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一旦靠近就开枪,印度高官:棍棒我们打不赢,开枪肯定能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据环球时报9月25日报道,印度政府一名高级官员针对中印边界两军对峙的现状发表了他的看法。他认为,印军由于训练问题,在单兵格斗技巧上不如解放军,尤其是“棍棒冲突”下,和解放军的差距非常大,很难打赢。但是“现在我们说了,假如你们靠近,我们就开火……假如我们即将遭袭或处于自卫状态,印度军队被授权可以开火”。言下之意就是,棍棒我们打不赢,但如果开枪的话肯定能行,因为边界部署的兵力规模,印军一直高于解放军。如果在近距离各自开火的话,印军的确拥有人员数量和火力密度的优势。

  

  说出如此激进的话,并非能够证明该官员是“好战派”。实际上,他也是“恨铁不成钢”,恨前线印军不争气。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被少数解放军追着打。6月15日发生的“加勒万河谷冲突”,印军3名士兵被当场打死,20人坠入冰河冷死和坠入悬崖摔死。而解放军方面的牺牲数字据称为1人,而且是在肢体冲突全面爆发前,解放军派去一名熟悉印军方言的联络官和少数解放军战士。交涉无果后,印军围起解放军联络官殴打并与其它在场的少数解放军战士扭打在一起。在冲突中,解放军联络官重伤牺牲。后续,解放军又与印军连续爆发肢体冲突,15日晚印军重大伤亡之后,印军高层担忧伤亡增大,所以才紧急启动谈判程序,平息事端。

  

  不过,在这名官员的眼里,印军在边界的拙劣表现,恰恰反映了训练不足的问题。格斗本是军人的基础技能,但印军能被少数解放军反击造成重大伤亡,令他十分失望。所以,该官员的立场是,如果冲突无法避免,那么印军士兵就应该避免格斗冲突,以优势兵力在近距离内开火。如果冲突可以避免的话,那以后就“谁先行动,谁就先后退。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建立信心的措施”。在中印两军第六轮“军长级会议”结束后,该官员的观点也是“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必须等待和观察,直到具体的行动被落实,我们不会降低警惕”。可见,他个人是反对冲突的,和许多中国网友一样,他也希望和平解决矛盾冲突。只是,由于印军的不克制,时常越界进入中国一侧挑衅,导致出现重大损失。但是,他也和中国网友一样,站在“宁可笑着道歉,也不想哭着收尸”的角度,支持印军发挥自己的优势。

  

  然而,印军的差距却不单单是表现在士兵作战技能不如解放军,而是在整体上和解放军保持着极大差距。以火力投射量为例,印军的火力优势仅仅是建立在对峙时,突然对解放军开火这一背景下,但如果上升到营旅一级这一整体作战单位的话,解放军一个合成旅能正面击溃3个印度装备精良的平原步兵师。印度一个平原步兵师只有24门射程18千米的BM-21多管火箭炮,36门105毫米和155毫米榴弹炮。其它大中口径的无后坐力炮,迫击炮由于射程不足10千米,所以不计入内。按照最远的投射极限,印军平原步兵师只能做到对纵深36千米的敌军防线进行打击的能力。而解放军合成旅的炮兵合成营装备了300毫米口径的远程火箭炮,打击纵深在150千米~400千米之间。155毫米牵引式或自行式榴弹炮可以打击纵深39千米至70千米外的目标。122毫米卡车炮则能做到24千米内的火力支援任务,其精度也超过了印军现役所有的榴弹炮。

  

  另外,还需要说明的是,10月的高原就会开始下大雪,其降雪量超过12.2米,公路在这时候是无法使用的,只能依赖于航空运输。目前,解放军已经加速了新式防寒服在边界部队的换装,针对高原凛冬补给困难的问题,解放军也已经想出了对策。众所周知,中国的无人机技术越发强悍,此前解放军在高原环境演练了“无人机送餐”“无人直升机运输弹药”等诸多技能。这些无人机在凛冬时,仍可发挥重要作用,给高原前线的官兵送去所需的物资。如果需要运输一些无人机无法挂载的重型设备,则可以通过直升机输送。目前,解放军在高原可使用的运输直升机为少量S-70“黑鹰”运输直升机,米-17/171直升机。直20直升机已经通过了高原测试,但是目前还没有调到边界服役,主要是用于其它方向,当产量高了之后,才会开始在边界地区普及。但是,这样的运输资源和能力已经足够了。

