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混成了三和大神,是深圳抛弃了他们,还是他们抛弃了深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01

  深圳是一座只有40岁的年轻城市,却已经是亚洲第五大经济之都,更是全亚洲重要城市里,经济增速最快的。

  如果能维持此增速,15年后,深圳将成为亚洲第一。

  别以为不可能,40年来,深圳本身就是屡创奇迹,再创一个奇迹,一点都不难。

  

  但就在这个经济奇迹、活力无限的地方,却藏着一个死气沉沉的“贫民窟”,里面生活着闻名海内外的“三和大神”。

  三和不算一个地名,它位于深圳龙华新区,那里有一个大型的职业介绍所“三和人才市场”,大家就把聚集在三和人才市场的人,以及所生活的区域,称为三和。

  在三和生活的,绝大部分是90后和00后,他们身强力壮,却懒惰至极,你以为他们精神颓废,但他们却自认悠然自得。

  在三和的年轻人,干一天玩三天,白天四处闲逛,晚上睡大街;吃5块钱一碗的面,喝2块钱一大瓶的水,抽5毛钱一根的散装红双喜,在臭气熏天的网吧里呆到天明。

  混吃等死,得过且过,挣扎在城市边缘,在生存的极限自我麻痹。

  

  是深圳这座城市抛弃了这些年轻人吗?

  并不是,虽然深圳高科技公司多,但低端工种还是有的,哪怕你去送外卖,勤奋点,一个月也能收入一万以上。

  真正抛弃三和大神的,是他们自己。

  02

  三和的年轻人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呢?

  早上五点,在深圳的人力市场外,一个青年奔跑着大声说:“都醒醒,日结来了!”

  于是睡在人力市场外走廊下的三和青年们被纷纷唤醒。

  他们坐起来,在心里快速地盘算着。

  自己手上的钱够不够撑过今天?要不要去干日结的活儿?日结的活儿累不累?能不能再混一天?

  所谓日结,就是“一日一结”的意思,特指那些当日工作完成后,马上结算工资的工作。

  

  至于日结的工种,主要就三种:快递、施工、保安。

  三和青年们最不喜欢的日结工作就是快递,因为快递日结不仅工资低,每小时最少才9元。

  而且劳动量还大,需要扫描、打包装、装卸货,连续劳动时间长达10小时。

  工地施工的工作则分为工资较低的大型户外工地工作,和工资较高的室内装修这样的小工地工作。

  小工地的活儿精细具体,很难偷懒,因此报酬也稍高,在180~220元之间。

  至于保安的工作,除了对身高和着装有要求以外,其实是一份轻松可以偷懒的工作,深得三和青年喜爱。

  

  三和青年之所以喜欢日结,是因为自由,不必被工厂束缚。

  日结的工作有的是早上开始工作,晚上回来,也有的是像快递这样的晚上去工作,早上回来。

  但工时都差不多,都在8到12小时左右。

  盘算清楚的三和青年们,有的决定再玩一天,就倒下在地上继续睡了,这样的青年,一般是兜里还有几个钱的。

  而兜里没钱的则快速起身,一路小跑,把招工者团团围住,只要感觉岗位合适,就交出证件,熟练地登上招工者的车,等着被拉到工作地点。

  

  在三和,如果一个人真想工作,总会找到的。

  工厂招聘的多数是低技能外来务工人员,要想成为工厂的正式员工,一般对年龄、学历、经验和技术有一定要求,而那些不达标的应聘者,就只好去做像日结这样的短期工。

  然而工期越短,务工者的工资越低、保障也越差,这却也是三和青年们最喜欢的自由的工作方式。

  所以这些年轻人并不是找不到工作,也不是找不到能赚钱的工作,所谓的困境,完全是他们自愿的。

  03

  三和青年们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呢?

  他们往往来到三和最出名的一家叫“大风面馆”餐厅填饱肚子。

  大风面馆出名,并不是因为食物美味,而是因为他家可以用最简单的食物,做出量最大最便宜的面食。

  五元一碗的肉丝粉面、1.5元的茶叶蛋、2元的萝卜海带汤、6元的鸡腿和8元的猪脚,就是全部的菜单。

  老板收钱找钱和抓面条,用的都是同一双没有洗过的手。

  在三和,食品卫生远没有价格低廉重要。

  

  三和青年往往只有一身衣服,这身衣服一般会连续穿上近一个月。

  他们几乎不会洗衣服,衣服都是一次性的,干活弄脏了就脱下来直接扔掉,再去二手衣裤摊位上买一件衣服穿。

  三和有一处二手衣物摊,通常一件上衣卖5~10元,一条裤子卖10元。

  这些二手衣服,有从垃圾堆里捡的,有的是偷来的赃物,有的甚至是殡仪馆里死人的衣服。

  三和青年们也都很清楚这些衣服的来源。

  但不管如何,这个二手衣物摊以极低的价格给三和青年们提供了一个穿衣方案。

  

  三和青年也有“消费升级”的需求,那是抽烟和吃水果。

  当然,他们钱不多,也衍生了奇特的交易方式。

  小商店会把一盒烟拆开卖给三和青年,五毛一根。

  路边的水果摊上,卖的也是被薄薄地切成片的西瓜,一元一片。

  

  三和青年们住的小旅馆,就是一股脚臭夹杂着汗臭,混合着厕所里的尿骚味扑面而来。

  可是也不能挑剔更多了,毕竟一个床位才15元。

  发霉发黑的床架、硬硬的床板、快速爬过的蟑螂和臭虫、黏糊糊的不知道多少人躺过的席子,这就是全部了。

  有些人实在没有钱,就会去睡大街。

  三和青年们给睡大街起了一个暗语,就是睡“大酒店”。

  比如,睡在海新人力市场外,就美其名曰“睡海新大酒店”。

  “没睡过‘海新大酒店’,就不算来过三和。”这是三和青年自嘲的话。

  

