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新强人就位,从阶下囚到代总统,仅用了十天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十五年三次革命,剧情反转,再反转

  简要描述一下过去十二天里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事情,大约是这样的:

  10月4日晚,因为对议会选举结果不满,大规模抗议在吉国首都比什凯克爆发,抗议者冲击多处国家机关,劫狱将监禁中的前总统和前总统顾问救出,时任总统及时躲开了抗议者并转移到了秘密场所。选举结果很快被宣布无效,抗议者随即接管议会和政府,时任总理辞职,政府解散,被救出的前总统顾问被部分议员提名为新总理。

  10月9日,行踪不明的时任总统签署命令宣布首都戒严,同天首都市中心爆发各方支持者冲突,前总统轿车在混乱中遭遇枪击,另一位获得议会党派提名的总理候选人被打到昏迷不醒;10日,前总统再次遭到逮捕,14日,前副总统正式就任新总理,同日选出新议长,15日午间,时任总统宣布辞职,刚刚当选的新议长按宪法成为代理总统,当日晚间,新总理(前总统顾问)宣布新议长也已辞职,他本人兼任代理总统。

  如果看起来很晕,这不是你的问题。

  

  15日宣布辞职的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 / 网络

  还有一个更简要的描述可以概括吉尔吉斯斯坦自独立以来发生的事:2005年爆发的第一次革命推翻了国家第一任总统,2010年的第二次革命又推翻了第二任,为了填补权力真空,第三任过渡总统获得任命,并在大选结束后卸任;那次大选中胜选上任的第四任总统2017年卸任,将自己亲信下属推举为第五任总统,二人随后翻脸,2019年,第四任总统遭到逮捕,随后入狱,2020年,第三次革命推翻了第五任,第四任则在被短暂救出以后遭到第二次逮捕,迄今仍在牢狱之内。

  十五年三次革命,剧情反转又反转,这个中亚小国的总统大战如今真的迎来了第三季。

从监狱到总统府

  已经成为总理兼代理总统,一夜之间掌握了国家所有关键权力的萨德尔·扎帕罗夫不会是世界第一个从监狱中走出的总统,但大概是其中最快的一个——从监狱到总统府,他只花了十天。

  与此同时,他恐怕也是其中比较异类的一个——尽管同样成名于抗议运动“郁金香革命”,他在任何意义上都绝非曼德拉或甘地,也不是文在寅或罗塞夫,他的入狱罪名是涉嫌在2013年的一次地方冲突中绑架当地州长充当人质,为了躲避追捕,他一度移居塞浦路斯,但仍在2017年试图回国时被捕,随后被判刑11年。

  

  吉尔吉斯斯坦新总理萨德尔·扎帕罗夫 / 网络

  在此之前,他的履历上还有过另两次引人注目的事迹:2012年的一次抗议集会当中,时任议会议员的扎帕罗夫因涉嫌组织参与者冲击白宫而被判刑1.5年,这一判决后来在上诉中撤销,更早之前的2010年,时任总统顾问的扎帕罗夫卷入了南部奥什地区吉尔吉斯人与乌兹别克人之间爆发的一场大规模族裔冲突,当时与他关系紧密的第二任总统巴基耶夫刚刚下台。在持续五天的暴乱当中,官方统计至少有893人丧生,民间估计则远高于此,扎帕罗夫自述他赶往当地是为了制止冲突,但另一部分目击者指控他完全是吉尔吉斯民族主义分子的支持者。

  10月6日,扎帕罗夫被抗议者中的一支从狱中救出,他随即赶赴比什凯克市中心,并在那里发表了讲话。当天被劫狱的前政治人物共11人,但仅有他一人马上赶到了集会现场,此举让他出人意料地迅速成为了本轮抗议运动中的一位领袖人物,当天晚上,一部分议会议员在一次小规模集会中将扎帕罗夫提名为总理,扎帕罗夫在获得提名后马上表示,总统热恩别科夫“将在两三天内辞职”。

  这项提名很快引起争议,他的竞争对手、由阿塔-梅肯党提名的总理候选人托克托加齐耶夫声称这一提名无效,因为这些议员是在扎帕罗夫数百名支持者的胁迫之下被迫进行了投票,与此同时,参与投票的议员人数没有达到宪法规定人数下限。

