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甘肃学生情侣酒店内烧炭自杀留下遗书,生前曾被催债,父亲给儿子留言“我想你很”

西安自杀女大学生遗书曝光

女大学生疑遭猥亵自杀 遗书曝光

0
分享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豪

  噩耗同时传到两个家庭——10月10日,甘肃省靖远县的薛守国和陈启雄分别收到了女儿薛欣欣(化名)和儿子陈晓伟(化名)在南京市一所酒店公寓自杀身亡的消息。

  经证实,这两位刚满20岁的大三学生是一对情侣,就读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网络技术班。今年7月,他们以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劳务派遣人员的身份,来到位于南京市的中国电子熊猫集团顶岗实习。

  家属从公安机关得知,两名大学生从网上预订了3天房间。10月9日,酒店工作人员第一次开门未果。10月10日,警察破门而入,发现他们不仅反锁了房门,还用胶带堵住了缝隙。卫生间里放着2个烧炭的盆子,法医鉴定,死因是“碳氧中毒”。

  薛守国告诉记者,家属从警方处得知,陈晓伟在现场留有遗书,大意是“生活太累了,失望了”。

  薛欣欣的叔公薛占峰称,他看过监控视频,两名年轻人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0月6日23时之后。他注意到,薛欣欣推了陈晓伟一下,“神情不太像要自杀的样子”。除此之外,监控摄像头还记录了二人3次出入公寓,带酒、带盆、带着一个小黑包的画面。

  10月19日,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双方家长表示,对两人自杀原因存疑,同时质疑学校、用工单位、劳务公司存在管理问题。目前,南京市公安局摄山派出所初步认定两人系自杀,并未立案,学校与家属正在协商处理此事。

  多方信源表明,悲剧酿成以前,两位大学生欠过数额过万元债务。薛守国还帮女儿还过1万多元贷款。但两人自杀的原因仍是一个谜团。

  “少说也有两三万元(债务),光他们宿舍,就有一位同学至少借给他1万元。”薛欣欣的姐姐提供的录音中,南京景煌劳务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说,她能确定陈晓伟背着债务。记者求证时,该工作人员重申此事属实。

  一位同学也表示,实习期间,陈晓伟多次向同宿舍的其他3名同学借款,但每次都有借有还,借款理由是给女朋友看病,没想到最后一次,人没了,钱也要不回来了。离开时,他还带走了同宿舍一名同学的笔记本电脑。

  在他眼里,陈晓伟老实,不爱说话。他曾发现陈晓伟在手机上玩一款类似抽奖的游戏。当时陈晓伟解释,这个游戏是花钱买的。

  然而,父亲陈启雄却是在事发之后才从学校一位黄姓老师口中听说,陈晓伟或许和“黑拳”(有赌博性质的非法拳击比赛)扯上过关系,是否有外债,他并不知情,此前也没有收到催债信息。

  在父亲眼里,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陈晓伟很“规矩”。他不止一次说,自己以后要好好挣钱,让妈妈不干活了。

  陈启雄还说,自己在生活费方面从未“亏待”过儿子。他以前是瓜农,这两年又四处下煤矿、做小工,只要儿子说“没钱”,他都会“千儿八百”转过去,上头的哥哥姐姐也不时给弟弟打钱。

  陈启雄知道,薛欣欣和儿子在县里的职业高中就是同学,上大学后,两人似乎是在谈恋爱。所以,他还会稍微把钱给得宽裕些。

  薛欣欣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好几位亲戚认为,她性格开朗、手脚勤快,在家里较受父母偏爱。

  但在今年3月,薛守国曾为女儿的事情生过气。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当时,薛欣欣在家里上网课。她偷偷从微信转走了母亲两三千元。被察觉后,她给出的理由是,陈晓伟的妈妈得了病,她贷了一笔钱,把钱借给了陈晓伟,现在要还贷。

