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澄湖,为什么人设崩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食味艺文志】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阳澄湖,也许是这个季节最尴尬的名词。

  商家卖力吆喝,买家则听得耳朵起茧,心生厌烦。就像特洛伊的海伦,明知道这只是希腊人发动战争的借口,但伊利亚特的故事还是被后人们不厌其烦地演绎成百上千遍。

  是什么原因,让汤国梨诗句中“不是阳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苏州”的阳澄湖大闸蟹,人设崩塌成了今天的模样。


  和很多人的想象不同,野生大闸蟹严格说来并不完全是淡水生物,而是一种具有洄游习性的节肢动物。

  幼年时,大闸蟹在海水或江河入海口的半咸水中孵化出生,浮游生活。海水中丰富的藻类和微生物,为蟹崽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相对安全的生长环境。

  随着蟹体成长增大,本着趋利避害的本能,大闸蟹会逆游而上,在天敌较少的湖泊淡水环境中生活——这也是长江流域天生比黄河、辽河等河流更适合大闸蟹生活的原因。丰沛的水资源和密布的水网,让幼蟹在逆游而上中,更容易找到水流平缓、食物链简单的湖泊。

  而这,也是长江下游蟹品质最高的原因:相比千里迢迢洄游到中游,早已劳累变瘦的螃蟹,只有生存力强、个体强壮的蟹,才能占据下游最省力就能到达的地方定居。而阳澄湖,正是长三角地区,距离长江干流和入海口最近的大型湖泊。


  除了地理优势之外,阳澄湖本身,也有很多宜于大闸蟹生长的环境优势。这片面积与苏州市区差不多大的湖泊,平均水深达到2米,水位稳定,有着很强的水质自净能力。

  此外,由于成湖历史长、自净能力强,湖底65%以上的面积都是硬质土,甚至还有清代留下来的大量青石板铺底,相比于淤泥,这种环境能让蟹体更加干净。且螃蟹挖洞需要足够的力量,客观上让大闸蟹“锻炼”得更壮实。

  所以,民国以前和解放初期,阳澄湖大闸蟹的盛名,还真不是外强中干。


  “文革”结束后,中国进入高速发展的时代,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但对于野生大闸蟹来说,因为自然水系上被各种堤坝水闸阻隔,自然洄游的成功率被大大降低,产量直线下降。

  但一个悖论是,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对优质食材的需求越来越高。古代文人士大夫推崇追捧的大闸蟹,开始越来越多地飞入寻常百姓家。

  养殖,是解决这对矛盾的必然选择。


  大闸蟹的养殖和大部分水生鱼虾不一样,要人工模拟洄游的环境:先把蟹苗蟹种放在江河入海口的半咸水域养大,再投放到内陆湖泊里。

  一夜之间,阳澄湖的地理优势不复存在:长三角地区,所有的蟹苗都要在崇明岛长江入海口养殖,再以定向采购的形式,转移到太湖、洪泽湖、高邮湖、固城湖、沙家浜和阳澄湖……

  更极端的例子是,在空运物流发达的时代,陕北的黄龙、甘肃的临泽、青海的可鲁克湖,甚至新疆的巴里坤,这些原本不可能出现螃蟹的地区,都开始售卖“本地特产”大闸蟹。

  归根到底,空运成本不高,短短的时间间隔也并不会影响大闸蟹幼苗的生存。

  阳澄湖,到此已经成为一件皇帝的新装。


  当人们讥笑阳澄湖大闸蟹是“洗澡蟹”的时候,苏州本地人常常会倔强地科普“大家全都是蟹苗移植培育,都是洗澡”。

  理性分析,在大闸蟹标准越来越高、需求越来越大的趋势下,“洗澡”本不是贬义词,而是符合蟹类洄游本性的正常养殖工序。统一标准饲养蟹苗,并在自然环境里给予充足的投喂,养殖大闸蟹从各方面来说都比野生蟹有着更大的优势。


  但事实上,阳澄湖洗澡蟹的问题不只在于品牌公信力下降。哪怕同样“洗澡”,阳澄湖也在日渐失去它的真实价值。

  90年代开始,阳澄湖螃蟹养殖产业的快速膨胀,就像大多数进入下行区间的品牌一样,人们加速套现,消耗着本来有限的自然资源。当时,一只养殖的阳澄湖大闸蟹,卖到最经得起品质考验的香港市场,能换上一块电子表。

  在经济结果的催化下,农民和商家纷纷跟风在阳澄湖内进行围养,围养面积迅速飙升,把整个阳澄湖左一块右一块围得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阳澄湖的水域面积约18万亩,到2000年左右,官方给出的围网养面积就达到了14.2万亩。换句话说,整个湖区保守估计,有80%的水域都在养蟹。


  湖里野生的小鱼小虾,已经远远不够大闸蟹们吃了:加大投喂,是后来一连串连锁反应的肇始。

  当时的蟹农们,用冰冻的海鱼切碎,拌上玉米粒投喂到大闸蟹围网里,以促蟹肥。大闸蟹一亩地一次就要喂30斤饲料,在养蟹高峰期,每天就要有上百万斤的冰冻海鱼和玉米投进阳澄湖。

  在水产养殖中,最主要的污染源就是吃不掉的饲料。过度投喂,能给水体带来氮、磷、氨等方面的负荷。


  再加上长三角地区经济飞速发展,工业化进程加快,大环境污染是避不开的话题。即便阳澄湖本身自净能力再强,也抵不住这样的折腾。2000年后,阳澄湖的水质明显恶化,富营养化程度不断加深,部分水域甚至大面积爆发蓝藻。

  两相对比之下,同样品种的蟹苗,如果投放到自然环境更简单、水体更干净的湖泊,尤其是中西部高原地区纯澈的湖泊里,孰优孰劣,不言自明。



  2002年之后,阳澄湖当地面对严峻的水污染,已经紧急刹停了围网养蟹产业,湖面养蟹面积在后来的十年里缩小了一大半。但水质提升谈何容易,至今,阳澄湖依然是四类水源,达不到国家饮用水标准。

  但“阳澄湖”品牌,却像一棵垂垂老矣的摇钱树,还在被商家持续压榨消费。湖区不让养蟹,就在周边挖塘养殖,依然称为“阳澄湖大闸蟹“。虽然肉眼看不出差别,但其真正品质,早已泯然众人。



  水墨青花半生梦,少年子弟江湖老。阳澄湖大闸蟹,当然也曾是中国最顶级的螃蟹美味之一。但食物本身,就在随着岁月变迁、技术更迭、物候流转而不停变化

  没有永恒的美味,只有当下的快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72 参与 1756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食味艺文志

饮馔杂谈,艺文景观

头像

食味艺文志

饮馔杂谈,艺文景观

232

篇文章

50646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