  

  与之对比,印军主要的运输方式是公路将后方调集来的物资集中存放在山下,而且还是露天堆放。当山上的印军需要物资时,则强迫当地人畜驮人扛爬到海拔3600米以上的高度。虽然印度也有一定规模的米171运输直升机和性能更为先进的CH-47“支奴干”运输直升机。但是这些直升机极少调集到边界使用,因为这是属于空军的直升机,印度空军不想在印度陆军身上浪费这些直升机宝贵的飞行小时数,所以很少调到高原山地环境担任运输任务。当然,在拍摄一些宣传片时,印度空军倒是会很大方的出动这些资源去炫耀自己的实力,然后在媒体前抱怨自己的经费不足,需要采购更多的机型才能满足使用需求。也因为印度空军常年不出力,所以才会有不少印军被冻死在高原。据了解,自2015年到现在,已经有超过270名印军被冻死,被冻残的印军则更多。熟悉其中情况的印度高官,才会竭力促成边界和谈。

  相关新闻

  印军长因对华软弱被撤 鹰派接任:增兵1.2万对抗中国

  刚刚结束的中印两军第六次军长级会谈,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在9月21日中方一侧的莫尔多会晤点历时13小时的会谈中,印方提出了很多疯狂的要求。据环球网援引《印度教徒报》21日报道印度军方消息人士的话,印方提出,要求“中方军队必须撤出当前所有对峙摩擦点,并且为武装人员和武器装备的撤离制定清晰有效的时间表”,印方明确要求中国军队首先从德普桑至班公湖一带撤走,甚至还要求让印度军队可以自由无限制进入所有巡逻点和对峙区。

  

  最后,印军还要求“中方严格遵守有关在两国边境实控线地区部署军队数量的限制及其他规定”,要中方撤出部署于对峙区域后方的几个高度机械化的重型合成旅。这些重型合成旅的火力十分强大,一旦发生战役级别的冲突,是我军“花样打印”的铁拳头,所以印军十分忌惮。

  

  此次会谈的成果是双方同意加强现地沟通联络,避免误解误判,停止向一线增加兵力,不单方面改变现地态势,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导致局势复杂化的行动。由于印军提出了很多不切实际的狂妄要求,都遭到了中方的断然拒绝,所以此次会谈只是达成了双方立即脱离接触的共识,没有进一步的具体实施措施。接下来,双方还要进行新一轮的会谈,尽快举行第七轮军长级会谈,采取务实举措妥善处理现地问题,共同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

  

  印军之所以提出很多不切实际的狂妄要求,是印军还不死心,认为他们占控了从班公湖南岸延伸到北岸的高地,使印度在特定地区持续不断的冲突中更具优势,如果前线部队能够及时做好冬季补给,依靠气候优势,印军或许可以来一次漂亮的“冬季攻势”。

  值得外界注意的是,印方代表团以印军第14军军长哈林德·辛格中将为首,以及两名少将、四名准将和其他上校级军官和翻译。此外,还有负责中印外交事务的印度外交秘书斯利瓦斯塔瓦和“印藏边防警察”总督察迪帕姆·塞思。最让外界瞩目的,是此次会谈的印方代表有了一个新人,印度陆军的梅农中将(PGK Menon)也参加了会谈,这位中将目前是中印边境藏东段的一个印度陆军山地师的师长,刚刚从藏南一带赶赴达拉克地区。

  

  据悉,梅农中将将在10月份接替辛格中将,担任印军第14军的军长。而现任军长哈林德·辛格中将将被解职,主要原因是印军需要一个在此前加勒万河谷冲突中失败的替罪羊,现在印军上下都认为哈林德·辛格中将对邻国比较软弱,像外交官多过作战军官,所以不出意外的被撤职了。

  梅农中将在印军的将军团体里是个耀眼的明星,也是个对华鹰派,长期任职于针对中国的部队,是印度第一个山地师的首任师长。一直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策略,而且对中国十分了解,一贯的主张是“从中长期看,印度军队必须做好与强大邻国对抗的充分准备”。

  

  目前印军在中印边境西段地区部署有14和17军的两个军,共计4个步兵师,总兵力3.5万人的野战力量。第14军是在1999年新组建的专门针对中国的部队,军部设在拉达克首府列城,控制地域包括锡亚琴冰川直到楚舒勒山口的高原地区。总编制约5.7万人,下辖步兵第3师和山地步兵第8师,外加锡亚琴冰川旅、独立第14装甲旅、炮兵第14旅、后备步兵旅、装甲团等部队。其中山地步兵第8师是印军的王牌部队,参加过锡亚琴冰川战役。

