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富炫格调、变美变名媛,虚荣消费无上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燃财经】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燃财经(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 | 赵磊 朱晓宇 曹杨 邓双琳 郭一梦 闫俊文 孟亚娜

  编辑 | 饶霞飞

  交500元的入群费就能和其他人拼团宝格丽酒店和丽思卡尔顿的下午茶,甚至共享同一双Gucci丝袜,“上海名媛群”的魔幻操作一时间成了整个社会的谈资,她们打破了人们对“名媛”的想象,但依然有人对“名媛”的生活向往不已。

  鲍德里亚《消费社会》的一个核心观点是,“在消费社会中,我们消费的并不是物的有用性,而是通过消费体现着自己的社会地位与身份的过程。”

  不管是宝格丽还是爱马仕,其价值都远远超出了“有用性”的范畴,高昂的价格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但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或者实现社交目的,总有人想出各种办法来获得这些“高级商品”,有的攒钱割肉,有的则想出这种“拼团”的办法,还有的人贷款、借钱、信用卡套现。

  虚荣消费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买超出自身消费能力的商品,往往会使人陷入经济上的窘境,但有时候虚荣消费也是一种“变相投资”,能以较高确定性获取回报,如《三十而已》中顾佳为了融入太太圈入手爱马仕铂金包。

  燃财经采访了8位自己或身边有过虚荣消费的人,他们曾经一掷千金,也曾怀疑过这种消费和心理是否正确,在欲望的满足和沉重的代价之间,窥见了人生的荒诞一面。

落魄贵族刷爆信用卡消费十几万元的音响

  杰西卡 | 28岁 艺人经纪人

  我从小家境殷实,父母经商,爷辈从政,再加上家里就我一个孩子,所以我非常受宠。只要我想要的,即便是星星月亮他们都愿意给我弄来。

  十四岁那年生日,我就有了普达拉的限量款包包;十六岁,我就拥有了人生中第一辆超级跑车,每年生日宴会也必须举办高规格的轰趴。网传梅艳芳去日本购物,看中了一款纯手工定制的鞋子,她会毫不犹豫地包下全部的颜色。我曾经也这么干过,因为我就要成为人群里最闪耀的那颗星星,我要所有人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从小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让我养成了公主病以及永远无法满足的物质欲望。即便后来家道中落,我也很难改变这种奢侈的消费心理。

  18岁那年,爸妈生意破产,家里能被变卖的所有资产全被变卖,包括房产、汽车、珠宝首饰和包包。没有了大房子,没有了保姆,我们只能搬到职工宿舍住一个单间,从此我的生活开始进入无止尽的“节俭”当中。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买奢侈品了,也不能随意请一众朋友去卡座消费。

  但是由俭入奢容易,由奢入俭太难。我从小所处的圈子都是富豪阶层,再加上朋友圈这个东西让我时刻被动地看着他们过很有钱的生活,内心实在不平衡。仿佛他们的每一次“晒圈”都在嘲笑我说,“你看,就你买不起吧?” 因此,我必须维持着“有钱人”的体面。

  

  图 / 小时代

  为了强撑自己不面儿,即便刷爆信用卡,我都要拿下路易斯威登和香奈儿。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融入他们的生活,才能一起谈笑风生、一起去吃饭。说到吃饭,不论多贵我都必须做东请客,不能让他们看不起我,觉得我没钱。

  可实际上,我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毕业之后,我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前台,月收入只有3000元。这个薪资别说还信用卡,连维持基本的生活开销都很困难,久而久之,我就必须开通各大行的信用卡,到了还款日期我就开始套现,实在还不清了,再找一些知根知底的好朋友借点钱,等将来有钱了再还给他们,因为我始终坚信自己有一天会重新富有。

  之后我也因缘际会成为了知名艺人经纪人,收入也翻了十倍。但是这种情况下,我的消费水平也翻了更多倍,单纯的大牌鞋子和包包已经满足不了我,我需要漂亮的大房子,以及有钱人玩的高档玩意。