  为此,薛守国向陈晓伟求证过,陈晓伟承认确有此事,但他的母亲已经不治身亡。

  直至双方家长见面,薛守国才得知,这是一个谎言。“那时就想着人落难,也不好意思再追究钱。”薛守国说,当时,他第一次知道女儿在谈恋爱,但父女俩并没有就这一问题细聊。

  今年7月11日,薛欣欣外出实习后,薛守国又接到了来自兰州、武汉、北京的催贷电话,并在短信中接收了一份广东德纳(武汉)律师事务所发来的律师函,显示薛欣欣在京东金融欠了款,“多次催收,迄今仍未清偿”。次日,薛守国转给女儿9000元。

  薛欣欣后来在微信里告诉父亲:“我全部还清了,就7850元,我在(再)没留,我会注销掉,就再也不能用(了)。”她还发给薛守国一张显示“全部待还0元”的账单。

  8月28日,薛欣欣分别转给父母1000元,说自己发了3500元(的实习工资),剩下的够花了。

  

  当事人与家属聊天记录。受访人供图

  与薛欣欣一起实习的一名同学却说,实习期间,薛欣欣找舍友借过500元。这个女生与宿舍其他3个人都不是一个班的,平常也不爱说话,有时会和男朋友出去玩,加之工厂的班次不一样,所以,对方离开宿舍后,她们并没有注意。领班来过一次,发现问题之后就报了警。“领班”指的是景煌劳务公司工作人员。

  “如果是钱的问题,孩子说了我们一定会还的,犯不着把命耍上。”陈启雄难过地对记者说。

  陈启雄的手机坏掉过,只保存了8月28日以后的聊天信息。很多次,他向儿子陈晓伟发起视频聊天请求,都没有得到应答。此后一个多月里,父子俩之间也全是“今天休息吗”“你多休息”“不要加班”“给我打个视频”这样的简单对话。

  10月4日,他给儿子发了一段自己在建筑工地工作的视频,他的“狗娃”没有回复他。此后,杳无音信。10月9日,他给儿子留了一句“我想你(得)很”。

  

  当事人与家属聊天记录。受访人供图

  薛欣欣与薛守国的交流相对多一些。5月17日,她告诉父亲,“今天老师开班会讲现在已经要开始找工作实习了,今年就业也比较难,我现在也学到的知识不多,我想休学,下学期从(重)新读一年,然后找个好工作。”

  薛守国告诉女儿:“你按学校的安排,该实习就实习,应聘工作,文凭拿上,到社会上实习,实践是最重要的。”“只要你走正道,努力奋斗,老爸不拖你们的后腿,死也瞑目了。”最终,薛欣欣回复,“那我就不休学了吗?”

  20多天后,她还将自己的“毕业生自荐书”发给了薛守国。她写道,两年间,自己掌握了C语言、Python、数据库、网络安全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具有较强的动手能力。附录的毕业生基本情况登记表也显示,她在班级排名第16名,两门课程获得100分,并获得过普通话、英语等级证书,在助学金征文大赛中取得三等奖。班主任的推荐意见是“该同学在校期间乐观向上、积极上进、待人真诚”。

  随后,薛守国也给女儿转发过一些企业招聘信息,但女儿都觉得工作地有点儿远。

  “(我)没念下书,是个农民,只说你吃好没,好好学习,规规矩矩,不要惹事,就行了。”陈启雄说,这是他对儿子唯一的要求。

  还有一些碎片拼凑出家长并不知晓的儿女的另外一面,也成了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

  在校方播放给他们的一段录音里,薛欣欣曾向同学借钱,哭着赌咒说,如果自己骗人,“我全家死光光”。

  薛守国询问后得知,事情发生在今年3月初。但当时,包括薛欣欣在内,他们一家7口都在家中,无人发现。

  劳务公司工作人员则告诉薛欣欣的姐姐,10月6日,薛、陈两人都需要上班,但陈晓伟找舍友倒了班。当天,薛欣欣还曾联系陈晓伟的妈妈,发过陈晓伟呕吐的视频,说他晕倒了,同学送他去了医院,自己正在上班,下班后去医院看他。

