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录音称“2000万买你坐牢20年”安徽女子用奇特行为艺术为夫鸣冤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摄影 杨涛

  “花一千万我出一千万,花两千万我出两千万,葛林林必须得弄倒……咱有钱,咱又不是说和人家那拿不出来这钱。”

  这是一段神秘的录音,说此话的人,嘴中不断冒出某厅领导、“某领导是自己人”等字眼,曾让上述的葛林林亲属极为忌惮。如今此人已因涉犯罪嫌疑被限制人身自由,某厅领导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这份证据在新律师团队接手该案后,与其它新发现的重大证据提交法院。安徽阜阳人葛林林一审定性为“黑社会”被判入狱22年。妻子却认为此案疑点重重,踏上为夫鸣冤路。不久前法院通知该案二审不开庭审理后,妻子抱着台球走上了当地一个有名的大桥,搞起了一次奇特的“行为艺术”,以此吸引外界关注此案。

  

  A 案件本身

  辨方梳理疑点

  “多个案件葛林林并未参与,24人中17人几乎不认识”

  唐洁最后一次见到丈夫葛林林,是一审宣判的当天。

  她其实没有亲口听到判决。“法院方面说我是证人,不能旁听,所以我在法院门口守了6天。”

  开庭审判的6天里,唐洁每天和自己妈妈一同到达颍东区人民法院,目送母亲进去。第六天判决日,母亲泣不成声被人抬着出来。

  “我最开始怨葛林林。我说,你没做那些事儿,人家为啥要逮你?”唐洁母亲一度不相信自己女儿的解释,认定女婿“罪有应得”,“后来我去旁听,听到第三天,大部分案子不关葛林林的事儿啊。”

  “这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来去自如、互不认识的‘黑社会’。”作为葛林林案二审辩护律师之一,律师徐昕认为,阜阳市颖东区法院一审认定葛林林构成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是一起错案,“我们这边认为,这完全是人为拼凑的涉黑案”。

  辨方律师梳理后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在这起涉黑案中,当事人一共有24名,葛林林被定性为“二把手”。在辩护意见中律师团队强调,根据卷宗记录,这24人中,“有17人与葛林林不熟悉或者根本不认识”。

  记者查阅共计419页的一审判决书后发现,多个案件的实施过程描述里,葛林林未出现。代理律师之一干卫东律师举例说:“比如强迫交易罪,即使是在一审判决书里,整个案件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最终,他因为这项罪名被判了6年,罚款600万。”此外,还有一项“敲诈勒索罪”,根据葛林林的朋友圈定位显示,案发时,他乘飞机到四川旅游,并没有在阜阳城里。

  

  家属怀疑“有人要搞他”

  一段神秘录音里男子声称“葛林林必须得弄倒”

  在唐洁看来,丈夫被定性为黑社会,可能是一场阴谋,有人要搞自己的丈夫。她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她获得了一段神秘录音。

  “‘200万买你坐牢20年’的录音,是一个朋友以举报葛林林为借口,去见了储安江录下来的。”唐洁说,这份录音录于2018年8月,随后通过中间人,送到自己手上。

  “一审判决前我就拿到这个录音了,可是我当时不敢拿出来。”唐洁说,一方面因为录音中曾经出现了“省某厅一位许某厅长”,储安江自称此人是“自己人”,让唐洁十分忌惮;另一方面一审的时候自己还抱有希望,认为葛林林不会有事,没有必要拿这个录音出来。

  家属告诉记者,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储安江和葛林林有过节,这几年来一直在举报葛林林。这个录音最可怕的地方是,葛林林刚被警方从海南逮捕,储安江立刻就知道了。

  唐洁出示的录音里,一个男声直白地表示:认识某厅的领导。要钱,比你俩(陈春柱和葛林林)有钱;要人,这么多年维持这么多政府关系比你俩有人。别说我告他(葛林林),我现在搁阜阳城我告你,我杀你的心都有。

  “花一千万我出一千万,花两千万我出两千万,葛林必须得弄倒。我那时候谁要跟我讲拿一千万出来给葛林判10年,我保证拿。咱有钱,咱又不是说和人家那拿不出来这钱。”