  有一次去朋友的哥哥家,我看到他们装修的房子和屋内摆件非常高档,尤其是他们家的音响,是我喜欢的那款,于是就立马拍了几张照片,用语意不清的文字配上自拍晒到了朋友圈。得到很多点赞后,这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早晚会到来。

  现在漂亮的大房子我买不起,但是音响还是能买得起。今年疫情在家,我无聊闲逛盯上了一套十来万的音响,内心非常喜欢。因为这个音响是某歌星大佬最爱的牌子,不久前,他还在朋友圈里晒出这一款,并高度评价了音响的使用感受,那一刻,我仿佛已经看到听着歌曲、喝着咖啡、悠闲地吃着下午茶的我。于是,我立马决定透支三张信用卡,把它购入我的出租屋中,让它带领我体验高端的品质生活。

  但是,在体验完冲动消费带来的快感之后,信用卡发来的催账短信却提醒你现实的一地鸡毛。为了还买音响的信用卡,我又套现了另外两张信用卡、变卖了一个爱马仕包包以及着脸皮问朋友借钱,对于他们来说,十万以下的金额根本不会care。

  有的时候,想到冲动消费发来的催账短信,我也陷入了要不要买入这些东西的纠结中。但是想到有人会在朋友圈的底下留言说,“好想要”以及“羡慕你的生活”后,一切罪恶感也都释然了。

花3500元带孩子坐5分钟的直升飞机

  石榴 | 34岁 全职妈妈

  我大概在一年前认识石榴的,可能都是全职妈妈,所以共同话题比较多。

  她是我见过最舍得给孩子花钱的妈妈。石榴家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上的是私立,而且是我们这边环境最好的,当然也是最贵的。虽然我们这个地方的私立幼儿园不能和那些一线城市相比,但对这边的大多数人来说也不便宜,一个月差不多4000元左右,这还是在4年前。

  这种学校其他的费用也相对较高,每年都组织孩子出去春游等等,出去玩的时候,一般都不在市内,甚至会出国,一次费用就需要好几万元。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出去,大人当然不放心,就得陪着,两个人一起去,费用就会加倍。

  算下来,一年仅幼儿园的开支就将近十万元,还不包括和幼儿园的小伙伴们的私下活动。可她和我说,那会儿他老公一年的工资都不够这个数,所以经常接受父母的接济。可想而知她自己的生活过得会怎么样。

  有一次她说,孩子从幼儿园回来告诉她,班里有个小伙伴周末和父母一起去坐直升飞机了,可好了,并且告诉她,班里很多小伙伴都坐过,她也想坐一次。没办法,石榴就带孩子去坐了一次直升飞机,5分钟3500元就这么没了。

  

  图 / 绝望主妇

  更可怕的是“贵族”之间的生日宴,她们相互之间送的可以说是奢侈品了,那种一线大牌的小衣服,好几千一件。有几次,石榴为了给孩子“增面子”,也给孩子的同学买过。

  石榴家孩子幼升小暑假的时候,平时班里几个关系好的小朋友和家长一起组织了一次出游。在路上,聊起了给孩子买衣服、生活用品这些。2、3个妈妈分享了自己的购物经验,说什么牌子的鞋、衣服好穿,什么牌子的毛巾好用,还说团购可以便宜。可她们口中的便宜就是一条浴巾400多元,一张孩子用的餐椅2000多元。

  后来孩子要上小学了,石榴本来还坚持要送孩子去私立学校、国际学校,但是她老公强烈反对,她说她老公觉得压力太大,因为这些事情,有几次都要和她离婚。最后,她妥协了,在我们这边上了一个公立小学。

  但因为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有了“别人有啥我有啥”的这种想法,而且她自己也很难真的就不去看别的孩子穿什么、用什么。于是依然无法控制地给孩子买各种价格昂贵的用品。

