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在人间得了乳腺癌后,我向老公提出离婚

0
分享至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吴朝香 通讯员 王屹峰

  “我说离婚,他立刻同意了,一点都没犹豫。”对前夫的这个反应,40岁的邹美(化名)印象深刻。

  “我提出离婚,他一开始拒绝,但看我很坚持,也就没再说什么。”54岁的俞菲菲(化名)觉得前夫这种“反对”的姿态很可笑。

  邹美和俞菲菲都是乳腺癌患者,她们有差不多的经历:确诊后,丈夫的态度变得淡漠,治疗期间,她们主动提出离婚。

  “他从头到尾没说过要离婚,离婚是我提的。如果不离婚,我可能会死得很快。”邹美的语气带着点波澜不惊,像是在说陈年旧事。

  

  视觉中国

  (一)俞菲菲,54岁,乳腺癌8年

  公公要求放弃,老公说:卖房子也要给她治

  俞菲菲是在46岁那年确诊乳腺癌的。洗澡时,摸到右侧乳房有东西,硬硬的。去医院检查,乳腺癌晚期,已经腋窝下转移。

  “结果出来那天,他就哭了。” 俞菲菲说到这里,笑了,“我还在安慰他们:我现在要冲锋陷阵,你们要给做好我的后备军啊。旁边的人还在问:到底是你生病,还是你老公生病啊?”

  和老公的惊慌、难过相比,俞菲菲要镇定很多,“我情绪上真没有太大的变动,我就想:有病就治呗。”

  当时,俞菲菲和老公结婚已快20年,两人的儿子都已读大学。

  她人长得漂亮,又能干,这么多年来,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她操持、拿主意,有时候,老公工作上遇到问题,她也能出谋划策。

  “我前夫就像个生活白痴,做饭、洗衣服、做家务,都不会。他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事业心还蛮强。”

  确诊后,俞菲菲到浙江省肿瘤医院治疗。治疗期间,俞蕾的公婆来看她。

  “我公公把我前夫叫到厨房,说要抽烟。我在客厅陪婆婆。”中途,她去卧室拿东西,经过厨房门口时,听到了一番对话。

  “我公公说:癌症治疗那么费钱,还治什么治,随便看看好了。”俞菲菲说自己和公婆的关系一向不好,听到公公这么说,很生气,但也没那么意外。

  而前夫的回答,让她觉得温暖,“他说:那不行,就算把房子卖掉,我也要给她治病。”

  俞菲菲化疗时,她妈妈陪她住院了3个多月。

  “不能两人都耗在医院,不然家里就没经济来源了。”那段时间,只要有节假日,老公就会来医院,“他也不会特意带什么吃的,因为他也做不好嘛,但会陪陪我。”

  她形容那一晚的他:像魔鬼

  2012年10月份,化疗结束,俞菲菲接受了手术。

  手术是乳腺癌根治术。本来是可以保乳的,但俞菲菲害怕复发,“治疗过程太难受了,我不想再来一次,所以就要求切除。”

  这个决定是俞菲菲独自做的,没有和老公商量,“可能习惯了,以前家里有什么事,都是我拿主意。”

  乳房切除后,老公会不会介意?这种问题,俞菲菲想都没想过,“一是我神经比较粗,另外一方面,生病前,我们感情还挺好的,我当时很自信,觉得他不会在意这些。”

  很多年后,再回想,俞菲菲自嘲说,“那个时候,可能是盲目自信。”

  做完手术的第二天,俞菲菲的老公醉醺醺进了病房,她心里闪过了一丝异样。

  “他这个人,心里一有事,就酗酒。我问他,他一开始不说,最后说,因为我治病的事,他父亲和他吵架了,他很生气。我还宽慰他。”

  事后,俞菲菲发现,也就是从那次开始,前夫对她的态度变了。

  “他不再来医院看我,也没有电话,前期治疗时,一天好几个电话。”

  第一阶段的治疗结束后,俞菲菲回家休养。

  

