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男高音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原创 高音 可凡倾听

  

  曹可凡与魏松、石倚洁合影

  
男高音,歌剧舞台上最振奋人心的声部。卡鲁索、吉利、斯基帕、毕约林、科莱里、帕瓦罗蒂、多明戈,一个个星光灿烂的名字,都在歌剧的演出史上留下浓重印记。每一次大幕拉开,男高音总是特别能捕捉观众们的想象力并俘获听者的心。

  

  魏松、石倚洁现场演唱

  
人们期待男高音在舞台上飙出高音C,而作为音乐家的他们又如何理解这门复杂的声乐艺术?并向最广大的人群去展示它的魅力?魏松、石倚洁继续做客《可凡倾听》,为您揭开男高音的秘密。

  
2020年10月3日周六晚19:10,上海电视台纪实人文频道《可凡倾听》,魏松、石倚洁专访(下),敬请期待!

  
技巧

  

  石倚洁

  
如果在网上搜索“石倚洁”,你会发现有一个话题特别引人注目,“石倚洁19 个高音C”。在演唱《军中女郎》时,石倚洁即兴发挥唱了19个高音C。这一段晦涩难懂的咏叹调在网上迅速蹿红,也让石倚洁收获了一大批歌剧“粉丝”。高音C,也再次作为男高音评判的标准被人提起。

  
1831年,罗西尼的法语大歌剧《威廉·退尔》在巴黎首演,著名男高音杜普雷以饱满的胸声唱出了乐谱中所要求的高音C,事后,作曲家本人曾坦言,自己其实更偏好传统上以假声唱出的高音,但这一石破天惊之举还是引发了歌剧表演的革新,时尚从此改变。

  

  卡鲁索

  

  帕瓦罗蒂

  
高音C之于男高音,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二十世纪初的男高音巨星卡鲁索以嗓音中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情感著称,但他的音域范围却够不到这个音;而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自从卢奇亚诺·帕瓦罗蒂以“高音C之王”成名歌剧舞台以来,在大众心目中,能否自如轻松地唱出高音C似乎成为了衡量一个男高音伟大程度的首要标准。

  

  魏松与石倚洁交谈

  
但在魏松和石倚洁看来,高音C从来不是衡量一个男高音的标志。对魏松而言,作为戏剧男高音,“主要是音色要有宽度、厚度、亮度,就不是你必须要展现你的高音C的,你只要把作曲家写的音乐能表现出来,那就非常好了。”而石倚洁也用自己的演出经历告诉我们,对一场歌剧演出来说,音乐平衡的整体效果比唱出一个极限高音更加重要。

  

  石倚洁

  
不仅如此,在现代男高音的主要类型中,轻型男高音需要一副轻巧、柔顺、优雅的嗓音,在演唱高音和花腔两方面都有极为苛刻的技术要求。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三杰——罗西尼、多尼采蒂和贝里尼为轻型男高音创作了大量剧目,其中如《塞维利亚理发师》、《军中女郎》和《梦游女》等等,至今盛演不衰。

  

  胡安·迭戈·弗洛雷兹

  
当代世界最负盛誉的轻型男高音之一,来自秘鲁的胡安·迭戈·弗洛雷兹以在歌剧舞台上复活罗西尼《塞维利亚理发师》中难度极高的花腔唱段“停止抵抗”著称,如果仔细对照乐谱不难发现,尽管有时弗洛雷兹的处理实际上还是有简化的成分,但他依然为所有同行设立了一个极高挑战目标。面对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没有天生花腔的石倚洁反复练习,追求完美的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艺术标准。

  
“遇到这个难点就开始练,从慢到快,反复地练,不厌其烦的。我有去练过,也能差不多把它唱好。但是因为我是追求完美的。如果我自己心里面没有说,能够把它唱到100%的话,我在舞台上绝对不会去唱它。”——石倚洁

  
语言

  

  威尔第与《奥赛罗》脚本作者博依托

  
1887年,74岁高龄的威尔第带着全新创作的四幕歌剧《奥赛罗》重归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首演之夜便获得爆炸性成功,歌剧之王谢幕多达二十次,台下的狂热观众仍不愿离去。《奥赛罗》被公认为意大利歌剧史上最伟大的杰作。