  10月9日,此前承诺将会辞职的总统热恩别科夫签署总统令,宣布比什凯克全城戒严,同一天内,扎帕罗夫、托克托加齐耶夫、前总统阿坦巴耶夫等政治派系各自的支持者在首都市中心爆发冲突,阿坦巴耶夫的座车在混乱中遭到枪击,被认为是一次失败的暗杀,而托克托加齐耶夫本人在冲突中头部遭到重击,昏迷不醒被紧急送往医院,直到目前仍未痊愈。

  

  扎帕罗夫支持者在比什凯克市中心集会 / Tass

  扎帕罗夫的上升之路还在继续加速,10月14日,在总统热恩别科夫的要求下,吉国议会再次召开会议表决扎帕罗夫的总理提名,结果再一次显示出“通过”,扎帕罗夫正式就任总理,议会少数党派“吉尔吉斯斯坦”党主席伊萨耶夫则当选新的议会议长。在当天与总统热恩别科夫的会面中,扎帕罗夫再次要求热恩别科夫立刻辞职,但据吉总统新闻处对外透露的消息,热恩别科夫以不能在国家动乱时期离开岗位为由拒绝了他,仍只承诺会在国家局势回到正轨、举行新的议会选举并决定新的总统大选日期之后辞职。

  但仅仅过了不到一天,热恩别科夫就在扎帕罗夫的强大压力下宣布放弃,他在辞职声明中称“不愿做向人民下令开枪的总统”,并点名扎帕罗夫称希望他撤回支持者,“把和平生活还给比什凯克居民。”

  按照吉国宪法,总统不能履职的情况下,议长成为代总统的第一顺位人选,前一天才当选、刚刚上任几个小时的新议长伊萨耶夫就这样成了代总统。但就连这都还不是结局,又过了几个小时,伊萨耶夫也宣布辞任,代总统位置交给第二顺位人选政府总理,总理扎帕罗夫在声明中称:“今天国家元首的全部职责都已移交于我。”

  热恩别科夫和伊萨耶夫的辞呈,与扎帕罗夫的正式就任,都还需要通过议会16日召开的讨论,但事情发展至此,看上去议会再次“反水”的概率已经很小。

措手不及

  没有人预料到局势会发展得如此之快,几天之前,俄、美、欧三方刚刚各自表态,支持热恩别科夫的“平乱”行动,将他视为吉国局势稳定的关键人物,但热恩别科夫的骤然放弃,将吉国内外都推进了新的变数。

  俄罗斯媒体掌握的非正式消息称,克里姆林宫对热恩别科夫的辞职极为失望,并且还未准备好要与扎帕罗夫对话。在有据可查的公开信息当中,扎帕罗夫也显得与俄方关系较为冷淡,10月12日,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科扎克曾作为俄方委任代表飞抵比什凯克,目的是将冲突双方带回谈判桌,但从事态发展看,扎帕罗夫似乎并不打算理会这种斡旋努力。

  

  前往比什凯克进行斡旋的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科扎克 /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新闻社

  目前俄罗斯已宣布暂停对吉国的财政援助,直至局势平稳为止。

  而9月28日,也即冲突爆发前一周,普京刚刚在与热恩别科夫的会面中叫错后者名字,在当地引起议论纷纷,一些吉尔吉斯人认为这是俄罗斯对本国缺乏重视的体现,俄罗斯媒体则依此猜测,连就任三年多的热恩别科夫名字尚且没有记住的普京,恐怕不会欢迎再换一个新人。

  俄罗斯尚且如此,中亚邻国与欧美方面更显得无所适从。10月4日举行的选举仅为议会选举,在吉国总统-内阁制的背景之下原本并不涉及总统权力的合法性,热恩别科夫也是国际并无争议的吉国合法总统,但在扎帕罗夫骤然崛起并就任代总统以后,如何对待这位政治“新星”变成了一个问题——毕竟热恩别科夫的被迫辞职,与扎帕罗夫支持者威胁他如不辞职就将发动大规模抗议一事直接相关,这一过程与暴力政变已很相似。

