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大师金岳霖的修养:我的秘密,不告诉你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们知道,林徽因是女性的“敌人”,是男性的“月亮”(众星捧月)。

  当年,冰心曾写过一篇《我们太太的客厅》,被认为是映射了林家的客厅,是不是真的,反正当时很轰动,很多人都这么认为。

  而实际的林徽因,的确没几个女性朋友,就一个女闺蜜,还是外国人(费慰梅),但是,她有一大帮男性朋友,这其中,最为铁杆的一个就是大教授金岳霖。

  

  金岳霖

  以前读到这一段,只知道金岳霖一生不婚,毗“林”而居,是个令人敬佩的多情好男儿,再读金岳霖,才懂得他何以能入了才女的法眼,把胡适、张奚若、陶孟和……远远甩出几条街,自有他的不可言说的迷人魅力,而青青最为敬佩的是,他这人嘴巴可真牢啊!胸中自有千丘壑,不会随便对人说。

  

  1931年清华大学北院,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清华大学一代精英们一起合影。左起:施嘉炀、钱端升、陈岱孙、金岳霖

  “我没有机会同她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

  你有没看到过金岳霖写给林徽因的情书?有没看到金岳霖发表过“吴宓深爱毛彦文”一类的文章?或者听到老金说他“最爱林徽因”的言论?都没有!我是没看见,相反,他在自己的文章中冠冕的解释了“爱”和“喜欢”,说父母、夫妻、兄弟、姐妹亲人之间是爱,朋友之间是喜欢,自己的生活差不多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生活,算是把他和林、梁之间的关系巧妙的做了答,多智慧的人哪!

  即便在林徽因去世后,有人请他为林徽因的诗集写几句话,他也拒绝了,说:“我所有的话都应当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听来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1934年或1935年在北京天坛 自左:金岳霖、梁思成、费慰梅、梁再冰、林徽因

  老金就这样牙关紧闭,他不愿意说破,他大概觉得告诉你有什么好,太俗!你还爱乱讲,我的秘密她懂就好,不需要告诉你,也免得你惹是生非,殃及池鱼。我就在想,他这是让故去的人、后世的人都活得圣洁、展拓又大方啊,好深沉睿智的老金!

  金岳霖是学哲学的,大概哲学能让人善于思辩,看事物更通透,活人就活得轻松。

  解放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反右、文革,一系列政治运动,几乎所有的“臭老九”都遭到迫害,老舍等人自杀,陈寅恪等被整死,老金难得地躲过了这些劫难,青青以为,这绝对和老金搞哲学、逻辑学大有关系。

  在昆明跑警报时,老金用他的逻辑思维给学生讲,按照逻辑上来说,跑警报大家会带点值钱的东西在身边,什么东西值钱又好带呢,就是金戒指,既然有人带,就会有人丢,有人丢,就有人会捡到。然后,他的学生就有人在跑警报时睁大眼睛巡视地面,果然就捡到过两个金戒指。

  

  西南联大师生跑警报

  在这些政治运动中,老金必然用到了他的逻辑分析能力,事情就看得透彻、检讨就写的好,就先过关了,他看有的教授,检讨写了几次三番也过不了心里着急,就跑去帮助他们怎么写检讨。

  帮助人这一点,老金可是极其诚心的,劝朋友都差点劝出架来。

  那时候,吴宓教授喜欢上了一个姑娘毛彦文,苦苦追求而不可得,苦闷之中按耐不住地公然在报纸上发表了自己的情诗,其中有一句“吴宓苦爱毛彦文”,众教授闻之大惊,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毛彦文的名字有失斯文,就推举金教授前去劝劝吴宓。

  

  这个老金,去了以后,就跟吴宓说:“你的诗如何我们不懂,但是,内容是你的爱情,涉及毛彦文,这就不是公开发表的事情,这是私事情,私事情是不应该在报纸宣传的。我们天天早晨上厕所,可是,我们并不为此宣传。”

  话音刚落,吴宓就拍案而起,大怒:“你休在这里胡言乱语,我的爱情不是上厕所,厕所更不是毛彦文!”让老金一脸懵逼,等他回过神来,才喃喃自语地检讨说:我把爱情和上厕所说到一块,真的是不伦不类,其实老金就是这么个憨厚实在的人。

  说起憨厚,还有一件千里走单骑的故事。那是西南联大时,老金眼睛不好,可能怕见光,有段时间戴的眼镜一只镜片是白的,一只是黑的,很怪,走起路来总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就这样,他从昆明一路颠簸跑到李庄去看望梁林一家,等见到病的不成人样的林徽因时,他很心疼,限于当时的生活极度贫困,营养更谈不上,老金就跑到镇上买了几只鸡来养,盼着鸡长大了好下蛋给林徽因补充营养。

  

  1941年,金岳霖在李庄林家院里养鸡,身后是梁思成、梁再冰、梁从诫和邻居家小孩

  老金过去就爱养鸡、玩蛐蛐,还闹过笑话,有一次,他打电话给赵元任,说家里出了大事,请赵太太赶快过来帮忙,赵太太杨步伟是个妇科医生,等赵太太急忙赶去一看,原来是老金的鸡生不出蛋,卡在窗子那里,他是请助产士给他的鸡助产,但这次养鸡他可是严肃认真并给予了殷切希望,一个月后,鸡果然没有辜负这个有心人的一片苦心。

  “教过的学生很多,记不得了”

  老金早些年资助过一个穷学生殷福生,很活泛,49年殷福生去了台湾,从此海峡两岸断了联系,几十年后,两岸交往解冻,金岳霖已经90岁,台湾记者采访老金,问起金老:“您还记得曾经教过一个叫殷福生的学生吗?他对您的帮助念念不忘。”金岳霖说:“我太老了,教过学生很多,不记得了”。

  记者走后,别人问他,你真的不记得殷福生了?他笑着说,“当然记得……,我对殷海光(后来改的名)好,不是为了他将来报答我。一个人真心帮助别人,不是为了别人怎么回报。善之为善,不求回报,这才是善的愿意啊!”他是不愿意说破,施善而不求报,免去他人的情感负担。

  

  金岳霖生活照

  金教授不仅仅是学问大、生活有情趣,这两件不愿说破的事情,给人感受很深,他这人情深义厚、心胸通达,其师道尊严、人文修养,令人肃然起敬。

  参考资料:

  《南渡北归》岳南

  《金岳霖的回忆与回忆金岳霖》刘培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4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我们都爱萌萌喵

推送一些宠物知识

头像

我们都爱萌萌喵

推送一些宠物知识

433

篇文章

184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