  除了衣食住,三和青年也有娱乐项目,就是去网吧。

  一块五一个小时,包夜更便宜,只要八元。

  三和青年的娱乐,除了在网吧玩游戏,还有买彩票。

  玩彩票和赌博是让一个三和青年彻底一贫如洗的最快方式,让他们成为一无所有的“三和大神”。

  

  除此之外,手机也是很重要的娱乐,三和青年在手机上消磨时间,在手机上完成工资结算等等。

  但手机并没有帮助他们联入世界,反而让他们进一步脱离了这个世界。

  04

  那么一大群年轻人,都是怎么来的呢?

  三和青年的父辈,往往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工。

  许多三和青年,就是曾经的留守儿童,他们没能接受很好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他们对家庭和责任感的观念更淡漠,也没有父辈那种“辛苦打几年工然后回老家盖房子”的信念。

  却因为生在互联网时代,获得了更多信息和娱乐方式,变得更向往自由,也更爱注视着阴暗面。

  

  他们觉得工厂是榨取他们剩余价值的黑心工厂,招工的也都是黑心中介,自己家里没钱,也没有什么人脉,学习技术也没有意义,不会有人把真本事教给自己的,要学也都是做些可以被替换的工作,等等。

  他们将一切挫折归结于缺乏社会资源,却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他们自己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不想正视社会和家庭,乃至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才真正一步步地陷入了绝境。

  大城市没有排斥他们,而他们是试图抵制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

  他们不愿意回老家种田,也不愿意做生产线上一个可替换的零部件,更不愿意日晒雨淋去送外卖。

  抵制工作的结果,只能是成为在生存线上挣扎、混吃等死的躯壳。

  05

  在三和青年中,不是没有人对三和的生活产生极度的厌倦。

  不过他们并没有摆脱行尸走肉状态的底气,没有工作技能,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

  离开三和就要抛弃现在“轻松”、“闲适”的生活,过上辛苦劳作的“苦日子”。

  而他们记得很清楚,自己是为了逃离辛苦劳作的“苦日子”才来到三和的。

  

  三和青年的离去有三种可能:个人觉醒失去日结工作、底层生态变化

  个人觉醒应该是最难的,他们要是能觉醒,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失去日结工作,有可能逼迫他们走进工厂或找一份较为长期的工作。

  但在深圳,经济非常多元,总有一份工作能满足三和青年闲散的需求。

  

  而生态改变,对三和青年的影响,是最有效的,那就是三和区域整体租金的上涨。

  三和虽然处于深圳的边缘区,但也是位于最发达的城市,随着深圳和中国的发展,租金上涨是不可避免的。

  租金上涨,就意味着在三和的生活成本上涨,吃穿住,都要涨。

  哪怕三和青年找到了日结工作,也无法支撑在三和的生活成本,这时,他们想不改变也不行了。

  但对于已经完全堕落的部分三和青年来说,生活成本上涨,也不是什么事。

  不要低估了人的忍耐力,吃不起就到饭馆找剩饭,穿不起就自己去垃圾桶找旧衣服,住不起,就一直睡大街,深圳的冬天不冷,不会出现“路有冻死骨”。

  

  你说,三和青年会不会因为生活窘迫而反社会、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这些三和青年还有这份热血的话,也不至于颓废成这样。

  从古到今,“造反”的人,都是努力了还吃不饱饭,而三和青年,是完全不想干活,你让他干坏事都懒得动。

  06

  三和的困局,或许正因为它是三和。

  一个被称为“眼镜哥”的三和青年,眼镜在三和青年中是罕见的,他看着像是个“文化人”。

  眼镜哥原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广告推送。

  他来到三和的原因,和其他三和青年不太一样。

  一开始,三和青年在网上火了,各种新闻和社交媒体、甚至海外的纪录片的镜头,都纷纷聚焦在这些年轻人身上。

  “眼镜哥”也作为一名观众,被他们的故事吸引,很受触动,于是他来到三和体验生活,也会时常救济帮助特别困难的三和青年。

  

  但几个月以后,他就迅速成为三和青年的一员,甚至沦为其中过得最差的那种,他可以不铺垫任何东西,直接躺在小巷肮脏的地上。

  眼镜哥带着猎奇的想法来到三和,满足了好奇心后,也不想离开,而是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

  他说这里热闹、有意思,正是他想要的。

  那么,眼镜哥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眼镜哥只有28岁,可来到三和以后,他就一直说,自己老了,很多事情做不了了。

  

  从深圳闹区的励志青年,来到三和沦为废物,眼镜哥没有经历我们认为的什么重大打击,仅仅是受到了三和的氛围影响。

  一个待了两年的三和青年说过这样绝望的一句话:“三和就是一个死人坑,来了,就别想离开。

  如果我们某一天也进入了这样的一个“死人坑”,我们能不能爬出来?我们会不会也成为了三和青年的一员?

  

  有人说,是社会抛弃了三和青年。

  但我认为,是三和青年自己抛弃了社会。

  当社会在发展时,他们龟缩在自己的思维中,怪体制、怪父母、怪城市、怪工厂......怪一切不让他躺着就能过好日子的人和事。

  当然,他们也有可能在反省,但三和的氛围就像一个黑洞,让他们无法逃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7 参与 4687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狐狸先森几点钟

坚持原创精品,与你一起成长

头像

狐狸先森几点钟

坚持原创精品,与你一起成长

314

篇文章

945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