  其中有一件事儿,让我颇为震惊。

  因为是小学生,孩子们在学校里都穿校服,但鞋子不是统一的,所以很多孩子就开始比谁的鞋子贵、谁的鞋子是大牌儿的。她告诉我,在一个班里,穿1000元、2000元鞋子的孩子大有人在。她之前给孩子买阿迪、耐克的运动鞋都是花500元、600元。后来孩子和她说,这样的鞋子在同学面前很没有面子,自己也要穿限量款,她竟然真的想方设法去买。

  我问过她,这样真的有必要吗?可她却一直觉得现在自己苦一些,孩子的人脉广了,以后就可以好过一些。

  说实话,我直到现在也不太能理解她这种想法。同样作为妈妈,很多时候我觉得没必要这样。尤其是孩子现在还小,他们其实不太懂得攀比,往往是父母的这些举动,慢慢地让孩子觉得别人有的我也应该有。

“看到那个爱马仕kelly了吗?没我的假体贵。”

  乾乾 | 24岁 平面模特

  女孩嘛,多少都有些虚荣心,无非是买买超出消费能力的化妆品、衣服、包之类,作为职场新人,我偶尔也会咬牙花上两三个月工资购入一个大牌包包以充“场面”。

  但我见过最夸张的过度消费,不是衣服和包包,而是整容。我有一个朋友,或许并谈不上是朋友,因为我们是网上结识的,只见过一次。她年龄和我相仿,同样刚毕业两年,在我还为下个月的房租发愁时,她已经在自己的脸上投资了几十万元。

  她是模特,听起来光鲜亮丽,但模特和模特之间也有“壁”。犹如市场里的商品一样,模特圈里的模特也分了等级,由高到低依次是首席模、超A模、A模、B模、C模和最底层的“野模”。野模,是正统模特圈对草根模特的俗称,那些不属于任何正规模特公司,自己也没有经纪人,只能靠自己打拼、接接散单的模特都叫野模。社会上10个所谓的模特,起码有8个都是野模,而我的这位朋友乾乾就是这八分之一。

  在北京,乾乾走一场秀会得到几百至上千元的收入,拍一套产品广告也有几千元的收入,但这种机会并不是每天都有,野模数量庞大,有时候客户只要5个人,却能收到几百套模卡,竞争压力非常大。

  在模特圈,脸和身材就是商品,乾乾认为自己想接到更多的单,就必须要把自己的脸蛋打磨得更好。于是这些年,大大小小的项目她做了许多,大至面部轮廓三件套(颧骨、下颌角、下巴)、假体隆胸、鼻综合,小至玻尿酸、肉毒素、嗨体,乾乾全部尝试过。我和乾乾相识,也是源于我想尝试微整,便谨慎地在微博上搜索微整功课,刚巧搜到了乾乾的经验分享。

  我们见面是因为我想要和她讨教些变美经验,便加了她微信,约她出来喝咖啡。尽管是第一次见面,但乾乾和我并不生分,她一眼便指出我的双眼皮形状不太符合我的气质,乾乾建议我应该去做个小平行,再把眉骨垫高点,鼻尖最好也用耳软骨抬高一点,“下面部最完美的角度是鼻尖、嘴唇还有下巴的最高点在同一条直线上。”乾乾说。

  这番指点让整容小白的我深觉她眼光毒辣,赶紧恭维乾乾审美在线,并顺势夸了夸她的五官。但乾乾对自己的脸并不满意,“我的眉眼鼻只能算合格,和整圈姐妹比还差得远。面部流畅度还不够,做完轮廓三件套以后,脸上的脂肪有些挂不住,得先去找个靠谱的医生做面吸,后期再打打热玛吉,防止下垂。”乾乾熟络地说道,“韩国的一家医院面吸做得不错,但这两年疫情,出国比较困难。不过现在中国的公立医院医生水平也很好,八大处的一位张医生在整圈做面吸也很有名,我打算这几天先去面诊看看。”

