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7年,我才看清了老公的无耻面目

0
分享至

  17年,我才看清了老公的无耻面目

1

  连上两节课下来,我嗓子有些发干,腿也有点酸麻。

  但,当我看到抽屉里手机上齐辉的五个未接来电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打电话八成又是为了他老娘的事。

  果不其然,刚接通电话,他就叫开了:“姑奶奶,您终于回电话了,快回家去看看吧,我妈都给我打七八个电话了!”

  “姓齐的,你妈给你打电话,你让我回去,她生的是你还是我?”

  “我这不是走不开吗,今天总公司领导巡查,我哪敢呀。拜托了,行吗?”

  我自认一辈子只做两种事,一种是自己想做的,另一种是应该做的。

  眼下这事,是我真不愿意做却又迫于身份不得不去做,不想做,是因为我知道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做人,好难。

  到家,刚打开门,就听到婆婆在喊:“辉子!”

  “妈,是我。”话音未落,往客厅刚走不过五步,我胃里的东西就开始翻腾,中午吃的那一两多米饭在叫嚣着跑出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带渣的和不带渣的排泄物的混和臭味,保姆陈姨不知去向。

  我连忙奔向各窗户,把所有能打开的窗户都打开后,找了个口罩,又找了双皮手套后,再走向婆婆房间。

  “小静,我饿!”婆婆孩子似的可怜巴巴的几个字,又让我湿了眼眶。

  为了掩饰情绪,我开始动手掀婆婆的被单,沉了沉后才回话说:“我知道了。先帮您把裤子换下,好吗?”

2

  我不知道别的家庭是怎样的。

  我的家,反正是从公公去世后不久,婆婆意外中风致半身不遂后,命运就改写了。

  一年半前,婆婆中风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后,又在乡下住了五个来月。

  婆婆这人,没中风时是个远近闻名的泼辣主,中风后,还是不改本色,前后闹走了三个保姆。

  蔬菜,不是说没煮熟就是煮得太烂,没熟的说是喂兔子的,煮烂了的说是喂猪的。

  反正就是左不如意,右不称心。

  后来,到第五个月,因天气炎热,请的保姆也不是很负责,导致婆婆身上大面积溃烂后,齐辉就把她接到我们这来了,重新请了人。

  也就是那时起,我才真正知道婆婆究竟有多难侍候。

  别看她下半身不能动,但叫起人来,声音之响亮,完全不亚于一个正常人。

  而且,她可以在半小时内要求喝五次水,每次又只喝一口,顶多两口,不停地喝,又不停地尿,想想都累心。

  所以,除非是她睡着了,不然,陪在她身边的人是休想能安宁片刻。

  保姆不上班的晚上,多数日子是我陪护。

  我是个中学老师,有时忙不过来会把学生作业或试卷带回家改。

  我改一张试卷的功夫,有时要起二次身,最少要一次,有时是喝水,有时是挠痒痒,或者是让你给她按摩。

  上高中的女儿更是耐不住家中难闻的气味和她奶奶的闹腾,早改读寄宿了。

3

  搬到我这后,婆婆又先后赶走了两个保姆。加上今天这,是三个了。

  本来这工作就没几个人愿意做,加上婆婆的臭脾气和爱作的性格,保姆的离开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有时,见着她人老又孤单,躺床上也可怜,所以我得闲的时候会陪她说说话,也听她讲讲年轻时的事。

  见她对保姆吆三喝四的,我也会好言相劝。

  慢慢地,婆婆也改变了些,会好好说话,见我忙的时候也会忍着不叫我。

  只是,她和齐辉说的一句话,却无意中扔了个炸弹给我们。

  婆婆对齐辉说,所有陪护过她的人里,她最满意我,要是我能代替保姆一直陪护她的话,让她少活两年她都愿意。

  这下好了,齐辉过不了两天就在我这叨叨,让我辞职照顾她,尤其是老太太跟他抱怨保姆照顾不周时。

  我每次都拒绝,可过不了多久他又会重提。

  想到这,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问婆婆:“妈,陈姨呢,她东西也不见了,是走了吗?”