  “他以前虽然家务事不会做,但会关心我,比如我身体不舒服时,会主动炒几个菜,味道好不好,先不说,起码有心。”这次回去后,俞菲菲发现,他不仅没有做饭的表示,连一些关心的话也没说。

  “晚上要么十一二点才回家,要么不回家,回来也是一身酒气,基本上天天酗酒。喝醉后就像变了个人,和我吵架,什么小事都能拿来吵。”

  俞菲菲觉得最过分的一次是2013年春节,那天晚上,吃完团圆饭,前夫说回去看看父母。“晚上10点多,他带着一身酒气回来。回来就骂我儿子:骂他是白眼狼、花了他很多钱,要儿子还他50万元。边拍桌子边骂。以前从没这样对过孩子。”

  俞菲菲形容那一晚的前夫:像魔鬼。“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和以前判若两人。”

  俞菲菲治疗期间,自付医疗费用20万元,对这个家来说,这笔钱不算少,但也并非负担不起。

  “我觉得他就是被他父母洗脑了吧。觉得会人财两空。”

  除此之外,俞菲菲总是隐约觉得前夫在外面有人,“他没承认过,我也没抓到过证据,但就是直觉不对劲。”

  儿子劝俞菲菲离婚,“他说:妈,你不和他分开,你会被害死的。”

  他做的一切,就是逼我离婚

  手术后的俞菲菲,还有20多次放疗要做,“得了癌症,需要静养。”

  那段时间,前夫几乎每天都和他吵架,俞菲菲心力憔悴,“放化疗,本来身体就吃不消,再加上精神上的摧残,真的受不了。他自始至终都没说过我生病花钱,也没表露过嫌弃我手术后的身体,更没有提出过离婚,但他做的一切,我觉得就是要逼我离婚。”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依旧是一次争吵。

  “那次他喝醉,又来和我吵架,说我恶毒,我忍了,我不说话,他说我看不起他。我紧握着拳头,心里默念:我生病了,不能发火。”

  前夫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把俞蕾打垮,“他说,他养了我这么多年。我很愤怒:这么多年,我们都是为这个家,相互付出,他养我什么了?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俞菲菲提出离婚,前夫不同意,理由是:我会被人家的唾沫淹死的。

  俞菲菲坚持,这个婚最终还是离了。

  “离婚后那半个月我不吃不喝,整个人昏昏沉沉。其实,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离婚。包括身边的朋友,听说我们离婚,都很惊讶。他以前喝酒,我劝他的时候都说:我管你,是想和你白头偕老。”

  俞菲菲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从离婚的消沉中走出来,是一个多月后,“我想自己离婚不就是想养好身体,治好病吗?那为什么还要这么作践自己?”

  如今的俞菲菲,一切皆好,当初的手术治疗很成功。她平时帮已成家的儿子带孩子,空闲时,出去旅游,还经常去医院做志愿者。

  “我后来很庆幸,自己离婚了。如果一直耗着,可能活不到今天。有时候,也很感谢这次生病,像是一块试金石。”

  俞菲菲也不再怨恨前夫,“回头想想,当时生病的自己,心态也有问题,很脆弱,敏感多疑,沟通能力也不如以前。”

  分开,是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俞菲菲说,“我现在也希望他过得好,各自安好,也没必要成为仇人。”

  (二)邹美,37岁,乳腺癌3年

  化疗刚开始,老公就玩失踪

  从确诊乳腺癌到离婚,邹美只用了6个月时间。

  确诊的时候,邹美37岁,和老公结婚一年,相识两年,对两人来说,这都是第二次婚姻。

  “我是右边乳房,发现得不算晚,属于中早期。医生告诉我结果时,我都懵了,不敢相信,一直想:是不是误诊?”

