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有些中国人,看到美军惨遭志愿军屠戮,就浑身难受,真是奇怪也哉

0
分享至

  10月21日的文章《美军战史愤怒地写道:中国人见人就杀,很多美国人被刺刀捅死》(见附文1)发表后,和以前一样,又有少部分人表示不信,留言说“放屁”、“胡说八道”、“越写越神”等。

  

  这种情况在网上实在太多了,虽然是少部分,但因为我们的人口基数,总数就很可观了。在9月4日我还有篇文章《长津湖战役误导了很多人,美军陆战1师,其实总是被志愿军揍》(见附文2),那篇文章发表后,好多人也不相信志愿军把美军陆战1师打那么惨,除了留言,其中一个还给我发私信:“美军陆战1师不可能输,志愿军也不可能那么强。”我就回了一句话:“麻烦你先去读一下《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陆战1师当然没有不堪一击,只不过志愿军表现更出色。文章中的战斗《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同样记着呢。

  中国就是有一些人,看见美军惨遭志愿军屠戮,就浑身难受,死活不相信。他们中间好一点的人认为,就算要赢,也必须是伤亡大于美军数倍、数十倍,他们才觉得合理。比如以前有个读者,我在文章中列数据:梅岘里东山、马踏里西山战斗,美军陆战1师损失1015人,志愿军358团损失200人。他啥都不知道,但他就是有勇气跳出来:绝对不可能,志愿军至少伤亡6000。真是我滴个天哪,6000人,志愿军358团得全团伤亡,然后牺牲的战士得全部复活,再来一次全团全部伤亡。陆战1师得把358团团灭两次。在这些人眼里,只要是美国说的,就是金科玉律;中国的记载,那肯定是撒谎。他们的脑回路特别清奇,不是我们常人能理解的。但是也请这些人不要用你们自以为是的无知,来挑战最初级的知识结构。人死了是不能复生的,358团没有能力复活过来再给美军杀一次的。

  这跟有些人不相信黄继光舍身堵枪眼,邱少云遵守战场纪律,强忍疼痛活活烧死,是一个道理。这些人自己做不到,他们就认为其他人和他们一样懦弱、无能、自私、无知,其他人肯定也做不到。志愿军打美军确实很艰苦,但志愿军同时也有很多打美国人像砍瓜切菜一样的战例,太多了,数不清。“抗日神剧”跟志愿军这些战例相比,那都不能算神剧了。偏偏不巧的是,很多战例不仅是志愿军自己记载,美军也帮志愿军记载了。

  我们前面说了,在这些人眼里,只要是美军的记载,就是金科玉律。可是奇怪的是,当你告诉他们,参考资料是美军战史。这些人会说:“什么?美军战史记载?那肯定是翻译出错了。”当你告诉他们,引用的是英文原版。这些人又会说:“那肯定是你眼瞎,看错了。”其实呢,这些看见志愿军打胜仗就浑身不舒服的人,不仅我们中国的书籍资料没看过,美国的书籍资料他们别说看过,其实往往连书名都没听说过。可是偏偏中国就有些人,脸皮厚得可以双标到如此程度。

  

  我呢,写东西有个习惯,通常要参考、引用中、美、韩、英、苏、日6国的书籍、档案、资料。一般是中、美、韩,很好理解,志愿军的主要战斗对象是美军和韩军。如果涉及英军了,就参考英军的朝鲜战争战史。如果是大事件,那肯定又会参考苏联那批解密档案。我看了差不多3亿字了,我都觉得我看得太少,很多没搞清楚。

  可这些人在连基本资料都没看过,甚至都没听说过的情况下,他们居然有勇气去质疑、否定志愿军的战斗。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无知者无畏啊。

  借这个机会,我来跟大家讲一下怎么分辨中美两方的史料记载,其实一点都不难。既然10月21日的文章有人说吹牛、胡说八道,那么我们就看看美国人到底怎么说的。

  诸仁桥战斗,在美国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中美两军的记载基本是一致的。细节上肯定也有一些偏差的地方。

