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上的来客——雪莲和雪兔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 | 喵喵植物控

  1、雪莲

  2019年,媒体报道,植物学者们在四川巴朗山4000米以上的高山上发现并发表了一个新物种巴朗山雪莲。 对于这个新发现的物种,许多人不禁会好奇,巴朗山上居然会有雪莲? 巴朗山雪莲和传奇的天山雪莲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一时之间,雪莲一词竟然上了网络热搜。

  雪莲花,这是一种名字中带着几分传奇色彩的植物。 在一些武侠小说和光怪陆离的传奇故事中,这类植物被赋予了许多神奇夸张的功能。 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大概便是天山雪莲了,金庸在小说《书剑恩仇录》里,对天山雪莲有着极为夸张传神的描写: “只见半山腰里峭壁之上,生着两朵海碗般大的奇花,花瓣碧绿,四周都是积雪,白中映碧,加上夕阳金光映照,娇艳华美,奇丽万状。 ”

  

  《中国植物志》里的雪莲花主要分布在新疆的天山山脉,所以也被称为天山雪莲。 雪莲花生于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坡、山谷、石缝、水边、草甸,模式标本采自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北部阿拉套山。

  雪莲花之所以有“莲”的称谓,是因为它的顶生花序有多个很大的膜质的苞叶,展开后如同盛开的莲花。 不过,有着极大名气的天山雪莲不是盛开在雪中的莲花,它和莲花之间并没有任何的亲缘关系,天山雪莲是菊科风毛菊属雪莲亚属的植物。 这些展开的苞叶并不是真正的花瓣,它们包围着天山雪莲的密集成球形的深褐色总花序。 雪莲花这些膜质的苞叶构建出了雪莲的“温室系统”,这些苞片将雪莲花部器官包裹起来,苞片内花序周围的温度比苞片外的气温高形成了苞片内的“温室效应”,于是雪莲花提高了对繁殖器官的保护作用及其对高寒环境的适应能力。

  膜质的苞叶构建的温室结构不但提高了温室里花朵的温度,还保护了它的花粉不受到强烈的紫外线的伤害,更为传粉的昆虫提供了一个温馨的居所。 雪莲花是多年生一次性开花的植物,“温室”中合适的温度也有助于提高种子的质量,保障了雪莲花能够在短暂和唯一的开花季节里走完其重要的生命历程。

  巴朗山上的雪莲花和天山雪莲花并非是同一种植物,按照《中国植物志》记载,整个雪莲亚属的植物大约有二十多种,而我国几乎拥有这个亚属的全部种类。 主要分布我国西南部及西北部。 除了天山雪莲,分布在中国的雪莲亚属的植物还有二十多种,它们都有雪莲的名字,而巴朗山上就生活着许多种雪莲,比如在四川高山山地十分常见的苞叶雪莲和毡毛雪莲。

  这一次新发现和发表的物种巴朗山雪莲同样也是雪莲亚属的植物,巴朗山雪莲在外形上和分布极广的褐花雪莲十分相似,肉眼难分。 过去,植物学者通常会将这种产自巴朗山的雪莲亚属植物鉴定为褐花雪莲。 不过,因为该种的苞片具有十分独特的穗状的边,此外,苞片上还具混合的节毛和腺毛,这也让它和较为常见的褐花雪莲有了一些区分,这些形态上的变异在西南山地的植物上常能够被细心的人发现。 除了形态上的细微区别,据说,在系统发育上的试验结果也能支持这个新物种的发表。

  虽然一个新物种的发现和发表总会有各种争议,不过,如今巴朗山上算是有了一种以此山为名的雪莲花。 和金庸笔下“娇艳华美,奇丽万状”的天山雪莲相比,生活在巴朗山上的新物种巴朗山雪莲实在是其貌不扬。 这是一种生活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低矮的草本植物,长着边缘带细齿的披针形基生叶,叶片上生长着白色的柔毛。 和雪莲花如莲花般绽开的淡黄色膜质的苞叶不同,巴朗山雪莲最上部的紫色苞叶实在是算不是美观,它们包围着巴朗山雪莲一个同样不太好看的头状花序。 和天山雪莲的构建的漂亮的“温室系统”相比,巴朗山雪莲的紫色苞叶搭建的“温室”看起来也极为潦草。 总而言之,这个新物种长得真算不上好看。 花期时,它们散发出的味道对人而言也是不太友好。