  “我们想不通孩子为啥走这条路,到老到死,这件事都忘不了。”陈启雄说,现在他最大的心愿,是有人能给出一个答复,让他了解孩子死亡的真正原因。

  在交涉过程中,校方曾告诉家属,学生是委托给厂方在管理,由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校方可以给予一定的“人道主义关怀”。

  记者采访过程中,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处理与控制工程学院一位院领导说,学校正在积极处理此事。该院另一位参与善后事宜的教师告诉记者,他对孩子自杀的原因并不了解,自己以前应该见过这两名学生,但没有留下深刻印象。

  据当地媒体报道,得知消息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安排3名工作人员于10月11日乘飞机赴南京核实并协助处理善后事宜。10月13日,学校又派法律顾问赴南京协助处理。家属于10月16日下午来到学校,学校为家属统一安排了食宿。目前,学校工作组还在与家属就此次事件处理进行协商。

  对于家长的追问,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曾打算赶赴兰州慰问,但一名家属在电话里告诉他们不用特意赶过来了。

  至于家属对孩子失联几天内的打卡监督工作的质疑,这名工作人员的答复是,自己看不到企业的排班表,“只能在下个月看到这个月的考勤”。

  本文由中国青年报独立出品,首发在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及头条号,加入#树木计划#

  相关新闻:

  兰州两名大学生南京实习期间死亡 警方:系烧炭自杀

  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薛铃和陈天在南京一工厂实习期间死亡,经法医鉴定,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10月20日,陈天的父亲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实习前,孩子与学校签订了实习合同,并交了学费,事发后,学校称学生死亡与学校无关。

  让陈天父亲不能理解的是孩子平时听话懂事,到底是为何走上绝路?

  

  两大学生宾馆身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陈天父亲介绍,2020年7月,在学校安排下,包含两名孩子在内,班上七名学生前往南京的熊猫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厂里顶岗实习,属于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劳务派遣人员,实习地点位于南京市栖霞区,顶岗实习期间,工厂安排有宿舍。

  国庆节期间,工厂没有放假,薛铃和陈天没有回家。陈天父亲称,10月5日晚间,薛铃和陈天在实习期间一起失踪。

  “10月5日,儿子曾给我打电话报平安;10月6日,又给他妈妈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就联系不上了。”陈天与家里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在10月6日,薛铃父亲称10月5日晚9时许,薛铃曾和母亲通话,当时没有发现异常。

  10日,他们接到南京景煌劳务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的电话,得知两人于6日晚间在工厂附近的酒店内死亡,劳务公司希望通过家属联系校方。“10日,我们家长连夜赶到南京,从派出所那里得知孩子已死亡。”到南京后,陈天父亲得知,薛铃和陈天10月5日离开工厂宿舍,此后再也没有回去。

  陈天父亲称,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薛铃和陈天10月6日下午5点多到达工厂附近的宾馆。10月9日,获知两人失联后,相关人员找开锁公司开锁,但未成功。10月10日,开锁公司继续工作,之后破门而入,发现两人已经死亡。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有烧炭痕迹。法医鉴定,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薛铃父亲表示,此后家属与校方和厂方联系一直无果,直到12日,他们才与校方取得联系,得到的回复是“校方已把学生委托给厂方管理,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由厂方负责”。

  曾在网上贷款,家人被逼债

  薛铃、陈天死亡之前,是否出现异常情况?两家家属对此均予以否认。陈天父亲说,儿子失联前,曾在电话中向家人报平安,还说他发了3500元工资,会给家里人买特产。

  

  薛铃父亲曾坦承,今年3月,女儿在网上贷款,并从家人的微信上转走了三千多元。此后有网贷公司打来电话催债,他替女儿还了贷款。今年8月,又有网贷公司向他催债,他又替女儿还了贷款。“案发前,没有再出现网贷公司催债的情况。”