  “那姓陈的懒死了,妈要喝水她就说我不能再喝了,还不是想偷懒。

  小静,你回来照顾妈好不,妈有退休金,照样付你工资。

  你会陪我说话,不像她们,动不动就让我睡觉,还威胁我不睡就不给饭吃。”

  我抱脏衣服的手愣住了,心中又酸又涩。

  我如果愿意辞职,早就辞了,可我又不知道怎样和她说。

  于是,我只好和她说:“妈,您不是饿了吗?我去帮您做点吃的。您等会,我很快的。”

  洗衣机在“嗡嗡”地响,我心里七上八下。

  齐辉回来,肯定又会说起我辞职的事,我要怎么办?

4

  晚九点半,齐辉到家的头件事就是冲进婆婆房间,见婆婆正半坐在床上咧嘴望着他后,才回房换衣服。

  临睡前,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于静,你看妈现在这样子,保姆一个个都呆不长。她这身体,也短时间内……好也好不起来,要不……”

  “没有要不,齐辉。

  当老师是我儿时起就有的愿望,看着孩子们那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我感知到了这个世界真正的干净。

  我愿意把平生所学全部都献给讲台,而且,我现在正是评职称的关键时期,我不会辞职。”

  齐辉坐在床上,半耷着脑袋,把眼镜取下后,伸出右手食指和大拇指,轻轻地捏着鼻梁的上端。

  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们可以有别的办法的,齐辉。”我伸出手去,想拉拉他的手,他却迅速地在我的手落下之前,借放眼镜,身子侧向了背离我的方向。

  我知道,他这是在无声地和我抗衡。

  “那,请两天假总行吧?我明天再去找保姆看。保姆来之前,麻烦你几天,总可以?”

  我教的是九年级英语,每一节课都不能浪费,缺的课只能调到以后的时间再补回来,假是真请不起的。

  可眼下,身为民企副总经理的他,也是分身乏术,他又没有别的兄弟姐妹,如果我再不同意他这提议,他也确实为难。

  于是,我只好默许了。

5

  可是,我万没料到,齐辉这一请保姆,就是一个星期不见人。

  头两天,他发来微信说要加班到很晚,懒得奔波,就睡在办公室了,我没在意。

  到第三天的时候,学校调课已经很麻烦,我想让齐辉每天请半天假回来替我。

  可他竟然说他临时被领导派去出差了!

  问他保姆的事,他只说那边没回复。

  他这一走,直接就把我架到了火上,教务处调课不动,催我回去上课,婆婆这又脱不开身。

  于是,我只好跟婆婆好言好语,把水和吃的放床边,然后窜去学校上两节课再回来,晚自习值班就只好请班主任老师代了。

  好不容易,这样又熬过了两天。

  第六天下班回家路上,我再打电话给齐辉,他却回复说他还没回。

  我心头的火蹭就点着了:“你明知道家里情况还出差,你那公司就没别的人可以代你去吗?少了你,公司也照样运转!”

  “我也不想的,老婆,真是没办法。”

  “你没办法?我这活活被逼成了女超人,又是办法?”

  “再忍两天,老婆,求你了。”又是这一套,我连多听一个字的欲望都没有了,飞快挂了电话。

  突然,一不愣神,我感觉自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是齐辉公司一个同事。

  “哎,是嫂子!怎么,齐总没一起?”

  “齐辉他……”

  “噢,我忘了,他今天又加班,我下班的时候,还见他在办公室。”

  “你是说,你下班时见着他了?”

  

  “对,我想起来了。他这几天都加班,差不多有……有五六天了。”

  齐辉的同事非常笃定地告诉我,齐辉这些天一直都在公司上班,根本没出差。

6

  告别齐辉同事后,我心中五味杂陈,眼泪也呼之欲出。

  如果齐辉同事所言属实,那齐辉十有八九也没去聘保姆。

  他这是在将我的军,想以这种方式让我就范,让我忍受不了之后,心甘情愿地辞职回家。

  第二天上午,我先去了家政公司,然后去了齐辉的公司。

  见到我后,齐辉的神情只比见到鬼差那么一丢丢。

  “别来无恙,齐大经理,不知道您出差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齐辉咬着牙关上门后,对我说:“小静,我是真没办法面对我妈。你看,我一个大男人,要照顾她……”

  “我问你,齐辉,是谁把你带到这世上来的?