  

  维克斯饰演的奥赛罗

  

  德尔·莫纳科饰演的奥赛罗

  

  多明戈饰演的奥赛罗

  
但这部歌剧对扮演同名主角的男高音也提出了令人望而生畏的要求,除了要具备戏剧男高音的力度和厚度之外,更需要持久的耐力和丰富多变的舞台表演。历史上,以扮演奥赛罗著称的男高音巨星有德尔·莫纳科、维克斯、多明戈等,据说,伟大的卡鲁索在去世前仍在学习这一角色。而魏松则是迄今为止,中国培养的唯一一位在舞台上演出过《奥赛罗》全剧的男高音。

  

  魏松

  
但是,对于中国歌剧演员而言,想要演好作为外来艺术的西方歌剧,不仅要掌握高难度的演唱技巧和丰沛的情感表达,如何攻克语言关也是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对魏松来说,他学习歌剧完全是老师口传心授,再听大量的录音学来的。

  

  魏松

  
“歌剧就是背,没有办法,就是背。比如我演《卡门》的时候,我是第一部唱法国的戏,法语也不懂。但当时的导演,也是法国人。他听我唱完之后,他说你可以到法国挣大钱了,你唱的每一句我都懂。我说我自己不懂。”——魏松

  

  魏松

  
意大利、法国、德国有着各自深厚悠久的歌剧文化,而随着十九世纪民族乐派的兴盛,俄国和捷克相继涌现了伟大的歌剧保留剧目。到了二十世纪,强势的英语也开始进入世界歌剧版图。因此作为歌剧演员,能够同时掌握几门语言便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职业进阶技能。相较于老师魏松,曾在欧洲留学多年的石倚洁对意大利语、德语、英语、日语均有涉猎,这无疑也让他获得了更多的机会。

  
使命

  

  魏松与石倚洁师徒

  
随着全媒体网络时代的到来,普及古典音乐也成为魏松和石倚洁等歌剧工作者主动担负的使命。“19 个高音C”的热搜让石倚洁成为大家关注的人物,也无形中让更多人开始了解歌剧艺术。

  

  魏松与石倚洁现场合作演唱

  
事实上,对于高音炫技,石倚洁在歌剧舞台上坚持着自己的艺术判断,但作为一名专业的歌剧演员,他也并不排斥在各种场合展示自己的技巧,不遗余力地扩大声乐艺术的影响力。他在各大音乐类综艺节目中与不同的艺术家合作,利用新的传播手段与喜爱自己的粉丝交流。在《可凡倾听》的采访现场,石倚洁又在零热身的状态下,再一次用自己的绝对实力震撼了全场。

  

  石倚洁

  
“作为一位歌剧演员,歌剧工作者,其实去普及歌剧是我们的任务和职责、使命。”——石倚洁

  

  《楚霸王》

  

  《红河谷》

  

  《雷雨》

  
不仅如此,每一个中国歌剧人都希望有一部中国的歌剧,能够变成经典,而且能够跨越文化的这个隔阂,能够被西方的观众所接受。魏松曾尝试过很多中国原创歌剧,如《楚霸王》、《红河谷》、《苍原》等,石倚洁也在国外主演过英文歌剧《红楼梦》等。所有从业者都在努力,都在精进,中国歌剧人未来可期!

  

  《苍原》

  
“我有个中国梦,就是有一天,世界上的著名的歌唱家或歌剧院,都能用中文来唱一部中国歌剧。这部歌剧也能留在世界演出的曲库里边,不是说我们只给中国人演,或者我们中国人给外国人演,它是曲库之一。就像我们唱 ‘今夜无人入睡’一样,你意大利的歌手也好,你德国歌手也好,你都得用中文来唱这首歌,这是我的中国梦。”——魏松

  

  采访现场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2020年10月3日周六晚19:10,上海电视台纪实人文频道《可凡倾听》,高音C之外的魅力——魏松、石倚洁专访(下)

  原标题:《当我们谈论男高音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396416

篇文章

283077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