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国“从未改名”的城市,用了3100多年,中国史上绝无仅有

0
分享至

  

  乾坤昭昭,山河耀耀,置身其中,只叹吾身渺小,与沙石无异。浩浩行程中,不知丢掉了多少未知的行囊。我每一次行至一处绝壁上的观景台,都能领略到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绝观胜景。那时,我定会说上一句这就是昔日的它。

  就如“古月未曾映今人,今月依旧照古人”一般无二。在平日里,我并不需要戴眼镜视物,其实我不喜欢戴眼镜的人,太近就会太真实,会失去了他应有的性格,而灵魂则需要隐藏才有安全感、神秘感。

  但观摩风景不同,去领略这一段变迁的历史长河、去品味历史之中那丝丝真知,我一定会带上眼镜,用最虔诚的态度、最直观的视觉去感受这一草一木,一花一鸟,一城一墙在那静静的深夜里诉说它那千年的见证,去谛听自然轻微到无声的脉搏的声音。

  

  世间百态皆有名,名生于人给予物。

  名当何义?字当何义?世间百态皆有名,名生于人给予物。一座千年古城所能留下的不仅仅是它的外表,它更浓缩着一个人和一座城市的历史。千年的时光里,一代又一代先贤圣人赋予了它不同的时代意义。我国地大物博、城市众多,每一座城市都如百花齐放般绚丽多彩。

  而它们的市名则更是代表了一个城市的名片,或大或小、或重或轻,每一个市名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寓意、有着不同的沉淀。而在我国千年的古城之中,就有这么一座具有历史性的都城,它建城3100年以来,都一直在用一个名字,几千年的时代变迁都未曾改变它的名字,这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一例,它就是位于我国河北的邯郸古城

  提起邯郸,或许都会勾勒出我们的一丝记忆,自然是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邯郸学步”这个成语。因为这个成语,邯郸为我们所认知,所了解。在《庄子·秋水》中记载:“子往呼!且子独不闻夫寿陵余子之学行于邯郸与?未得国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

  今子不去,将忘子之故,失子之业。其实有很多的成语都是出自邯郸古城。比如完璧归赵、毛遂自荐、负荆请罪、南辕北辙、围魏救赵、窃符救赵、鹬蚌相争等等。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又把邯郸叫做“成语之都”,这座古城具有极其浓厚的文化风情。

  

  燕赵多游侠,铮铮铁骨行侠护国。

  除却“成语之都”的称谓,它还被称为“燕赵故都”,邯郸也有“燕赵悲歌”的典故。“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更是被我们千古传诵。燕赵悲歌的精神让无数的后世人为之钦佩和神往,他们的种种事迹更是留在了历史的书册上,而他们也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践行了“燕赵悲歌”的精神。

  因邯郸位于晋冀鲁豫四省的要冲位置,同时又是经济的中心,这一度使它成为了兵家的必争之地。在频繁的战争年代里,多方势力都对它虎视眈眈,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系列的战争不仅没能摧垮邯郸人民的意志,却使这座城铸就了铁骨铮铮的硬汉形象。

  在战国末期以来,几场所有关乎秦国和东方六国的命运都发生在邯郸古城附近。而让燕国一战成名的是以燕国之弱小击败了齐国,强悍的战斗力使它成为了当时东方六国抵抗暴秦的翘楚力量。面对着危险,这座古城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做“铮铮铁骨”。

  在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一大批名将名臣的出现,更是让此时赵国的夕阳多了几分血色,赵奢、廉颇、李牧、蔺相如、赵佗……一个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回望历史,他们故事犹如发生在昨天一样。虽然最终在长平之战中赵国的国力被大部分消耗了。

  但是赵国依旧在短时间内聚集起了力量来,城内的百姓们为了保住城池更是视死如归、团结一致,仁人志士们的血浸染了整个城池,城虽破,但不屈的精神永存。它的城市精神至今都是令人振奋,他们用自己的血肉筑起了一座长城!

  在之后的岁月里,无数的历史悲歌纷纷发生于此地,让邯郸的城头浸透了壮士的鲜血,烙上了一串一串的脚印。一步一步,一心一念,邯郸在岁月的迷宫里寻找着出口,一串串的脚印散落在岁月的路途中;而当我们回头看来时走过的路,就会发现它一路颠簸,也一路洒下了长长的牵挂,种下了一座城市的历史,其实这也或许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

  

  外敌入侵,请出战!