  地形:双方的记载肯定一样。

  守桥兵力,双方记载是一致的,志愿军称:美军在桥南为1个班,桥北为不到1个排。美军记载:桥南为1个班,桥北为2个班。

  夺桥战斗的记载,中美两军有差异。志愿军称:4连是主动发起进攻,歼灭了守桥的美军。美军称:守桥的M连误以为这支部队是韩国人,放他们通过了诸仁桥。

  这里,中美两军的记载有些不同。结合下文,美军称:当这队人马接近指挥所时,其中一个当官的吹起了军号。敌人从四面八方向营指挥所发起致命的袭击。志愿军在最后称:4连随即退回诸仁桥头,准备下一步作战。

  

  可见,当4连回到诸仁桥时,美军M连已经没有了。如果通过诸仁桥时没有发生战斗,那么当4连攻击美军营指挥所时,自己其实是腹背受敌的,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因此可知,4连在通过诸仁桥后,首先袭击了美军M连。但美军称M连误以为4连为韩军部队也是可信的,否则4连不可能轻易通过诸仁桥。所以结合两军的记载,结合起来就可以复原当时的场景。

  随后志愿军称:4连打掉守桥的美军后,发现主力部队已经占领北方的制高点324.2高地,大批的美军向南逃来。

  美军称:之前,营长奥蒙德少校命令在324.2高地上的I连、K连撤退。步枪连尚未与敌交战,撤退行动不会遇到麻烦。

  那么就非常明显了,志愿军记载的“4连看到的南来大批美军”实际上是美军组织撤退的部队。4连误以为团主力已占领324.2高地,美军正在逃跑。

  为配合团主力作战,4连主动向美军发起进攻。所以我在文章里写“4连100多个人以压倒一切的气势,向1000多个美军发起冲锋。”美军1个营是1000多人,我这样写,没有任何问题。志愿军记载错误,是因为4连判断错误。可是,不管4连判断正确与否,100个人就敢上了刺刀对着1000个美军冲过去,这需要绝对的勇气!

  如前所述,美军称:是过桥的这队人马对营指挥所发起致命的袭击。这一点,志愿军没有记载,这很正常,4连并不知道自己冲进去的是美军的指挥所。所以就要用美方资料填补我们记载的空白。

  随后的记载中,志愿军只记载部队上了刺刀对美军进行攻击。

  

  美军的记载比较详细:

  1、中国军队冲过桥后成扇形展开,营部周围是一片白刃战的场景,指挥所里混乱不堪。

  2、营部附近有些分队还在睡觉。

  3、片刻之间,我们的驻地被打得千疮百孔。敌人仿佛腾云驾雾,从天而降,人影模糊不清,他们见人就杀,直接用刺刀捅死。

  在10月21日文章里留言的那些另类中国人其实就是看这段话不爽。美军惨遭志愿军屠戮,他们心里很不爽。可是不好意思,这段话我是引用的是美国人的原文,只是把“敌人”改成“中国人”,没有引用“人影模糊不清”而已,参见《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3》第793页。

  4、战斗打响后,奥蒙德少校和麦克比上尉就离开了指挥所,其实就是逃跑了。美国人称:另一个少校莫里亚蒂再也没见过奥蒙德。3营部队到了天亮才发现身受重伤的奥蒙德。

  通过美军的记载,我们就很清楚了,美军营长一开始就跑了,不知道哪个志愿军战士把他打成了重伤,美军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指挥。

  与此同时,美军也记载了北边的坦克遭到志愿军袭击,说明志愿军345团主力也动手了。但345团主力和美军营指挥所之间隔着I连、L连、K连和坦克,是不可能冲进美军指挥所的。所以袭击指挥所的只能是4连。所以根据美军记载把这个荣誉给4连,一点问题都没有。

  

  接下来,我的描写又让这些另类的中国人不满了。我是这么写的:“10来个人像撵兔子一样追着200个美军跑。”“10个志愿军追着200个美军跑,最后1个人依然追着100个美军跑,这个场景我难以想象。但是却真实发生了。”

  那么我们来看看,中美两军对于这一段是怎么记载的。

  美军称:莫里亚蒂少校也从指挥所逃了出去,在坦克附近看见20多个美军蹲在那,于是莫里亚蒂带着这20多人往南一起跑,不停有其他人员加入。途中他们歼灭了一支志愿军小部队,在天亮时到达位于立石的韩军第1师团阵地时,有接近100人。参见《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3》第794页。

