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工农中建,这家农商行半年人均薪酬37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直以来,银行被外界视为“最赚钱”的行业,银行人收入也饱受关注。

  疫情原因,上半年银行资产质量承压,且经营情况整体不佳,随之关于大行降薪的传闻屡屡不断。

  尽管工农中建4家银行曾回应称没有降薪计划,但关于“银行到底降没降薪”这一问题仍吊足大家胃口,随着上市银行半年度报告披露完毕,真相也呼之欲出。

  但在银行年报中又未详尽披露员工薪酬的具体信息,所以,记者在统计各家银行员工薪酬时,选用的指标为:(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支付给员工以及为员工支付的现金,包括员工人数(不包含派遣员工)在内的所有数据口径均为并表前数据。通过上述公式统计得到的银行全年员工薪酬支出中,包括了不少除薪酬以外的支出,例如五险一金等等。

  每经记者据此统计,上半年33家A股银行支付的员工费用合计约3540亿元,较去年同期约增加22亿元,同比增长约0.6个百分点。而厦门银行、紫金银行、江阴银行因未公告相关数据,未统计在内。从不同性质银行来看,股份行表现依旧亮眼,上半年招行人均薪酬高达34.3万元;大行整体表现平平,人均薪酬维持在11万~15万元之间;而城商行、农商行差异较大,人均收入10万~35万元不等。

  

  

  国有大行人均薪酬下滑明显

  此前,关于银行降薪的传闻在社交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传闻直指中信银行降薪20%、建行降薪30%。虽然后续中农工建四大行回应称没有降薪计划,但据财报数据显示却并非如此。

  从人均薪酬来看,六大行上半年最高的交行为13.06万元,中行以11.07万元垫底。而传闻降薪30%的建行为12.1万元,人均薪酬同比减少7500元,降幅5.86%。此外,邮储、农行、工行人均薪酬分别为11.93万元、12.45万元、11.42万元。

  另外,从员工平均薪酬增幅来看,上半年农行微增0.24%,人均薪酬同比上涨300元;交行下降7.73%,人均薪酬同比减少1.09万元;中行下降5.6%,人均薪酬同比减少6500元;工行下降1.37%,人均薪酬同比减少1600元。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股份行逆势而起 招行人均34.3万元

  与六大行情况截然相反的是,股份行似乎受疫情冲击并不大,上半年人均薪酬普遍逆势上升,整体上看,股份行的员工薪酬比六大行高出近一倍。

  传言中降薪20%的中信银行,薪酬不降反升,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增长4.04%至23.38万元。而股份行中的佼佼者——招行,上半年人均薪酬为34.3万元,同比增长9.84%。作为优等生的平安银行,人均薪酬为29.82万元,虽然同比减少了3.04万元,仍在股份行排名第二。

  此外,光大银行、浙商银行人均薪酬也居股份行前列,分别为28.14万元、27万元。而华夏银行以人均17.07万元垫底,也是唯一一家人均薪酬未超过20万的股份行。

  就员工平均薪酬涨幅而言,光大银行由22.88万元上升至28.14万元,同比增幅为22.98%,在记者统计的所有上市银行中涨幅第一。紧接着是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同比增幅为11.69%和9.84%。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却出现下滑,同比分别下降9.24%、0.76%、10.43%。

  

  城、农商行分化严重苏农银行人均超37万元

  分地区看,江浙沪地区城商行人均薪酬普遍较高,如江苏银行(28.35万元)、南京银行(26.16万元)、杭州银行(25.92万元)、宁波银行(23.37万元)、苏州银行(22.82万元)、上海银行(22.78万元)。而该区域的农商行,除苏农银行外,常熟银行、张家港行、无锡银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分别为16.02万元、17.51万元、14.07万元,普遍低于该地区的城商行。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再看中西部地区的城商行,长沙银行(20.3万元)、贵阳银行(20.17万元)、成都银行(18.4万元)、郑州银行(16.33万元),西安银行以人均薪酬13.99万元垫底。

  此外,从员工人均薪酬增幅来看,青岛银行为19.56万元,同比增长9.15%,居中小银行之首。苏农银行、杭州银行、江苏银行同比增长7.21%、6.82%、6.78%。而郑州银行人均薪酬同比下降24.75%至16.33万元,该行也是中小银行中增幅排名在最后的。

  综合看来,城商行、农商行人均薪酬差距较大,且收入增长速度不一。苏农银行2019年以人均年薪43.6万元,独霸农商行榜首,甚至超越多数城商行。而西安银行表现一直乏力,去年以人均薪酬29.48万元在13家上市城商行中排名末尾,而今年上半年却依旧垫底。

  

  到底降没降薪?其实它才是“主因”

  一般而言,银行员工的工资是由基本工资+绩效工资+津贴福利三部分构成。不少接受访问的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自己“被平均了”。“平均数”确实很难反应每一个银行员工的真实收入,同一家银行因地域、岗位、部门、层级等不同,也导致了薪资水平千差万别。

  比如,一川东北地区国有大行信贷员告诉每经记者:“确实是减少了,但主要是绩效工资减少了。因为疫情影响无法正常展业,业务量下去了。”一西南地区的农商行信贷员也表示:“跟去年同期相比的话,我的薪酬减少了10%左右,因为业绩提成少了。”他说,疫情期间工资还是照常发,但是像业务岗的员工本就靠提成挣收入,但不能下结论说银行降薪。

  同时,记者也采访了其他岗位的从业人员。华中地区一城商行风控岗员工表示,虽然他自己本身不做业务,他的绩效工资挂钩支行绩效的平均数,所以自己绩效降了50%左右。此外,东北地区一农商行柜员表示:“我的工资本来就不高,没什么下降空间,主要是固定工资构成,没提成可拿,疫情期间工资也照发,没感受到降薪。”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我们降了,个人感觉比较科学,更应该叫薪酬结构优化。”一东部沿海地区城商行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他表示,固定工资肯定没降,但因为经营压力加大,绩效的分配更倾向于营销一线,所以一般管理岗位薪水是有下降的,营销人员本来就按业务量来,但因为倾斜政策,同样的业务量拿到更多,这样的策略也比较科学,因为给银行带来创收的主要还是靠业务人员。

  他补充道:“银行本就是做业务的,薪水多少与业务紧密相关,如果非得贴上降薪的标签,就是业务难做导致营收及利润下降,报酬自然少了。有些业务不好做但薪酬高,是要留住核心员工,有些业务很好做,薪酬并不高,这是在依据市场水平权衡,以上解决的是系数问题,核心就是看业务。”

  事实上,不同性质的银行,因管理方式、薪酬制度、市场资源存在差异,也使行业收入水平差距较大。比如,部分银行资金技术实力强,特殊时期仍可通过电子银行、手机银行等线上方式展业,所以员工收入依旧可观。但结合上述采访可以窥探,大行回应没有降薪计划也无需质疑,疫情原因无法正常展业,部分员工业务提成减少了,这才是构成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吧!

  记者|宋戈 肖世清(实习记者)

  编辑|易启江孙志成杜恒峰

  校对|程鹏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2 参与 422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热门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主流财经全媒体平台。

头像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主流财经全媒体平台。

186892

篇文章

14654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