  而扎帕罗夫的法律规定程序远未走完,按照吉宪法规定,前一轮议会选举结果作废以后,应在六十天内组织新的选举,预期选举日期将于11月6日之前公布,议会选举结束后才会召集总统提前大选。刚刚过去的十二天已经足够吉国局势翻转多次,下一个二十天内扎帕罗夫是否真能控制住局势,各方都仍在观望当中。

结局仍难预测

  吉尔吉斯斯坦本轮冲突的暴力性质在近年堪称罕见,它导致俄罗斯媒体甚至开始讨论该如何称呼当前的街头运动:这已经不是通常情况下的抗议或革命,而更接近无政府的暴乱,10月5日当晚就发生了参与者扯下路面铺路石扔向军警的惊人一幕,5日以后在对国家机关的冲击当中更出现多起抢劫财物事件。比起地区其他国家发生过的动辄十万人以上的大规模集会,吉尔吉斯斯坦整个过程当中参与者的规模都不能算大,往往只有数千人甚至数百人,但其破坏性令人震惊。

  

  10月5日夜间冲击白宫的抗议者 / 网络

  过去十五年,类似事件在吉尔吉斯斯坦往往呈现出类似轨迹:集会在极短时间内演变成暴力冲突,甚至进一步酿成更大规模动乱,政府在混乱中被推翻,而乱局中上台的新领导人掌权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审判和清算自己的政敌——扎帕罗夫已公开承诺不会采取类似手段,但无论吉国国内还是国外,大部分人并不相信。

  政治上的剧烈频繁动荡和始终缺乏实质性改善的政策环境导致吉国经济一直处于困难之中,欠下巨额外债且难以清偿。在2020年,这种困难变得尤为突出:这同时也是一个被新冠病毒重创了的国家,本就高企的贫困率预期还将迎来大幅增长,去年俄罗斯援助款达到3000万美元,今年这笔款项已被叫停。

  贫困正在蔓延,病毒也在蔓延,而更多的隐患仍未真正爆发——扎帕罗夫最出名的事迹是在他的家乡伊塞克湖州要求将一处外国投资金矿收归国有,与此同时,他的民族主义者身份也是显而易见的。在所有形式的冲突都天然带有宗族、地域乃至民族色彩的吉尔吉斯斯坦,这并非一个好兆头。

  但与此前多位政治派系领导人相异的是,扎帕罗夫目前还不能清晰定位为南方派或北方派。他来自北方地区伊塞克湖州,但其支持者在南方也为数不少,比起地域,更重要的划分标准或许是社会经济条件:支持扎帕罗夫的人主要来自农村和边远地区,是在吉尔吉斯斯坦独立的近三十年中被“甩下”的一群人,他较为草根、亲民的形象和与犯罪团伙之间可能的联系在他们眼中都是加分项,在吉尔吉斯斯坦被统称为“阳台党”的大城市年轻人则多半是他的反对者。这种超越地域派系的号召力或许意味着新的机会,但也有可能意味着根基难以稳固。

  另一个巨大的未知数来自下一次总统大选。按照吉尔吉斯斯坦现行宪法第68条第2款,成为代总统的人无权在提前进行的总统大选中获得提名,如果本条规定得到遵守,这意味着目前大权独揽的扎帕罗夫已在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中自动出局。而截至目前,也无人知晓在过去十二天的剧烈动荡之外,吉尔吉斯政治精英们究竟有怎样的谈判与妥协。

  前总统阿坦巴耶夫仍在监狱内,动乱爆发的第一周内一度被国内外寄予厚望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奥姆贝克·苏瓦纳利夫也在9日出人意料地被撤职,过去十二天内大批前政客被从监狱中救出,也有数不清的政府高官突然宣布辞职,而无论议会重选,还是更久之后的总统提前选举,目前都仍没有确定日期。

  成功成为代总统的扎帕罗夫或许解决了第一个问题,但这远非结局。(文/路尘 责编/权文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60 参与 23634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世界说

关注全球资讯,讲述全球故事

头像

世界说

关注全球资讯,讲述全球故事

668

篇文章

10520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