  对于网贷用途,薛铃父亲事后获悉,女儿把这些钱都借给了陈天,陈天妈妈生病住院,需要用钱。

  前不久,女儿发工资后,给他发短信说:爸爸,对不起,我以前做错事了,以后好好努力工作,好好赚钱,孝敬你和妈妈。

  几天后,女儿打来电话,说陈天的母亲出意外了,钱可能暂时要不回来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女儿可能在学校谈对象了。”薛铃父亲说,两个孩子出意外后,两家大人碰头说起借钱的事,他才知道孩子们当时在撒谎。“并没有人住院,也没有出现意外。”

  陈天父亲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他们两家都认为,学生在顶岗实习期间,仍然是在校学生,不管安排到哪里实习,校方都应对其负责。

  10月12日,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相关人员赶到南京。“他一直给我们讲法律,说孩子的死亡与学校没有关系。”

  10月14日,当陈天父亲等人准备去工厂时,学校相关人员称,他们去找工厂协商,但工厂未接待,双方因此发生不快。

  该校另一名了解情况的学生王晨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在该工厂实习的其他五位学生也被要求离厂。

  家属:学校坚持没有责任,只给一万多元人道主义补偿

  两家家属均称,在与家属协商过程中,校方说,他们在此事中没有责任,但可以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两万元对家属予以慰问,希望家属尽快处理后事。“有一个老师说,只能给一万多元。”陈天父亲说。

  10月16日,在与学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陈天父亲等人回到兰州,继续到学校协商。“学校坚持没有责任,问题目前仍未解决。”

  10月19日,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就此事联系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对此事并不清楚。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多次联系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均未接通。

  有媒体报道,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两名学生是该校信息处理与控制工程学院网络技术专业学生,两人从中专时期便保持男女朋友关系。

  今年6月25日,南京中电熊猫平板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到该校介绍情况后,以上两名同学与企业和学校三方签订《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学生顶岗实习三方协议书》《学生校外实习安全承诺书》《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关于毕业生就业工作的相关规定说明书》,7月1日到南京中电熊猫平板显示科技有限公司顶岗实习。学校共有7名学生到中电熊猫公司实习。10月10日15时,实习企业负责人告知学校两名学生在南京自杀。

  得知消息后,该校第一时间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马上开展工作。学校当即安排信控学院党总支书记、班主任和学生专干一行三人于10月11日7点20分乘飞机赴南京核实并协助处理善后事宜。10月13日,学校又派法律顾问赴南京协助处理。

  10月20日,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致电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摄山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称,透露案情需要向上级请示。

  据了解,薛家和陈家都是建档立卡贫穷户,“孩子才20多岁,家里刚有一点希望,人就没了。”陈天父亲说,他们现在就想知道,孩子究竟是怎样出去实习的,是否与学校签有合同,“希望给我们一个真相”。(文中均为化名)

  相关推荐

  兰州两名大学生南京上班期间死亡,家属:希望得到合理解释

  一晃从南京回兰州都5天了,距离孩子离世已经10多天,对家长薛守国、陈启雄来说,悲伤和困惑依然萦绕在心中。两个孩子都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被学校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但是在10月5日,他们离开厂区,6日出现在仙林一家宾馆,10日家长才得知两个孩子在宾馆自杀了。为何他们会寻短见?当时两人如何出厂的?学生在外地实习期间,谁来负责学生的管理?这一系列问题,目前家长们几乎都没有得到回答。

  接到劳务公司人员电话,得知孩子出事了

  薛守国是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兴隆乡川口村人,其女儿薛某2000年出生,今年正好20岁。

  

  △薛某的生活照

  " 眼看就要毕业了,这么小年纪怎么想到自杀呢?" 薛守国对于这些天发生的事一直想不通。

  10月10日,在家乡的老薛接到一个陌生手机号码的来电,显示归属地是南京。接通后对方告诉他,自己是江苏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 孩子出事了,已经在宾馆里死亡。" 该公司工作人员还要走了学校班主任的联系方式。