  乾乾提到的“整圈”,我略有耳闻。“整圈”是整容圈子的简称,通常会有一些热衷整容的女孩,用小号在微博以及豆瓣上分享整容经验,以供其他想要整容的女孩借鉴。一来二往,这些女孩们便自发地在社交网络上形成了小众的“整圈”群体。她们对美丽毫不吝啬,大方的分享哪个医生审美更好,哪家医院安全系数更高。但同时,整容也像一个无底洞,让她们不断地拿着三庭五眼的标尺在自己的脸上吹毛求疵,为脸上一二毫米的不完美付出高额的整容费用和漫长的恢复期。

  “你做这些项目,应该很贵吧?”我小心发问。

  乾乾笑出了声,她朝左边努了努嘴,说:“你看到左边那个女孩背的爱马仕Kelly了吗?比我胸里的诺拉假体便宜多了。

  

  图 / unsplash

  这只是一个部位。乾乾脸上动刀的地方,基本都是上万起步。在她看来,整容没有性价比之说,有名的好医生基本都很难排上手术,供需关系决定了好的整容医生价格一定都很贵。工作室价格虽然便宜,但按照乾乾的说法,名医整出来的效果是SKP里的Kelly,而工作室的效果是广州皮具城里的Kelly,乍一看还可以,但细看走线、皮质都有瑕疵,耐用度和售后也完全不一样。

  乾乾没有告诉我她一共花了多少钱,但经过我的粗算,她在整容上至少消费了几十万,而她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乾乾看起来光鲜,但光鲜不等于富裕,没有“户口”的野模和正统模特圈有过赛级奖项的职模收入天差地别。乾乾理所应当地认为,在这个圈子里,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就必须先付出大价钱投资自己。这几年她整容都是靠分期,小的项目直接刷信用卡,几万的项目就用医院提供的分期贷款,乾乾的手机里有五个和不同医院合作的消费贷APP,每个月除了还这些贷款APP,还要还信用卡和花呗,生活时常青黄不接。

  但在乾乾看来,这是刚需消费。在模特圈里,整容就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美女多,竞争自然大,乾乾觉得圈子里的人都是看碟下菜,你漂亮,穿得好,别人自然会高看你一些。至于贷款对未来的影响,乾乾没有想过。“整容的好处还是蛮多的,这个社会对美女总是宽容一些。做人还是要有梦想的嘛,当不成顶级模特,能靠着这张脸嫁进豪门也不亏。”乾乾打趣道。

  像乾乾这样被整容消费困住的女孩或许还有很多。整容是一场价值不菲的连锁反应,为了全面部的协调,动一处地方,后期通常都要跟着动好几处地方。追求完美固然没错,但要想清楚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承担得起这一连串的奢侈消费才是正解。

  显然,乾乾还没有想清楚。又或许她早就想清,但已身不由己。

夸下海口怕被识破,请朋友住总统套房

  程智 | 27岁 金融从业者

  虚荣的痛苦就像欲望和现实之间撕开的沟壑,人很容易陷进去,明明没有,却非要假装有,明明买不起,却要为了自己那点可怜的虚假的自尊心付出高昂的代价。

  我从小就沉迷于一个“完美人设”,因为我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是我很有天分,学习成绩很好,长相中上,性格也不错,周围的同学很喜欢找我玩,唯一让我不爽的是,我有朋友家境非常好,吃穿用度都是我没听说过的牌子,而我从外在看,就是个100%的普通人。

  这让我无法接受,我不相信我只是个普通人的事实,所以我开始潜意识给自己塑造“完美人设”,其实就是说谎,不仅骗自己,也骗和我不是很熟悉的人。我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成绩好、家境也好但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富二代,高中的时候大家都穿校服也看不出什么来,所以也没什么人会怀疑我,同学和朋友都知道我家里很有钱,但我没有说具体是做什么的,也不会主动约朋友回家。

  大学时,这种虚荣到达了巅峰,我和同学说自己家里在二线省会城市有一家富丽堂皇的星级酒店以及其他的一些产业,欢迎他们假期的时候到那边旅游,我可以免费提供食宿。我当时只是说一说,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真的变成事实。