  8次化疗、手术、30次放疗、服药5年、打针5年,接受内分泌治疗,会脱发、绝经,更年期提早。

  邹美是在浙江省肿瘤医院治疗的,看到这个方案时,只有一个感觉:这是长征路。

  化疗刚做了两次,邹美就察觉出了老公的异常。

  “我妈在医院陪我,他在家,住院时,基本上不给我打电话,我给他打电话,都不接。偶尔回复过来,都说有事。”

  有一次化疗结束后,邹美回娘家休息,一直打不通老公的电话,她半夜偷偷出门,回自己的家查看。

  “化疗后,人都很虚弱,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爬起来的。”

  推开门,家里空荡荡的,给老公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人接听。凌晨12点到3点多,邹美在大街上游荡,家附近的酒店,她一家家找过去,无果。“那天凌晨,我后来一个人蹲在地上,哭了 很久。”

  

  视觉中国

  她说过狠话,也想过自杀

  化疗还没结束,邹美就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老公出轨的痕迹。

  “他有一次,当着我的面说,他们村里,谁得宫颈癌,最后死了;得肠癌的,也死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得了癌症,死路一条。”

  邹美的心一点点变凉,“我们结婚时间不长,但生病前,我们感情其实还可以。一起做饭,一去旅游,无话不说。他事业很拼,我很欣赏,外形也是我喜欢的。我们都是第二次组建家庭,我还是挺珍惜这个缘分的。”

  邹美和老公的收入尚可,报销后,她的医疗费用需要自付10多万元,“我们完全承担得起。”

  生病后,老公从来没和她谈过,他有什么担心和顾虑,只是一次次的“玩消失”,最初,她想不通,为什么他突然变了。

  那段时间,是邹美最难熬的阶段:化疗后,她开始脱发,恶心、呕吐,吃不下饭;内分泌治疗时,她开始出现更年期症状,潮热、烦躁、易怒。衣服时不时被汗打湿,热了之后又冷到发抖。

  除此之外,还有精神上的打击,老公的冷淡,让她惶恐、害怕,她整夜失眠,一遍遍想,自己的未来,“觉得是一片灰暗。他可能会离开我,我这辈子都要一个人了,生了这个病,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人愿意和我结婚。”

  在一遍遍的复盘回想中,邹美想起来,老公曾找医生询问过自己的治疗方案,“医生对他说,我可能四五年内不能怀孕。”

  第一次婚姻中,邹美有一个孩子,但邹美的老公一直没孩子,“他一直想要孩子,他的父母也一直想抱孙子。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认为得了癌症只能死路一条。”

  两人的关系就这么僵持着,期间,邹美说过狠话,也做过极端的事,甚至报过警。但无论她做什么,前夫都是逃避、疏离,“他什么都不说,不说离婚,不指责我,就是用行动气我、刺激我。”

  邹美的重拳像打在一团棉花上,轻飘飘、悄无声息地被消解。

  期间,邹美把自己的经历写在本地论坛上,“看到很多人骂他,觉得很解气。”后来,她又删帖,觉得这一切都没意义。

  “我想过自杀,得了病,又被老公嫌弃,觉得活着没希望。”但想起父母和孩子,邹美又舍不得。

  

  视觉中国

  她说很庆幸,自己得的是乳腺癌

  2017年7月份,化疗还没结束,邹美提出离婚。“我受不了这种精神折磨,我还要治疗,这种状态,我会死的。”

  前夫答应地毫不犹豫。

  离婚的决定得到邹美一家人的支持,她的一位妹妹对她说,早就觉得她老公不对劲,“她和我妈有次去我家吃饭,我老公的朋友也在,他都没向他朋友介绍我的家人。我妹妹当时察觉这个细节,就觉得有问题,但怕我伤心,没说。”

  离婚后的邹美消沉了一个月,“我对他是有感情的,我是爱他的。”

  化疗结束后,她就出去工作了,“要给自己找点事。”

  邹美的化疗情况不错,她可以做保乳手术,“我毫不犹豫选择保乳,之前就是因为这个病被人嫌弃,如果再把乳房切了,以后怎么办。”

  邹美的治疗还在持续,她的长征路还没结束,但她已经从婚姻的伤痛中释怀。

  “我其实很庆幸,我得的是乳腺癌,这是治愈率很高的一种癌症,如果是胃癌,肺癌,说不定已经没命了。”

