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当年保护的重庆“黑老大”,被揪回国内判了死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撰文 | 余晖

  今天,扫黑除恶方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来自重庆。

  政知君从重庆市法院方面获悉,9月28日,重庆当年的“黑老大”王平被判了死刑!

  这个人,2001年就潜逃国外,一直到18年后的2018年9月11日被抓获到案。他是重庆多起重大案件始作俑者。他还和那位被执行死刑的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关系匪浅。

  慢慢来看。

  枪战案、枪击案的始作俑者

  王平,男,1959年出生于重庆一普通市民家庭,今年61岁,汉族,初中文化。

  

  政知君了解到,他1987年曾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劳动教养三年。

  解除劳教后又混迹社会,王平招揽刑满释放人员组成犯罪团伙,从事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1994年,为掩饰其违法犯罪活动所得以合法手段“洗钱”,注册成立“重庆王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995年前后,王平招揽手下帮其收账、“看场子”。

  据官方披露,早年在重庆,王平实施了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赌博等犯罪活动。

  他还是上世纪90年代重庆九龙坡区陈家坪汽车西站聚众斗殴案、渝中区朝千隧道枪战案、渝中区任根柱被枪击案等重大案件始作俑者,因其心狠手辣,在涉黑江湖呼风唤雨、无恶不作,知晓的人无不谈“王”色变

  法院审理查明,该犯罪组织通过参与成渝高速客运业务的经营以及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近1000万元!

  同时,该组织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共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2人轻伤、4人轻微伤的严重危害后果。

  

  保护伞是文强

  不妨来看更多的细节。

  王平曾被认为是解放后重庆第一代黑社会的代表。《三联生活周刊》在2009年曾发文称,王平的发迹更多依靠了重庆直辖前后房地产的高速发展。

  报道中提到,那时渝中区的旧房改造需要大量的拆迁,钉子户是影响开发商成本和进度的主要问题之一,打手职业就应运而生。

  

  这篇名为《一个“黑社会典型”的重庆发家史》的文章,还介绍了1998年的朝千隧道枪案:

  一家旅行社的两个股东发生纠纷时,其中一方找到王平,王平让自己手下的人与另一方在朝千隧道展开枪战。根据当时目击者描述,场面像极了香港的黑帮片,两辆车追击一辆铃木吉普,车身被数十颗子弹打中,隧道中一名乞丐还被误伤。

  2001年,公安部开展第一次全国“打黑”行动,王平成为A级通缉犯。当时文强被公安部找去谈话,讯问他和王平的关系,文强的解释是培养“特情”。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

  多家媒体曾报道, 文强曾公开出席王平女儿的婚礼,还有人看到文强与王平在街上一起吃饭。“那一轮全国打黑的时候,文强把自己的亲信都放跑了”。

  

  2009年10月,新华网曾刊发《重庆黑帮背后红白链条:部分警察成其最大保护伞》,也佐证了上述消息。

  

  扫黑除恶后,对王平开展境外定向追逃

  2001年王平外逃,此后一直没有归案。

  重庆市委政法委称,警方曾多次组织对其追捕,但因王平具有很强反侦查意识,且外逃时携带大量资金,多次变更居住国(地),一直未被缉拿归案。

  2018年,全国开始了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针对王平一案,重庆市公安局重新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全力侦办,重新梳理王平外逃线索,调整侦查方向,积极启动国际执法合作,对王平开展境外定向追逃。

  据披露,专案组从王平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重大案件入手,梳理重要线索30余条,先后在重庆、四川、贵州等地抓获数十名涉案嫌疑人。

  同时,围绕其涉及的客运市场、旅游行业及赌博场所等,全面调查取证,全力查找受害人、见证人近600人。

  重庆市五中院称,被告人王平组织、领导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被告人王平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不仅应当对其直接参与实施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依法还应当按照其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最终,王平被判死刑!

  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重庆市五中院 三联生活周刊等

  校对 | 项战

  相关推荐

  文强被注射死刑 生命最后四小时公开

  9时05分,押解文强的车队抵达重庆市歌乐山上的某刑场,该刑场位于接近山巅的某山头。不到10分钟,文强的死刑即执行完毕,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文强就此走到人生的终点。17时,他的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

  文强就此成为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正局级公安局长。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整。

  

  文强被执行死刑前4小时,本报记者在其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地交流。严雯摄

  从今天(7日)清晨5时35分开始,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文强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并随押解车队全程见证了文强生命最后4小时的整个过程。在刑场外,可靠消息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文强被押解至事先准备的注射执行车内,执行死刑注射。执行完毕后,由法院送至殡仪馆火化。

  中国青年报记者于6日晚最终获准采访文强,此时已无北京飞往重庆的航班,本报记者转飞成都,披星戴月赶往重庆,于7日凌晨4时到达羁押文强的某看守所,彻夜未眠。

  最后4天:看守所里关注世界杯 认为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是赌球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7月4日9时10分起,文强和民警就前一晚德国与阿根廷的世界杯四强争夺赛进行了半小时的交流,文强对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这样的传统足球强队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有赌球之嫌。随后,文强认真地看了近两小时的武侠小说。