  在一个假期,我有三四个朋友来我家那边旅游,眼看就要穿帮,我没办法,包下了一个五星级酒店高级套房,单日价格就要四千多,一共五天,一下子就花出去我两万多,而这些钱都是网贷。

  我当时心里是既犹豫又害怕,因为我在好友圈里的人缘还不错,我虽然自己不会买一些特别贵的东西,但是经常会和朋友们出去玩,大家对我的印象就是朴素但热情,对谁都不错,而且那会在学校里,大家心思也比较单纯,没有起疑心,但那一次,我真怕自己会露馅。

  

  图 / unsplash

  我就见了他们一面,然后以自己要出国度假的借口离开了,走的时候假装特别潇洒,“这就是我家的酒店,房间已经开好了,你们尽情玩。”但是为了几分钟的潇洒,我在超市打了一假期的零工,开学后又帮别人代写论文,一边维持着原有的生活水平,一边寻找一切可以赚钱的办法,有两次被催收电话搞崩溃,藏在教学楼的厕所里偷偷抹泪,见到同学又要强颜欢笑,装出一副自信富裕的样子。

  后来, 我的一个好朋友出事了,她一直清楚我的矛盾和纠结,在病床边希望我轻松一点生活,不要背着那么重的包袱,于是我就鼓起勇气和所有人宣布了自己的真实情况,瞬间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再也不想经历那种割裂虚假的人生了。

  现在我觉得,虚荣给自己的自我认同就是镜花水月,不是真正的快乐,人要活得真实,量力而行,快乐自会到来。

我愿意提前透支去变美,这让我更光鲜亮丽琪琪 | 23岁 韩国留学生

  “想变美,想融入更多的圈子,想交到更多的朋友。我想这个理由并不奇怪。”

  韩国的整形水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留学生,家里不算贫困也不算富有。从小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所以生活费一个月大约也有3000-5000元不等。虽然是在韩国留学,但是接触的大部分也都是国内的留学生,大家也都会互相攀比。平时讨论最多的话题,也就是整容啊、穿搭这类的话题。

  就像最近的“上海名媛圈”,拼单的消费,没什么不好。你去拼夕夕买东西,不也是因为便宜,才买的吗?这是一个道理。我们只不过是为了展现更好的生活罢了。

  我长得很普通,也没什么自信,也很少出去社交。来韩国的半年,除了教室、寝室、图书馆,我基本没有什么其余的社交活动。我很羡慕室友们还能在课余时间去结交新的朋友,而我只能三点一线,我想要改变。

  《我的ID是江南美人》这部韩剧,大家可能都听说过。我就是想像她一样获得更多人的目光。最开始真的接触整容,是因为室友的缘故,她花了3000元左右去做了一个双眼皮手术。本身气质就很出众的她,做了这种微整手术之后,让她更不一样了,而我也开始萌发了这样的想法。

  朋友陪我去找了一家整容机构,为你服务的小姐姐都会给你细心的解答。比如你的面部结构、如何修整、手术的流程、术后恢复都跟你一一说明。为你预约时间、安排有经验的院长级别的专家。在这里让我感受到被尊重、被关注,它让我的“虚荣心”慢慢膨胀。

  

  图 / unsplash

  其实最开始的这种微整手术并不贵,大约是半个月零花钱。因为整形技术比较普遍,所以相比国内来说,这个价格再便宜不过了。术后我很满意,看着自己刚刚恢复过的双眼皮,我又觉得我的鼻子不够挺,我又去打了玻尿酸和肉毒素。不同的产品,价位也有不同,大约1000-2000元左右的玻尿酸就已经算挺好的了。

  我开始变得自信,学穿搭,化妆技术也慢慢变好,结交了更多的朋友,也和朋友去韩国的江南“富人区”玩耍,认识了不少中高层次的人。但也因此,我的信用卡负债也变得多了。同时,我也更不满意我自己了