  她前几年开始创业,用她自己的话说,白天工作,晚上去学跳舞。生活并没有她之前像的那样,灰暗,绝望,反而有了生机。

  对前夫的恨也一点点消融,邹美有时也会觉得当初的自己不像自己,“如果在平常,发现他出轨了,依照我的性格,我会立即放手。但生病后就变得脆弱,所以还纠缠那么久。”

  她甚至能理解前夫的顾虑,“他想要自己的孩子,人之常情。只是,他可以心平气和地给我说,不应该那样刺激我,刺激一个病人,太过分。”

  (三)她们这群人

  很多患者悄悄问:得了这个病,还能过夫妻生活吗

  “乳腺癌患者中,年轻一点的,特别是30岁到50岁这个阶段的,婚姻比较容易出问题。”方群英说,她是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护士长。乳腺外科8年前成立“友爱之家俱乐部”,俱乐部的成员都是乳腺癌患者,邹美和俞蕾都是成员之一。他们在这个组织里相互抱团、取暖。医院的医护人员也会经常在线,做一些用药、护理的咨询、回复。

  方群英的手机里有1000多人的QQ群,还有四五个微信群。“群里只要有人说到离婚的话题,就有一堆人回复、吐苦水。基本都是生病后,夫妻关系不和、离婚、出轨等。”

  倪建芬也是乳腺外科的护士长,她最近刚刚开始在做一个课题:对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行研究,调查中发现较多的患者因癌症诊断及治疗产生的生理和心理反应,影响夫妻关系。

  倪建芬说,以使用内分泌治疗的乳腺癌患者为例,乳腺癌患者进行内分泌治疗后,更年期会提早,很多生理功能会受影响。

  很多患者在确诊后,都会悄悄问倪建芬一个问题:得了乳腺癌,是不是不能过夫妻生活了?

  

  浙江省肿瘤医院乳腺科病房

  “不是不能过了,是可能会影响夫妻生活的质量。” 倪建芬捕捉到的是这个问题背后的隐忧,“病人问这个问题,其实不是为她自己,而是替老公在问,她们怕这个问题影响到夫妻关系。”

  倪建芬曾目睹过一位丈夫在病房里,对妻子大吼,“你得了这个病,以后连夫妻生活都不能过了,还过什么日子!”

  女患者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公,掩面哭泣。

  她相信:不离不弃的多,我这样的是少数吧

  在所有的肿瘤中,乳腺癌是治愈率相对较高的,一期乳腺癌最高治愈率可达90%以上,但与之相对的是,它大概是最容易影响到夫妻关系的一种癌症。

  俞菲菲在医院做志愿者后,时常碰到确诊乳腺癌后和老公闹翻的患者。虽然俞蕾自己做了离婚的决定,但她还是觉得“能不离就不离,生病了,有个伴陪着总会好一些。除非特别过分的。”

  她说的特别过分,就是明确出轨的。

  一位舟山的女患者,生病后老公出轨,还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她每次化疗,都是一个人,化疗结束,俞菲菲和病友开车送她去车站,就想趁着她发作前,赶快到家。俞菲菲劝她离婚,“但她不甘心,觉得自己陪老公白手起家打拼到现在,凭啥让给别人。我说,你的命最重要啊,命没了,还不是什么都是别人的。她不听,生病期间,还强撑着盖了新房子,结果没多久,人就走了。新房住新人啊。”

  这是俞菲菲唯一一次的劝离。

  邹美也是如此,“还是老公不离不弃的多,像我这样的,毕竟是少数吧。”

  她曾见过一位29岁的女孩,新婚不久确诊乳腺癌,治疗期间,老公和婆婆一直陪着,车接车松,还宽慰她:先治病,孩子以后再说,实在不能要,咱们就抱一个。

  邹美又羡慕又感慨,“只能说,我自己没遇到这样的人家。”

  “我们做这个研究,就是希望能更清晰地了解,乳腺癌患者的夫妻关系会存在什么问题,从而进行有目的的干预。” 倪建芬说,“我们现在只是提供一些一般的办法,比如提前告知,让患者的他们的配偶有心理准备,再比如鼓励夫妻之间不要回避这些问题,要去交流,以及两性生活出现不和谐时,可以使用一些辅助手段等。希望这个研究结果出来后,能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干预手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14亿客流,4039亿利润,为什么还"养不起"中国高铁?