  薛守国连忙拨打女儿电话,打不通。他有点慌,跟学校那边确认," 学校方面支支吾吾,只是说孩子好像失踪了。"

  随后,薛守国等连夜赶到南京,最终从南京栖霞警方摄山派出所处证实,孩子确实已经死亡。同时死亡的还有一个男孩陈某,今年23岁,是薛某的同班同学。

  

  △陈某的生活照

  据了解,今年7月份,薛某、陈某等一批即将升入大三的学生,被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家长们被告知是顶岗实习,这是对毕业季高职学生的常规安排。

  焦点1:两名学生为何自杀?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警方已经给家属出具了法医报告,结合调查,警方认定不构成案件,两人应为自杀。

  据家长介绍,他们事后到派出所以及事发现场都看了,大致经过是:10月5日,陈某和薛某两人离开了工厂,6日,两人在网上预约了仙林一家酒店。视频显示,6日晚两人入住,在当晚11点多,还结伴出来在附近玩了十几分钟。之后再没见两人出来。

  家属对其他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但他们10日得知两个孩子在宾馆里出事,是在房间烧了木炭。

  20岁的女儿,是薛守国的宝贝疙瘩。同样,23岁的儿子,也是陈启雄的希望。" 他一直很乖,很听话。" 陈启雄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自杀。

  薛守国说,以前他不知道女儿谈恋爱,不过从这次出事看,可能两人是谈恋爱的。但是为何自杀?女儿从未透露过什么不好的想法。

  只有一点比较反常,后来他发现,女儿曾经在今年7月11日,收到过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上面称女儿在京东金融上借钱经多次催收未清偿,特发函催告,并提示下一步将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但是女儿究竟借了多少钱,做什么用,后来有没有还上,这些女儿没有跟他说过。

  

  △薛某曾收到的律师函

  现代快报记者也试图联系律师函上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另外据称,在男孩陈某的衣服里面有个皮夹,里面有纸条写了一段文字,有两句是 " 生活得很累 " 以及 " 看不到以后生活的希望 "。

  但是上面也没署名,落款也没有日期。

  焦点2:学校是直接和企业对接还是通过中介派遣了学生?

  出事之后,10月12日,校方代表和家属在南京见了面。据薛守国等称,校方说是把学生委托给了厂方管理,厂方负责给学生发放工资,因此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

  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校方的黄老师跟家长又见了一次,但是仍然要求家长找厂里解决此事。眼看在南京食宿都得不到保障,两边家属在10月15日返回了兰州。" 我们在南京期间,没有得到校方和厂方的任何帮助。" 家长说。

  薛守国满腹的疑惑,明明第一个通知他的就是劳务公司的人。而且据陈启雄称,9月份时,儿子跟他说过,本来讲好第一个月工资5000多元,第二个月六七千,但实际他们学生到南京后,工资只有3000元左右," 当时儿子说想回来,后来又说再干一段时间看看。"

  

  △陈某与母亲的聊天截图

  " 老师说是跟工厂里面签的协议,学生都签的。但是怎么出来个劳务公司?里面存在问题多得很!学校的人到工厂谈这事,门都没进去。让给轰出来了。" 薛守国说。

  20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了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件事正在处理中。

  她明确表示,把这批学生输送到中电熊猫,是校方跟中介公司的合作。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找了兰州本地一家中介,这个中介找了南京景煌。

  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 不存在顶岗实习,他们来就是上班的。" 记者问有没有劳动合同,她说,一直在催,学生们也说让学校寄就业协议,可是直到出事,三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寄就业协议过来。所以目前学生们一直没有正式的劳动合同。

  校方企业均未正面回应家属希望此事尽快妥善解决

  出事的学生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信息控制学院计算机网络软件工程专业的。现代快报记者试图联系出事学生的班主任,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也拨打了南京中电熊猫某公司的电话,公司电力部门一位工作人员不愿意提供办公室的电话,随即挂断。

  关于这批学生的身份,家长坚持认为就应该是顶岗实习,学校应该派遣实习老师跟随,进行教育管理,可是目前他们怀疑根本没有实习老师跟到南京。这批学生经过中介就成为了派遣劳务?对此,家长们希望,校方给出一个完整的解释。据家属称,事后校方表示拿个三万块左右安抚一下,但是他们对此不能接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色情餐饮街全裸表演,黄瓜塞安全套下体喝酒!

