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海外华人保留中国心,究竟有多难?马来西亚“愚公”与华语危机

0
分享至

  “语言是民族的灵魂。”

  这是马来民族的谚语。

  然而,这样一个珍视民族语言的民族,却把对语言屠刀举向了另一个民族,由此展开了一段50年的文化保卫史。

  这个被迫拿起“武器”、保护本民族语言的民族,是华人,他们保护的语言,便是我们每天说的华语。

  

  限制华语教育、禁止华语交流、否认华教学历、大搞民族歧视……正如马来西亚华人向联合国疾呼的: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对一种语言如此“迫害“。

  从华文教育肇始至今,马来西亚走过了上百个年头。这不是循序渐进式的发展之路,不是从涓涓细流到汪洋大海,而是一次次浴火重生,火种燃了被浇灭、那就再燃星星之火。

  一如马来西亚华人胡渐彪所说,马来西亚华语文脉的承续,是在荒漠中长出的花朵。

  如果没有华人先贤以血浇灌,如果没有马来西亚华人的万人担水,如果没有后辈华人的蹈火后继,华语或许已然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消失。

  我们也不会听到梁静茹的歌、光良的歌,也不会看到奇葩手舞台上马来西亚华人颜如晶、胡渐彪等人的雄辩。他们都是华人,也都在说华语。

  

  马来西亚华人保留华语的历史,可以被称为是愚公移山,祖祖孙孙无穷尽,华夏文化不断薪。这段历史是中华民族的出埃及记,是一段不为人知的民族史诗。

  就让我们从一位愚公的故事,掀开这民族史诗的第一页。

  这位愚公不为人知,但我想,看完他的故事,我们会记住这个名字:

  林连玉。

  

  1985年12月18日,吉隆坡万人空巷,上万华人穿戴肃穆,为一位穷困潦倒的“寒儒”送葬。

  从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出发,环绕吉隆坡市区游行5公里,没有一人掉队。或是出于良心不安、或是出于恐惧,马来西亚政府出动军警,紧张地关注着这次送丧。

  人群很平静,只是偶尔有人喊出逝者生前的名对:“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头。”

  龙甲已卸,虎头仍昂。悲伤笼罩着所有华人。

  灵柩在吉隆坡旧飞机场路福建义山入土时,一块巨大的牌匾被高高举起,上面写着:族魂。

  族魂,即华人之魂。从1935年至1985年,林连玉为中华文化而战的50年,铸起了南阳的华人之魂。

  

  猪倌寒儒:为重建华校毁家纾难

  1945年,伴随着日本投降,令亚洲生灵涂炭的战争结束。彼时的马来半岛,满目疮痍,百废待兴。

  在山中养猪数年的林连玉,终于,像那个烂柯人,从山中出来。耗费南洋先贤心血建立的华校,已然成了焦土。这让“猪倌寒儒”痛心疾首。

  更让人忧心的是,在3年零8个月的日本奴化教育下,华人文化的香火,几近断绝。

  1935年,林连玉应邀下南洋,在吉隆坡尊孔中学执掌教鞭。站在尊孔中学破败的旧址前,林连玉决定,把抗日期间所饲养的猪只全部变卖,继续投身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做的事业:教书的寒儒。

  用他的话说:他不能不去传承中华文化、捍卫华语教育,“良心上过不去”。

  当时猪价每担170元左右,林连玉却以120元的价钱贱卖,妻子说他蠢笨,他只是急,复办学校一刻也不能等。

  修葺教室、购置校具、对外筹款,苦干两年后,尊孔中学才粗复旧观。

  
华教领袖:把华语教育拧成一股绳

  为免华语再遭日据时期的厄运,林连玉清醒地知道:华人必须团结,只有团结,才能守住我们的文化。

  1949年,他推动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成立。1950年11月,他出任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主席。1951年8月,他反对《巴恩报告书》并促使华语教育联合组织“教总”成立。1953年4月,他促成马华教育“三大机构”并任职“马华教育中央委员会”副秘书。其后,他出任教总主席一职。

  1954年8月,他以教总名义向马来西亚政府提出要求:列华语为官方语言之一;在被拒绝之后,他又以教总名义向世界联合国申诉,请求该组织关注马来亚华人地位问题。

  1954年,殖民地政府教育部,要求在华校开英文班,试图蚕食华校,将华校变成英校。彼时,华人群体可以借助的政治力量只有马华公会,然而,马华公会对华语教育一直是暧昧不清的态度。林连玉“三顾豪宅”,拜访马华公会会长陈祯禄爵士,从民间和官方发力,让殖民地政府的计划落了空。

  1955年1月,他率领董教总代表团到马六甲陈祯禄私邸与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巫统领导层会谈。为了联盟竞选的便利,会谈以自治选举前不提华文列为官方语文问题为条件,换取联盟答应若执政将废除《1952年教育法令》,以及重新厘订对各民族公平合理的教育政策,并增加拨款两百万给华文中小学。

  这次权益的争取,代表着华语教育的力量,真正凝聚在中华文化的大旗之下。而董教总,即是华教力量的那股绳。

  
文化战士:打破“火炬运动”的诛心之谋

  1956年,是英国殖民地统治马来亚的最后一年。日不落帝国的困兽犹斗,矛头直接指向了华语。

  这次诛心之谋,便是“火炬运动”。

  所谓“火炬运动”,是在当年8月底至9月底的学校假期内,进行一项名为“火炬运动”的调查计划,登记学童的升学意向,也即调查各族的子弟读英文学校、马来文学校或是华文学校的意向。

  不过,殖民地政府早在7月时就已下达秘密训令,推动英校学生登记,却有意不给华语学校通知。这暗藏着殖民地的祸心:政府拟定教育法令时,可以显示这份统计数据,以证明学生的家长愿意让孩子读英校或马来校,而非华校。

  西方的“民主”和“公正”,又一次撕开了假面,这种民主和公正下,关闭华校岂不是顺理成章?

  这是一场华语保卫战。林连玉四处举行巡回演讲,揭穿英殖民政府的阴谋;呼吁华人家长踊跃前往登记,也发动董教总动员华人学生。

  一时间,“华人子弟应读华文”,成为华人社会的集体口号。

  全国华文中学的学生,自发为“火炬运动”宣传,乃至挨家逐户,分发告家长书,促请家长们要及时为子女们登记。

  1956年8月27日,华人摩肩接踵涌上街头。 雪兰莪中华大会堂的登记站的登记处,“人多得快要把门框挤爆了”。

  彼时,英国负责教育的官员正在官邸中审阅文件,门卒传来消息时,这位“英国绅士”初是惊愕,之后,暴跳如雷,手摔文件时,甚至把咖啡都洒了。

  英国的诛心之谋,泡汤了。

  不过,华语的劫难,并未结束,林连玉舍生忘死的“护法运动”,又会书写下怎样的篇章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http://dingyue.ws.126.net/36=YqhQyP4Uu8RVVj4WhkRH6sCSxYXAb3gDFnCQUeDCx31504920962011.jpg
小粥要房
装修设计效果图
452文章数 19281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