图灵解密
2020-11-25 17:57:55

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李春生访谈

广东省公安厅
2020-11-25 20:43:42

犀利!雷霆火箭交易正式官宣,神射手渴望加盟火箭,湖人官宣好消息

体坛赛事风云录
2020-11-25 12:42:39

梦幻西游:晚秋彻底凉凉离开直播,多年奋斗经营毁于一旦,惨痛!

飞侠玩收藏
2020-11-25 12:45:06

这样精致的白裙,穿在学姐身上,彰显独一无二的都市丽人魅力

云酱时尚种草
2020-11-25 15:33:18

经典游戏《金庸群侠传》让人崩溃的隐藏点,真佩服那时玩家的毅力

街机时代
2020-11-25 18:05:02

沙特人:中国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接了千亿订单还顺手修了座桥

小七行旅记
2020-11-21 11:36:35

那些新冠肺炎治愈者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VIKAN薇
2020-11-24 20:59:44

16年前深夜,陈婷到酒店在张艺谋房间发现章子怡,怒扇他两耳光

娱圈李十八
2020-11-23 14:05:43

iPhone 12“绿屏门”再现风波,罪魁祸首终于找到了

AIi科技
2020-11-21 15:20:08

体内有癌,腰背部先知,医生坦言:有了2个异常,应早做筛查

生活大火锅
2020-11-25 14:13:28

妹子自拍要长点心啊,身后的镜子都能看到你的亮点,真尴尬啊!

十点有听说
2020-11-25 18:51:44

6300亿!大股东减持创历史新高 开启“割肉式”减持?

东方财富网
2020-11-25 20:35:22

福特号已进入战斗状态,满载超级大黄蜂,凸显中国航母一个通病

航天信息港
2020-11-23 06:30:05

你计算自己的尿尿时长吗?我告诉你:21秒

好奇博士
2020-11-25 10:13:02

祖国“七子”一子未归,“七子”指的谁?猜一猜是哪一子未归

奔跑的历史哥
2020-11-22 07:25:02

美军战机部队被曝已快成“空心部队”46个型号战机中只有2款战备率达标

环球网资讯
2020-11-25 17:28:44

15-14!20岁哈兰德又踢疯了:正式超越大罗,再创欧冠纪录

搜达足球
2020-11-25 08:33:32

职场女人自述:出差遇到男同事,尽量要分开住,否则会后悔

达海齐说娱乐
2020-11-22 06:18:14

湖人做梦都想清理走的人,可就是甩不掉!老詹也无可奈何,太难了

野球帝
2020-11-26 00:05:02
2020-11-26 01:44:59
http://dingyue.ws.126.net/2020/0404/4a0cc3daj00q89t8s0004c0004g004gc.jpg
钱江晚报
心向读者,情系万家
167776文章数 336131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天津:海联冷库感染来源为北美进口猪头

头条要闻

传奇落幕!阿根廷球王马拉多纳因病去世 享年60岁

头条要闻

传奇落幕!阿根廷球王马拉多纳因病去世 享年60岁

体育要闻

皇马官方致敬马拉多纳:留下无数遗产 是全世界神话

娱乐要闻

成龙咏梅王景春亮相金鸡奖开幕式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嫦娥五号最新动态:顺利完成第二次轨道修正

汽车要闻

悬浮式中控屏 新款凯美瑞预计明年国产

态度原创

艺术
家居
本地
手机
公开课

艺术要闻

动画电影彰显中国韵味

家居要闻

女歌手成“鲜肉收割机” 猛降236万甩卖现代风豪宅

本地新闻

想喝福建野菜汁?我劝你耗子尾汁

手机要闻

消息称华为重启生产4G手机:纯4G产品还有市场吗

公开课

工作10年月薪不过万?80%的人都是“穷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