  志愿军称:5班发现有一股美军向河堤逃去,没说多少人。5班跟着追上,与美军展开激战,班长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战士吕文远刺死3人后受伤。最后5班只剩1人,依然勇猛追击。这股美军随后渡过九龙江逃跑,渡过九龙江后还遭到7连截击,其中少部分人没有渡江,而是掉头跑回山谷(即营指挥所所在地)。

  结合中美两军记载就非常清楚了。美军少校莫里亚蒂最初带着20多人,一路上很多人加入,最后到达韩军第1师团阵地时接近100人,而要逃到韩军第1师团阵地——立石,必须渡过九龙江。这说明这股美军正是志愿军记载的那股美军。而美军所称“途中歼灭的志愿军小部队”正是4连5班。

  

  志愿军虽然没有记载美军有多少人,但一看数据就知。最后逃出的是接近100人,途中被5班追击发生激战,渡江后又被7连打了一下,其中还有少部分人没有渡江,是掉头逃回营指挥所。这股美军当时在逃跑中,是不可能停下来整队清点人数的。但结合志愿军的记载以及美军最终逃生是接近100人,这充分说明,“不停有其他人员加入”的这股美军至少接近200人。

  这些另类的中国人看见200个美军被10个志愿军,100个美军被1个志愿军追得落荒而逃,心里不爽,对着我大发脾气,大爆粗口。请问有什么好不爽的?美国人这么狼狈丢人,你们心里很难受是不是?我顺便说一句,当时战斗才刚刚开始,居然就有这么多美军急着逃命,他们可是军人啊,难道连和志愿军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这像话吗?请这些另类的中国人回答我一下。为什么我说战斗才刚刚开始?《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3》第795页写的很清楚:在营指挥所地区近半个小时的白刃战之后,中国部队退却了。清楚不清楚,这近200个美军逃跑时间是战斗开始后的半个小时之内。战斗一开始就直接逃跑,你们所热爱的美利坚大兵,真是没种。

  

  10月21日的文章对我来说只是小文章,我就用了《39军军史》、《115师师史》、《39军战例选编》、《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4本资料。预计在11月1日发的华川阻击战是我2020年写得最用心、耗时最长、也是我最满意的文章。我动用了20本资料。你们这些另类的中国人到时岂不是要更加不爽了?

  做人呢,是不能跪着的。人长了两条腿,是用来站的。别整天膝盖软绵绵的,跪久了,忘了自己原本其实是个人。

  附文1:美军战史愤怒地写道:中国人见人就杀,很多美国人被刺刀直接捅死

  云山战斗,是中美两军的首次交锋。一直以来,我们对主攻部队116师夸赞有加,其实负责切断美军退路和阻援的115师表现也极为出彩。对美军来说,115师给他们留下的印象远比116师深刻。

  志愿军39军向来是解放军最顶尖的王牌部队。39军有一句顺口溜:“116打,115看,117围着团团转。”意思是116师主攻,115师助攻,117师负责阻击。这是39军在进攻中向来的部署。但在云山之战,主攻的还是116师,助攻部队却是117师,负责切断美军退路和阻击的部队变成了115师。主要原因是115师344团远在龟城阻击美军第24师,当时只有2个团,因此由他们负责阻援。其中345团的任务是切断美军退路,343团的任务是阻击美军援军。

  

  345团要对付的敌军是美军骑兵第1师8团3营,不打掉这支美军后卫,是不能完成切断后路的任务的。当时该敌位于九龙江和南面川交汇处的北岸,美国人把这一位置形象地称为“骆驼首”,大家看后面的示意图就知道了。

  美军3营营长奥蒙德少校把他的I连和K连放在了制高点324.2高地上,营指挥所在高地南侧,L连在营指挥所的西侧翼,M连负责把守美军骑兵8团3营的生命之路——南面川上的诸仁桥。除了整建制的3营外,美军还有第70坦克营、第99野战炮兵营、2营各连等零散人员和部队,因为美军处于混乱的撤退中,这些部队就不再赘述。

  1950年11月1日晚,相比正在落荒而逃,跑得漫山遍野的韩军第1师团,美军骑兵8团和配属的其他部队,3营简直可以用镇定自若来形容。只不过这是假象。

  见其他部队都在逃命,奥蒙德营长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11月2日凌晨1时30分,当美军骑兵8团3营正在进行车辆编队之时。大约1个连的部队从南面向诸仁桥快速机动而来。守桥的M连士兵看着这支部队,纷纷微笑起来,扬着手打起了招呼。看起来这些美国大兵似乎和北上的部队非常熟悉。在桥南1个班,桥北2个班的美军注目礼下,这支部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诸仁桥。