  是,你妈她脾气是不好,小时候可能也因为工作忽略过你,可她终归是你妈!

  再说了,你不想面对,就把她扔给我?”

  也许是怕吵起来影响不好,齐辉并没有接我的招,只是继续劝我辞职,说他可以在保姆工资上再加一千块钱给我。

  “你做梦!”我气极,压低嗓门回了他两个字。

  “如果我说,你要是不辞职,咱就离婚呢?”

  当我听到“离婚”两个字从他嘴里出来时,起初是不相信。

  在确定自己没听错后,感觉他是被鬼摸了头,他现在这情况,自己提出来离婚?

  然后,我马上反应过来,这绝不是他的真实目的。

  于是,我斩定截铁地回复他说,如果辞职和离婚必须二选一的话,那我选离婚。

7

  话虽这样说,但当我进了电梯后,眼泪还是夺眶而出了。

  他的母亲病了,我请假照顾着,他不但不回家帮忙,还借口出差连家也不回。

  这样的男人,对生他养他的母亲都不愿付出、不愿照顾,能让我托付终身吗?

  从婆婆的经历看来,人生最困难的,并不一定是前半生,有可能后半生要比前半生困难许多倍。

  万一我后半生有个什么,这样的丈夫,能指望他什么?

  听齐辉讲,他母亲年轻时喜欢唱歌跳舞,经常把他一个人扔家里不管,自己出去玩了。

  这是他童年时代最难抹去的记忆,他总觉得作为母亲,婆婆有不称职的地方。

  可我觉得这都不是他逃避责任的理由。

  

  婆婆请的保姆,工资多半是用婆婆退休金支付的,医药费单位管了绝大部分,所以,其实齐辉是不用负多少责的,只负责张罗就好。

  可他想着的就是把老人扔给我。

  结婚十七年来,我第一次以旁观者的立场看自己的枕边人,却发现了自己之前从没感知到的另一面。

  只是,这一发现,让我的心底不由得生出一种寒意来。

  直到我回家帮婆婆擦换下纸尿裤擦洗好身子,又安抚她睡下后,我还没从齐辉口中所说的“离婚”二字缓过来。

  也许是看我神情不对, 婆婆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缠着我说这说那,安静地睡下了。

  让我寒彻心扉的是,那一晚,齐辉还是没回家。

  我在飘窗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双腿几近失去知觉。

8

  第二天上午,我正准备把婆婆先天换下的衣服放洗衣机去,意外接到了学校校长的电话。

  “于静,你要辞职?”

  校长和我说,齐辉去学校了,说是家中母亲瘫痪,我要照顾老人,工作是顾不上了,想请长假。

  学校领导以我教的是毕业班,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替补老师拒绝他后,他就干脆说辞职算了。

  我连忙和他讲,已经请好保姆,马上就可以恢复上班后,校长才气咻咻地挂了电话,临挂电话前,还咕哝着:

  “真是岂有此理!你这老公也太那个了点……”

  本来我还想打个电话给齐辉,找他求证一下,或是把他说几句。

  可他的电话号码显示在屏幕上时,我的手又顿住了。

  这事已非常明显,不用再求证。

  我应该考虑的是自己的去留。

  回学校上班一个星期后,之前差的课已补得差不多了,我抽空去了一趟女儿学校。

  让我欣慰的是,我的女儿,她全然能够理解我的辛苦和坚持。

  这也是我在执着于自己的工作之余,最大的骄傲所在。

  “老妈,我看着你趴在桌子上,眼皮都睁不开了,还得改作业,又要应付奶奶,我是真心疼。”

  和女儿长谈后的第三天,我往齐辉的邮箱中发去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我只要了女儿。

  房子他要的话,就把我那份的钱补给我就行,女儿的抚养费他愿给就给,不愿给我不作要求。

  而且,离婚之前的这段日子,我不会再回家。

  晚上,照顾老太太的事,请他另作安排。

  一个只爱自己的人,就让他跟自己去过吧。

  我知道成年人的婚姻,不是那么好割舍,但我更不想屈就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一代风水大师去世,他一句“你亡妻死得惨”,就收了李嘉诚200万