  巴朗山雪莲分布生长在平常人难已到达的高山,在很长久的时间里,它们相伴雪山,顽强生长,和其它植物一起,在白云之下群峰缭绕的巴朗之颠为大自然书写生命赞歌。 很长时间里,最为理解它们的,大概是熊蜂了,在巴朗山雪莲的花期里,它们散发出的难闻气味和紫黑色的花序吸引了嗅觉和视觉都极为灵敏发达的熊蜂,这种能够生活在高海拔山地的昆虫在巴朗山雪莲的花季时,总会嗡嗡嗡地围着它们不太好看的紫色头状花序钻着钻出忙个不停。

  也许 也正是因为巴朗山雪莲的低调,这种植物才等到了人们对它们的重新了解和认识。 目前而言,巴朗山是巴朗山雪莲的唯一产地。

  只是这个没有太高颜值的植物,一但它的名字中带上了“雪莲”二字,总是会引发许多人的联想。 特别是在民间,人们总会将这些来自于冰缘带高山的“雪莲”视为了能治疗多种疾病的“神药”。 很早以前,天山雪莲只是一种极为平凡普通的菊科风毛菊属的植物。 不过,最近二十多年以来,在各种传说和传奇的推动下,让雪莲这种高山菊科植物猛然间拥有了极高的声望,在强烈和盲目的心理暗示和商业宣传的推波助澜下,过度的采挖让天山雪莲自然资源日益匮乏。 今天,原本并不算稀缺的雪莲花,如今已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和濒危物种。

  有研究发现,生活在天山的雪莲花因人类采集活动已经“集体变矮”,因为高大的物种总是被采集的人看中采走,留下了矮小的物种得已繁衍后代,长此以往,雪莲花因为人类的活动变得越来越矮小。 虽说颜值一般和天山雪莲长得也一点也不像,其貌不扬的巴朗山雪莲的确是天山雪莲花的亲戚。 根据巴朗山雪莲这个新物种发表人的描述,这种雪莲的居群非常小,成熟个体小于100株,根据IUCN评定为极度濒危。 这个新物种并没有传说中的药用价值,如果能在巴朗山之颠和这种菊科风毛菊属的植物相遇,我们能做的,便是不要去打扰它。

  2、雪兔子

  巴朗山的高山之上生活的不只有雪莲,还有雪兔子。

  

  雪莲与雪兔子是亲缘关系很近的物种,它们都来自菊科风毛菊属,雪莲来自于雪莲亚属,雪兔子来自于雪兔子亚属,和雪莲一样,雪兔子多分布于海拔极高临近雪线的地方。 在中国,有雪兔子亚属有二十多种不同的雪兔子。 雪兔子的花期大多也是在七八月左右,它们同样是多年生一次性开花的植物。 花期过后,雪兔子种子成熟后,植株母体就完成了生命历程走向死亡。

  一些雪兔子能够生活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极为贫瘠的流石滩地区。 雪兔子没有雪莲那种膜质的苞叶,所以也没有雪莲利用膜质的苞叶制造的“温室系统”,要在自然环境十分极端的高海拔区域生存繁衍,雪兔子就采用了另外一种办法,它们的叶片和头状花序上总是生长着极为稠密的白色绒毛和绵毛,就像盖上了厚厚的羽绒被。

  在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的山地,许多雪兔子依靠扮相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当然这种毛绒绒的样子并非是为了向人类卖萌。 不要小看了这层让雪兔子看起来变得很萌的毛绒绒的“羽绒被”,在高山极端的天气下,它可以为植物繁殖器官的发育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小环境。 同时还能够提升雪兔子花序表面的温度,吸引为它们传粉的昆虫。

  在雪兔子的一个头状花序里,有无数的小花,这些小花会由外向内次第开放,整个植株的花期可以持续半个月以上。 在雪兔子短暂的花期里,它们的重要的花器官如孕育种子的子房总是被厚厚的绵毛或绒毛包裹,这种自我保护对雪兔子而言极为重要。

  花期时,雪兔子外露的花序上紫红色的小花的柱头和雄蕊,并散发出特殊的气味,这种色彩和气息非常容易吸引在高海拔山地活动的熊蜂前来为它们传粉。 紫黑的色彩也有利于植株外露的花朵吸收高山阳光中的紫外线,加速花蕊和柱头的发育。 要在风化破碎的砾石山脊上生活,雪兔子全身毛绒绒的绵毛除了保暖的作用,这种多毛的形象,其实也是一种伪装,和那些有着绿色叶片的植物相比,能够让在这一带活动的动物和昆虫更不容易发现它们,也不会轻易打它们的主意。

  

  雪兔子虽然名字里有兔子,但面对人们的掠夺式采集,它们却没法逃跑也没法躲藏。 无论是雪莲还是雪兔子,它们的生境都极为特殊,这一类植物大多生活于环境极为恶劣的高海拔山地。 它们本都是极为寻常的菊科风毛菊属高山植物,千百年来,它们在高山之地繁衍生息,演化出了令人惊叹的适应极端环境的种种手段。