  

  然而让美国人没想到的是,当这支部队通过诸仁桥后当场翻脸,军号、哨声在夜空中突然响起,这些人举枪就打,手榴弹扔得铺天盖地。M连在瞬间就崩溃了。原来他们并不是美军误以为的韩国人,而是志愿军115师345团4连。

  4连的任务就是夺取诸仁桥,切断美军的退路。11月1日晚19时,4连越过占领阴站的6连,为2营尖兵向诸仁桥攻击前进,一路连续打掉美军骑兵8团L连2个警戒阵地,全歼2个加强班,顺利进至诸仁桥南侧。随后就发生了本文上述的一幕。

  345团的计划是以2营从南面川南侧迂回占领诸仁桥,团主力从北侧进攻324.2高地,将美军压缩在324.2高地和南面川、九龙江之间的狭小区域内予以歼灭。

  

  4连刚刚占领诸仁桥,就看到北面黑压压的大批美军正在向南而来。这是美军I连和K连正在撤离324.2高地。4连误以为团主力攻击得手,决定趁敌混乱立即发起进攻,以配合主力作战。

  于是4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杀进美军骑兵8团3营阵型之中。100多个人以压倒一切的气势,向1000多个美军发起了勇猛的冲锋。

  4连没搞清楚情况,美军也没搞清楚情况。当4连成扇形展开之际,美军3营营部连还在呼呼大睡。有的人回忆:“我刚醒来就当了俘虏。”有的人回忆:“别人把我叫醒,可我听到的却是熄灯号。”美国陆军朝鲜战争战史《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写道:“片刻之间,我们的驻地就被打得千疮百孔,中国人仿佛腾云驾雾,从天而降,他们见人就杀,直接用刺刀捅死。”

  混乱之中,美军少部分勇敢的人开始反抗,与4连肉搏,其他人要么四散而逃要么寻找隐蔽处躲藏。营长奥蒙德率先逃跑,向L连逃去,途中被志愿军击中身负重伤,到天亮后才被发现。而指挥所其余人员亦作鸟兽散,美军遂就此失去指挥。此时志愿军345团1、3营也对I、L、K连发动了攻击,所有的美军全部向营指挥所所处的山谷拥来,失去了营长的美军更加混乱不堪。

  

  面对越来越多的美军,4连居然打定主意要一个不留。混乱中,20多个美军向九龙江的河堤跑去,试图泅渡逃生。4连5班见状,拔腿追了上去。一路上,美军散兵纷纷加入这支逃亡大军,到最后滚雪球一样达到近200人。但5班没有畏惧,10来个人像撵兔子一样追着200个美军跑。走投无路的美国人转身拼命。激战中,班长邹德贵拉响手榴弹与5个美军同归于尽。已经负伤的战士吕文志连续刺死3个美军后不支倒地。5班伤亡殆尽只剩1人幸存,河堤上亦留下了几十具美军尸体。5班最后1人依然继续猛追,但1人实在无力阻止这股美军逃跑。有将近100名美军泅渡九龙江逃到了撤退到立石的韩军第1师团阵地上。这些人是美军骑兵8团3营中最幸运者。10个志愿军追着200个美军跑,最后1个人依然追着100个美军跑,这个场景我实在难以想象。但是却真实发生了。

  随着I、K、L、M连全部聚集在营指挥所附近。美军终于以坦克构成环形阵地,稳住了阵脚。见美军势大,4连遂退回诸仁桥,占领有利地形准备下一步阻击作战。

  

  作为事后诸葛亮,我们都知道,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1个团想要包围歼灭美军1个营是有相当难度的。345团4连奇袭诸仁桥的战斗,原本的任务只是切断美军退路。但为了配合主力作战,4连主动向绝对优势的美军发起勇猛冲锋,一战而捣毁美军骑兵8团3营指挥所,打掉了美军指挥中枢,导致美军骑兵8团3营一片混乱,遂被345团成功包围于324.2高地以南,南面川以北,九龙江以东方圆1公里的狭小区域内。4连一战而定乾坤。我为什么要写这段话,是因为我军并不知道美军指挥所被4连捣毁,这是决定此战走势的关键。这一殊荣,我们没记载,但美国人记载了。所以要把这一殊荣还给4连。

  诸仁桥的南面是美军骑兵1师主力所在的龙头洞,师长盖伊少将也在那里。无论是哪个将军,绝对没有坐视自己的部队被包围歼灭的道理。美军骑兵第1师势必进行反扑,以救援骑兵8团3营。负责阻援的343团能顶住美军另外2个骑兵团吗?