顾三秋
2020-11-26 09:24:48

情绪失控!黄健翔悼念老马连发8条动态,三次用词不当被狠批

体坛白话
2020-11-27 11:57:22

川渝联合申办2032夏奥会勇气可嘉,但太过超前,沪杭穗深更有希望

玉说还休
2020-11-27 16:39:11

浙江男子头晕就医,磁共振做不了,医生检查发现脖子里有东西

大时代资讯V
2020-11-27 14:28:21

牢记三大法则:不买路边房、不选两居室、不碰这5层!不会选错房

山药蛋TV
2020-11-26 17:47:58

大量玩家频频撞鬼,官方被迫停止开发?游戏史最诡异三大灵异事件

FF14挖掘姬
2020-11-26 18:39:31

美国最大医学研究出炉:少吃富含饱和脂肪酸的食物,尤其是这3种

爆炸营养彭鑫蕊
2020-11-27 08:10:40

柴油车老车主经验之谈:柴油车好处是多,但家用真的要慎重

爱车大家说
2020-11-27 15:12:58

杨丽萍和男徒弟跳舞太投入,当镜头拉近后,网友:有点接受不了

八姐论八卦
2020-11-25 22:46:46

三通一达股价崩盘,申通净利润暴跌99%!阿里成“背锅侠”?

钱包那些事儿
2020-11-27 13:52:33

毁三观!新加坡女大学生做“那行”,还把性经历写成了畅销书…

新加坡椰子
2020-11-26 16:15:01

60岁齐秦的一生:与儿子闹上法庭,嗓子严重失声,脸部烧伤60%

手机数码
2020-11-25 20:37:17

上世纪90年代的下岗潮:那些国企工人下岗后,都去干啥了?

子夜说史S
2020-11-27 18:22:46

刚刚,六位院士共同见证我国首台F级50兆瓦重型燃机满负荷运行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0-11-27 18:54:05

上了“台独”扑克牌,现在吕秀莲不“独”了

两岸直通车
2020-11-27 18:44:15

嫦娥五号奔月途中,飞行数据被国外破解,会影响登月吗?

胖福的小木屋
2020-11-26 23:00:01

91岁孙燕院士,研究癌症60年,提醒:3种食物堪称致癌王,别再吃

历史的回忆说法
2020-11-26 17:48:39

22岁杨超越“光速”落户上海,9万人围观:她到底算个什么人才?

果姐情感说
2020-11-26 10:10:11

吃过萨莉亚的上海人,一半都给了“差评”

动漫小小子
2020-11-27 16:51:28

员工驾车被追尾冲入特警队院内被特警开枪致伤,算不算工伤?

工伤赔偿标准网小工
2020-11-27 10:50:48
2020-11-27 22:48:59
http://dingyue.ws.126.net/2020/0710/598261b6j00qd8xdd0005c0004g004gc.jpg
渡娘有故事
新媒体内容营销传播机构
396文章数 754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马拉多纳病逝 一代球王却被肥胖摧毁

头条要闻

特朗普记者会炮轰选举舞弊没上热搜 结果小桌"火"了

头条要闻

特朗普记者会炮轰选举舞弊没上热搜 结果小桌"火"了

体育要闻

亚冠-比埃拉张玉宁建功 国安2-0墨尔本4连胜出线

娱乐要闻

罗志祥前女友穿深V短裙秀傲人身材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赔6200万!辛巴退一赔三,燕窝真是假的?

汽车要闻

电动SUV新旗舰 试红旗E-HS9体验VIP待遇

态度原创

时尚
本地
家居
亲子
教育

王俊凯整容了?有些事你不知道

本地新闻

很爱你 却更想逃离你

家居要闻

鬼才建筑师捡废弃垃圾造房 海底打捞的废品当铜像

亲子要闻

浙江"豪横爷爷"全款给孙子买房,孩子还在睡梦中

教育要闻

清华副教授刘瑜:我女儿正在势不可挡地成为一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