  我去了解隆胸,它大概花费了我大约3万元左右。现在我也会花很多钱去买各类奢饰品包包、去逛设计师店铺、打卡网红餐厅拍照发朋友圈,我愿意为它们提前预支,没什么原因,就只是让我更光鲜亮丽而已。大家说:“你去韩国,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可能吧,或许在你们的眼中我已经变成一个“名媛”,但我并不后悔这些举动,我也还会继续。

朋友圈80%的动态都是“买买买”,有时为了发圈而购物

  杨帆 | 30岁 乡镇基层工作者

  这是我一个老同学的故事。我们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又住在一个县城。两三年前,我们还经常聚在一起吃饭聊天,但现在,她已经过上了“电视剧”里的生活,联系就淡了。

  你可能不相信,我大概数过她朋友圈动态,在过去的两三年,她的朋友圈80%的内容都是晒自己买的东西,有价值上万的包包、衣服,也有旅游、聚餐、唱卡拉OK、夜店的消费照片,点赞的朋友很少,她每次都为会自己的动态点赞。

  有段时间,我开玩笑问她,你是不是患上了“购物症”加“晒圈综合症”,她用一个嘻嘻哈哈的表情回我,随便聊了几句,看得出来,她很享受这种生活。

  她买过最贵的东西是一款包包,是刚工作两年买的,价格上万,远远超出她的收入,花了一个月工资外加刷信用卡五六千。石家庄的工资水平很低的,普通人也就3000-5000元之间,扣了房租水电食物开支之外,她也就剩两三千了吧。

  她经常也会晒出从微商买化妆品、衣服的对话和付款截图放在朋友圈,价位都在两三千元,对话经常以“亲爱的”开头,然后以“亲爱的”结尾,有段时间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做了微商,这些消费图片都是PS的。

  

  图 / unpslash

  这样的高强度消费最终导致了她向我以及高中同学借钱,借的金额不大,在两三千元,但据我所知,很少人会借给她。我问她,是不是信用卡还不上了,她回复说,暂时有点紧,下个月就好了。但我知道,下个月,她的进项也只有那点工资。

  她的父母是县城里普通职工,父亲腿部有残疾,她母亲的工作好像是清洁工,收入不算高,她从高中开始,就喜欢打扮,穿着时髦的不太贵的衣服,打着耳钉,走路一扭一扭的,像个模特,显着与众不同。

  后来,她买车,开始晒开车的自拍,也会在QQ和朋友圈晒出去酒店的自拍,或者隔着一两个月,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去大连、大同或者厦门。我问过她,你不工作了吗?上班族哪来这么多悠闲的时间,她说,工作,但可以请假。有段时间她是失业的状态。

  她周围是不缺向她表白或者表示好感的男性,这个也会晒,比如晒某位男性对他关心的对话截图,关心有时候是外卖,有的时候是大红包,或者玫瑰花,她喜欢称他们为“某哥”。这些好像也成了“消费”的一部分,不管是感情、关心或者衣服包包。

  每次过年我们在县城吃饭,她都是穿金戴银,那些装饰品我分不清是真货还是装饰品,穿着衣服也是貂或者其他不一样材质的,她也是我们饭桌上的焦点,无非是她最近喜欢买什么与男朋友怎么样了?她只是模糊说,都是认的“哥哥”之类的。

  我跟她深聊过一次,攒点钱买房子不好嘛,刷信用卡消费,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但她说,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她就是喜欢买东西,喜欢买完东西在屋子里放着,她说过,这是一种成就感和满足感。

负债百万,只为享受人上人的感觉

  顾顾 | 26岁 互联网从业者

  我有个奇葩朋友,他的家庭条件挺差的,但他还不好好读书,整天打游戏,网瘾特别大,上学的时候,为了装,成天买莆田鞋货,还不是高仿级别那种。

  本身还喜欢抽烟,抽烟花了很多钱。上学期间,学校的宿舍还不住,跑出去租房子。一个学生,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兼职工资都不够。只能去借小额贷款,结果钱还不上了,小小年纪征信就有了污点。