  附文2:长津湖战役误导了很多人,美军陆战1师,其实总是被志愿军揍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最强的部队是陆战1师。

  因为长津湖战役的原因,陆战1师在中国的知名度非常高,而且聚集了一帮粉丝,死命吹捧陆战1师。

  

  左起:陆战7团团长洪索韦茨上校,第11炮兵团团长亨德森上校,陆战1师第一任师长史密斯上将,陆战1师时任师长塞尔顿少将

  实际上长津湖战役完全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志愿军第九兵团在严寒和饥饿下失去了战斗力,遂使陆战1师竖子成名。我以前详细写过长津湖战役,虽然是批评第九兵团,但是那个系列文章讨论的是,在如此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下,第九兵团能否通过精妙的战场指挥歼灭陆战1师。

  当不再面临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后,陆战1师和志愿军交战战绩如何呢?陆战1师到底有多强的战斗力呢?

  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陆战1师在长津湖战役后和志愿军很多部队都交过手,随便哪支志愿军部队都可以揍它。

  《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从邦克山到钩子山》开篇的第一段话就给出了对陆战1师悲惨命运的概括:1952年的一个典型夜晚,一支巡逻队从詹姆斯敦线一个连阵地出发。他们沿着一条废弃的壕沟前进时,一挺中国机枪突然开火,打死了带队的军官,很多陆战队员被打伤,迫使巡逻队在没有完成任务的情况下返回。这是一次不幸的巡逻。

  这就是美军陆战1师在朝鲜战争中面对的常态

  长津湖战役后,美军陆战1师长期没有打过大仗,甚至有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舒舒服服待在东线,这段时光被陆战1师官兵称为“在朝鲜半岛最惬意的时期”。这一切从1952年3月发生了变化。

  1952年3月,美军第八集团军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部署。

  

  陆战1师换防到西线,图为陆战5团部队

  陆战1师被调到了西线的美军第一军麾下。作为美军最精锐的部队,陆战1师被委以重任,负责詹姆斯线最重要的开城、板门店一线,为了耀武扬威,美军和韩军都在开城谈判区一线放了自己最强的部队。从此,除了短暂休整外,陆战1师一直待在这一线。这是陆战1师在朝鲜战争悲惨命运的开始。

  相比之下,志愿军没那么计较,一直没放自己的精兵强将。当陆战1师在1952年4月完成部署时,其当面志愿军是六十三军。别看六十三军打了威名赫赫的铁原阻击战,其实在志愿军中也就是个中游水平。

  志愿军只要有新部队换防,美军肯定会欺负欺负新来的,频繁发起袭扰。同理,美军新换防的部队,志愿军也绝对不会客气,一定要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中国存在着大量的美军粉丝,他们会说你撒谎、你骗人,陆战1师天下无敌。所以文章里放三张当时战线的图片,上面这张图片是1952年4月陆战1师刚接防时的战线,我在图上标注了临津江,这些图片出自《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我想这些美军粉丝应该不会说美军撒谎吧。顺便说一句,本文所提到的战斗,《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全部由记载。)

  1952年4月,见当面敌军换成了美军陆战1师,六十三军马上就行动了。军长傅崇碧撤下已经和韩军第1师团交战147天的188师,换上了预备队187师,与189师为军第一梯队。187师当预备队当了快5个月,早已饥渴难耐。4月15日,187师就首先动手,拿下陆战1团防御的库芷洞东山。同日189师亦拿下关键的159高地(改天来发这一篇)。在随后的一个月里,美军陆战1师前沿的104.2、190.5高地,西井东山、金谷北山、石川北山全部被志愿军占领。