  世界杯期间,文强看过多场比赛。端午节期间,他也吃到了粽子。

  7月4日14时40分,文强午休后起床,和民警“神侃”世界杯,包括他以前到美国、巴西出差的见闻经历等。

  

  文强被执行死刑后,解放碑广场出现庆贺条幅。渝华明摄

  16时10分,文强理发。随后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再看书、晚餐,并由民警带其在监室内散步。晚餐吃了蒸蛋,餐后时间,和民警交流了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大武侠作家的武功写作技巧,很显然,他对这些武侠小说中的许多经典人物和经典片断极为熟稔。

  当晚,文强与民警谈兴甚浓,交流的话题主要是体育和武侠。之后,收看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世界杯专题节目“豪门盛宴”,还不时发表对比赛的看法和见解。近23时,兴致勃勃的他才洗漱后上床睡觉。

  倒数第2天,含泪被宣布“双开”

  “091”专案组民警告诉本报记者,7月5日上午,重庆市纪委一行3人向文强宣布“双开”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文强情绪较激动,双眼有泪水。

  此前的6月中旬,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消息称,经2010年5月13日市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通过,给予文强、陈洪刚二人行政开除处分。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在收到《重庆市监察局双开决定书》后,文强表示,自己对受贿的部分犯罪事实提出异议,认为他妻子收受的大部分财物,自己均不知情。

  7月6日,文强显得心事较重,15时45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来到监室与文强会面,16时35分离去。之后文强情绪较好。晚饭吃了3个蒸蛋,餐后吃梨。晚上,文强希望民警把频道调至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继续看世界杯。7日凌晨,是荷兰与乌拉圭的半决赛。

  刑前4小时,拒绝采访,翻看整理判决书;刑前两小时,获悉死刑结果,表情正常

  7月7日早晨5时10分,文强被民警叫醒起床后,显得有些茫然。

  文强的举止动作显得非常缓慢,在他完成洗漱、叠被、服药后,5时35分,记者获准进入羁押文强的单间监室,诚恳地表示希望采访,没料到,即使连“有人评价你曾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你自己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现在想见到什么人?”等“温和”问题,文强也表示强烈抵触。

  文强穿着洗得很干净的乳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隔着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们提的问题不是一两句就能回答的,我马上就要出庭了,现在需要准备一下。”

  文强拿出已经明显被翻得很旧的判决书和自己手写的一些材料,看了起来,偶尔用左手手指理一下头发。看上去,刚理过发的他比庭审时更显年轻一些,精神状态也略好于二审宣判时。记者4年前曾和文强近距离接触,和那时相比,文强简直苍老了十岁。

  令记者吃惊的是,曾经养尊处优的文强,叠出的方块被子,达到了很多人都难以企及的水平。

  逐渐散开的夜幕中,6时10分,法院的车队到达看守所。

  6时24分,文强离开看守所。6辆车组成的车队到达嘉陵江上的黄花园大桥时,高楼林立的渝中半岛在清晨的薄雾中慢慢醒来。深色玻璃隔开了文强和囚车外的世界,即使距离很近,记者也无法看到文强的身影。

  6时55分,车队到达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地下车库进入法庭。

  7时15分,法庭宣布,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并立即执行。

  记者从现场人士处获悉,当法庭宣布死刑核准及执行时,文强的表情相对平静,状态相对正常,没有现场晕倒瘫软。

  7时40分,文强与自己的大姐、儿子会见。

  8时30分,由12辆车组成的车队驶离法院,开往刑场。通过警哨密布的嘉陵江滨江路、高九路等,严格的交通管制让车队的行驶速度极快。面对这个庞大的公检法车辆组成的车队以及密布的岗哨,街上的行人都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8时48分,车队开始进入以白公馆、渣滓洞监狱等闻名的歌乐山,今天阳光明媚,素称“半山烟云半山松”的歌乐山,少见地展现出清朗的另一面。

  9时05分,经过一段泥泞而狭窄的山路后,车队抵达刑场。文强乘坐的车驶入一个有约3米高围墙的小院内,其余警车停在外边,几个人进入小院后,不到10分钟,所有车辆撤离刑场,这意味着,文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他曾在凌晨1时15分,戴着头盔向与警察枪战的犯罪分子下达最后通牒;他曾踩着“中国头号悍匪”张君的头,向领导打电话“张君抓到了,就在我脚下”;他曾让派出所所长向小姐敬酒;他曾让下属跪着和自己讲话……

  文强,连同他的江湖人生,在歌乐山巅,成为终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5 参与 2142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政知新媒体

我们在这里读懂时政

头像

政知新媒体

我们在这里读懂时政

4078

篇文章

56351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