  在我国的抗战时期,邯郸也始终处在华北敌后战场的最前沿,凭借着巍峨的太行山脉和辽阔的冀南平原,燕赵儿女们与侵略者斗争着,他们的浴血奋战将邯郸那不屈的精神一辈辈的继承了下来。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邯郸古城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了自己的骨气和斗志,用无数英雄儿女的鲜血来诠释了这一不屈不挠精神的真谛。在时间的沉淀与岁月的雕琢下,邯郸古城保留了很多历史堆积下来的特色,当你行走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面,就仿佛有种置身于远古时期的感觉。

  它之所以没有改换名字,是为了纪念守护这座城市的英勇烈士、更是为了尊重它留下来各种各样的人文风情。邯郸,一座在几千年前发生过各种各样的历史事件的一座古城,历史如烟,虽悄然逝去,消散在历史长河之中,但它带给我们的印记是难以消灭的,是永存的!

  

  邯郸这座城市孕育了一代代人的心血,它不仅是一座城,更多的是一种记忆!是一种根植心底,难以磨灭的情怀!与平坦大路相比,我更热爱这种浑然天成的泥泞,泥泞之中诞生跋涉者,它给忍辱负重者以光明和力量,给苦难者以和平和勇气。

  一座伟大的城市需要泥泞的磨砺和锻炼,它会使这座城市里的人脊梁永远不弯,使人在艰难的跋涉中更懂得土地的可爱、博大和不可丧失。在泥泞之中,我相信一定会磨砺出一辈一辈人的青春,让他们的人生焕发出与众不同的光华,这光华也必将与这座城市交相辉映。当我们爱脚下的泥泞之时,说明我们已经拥抱了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会带领我们走的更远!

  文/笙箫尽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清朝最后一位太监自述:后宫娘娘们洗澡的过程,最让太监难以接受

历史在干嘛
2020-12-03 17:25:48

关键时刻,中美各发生了两件大事!

牛弹琴
2020-12-04 07:51:05

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在京所购房产等,已被执行

新京报政事儿
2020-12-03 08:51:20

澳女星前往阿富汗慰问,轮流跟士兵发生关系,澳方下令彻查泄密者

海空视界
2020-12-03 17:17:03

澳大利亚士兵与阿富汗小孩,这幅画为何在西方炸了锅?

地图帝
2020-12-04 00:36:52

男演员被曝出轨拒不承认,女方放出“事后”视频

十点一分
2020-12-04 00:28:26

“死者本人”坐在灵堂门口!宾客毫不知情还骂:怎么不戴口罩

环球花边
2020-12-03 23:40:23

广州市天河区棠德西路发生地陷 该路段交通受阻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0-12-04 09:02:44

又针对中国?澳议会通过新法案:各州与外国政府之间一切协议,联邦政府有权否决

环球网资讯
2020-12-03 15:04:32

川普绝命50天!下台前提前赦免儿子闺女,准备全家跑路?

英国报姐
2020-12-03 12:59:18

我国年纪最小的腐官,让人触目惊心!

平顶山微友圈
2020-12-03 15:54:13

嫦娥五号的一张月球照片,能否证明美国阿波罗11号登月造假?

老粥科普
2020-12-03 15:42:04

册封方方,攻击李毅,围猎胡锡进,反华三部曲奏响了!

新知公社
2020-12-03 10:08:48

原创丨莫里森被中国网友“游街示众”,留给澳大利亚两条路!

占豪
2020-12-03 09:07:23

中国南北差距已经到了最严峻时刻

智谷趋势
2020-12-03 12:46:24

38军背水一战,单挑25万美军轮番攻击,寸土未失还反杀2万人

你要的我都有
2020-12-03 20:43:09

女子用理疗枕热敷颈椎 没想到一觉醒来左手抬不起来了

看看新闻Knews
2020-12-01 16:40:10

毁掉整台春晚,宣誓效忠美国,弃养中国双胞胎,陈冲现怎样?

头绪文史
2020-12-02 21:41:54

求锤得锤!中国画师新作猛怼澳总理,网友:你要的道歉来了!

英国报姐
2020-12-03 12:44:18

医生猥亵女患者后:没讨回“公道”,还丢了工作

医学界
2020-12-03 23:23:16
2020-12-04 09:20:59
笙箫尽陌
笙箫尽陌
去年旧雪烹茶相与留客
301文章数 3924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大疫当前!走投无路的日本大学生只好考公务员

头条要闻

茶颜悦色背后:员工累到哭 背不下企业文化罚抄百遍

体育要闻

亚冠-阿兰替补扳平+丢点 国安1-1清莱联将战东京

娱乐要闻

baby穿吊带裙 嘟嘴获外籍男高层狂盯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美政府将中芯国际等纳入"军工企业"黑名单

汽车要闻

男子碰瓷新招数 恶意酿车祸当街猥亵女性

态度原创

数码
教育
健康
手机
公开课

数码要闻

经销商带头当黄牛炒卖PS5:加价尺度让人彻底无语

教育要闻

聚焦:2020年网易教育金翼奖年度盛典

打玻尿酸变“僵尸脸”咋回事?

手机要闻

骁龙888全面对比骁龙865 新款5nm SoC强在哪里?

公开课

年轻人为何都考公务员?进体制这么“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