  随着梅农中将担任14军军长,印军还将增加一个部署1.2万人的山地步兵师,用来对抗中国的强大军事压力。这样,再加上印藏边境警察部队和阿萨姆步枪队部队,以及特种边境警卫部队(SFF),以及预备役和后勤保障力量,印军在西段压上了大约30万人的部队。

  

  印度军方目前十分自信,他们认为印军的山地高原作战经验比中国多,印军有打赢与巴基斯坦的卡吉尔雪山战争的经验,有在5000米以上高原作战的实力。这些迷之自信,是印军不断进行军事冒险的底气。不过,美国《国家利益》曾援引美国陆军一名高级将领的话说,印军四个步兵师都打不过美军唯一的第10山地师,原因就在于编制臃肿、武器落后,火力羸弱,后勤保障等方面乏善可陈,只能靠数量优势在“称霸”南亚。只要印度再敢铤而走险,那么迎接印军的,将会是比1962年更为惨烈的失败!

  美专家:印度可夺取中国其他领土 迫使解放军撤退

  中印发生边境对峙以来,西方媒体对这个话题十分关注,而且出于一贯以来牵制中国的目的,对整个事件所持的立场也基本是站在印度一方。近日,两位美国战略防务专家在《连线》网站发表文章煽风点火,鼓吹印度不能对中国让步。文章称,如果印度无法迅速扭转现在的局势或采取反制措施,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要做到这一点将变得更加困难。

  这两位美国战略防务专家称,如果印度改变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所谓“拉达克东部”地区实际控制线(LAC)上对大部分土地的“占领”,那么印度的选择只能用“糟糕、更糟糕和一败涂地”来形容。

  文章称,根据麻省理工学院助理教授维平·纳朗(Vipin Narang)和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教授克里斯托弗·克莱里(Christopher Clary)最近为麻省理工学院剑桥国际研究中心撰写的一篇论文称,印度面临着扭转中国“占有领土”既成事实的糟糕选择,在实践中很难实现。

  

  【中印边境士兵照片】

  他们警告说,采取反制措施的最佳时机是在其未完全控制之前。他们引用了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的丹奥尔特曼(dan altman)的话说,如果中国在所谓“拉达克地区”上“占领”土地的既成事实不能迅速逆转或反制,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做(反制)会变得更加困难。

  文章称,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加强并巩固了自己的军事存在,并形成了一种“新常态”,这正是中印两国在所谓“拉达克地区”的真实情况写照。此外,题为《班公湖困境:中印冲突后的选择》的分析认为,中国正在争取时间巩固其在战略要地的防御工事并进行坚守。

  两位美国战略防务专家发表的论文表示,在一场国际军事争端结束时,甚至在之后持续十年的时间里,胜利者往往会继续保持对绝大多数土地的控制权,而这可能是印度必须要面对的新现实。

  根据分析,印度第一个糟糕的选择是试图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其“占领”的土地上直接驱逐出去,这是是不明智的,这意味着印军要部署更多的部队并提供充足的物资保障,这在战术和战略上都有先天的缺陷。毕竟,时间是站在中国这边,解放军目前正在巩固新的阵地。这反过来又会使印度更加难以“在任何地点上进行有限的协同进攻,更不用说全面进攻了”。

  

  【印度边境安全部队(BSF)在印巴边境巡逻】

  文章称,所谓拉达克地区的地形非常利于防御。据印度军队估计,在平原地区,进攻防御比例是1:3,即一个防御者抵御三个进攻者。而在山区,这一比例却是1:10,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更高,这与1999年印度军队与巴基斯坦爆发的卡吉尔战争中所经历的情形相似。

  麻省理工学院的报告称,对印度来说,第二个“更糟糕”的选择是,通过夺取中国在其他地方的领土,并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迫使解放军最终撤出所谓“拉达克地区”。虽然印度边防特种部队(SFF)在八月底控制了班公湖南岸的部分主要高地,但印度高级军官认为,这不足以迫使解放军脱离接触、撤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46 参与 6128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123军情观察室

热门武器分析

头像

123军情观察室

热门武器分析

4751

篇文章

4738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