  陆战1师连续动用1、5、7三个陆战团进行反击,都没有成功,反而被六十三军趁势又占领了智陵洞南山、123.9高地,日远洞北山、日远洞南山、后川洞北山等一连串阵地。

  随后,美军陆战7团又连续两次反扑后川洞北山,却遭到了耻辱性失利。(再改天发这一篇)

  美军陆战1师刚到西线三个月就连战连败,被六十三军占去27.7平方公里的阵地。

  

  (上面这张图片是1952年7月的战线,我们可以看到,陆战1师的防线中间被六十三军削掉了一块,中间明显凹了进去。其实图中战线上方陆战1师还丢了一大块,因为图中战线是主抵抗线,之前有很多前沿阵地,这些前沿阵地全丢了,我用蓝线示意一下。)

  1952年7月,四十军接替了已在一线8个月之久的六十三军防务。四十军在第五次战役时和陆战1师有过一次交手,但四十军忙于穿插,陆战1师急于撤退,双方没见真章。陆战1师明显不知道四十军的厉害,见志愿军换防,气焰顿时嚣张起来,频频以班和排的兵力前出骚扰,观察并射击四十军阵地。四十军岂是等闲之辈,乃林彪手下“三只虎”之一,号称“旋风”,其战斗力和战绩在志愿军各部中是坐三望二的水平。陆战1师连六十三军都打不过,拿什么跟四十军扳手腕。

  

  (上面这张图是1952年9月的战线,虽然比例尺不一样,但和7月份的战线相比较,就更直观了,因为地形看得更清楚。到了9月,在四十军的打击下,陆战1师又一次丧地辱师,再次大踏步后退。图中红线标注的是7月份战线的大概位置。陆战1师接防时,战线是个凸起,然后被志愿军六十三军拉平,然后四十军又打出一个志愿军的突出部。)

  但四十军的打法和六十三军又有区别,他们更注重消灭陆战1师的有生力量,用的是志愿军在后期最喜欢的“抓一把、连续抓”战术。四十军部队对陆战1师前沿小分队所占据的阵地展开频繁袭击,连续组织偷袭或强攻,力求每次全歼守敌。打完之后四十军又不占领,而是撤退,等陆战1师小分队又来占领就再打,让美军在一个点上反复流血。那些美军实在无力坚守,放弃掉的高地,四十军再进行占领。仅仅两个月,陆战1师又被四十军占掉水输里南山、道幕洞东南无名高地、162高地等多处阵地。

  

  坪村南山战斗中美军陆战1师的巴顿重型坦克

  10月,四十军再次拿陆战1师开刀,先后占领了松隅村北山、项洞里西山。而在莫涯洞北山和坪村南山,四十军又用上了老办法——打了就撤,撤了再打。每次以少量精兵坚守,引诱陆战1师反扑。在这段时间的陆战1师战史记载中,频繁出现了“绝望”、“情况恶化”、“全军覆灭”等字眼。四十军这种战术有效到什么程度呢?陆战1师战史罕见出现志愿军伤亡低于美军的记载(陆战1师战史的不要脸程度可以和韩军战史《韩国战争》相媲美,远不及美国陆军战史《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客观。他们在统计志愿军伤亡时,总是凭空想象志愿军死了几百、几千,而实际上志愿军往往只有几个或者几十个伤亡。可想而知,陆战1师战史记载志愿军伤亡低于美军,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再改天发这一篇。

  1953年1月,四十军把防务移交给了四十六军,为了带带四十六军这支刚入朝的新部队。四十军留下了自己最弱的120师。120师也很够意思,为了向兄弟部队演示怎么揍陆战1师,120师358团在1953年3月26日起发起了梅岘里东山、马踏里西山之战。这一仗美军陆战1师被揍惨了,是该师在朝鲜战争中最耻辱失利,损失高达1015人(陆战1师战史数据),而志愿军仅损失200人(再改天发这一篇)。此战后陆战1师被迫休整,由土耳其旅接替防务。不过土耳其人也够倒霉的,陆战1师刚撤,120师358团就再次进攻,土耳其旅又被暴揍。

  

  陆战1师伤员

  看了358团的表演,四十六军心领神会,1953年7月,四十六军136师发起三打马踏里战斗,陆战1师被扇了三个耳光后,又被志愿军占了5平方公里。(这篇可能要到年底再发了)

  当然了,陆战1师称,因为停战了所以他们没有反攻,不然的话,嘿嘿,肯定把中国人给灭了。反攻这句话,陆战1师说了很多次,从六十三军揍他们开始,他们每次都说,结果每次都没兑现。陆战1师每次说完,志愿军的战线都会向南推进。我实在不能理解陆战1师那么嘴硬有什么意思,嘴硬的代价就是被志愿军揍。

  这就是朝鲜战争中美军最强部队陆战1师在朝鲜战争中的表现,他们从来没击败过志愿军任意一支部队,反而志愿军随便哪支部队都可以揍他们。

  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万万没想到……只是喝黄芪水居然可以治疗这么多病!