  毕业以后,他运气还算比较好,通过一些方式得到了一些钱财,没想到他又接着去挥霍。自己花钱买装备还不算,还大把花钱找陪玩、代练。除此之外,平时还会各种个直播平台的主播打赏,一出手就是几万块,非常疯狂。在直播间里为了争大哥的地位,不惜大把充钱骂人。

  我这朋友还是个渣男,自己有女朋友,还会花重金约炮,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到最后,不仅赚的钱都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就这样,他依旧疯狂撒钱,去夜店开台,逢人就给钱,一晚上能撒出去几万元。他自己特别享受那种金钱买来的虚荣感,就属于想要得到的女生都得扑上来,男生都得给端茶倒水那种。

  

  图 / unsplash

  就是这么个人,现在已经负债几百万了。而且他平时还会租豪车,他是属于那种没钱也花,花死了拉倒的人。后来,有一次债务爆发了,他才醒悟过来。身边的朋友们看不下去,帮了他一把,本以为他能改过自新,没想到,他一点没改,一手欠着朋友的钱,一手又开始了挥霍无度的生活。他以后的人生谁也不知道,朋友的债务,他也能拖就是拖。原本好好的生活,短短两年时间,被他败了个精光,本来该结婚对象也硬生生她搞分开了。

  我很不认同他的消费观,在我看来,虚荣消费是一种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内,为了满足与实力不匹配的欲望而透支未来的生活,实施者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当下的舒服,所购买回来的东西,是一种消耗品,当下并不具备增值意义。

取十万现金,再向朋友借辆豪车,只为“套路”泡妹

  王梓 | 35岁 互联网从业者

  我年轻的时候,干过不少虚荣消费的事情。一方面是工作需要,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没什么钱,就只能租车充场面,当时经常是租着百万豪车,身上穿着几百块的A货。但出来谈生意,要是没点资本,基本成不了事。等到后来生意慢慢做起来了,经济条件慢慢好了起来,也就不在意这些了。

  另一方面的虚荣消费是为了泡妹,而且泡妹都是有套路的,不管是租还是借,有一辆豪车是必备的。

  我曾经就向朋友结过一辆保时捷卡宴。那天,我和我兄弟从ATM取款机上取出了10万元现金放到了一个手提袋里,放在后座上。当时接到妹子的时候,故意安排她坐在了后排。上车之后,我开始和我的兄弟吹牛,当时我们编了一个故事,大概是刚刚谈成一个项目,客户给了10万的预付款现金。我一边开着车,一边示意我朋友一会儿去银行把钱存起来。接着指了指后座的手提袋,故意让妹子递到了前座。

  

  图 / 三十而已

  紧接着我们带着妹子去了一个非常高档的会所,其实我们一般带女生出去都不会直接给她们花钱,也不会送礼物,基本上就是带他们吃吃喝喝,去一些比较高档的酒吧和餐厅等。一晚上下来,最多也就一两万元的消费,非常划算。

  而且大多数女生是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但我在生意场这么多年,这种场所进出太多了,游刃有余。用这种方式泡妹,成功率基本上100%。再加上我这个人比较能说,会给人一种青年才俊的感觉,后来我都不用借车了,坐地铁去都可以把“目标对象”搞定。

  我身边这种虚荣消费的朋友也很多,我还算有点资本的。我还有个好朋友,自己没什么钱,但是打肿脸充胖子。经常我们吃完饭,就假装自己有事逃避结账。但你和他聊天,根本不会觉得这是个穷小子,天南海北的吹,非常虚荣,也会经常买一些莆田货装面子。大家其实都看明白了,只不过没戳破。

  不过那都是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些不成熟的荒唐事,现在偶尔回想起来,觉得自己非常幼稚,消费和生活,都需要量力而行。

  *题图来源于《三十而已》。文中杰西卡、石榴、乾乾、程智、琪琪、杨帆、顾顾、王梓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燃财经

用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头像

燃财经

用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1091

篇文章

1097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