平顶山微友圈
2020-11-25 06:42:08

农村留守妇女的性生活有多尴尬?

颇有微言
2020-11-25 09:09:57

这个说“如我遭遇任何不幸,中国将对此负责”的尼泊尔政客,到底是什么来头?

环球网资讯
2020-11-25 08:56:09

3小时后,张培萌妻子回应:否认飞刀伤人 也没有伤他睾丸

事事播报
2020-11-25 07:17:38

“我是一个宾馆前台,8年见证了人性的最真实最丑陋!”

微岱山
2020-11-24 19:14:24

家暴之后:一个县城女人的伤痛与选择

剥洋葱people
2020-11-24 21:32:26

他本是林彪集团一员,却最先向毛泽东报告林彪可能逃跑

仗剑侃文史
2020-11-25 06:00:06

南京荒野无名女尸案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0-11-25 02:16:32

“300万房产送水果摊主”后续:现实版安家上演,我看到人性的恶

天亮了
2020-11-25 11:32:31

受了“情伤”的男子请按摩女吃夜宵,嫌她工作“不自重”扇其耳光,随后将其强奸

潇湘晨报
2020-11-24 21:26:41

43亿惊天洗钱大案!警方出手,这家支付平台彻底完了!

中国基金报
2020-11-24 16:24:46

拜登首批内阁成员名单公布,国防长不在列,米歇尔未被选原因有三

事事播报
2020-11-25 00:03:33

以案说法:多次变姿势,持续时间久,都没反抗,所以不是强奸?

刑事辩护研究
2020-11-23 20:20:35

10年前,家暴丈夫把妻子打到住院18次,杀妻后将其分9块腌成腊肉

历史写战争Z
2020-11-25 00:13:01

上海浦东一物流企业发生火灾 目前正在全力扑救中 暂无人员被困

金台资讯
2020-11-25 13:12:07

历史解密: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攻破越南女兵营地

历史讲坛家
2020-11-23 18:14:18

韩俊任吉林代省长,为三农专家,多年参与中央一号文件起草

南方都市报
2020-11-25 11:38:52

4万到400亿,复旦老师6年逆袭成上海首富,娶著名女主持为妻

赵奔奔奔
2020-11-25 11:38:34

他“体贴”地说:我得戴上,你还小,不然对你不好

二代饭桶
2020-11-24 17:09:40

韩俊同志简历

金台资讯
2020-11-25 12:35:04
2020-11-25 14:12:59
http://dingyue.ws.126.net/vxoDndEKroECR5Z=z0pdVqBIfVnCD07FjF68t1DELF6Fj1493259542851.jpg
冰点周刊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
1165文章数 123130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网传台湾失联F-16战机向大陆“投诚”国台办回应

头条要闻

网传台湾失联F-16战机向大陆“投诚”国台办回应

体育要闻

欧冠-C罗远射莫拉塔92分钟绝杀 尤文2-1提前出线

娱乐要闻

小S为二女儿庆生 母女四人似姐妹花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华为智能汽车归消费者业务,重申不造整车

汽车要闻

悬浮式中控屏 新款凯美瑞预计明年国产

态度原创

数码
本地
游戏
亲子
时尚

数码要闻

实测:苹果M1芯片Mac可运行多达6台外接显示器

本地新闻

想喝福建野菜汁?我劝你耗子尾汁

奇幻动作游戏《Gods Will Fall》预告片公布

亲子要闻

幼儿园虐童事件频发 背后还需堵住哪些漏洞?

痴迷Monogram的Billie Eilish 还是鬼马美甲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