  这段录音现在拿出来想作为证据,还有一个原因,录音涉及的相关人物已受到相应的调查。资料显示,录音中提及的许某厅长曾任安徽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省扫黑办主任等职。葛林林一审判决后不久,2020年6月许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录音中说话的这位储安江,目前也因涉及与葛林林案无关的其他犯罪嫌疑,被限制人身自由。

  当事人从事商贸生意

  辩护律师称“黑社会团伙”既不具备组织的形式,也没有任何“团队资产”

  在新的律师团队接手该案后,这段录音与其它新发现的重大证据一起,被提交给法院。

  “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必要条件之一,需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且经济实力必须是组织所有,并非个人所有。某个人拥有的财产、经济利益,不能算作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实力。”

  记者了解到,当事的葛林林从事的是商贸生意,生意场上发生了什么,家属也未能详细透露。辩护律师徐昕说,他们辨方经过证据搜集整理认为,无论是葛林林从事的商贸生意,还是陈春柱(本案第一被告人、被定性为该团伙的“黑老大”)的水泥生意,乃至陈春柱违法的赌场生意,均没有证据证明这些收益有用于支持组织生产和发展,更没有直接向其他被告人分配。

  “葛林林等人根本没有统一的组织经济利益,没有整体的经济连接点,所谓的‘黑社会’组织根本没有任何财产,更不存在经济基础豢养成员、支持犯罪活动。一审判决称所获钱财有部分用于犯罪后疏通关系及旅游,明显与事实不符,上述开支均系个人支付。”

  

  B “行为艺术”

  找来艺术家团队

  五个台球在大桥上搞奇特行为艺术

  收到葛林林案二审不开庭的通知后,唐洁情绪激烈:“为什么不开庭?他既然犯了罪,证据确凿,为什么不能开庭审理?”

  她坚持为丈夫伸冤。她和家人做了两件事,一边通过律师团队要求法院开庭审理,另一边她决定干点“动作大的事情”。

  她选择了当地有名的泉河大桥,还请了艺术家团队。9月17日上午,唐洁和伙伴们凌晨4点过到达大桥,张罗、打气,全部准备好是天亮的7点左右。5个硕大的台球形状气球,在大桥上陈列,上书:“2000万买你坐牢20年”。

  

  联系的团队说,这个有点像“中国的《三块广告牌》”,唐洁之前没看过这部片子。“合作的艺术家团队提出这个概念后,我才去看了一部分。自己和电影的主人公,精神是一样的。”唐洁如是说。

  行动的效果是明显的。除了普通人的关注,媒体也开始陆续注意到安徽阜阳葛林林案。

  但对于唐洁“炒作”的质疑也随之而来,但这正是她花钱搞这个行为艺术的目的所在。唐洁对此毫不避讳,“我不在乎(质疑),一点也不。……我没有其他办法了。别说说我炒作,现在叫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给我正义。”

  为了获关注,在五个“台球”前,唐洁已经搞过一次更奇特的行为艺术。

  8月31日,她搞了一个所谓“饥饿艺术家”计划,招募11个志愿者在牢笼里待一天,没有任何娱乐项目,不能吃饭只能喝水。笼子里会有一张床和一个马桶,设一块黑布,上厕所的时候可以拉起来,项目全程直播。

  直播从9月6日正式开始,11名参与者完成项目后会获得每人2777块的薪酬。这个数字正是“2000万买你坐牢20年”的日均数额,她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一样,让外界关注她丈夫的这个案子。

  

  C 进度

  诉求是开庭审理

  “有罪没罪敞亮拿出来说”

  葛林林的亲属诉求非常清晰——开庭审理。

  “根据现有《刑诉法》规定,本案是一定需要开庭审理的。”代理律师干卫东说,目前,律师团队已经多次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达对于不开庭审理这一决定的异议,“事实上,现在刑事诉讼二审时,绝大部分都不开庭审理,这是个现象,但绝不应该如此普遍地存在。”

  作为普通人,唐洁和家人的逻辑是:“既然法院认为他有罪,有证据,那为什么不能开庭审理呢?没有真刀真枪辩论,又如何公开公平公正的判决?“他有罪没罪,犯了什么罪,该敞亮地拿出来说。”

  目前,该案是否重新审定二审开庭审理,还没有明确的回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58 参与 6537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封面新闻

封面传媒旗下封面新闻

头像

封面新闻

封面传媒旗下封面新闻

46100

篇文章

33556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