  菊科风毛菊的众多高山植物,并没有那些道听途说的神奇疗效,在今天,利益的驱动已打破了高山隐秘之境的宁静,因为人工栽培极为困难,所有的药用资源都是通过野外采集才能取得。 高山山地的生态极为脆弱,过度的采挖让雪莲和雪兔子自然资源日益匮乏,对于这样的高山山地物种,需要投入更多的关注和保护。

  3、频上热搜的雪莲和雪兔子

  无论是雪莲还是雪兔子这几年里每年某个时段都会出现在热搜中。研究雪莲和雪兔子的植物学博士@溪头荠花寻小莫 在微博里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其实这样的热搜比我们写无数科普文都管用,在争论中促进了民众生态保护意识的进步。

  一位叫@九面埋伏BJ001 的微博朋友观点也具有代表性:牧民不会没事拔雪莲?当地牧民是常年靠采摘雪莲为生或贴补家用啊,节目组就是把雪莲当做当地土特产品进行宣传推广以扶贫助贫,当地政府也积极配合。这的确是个错误,但本质还是普遍缺乏珍稀物种保护意识,并非节目组“垃圾”的问题。换个节目换个艺人,或者换成我们自己,就不犯这个错了?

  9月21日,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发文《综艺节目应停止破坏濒危野生植物的行为》中提出: “公共媒体应该从正面宣扬保护野生植物的重要性,呼吁公众提高保护意识,不得肆意采挖野生植物或破坏其生境。 ” 在文中,还提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等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新版《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已建议将水母雪兔子列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唤醒公众对高山植物栖息环境的关注和爱护,一点点地努力改变对爱护野生植物栖息地的舆论环境也很重要。#手撕塔黄# 、#泡面小哥# 、#极限挑战# 这些热搜里,社会公众对待雪莲、雪兔子、塔黄等高山植物的遭遇和生存环境的态度中,我们也看到了社会舆论在不断的进步。

  不同的争论和观点,其实也反映出了今天这些高山植物栖息环境的保护现状。 国家新版的保护植物名录现在还是“讨论稿”,名录讨论了好多好多年了,这个名录今年同样也上过热点一次,新的“讨论稿”拟增加296种和17类,水母雪兔子成为了雪兔子里的代表入选了拟增加的内容名录中。

  认真的说,现行植物保护名录一二级的方法粗疏且陈旧,其实许多野生植物在人间大多都是寂寂无名之辈。 甚至,比水母雪兔子更加珍稀和濒临灭绝的中国特有的菊科风毛菊属植物,我们大多数人连名字可能都从未听人说起,至今也未在任何保护名录之中。 然而,它们未在名录里,不意味着它们不珍稀,因为数量稀少,栖息地环境的脆弱,它们的生存境遇更加不容乐观,人类的一次偶尔“失误”,对于这些极小种群就是灭顶之灾。 比如这次明星采雪莲花的热点新闻里,被明星们采走的雪莲花,高山冰缘带植物专家徐波博士仔细看了之后,认为有可能是更加珍稀的三指雪兔子Saussurea tridactyla

  

  植物工作者@钟蜀黍满脸黑线 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法律层面除了极少数乔木,野生植物几乎没受到有效保护;道德层面普通人从没把任意采摘植物当成个事;文化层面野生植物子虚乌有的“药用价值”被各种吹捧。三者相互勾连,形成了今天许多濒危野生植物面临的绝境。

  寄希望通过并未实施的粗疏且陈旧的植物保护名录来保护植物,也是不靠谱的和不乐观的。对待野生植物和栖息地环境的舆论引导,在今天,有的时候起到的作用更大。虽说,不学法连个本本都没有的老俩口可能会相濡以沫了一辈子,而研究《婚姻法》的法学专家夫妻也许每天斗得和乌眼鸡一样。形式是为保障实质服务的,但形式有时也很重要,当有一方出现违法、违约和侵权的时候,法律法规就是标准、底限和保障。来自昆植所的@维克多的植物眼 同样表达这样一个观点:希望这个事件能加速“征求意见稿”立法进程。

  大多数人根本记不住名字,或者,它们还没有名字的各种雪兔子,它们更加的稀少,也没有在任何的保护名录之中。

  图:徐波、朱鑫鑫

  (其中部份内容曾发表于华西都市报)

  -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1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科学公园

推广理性科学精神的科普平台

头像

科学公园

推广理性科学精神的科普平台

1255

篇文章

1065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