲的黑洞,罗贤飞杀机毕露。进入腊月的第八天,他将房间调到409,这个房间与吴建枝的包房对门。第3天,在楼下吃晚饭时,他约好两位酒店师傅晚间上来打麻将。三缺一,吴建枝被请过来玩。谁料喝了罗贤飞的“特殊”茶水 后,不一会便感到眼皮发紧,困顿难耐,于是回到自己的客房倒在床上和衣而眠。然而,房门他没有锁。

  晚10时,罗贤飞蹑手蹑脚地溜进吴建枝的房门,随后将其勒死。他惊魂未定,外面便有个浏阳客来敲门,罗贤飞将惊恐得没有血色的脸,贴在房门上面的玻璃上.说他和吴建枝有事,没有开门。凌晨1时,罗贤飞偷偷地将吴的尸体背回409房间,409房间没有卫生间,必须把尸体运回403房间。下午4时,他将房间调回403,但409的房门他没锁。

  月亮埋在阴云中,空旷的走廊内,昏黄的灯光勾画出令人恐怖的图画。罗贤飞背着尸体走出409房间,一口大气不敢喘,慢慢地走过服务台,慢慢地走进403房间。

  又是碎尸,又是抛尸。在极度惊骇之后、罗贤飞感到杀人原来这么容易,跟过去那数起自己干过的蒙药抢劫没什么两样。他平静如常,两个生命只不过是他通往“大款”平台的祭品。

  两起杀人抢劫,罗贤飞得现款6万多元.其中汇给家中3万元。村里人得知罗贤飞汇回来这么多钱,有的说他在东北倒腾毛笔赚大钱了;有的却对他另有看法:这小子他妈的说不定在外头干了什么缺德事!

  为讨好女友.他为她买了台摩托车,又陪她上沈阳买了许多她喜爱的东西,同时罗贤飞也为自己的家人买几件皮衣邮寄回去。

  他在湖北、四川等地度过风声鹤唳的春节后,便天真地认为自己干得天衣无缝,会逍遥法外。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抓捕小组到江西省进贤县时,他刚好乘车来铁岭,想探听一下虚实,没料到被我公安机关架网守候的干警抓获。

  至此,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斩断魔爪,告慰了九泉之下的那两缕冤魂。

  正月十三,罗贤飞被押进铁网高墙,当天,笔者前述的初八那起杀人案的凶手也被擒获。案件全部告破,元宵节还有安全保卫,刑警们的头儿交给队员们又 一项紧急任务:抓紧时间睡觉。

  夜幕降临,天空挂着一轮明月,一切又归于平静。

  --转载自《铁岭旧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宁德时代出局!LG成为Model Y 唯一电池供应商,明年开始国产

极果酷玩
2020-11-23 15:39:32

历史性一幕!中国“亏钱产品”遭全球疯抢,1400亿订单直接砸下

国际大视野
2020-11-23 20:08:12

苏联贪腐从开始便注定:600干部配千余人侍奉,住皇宫都不满足

审度
2020-11-23 21:09:07

20幅难得一见的照片,没有一点PS,让人的心情都变好了

五云车
2020-11-23 23:49:15

这些大事要来,医药股又面临大考?

华尔街见闻
2020-11-24 09:17:28

再造一个“北上广”?3个城市被“重点培养”,是否有你的家乡?

财料
2020-11-23 22:52:38

马姓家族出一上联:“马超,马云,马化腾”,王姓家族霸气回复

观言问史迹
2020-11-21 07:00:07

上千员工感染新冠,世界最大医用手套制造商关闭28家工厂

南方都市报
2020-11-23 22:24:00

“父母过世后我姐就不搭理我了!”90后小伙痛哭失声,现实残酷

好孕
2020-11-23 09:35:27

大闸蟹入侵全球,泛滥成灾到逼疯欧美人民,请求中国吃货支援

胖福的小木屋
2020-11-22 08:06:25

张柏芝被曝插足别人家庭?小儿子生父有着落?工作室还不出来辟谣

熬夜的潘达
2020-11-24 10:42:06

“济南男子戴头盔看房”火遍全网 背后竟藏着这么多你不知道的事

生活日报
2020-11-24 09:41:27

吃了人均2000的饭,只记住了免费的汤

百事漫谈
2020-11-23 22:24:25

又见证历史了!刚刚,银保监会:原则同意包商银行进入破产程序

中国基金报
2020-11-24 08:03:24

埃塞俄比亚内战,扯出乌克兰惊天大案:整建制坦克走私,不顾自己

南国军情
2020-11-23 18:08:30

宋祖儿22岁就发育过猛?她穿上“液体裙”那刻这腰哪个男人不爱

一起要装修
2020-10-09 06:04:53

《燕云台》:留礼寿的真正死因是什么?看后脊背发凉

雅馨老师
2020-11-24 04:08:55

加拿大庞巴迪再获“复兴号”动车组大单,国产核心部件需再突破。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0-11-24 07:58:58

蔡依林的40岁,真的feel damn good,拥有所有的美好!

育儿的健康知识
2020-11-23 06:14:26

准新娘不满婚纱太丑怒求退货!婚纱公司一句话让她彻底懵圈...

北美省钱快报
2020-11-23 08:15:26
2020-11-24 12:28:59
http://dingyue.ws.126.net/B9yN11qT5e=gg7Sct6IJPMvDzQ8YAbTuFfBIGZt6yALUF1537169455180.jpeg
寿寿说娱
娱乐资讯
1102文章数 395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胡锡进:在这方面我们是这世界上做得最棒的 没有之一

头条要闻

胡锡进:在这方面我们是这世界上做得最棒的 没有之一

体育要闻

考辛斯和火箭签下1年合同 他是哈登维斯留队信号?

娱乐要闻

好温柔!刘涛穿紫色花边装微微一笑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4个首次!3分钟最全讲述嫦娥五号"牛"在哪里

汽车要闻

预售27万-28万 一汽-大众新CC家族12月7日上市

态度原创

健康
房产
本地
家居
公开课

打玻尿酸变“僵尸脸”咋回事?

房产要闻

人民日报评论丨海南:打造新时代的开放新高地

本地新闻

这一代996已经把“后事”安排好了

家居要闻

女歌手成“鲜肉收割机” 猛降236万甩卖现代风豪宅

公开课

网上人均985还年薪百万?你过得真的很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