爱c罗的老谢
2020-11-23 21:58:50

阿斯利康宣布其COVID-19疫苗“高效”预防,且不用超低温保存 悦读全球

经济观察报
2020-11-23 23:27:18

日寇是如何对待荷兰女人的,相当流氓惨不忍睹!看完你都不敢信

听我说历史
2020-11-22 08:16:38

疯狂的同性生活:失去了肛门,感染了艾滋!他们的健康值得关注!

健康时报
2020-11-20 01:55:39

盗版玩家永远得不到的七款游戏

塔斯安娱乐
2020-11-23 17:01:31

朱丹怀孕8月已住院,晨起须吸氧,胎动监测无意暴露胎儿性别?

谈食疗
2020-11-23 05:33:12

恭喜湖人!终于等到戴维斯的消息,格林你这是在故意泄露啊

体育委员刘老师
2020-11-23 23:39:48

CCTV5直播恒大VS神户胜利船,卡帅为保帅位而战,新三叉戟出战

替补席看球
2020-11-23 14:23:56

但凡遇到“空中加油”形态股票,坚决满仓,后市股价一飞冲天!

阅读点亮明天
2020-11-23 13:15:00

将自己名字PS到他人论文上,并推文说在Nature上发了新文章,如此操作你见过吗?

医咖会
2020-11-23 20:30:02

一场耻辱平局之后,恒大4人或进入离队倒计时,卡帅爱徒在列

我就是一个说球的
2020-11-23 23:31:22

又是冷链!天津一小区8名感染者传染链条全过程

生活大火锅
2020-11-21 13:00:52

驾校教练八次猥亵幼女,甚至将幼女带至厕所奸淫,获刑9年

TV编辑社
2020-11-23 09:45:54

英国王室专家称,英国女王可能会双膝跪地,感谢上帝赐凯特给皇室

李Dog嗨
2020-11-23 20:23:01

仅仅比女婿郭富城小四岁的丈母娘到底长什么样?看到全家福,网友:我自闭了

宝宝生长发育
2020-11-23 11:53:35

原配要笑疯了吧?曾经轰动贵圈的最强小三被甩,脸还彻底崩了…

新氧
2020-11-22 00:11:51

没有马云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还值得看么?

我们都是科技宅
2020-11-24 06:29:48

本市对浦东机场17719名相关人员排查检测,发现1例确诊病例

上海发布
2020-11-23 21:25:56

你发现没有,火车无座票取消了!!!

醉一场
2020-10-09 06:18:06

给妻子下药,和侄媳妇滥情:狠心的男人究竟可以多么丧心病狂!

社会de记忆
2020-11-23 22:35:06
2020-11-24 07:20:59
http://dingyue.ws.126.net/2020/0729/d7f428fej00qe7uke0007c0004g004gc.jpg
这才是战争
告诉你不一样的历史
1237文章数 48994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安倍第一秘书遭检方调查 “逮捕安倍”登日本热搜

头条要闻

安倍第一秘书遭检方调查 “逮捕安倍”登日本热搜

体育要闻

皇马欧冠战国米名单:卡塞米罗回归,本泽马、拉莫斯等人继续缺阵

娱乐要闻

不P图也瘦!杨幂生图曝光 脑门抢镜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官宣,嫦娥五号发射成功!

汽车要闻

够个性挺实用 宝马2系四门轿跑带来独特体验

态度原创

数码
时尚
健康
本地
公开课

数码要闻

黑客神速!PS5破解第一步已大功告成

痴迷Monogram的Billie Eilish 还是鬼马美甲大王

打玻尿酸变“僵尸脸”咋回事?

本地新闻

你瞎玩的转笔,成了00后的致富经

公开课

为什么我一定要卸载这些app:人生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