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的IT化到底有多落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原创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静说日本

  
一场新冠病毒疫情,让日本政府吃足了苦头。

  
安倍在位时,下令给全体国民,也包括在日外国人,不管男女老少,一律发放10万日元(约6500元人民币)的生活补助金。

  
这一喜讯传来,人人欢喜。但是这一笔钱,发了整整3个月。原因是许多人没有身份证,即使有的话,也没有跟自己的银行账号挂钩。

  
也就是说,政府想给你发钱,就不知道往哪里发。

  
发钱一事,让日本政府与日本国民都发现了一个问题:日本社会的IT化,是不是已经很落后?

  

  来看看联合国发表的一份2020年的调查统计,“电子政府”做得最好的,第一位是丹麦,第二位是韩国,第三位是爱沙尼亚。而美国排在第9位,日本排在第14位。

  
我们中国从1984年开始建立身份证制度,刚开始时,是一张塑封卡片,感觉没啥用处。那么现在的第三代身份证,已经完全的高度信息化,据悉新增定位功能,银行卡、信用卡、社保卡甚至购物卡都被集合在身份证中,真正做到“一卡通”,而且还支持指纹支付,在一些场合可直接通过指纹识别个人身份。新增持卡人血液信息,便于就医时血型匹配,以及公安部门破案。

  
还增加USB功能,持卡人可将身份证和电脑连接起来读取身份证里的相关信息。

  
日本建立国民身份证制度,要比中国晚了28年。直到2012年,国会才通过一部法律,要实施国民身份证制度,给每一位国民、包括在日外国人一个身份编号。

  
但是,日本没敢说是“身份证”,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它叫做“マイナンバーカード”(我的编号卡)。

  

  结果这一编号卡制度一经推出,就立即遭到了国民的抵制,因为大家都担心,个人隐私被政府控制,或被泄露。

  
日本政府为了推行这张“身份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想出了一个诱饵——领取“我的编号卡”的人,可以获得政府5000日元的购物券(约325元人民币)。

  
但是直到2020年4月,8年间,领取“我的编号卡”的人,还不到20%。绝大多数的人,不愿意领取。

  
那么,日本社会迄今为止,作为个人身份证件的东西,究竟有什么呢?第一是驾照,第二是国民健康保险卡。外国人则使用“外国人在留卡”。

  
为什么在日本社会,“我的编号卡”这种全民身份证无法得到广泛的使用呢?

  
解读很简单,就是因为日本有一部法律,叫“个人隐私保护法”,个人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家庭住址、电话号码、银行账号等均属于个人隐私,任何机构与个人未得到本人同意,不得擅自要求提供,更不得泄露。

  
正因为有这一部法律,政府就无法搜集和掌握国民个人的隐私资料,除了最基本的户籍资料之外,像个人资产、银行存款等信息,除了持有法院搜查令之外,银行是不得向包括政府、警察在内的任何机构擅自提供。

  
这一部法律,就像一堵围墙,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日本国民的隐私。但是,也给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的电子化,带来了重重障碍。

  

  假如日本政府已经实现了国民管理的电子化,这一次发放10万日元的补助金,政府根据个人信息资料,分分秒秒可以立即汇入每一位国民的个人或家庭账号。但是,日本政府这一次的发钱,还是用了最原始的信函邮寄通知的方式。1亿2600万人口,加上320万外国人,每个人都要给他寄一份厚厚的发钱资料,所花费的人工费,那浪费了300多亿日元。

  
所以,这一次菅义伟当首相,他实施的行政改革的第一大目标,就是要成立一个“数码厅”,作为全国管理IT化的中央机构。

  
那么,菅义伟首相眼中的数码社会,到底应该是一个怎样的社会?

  
第一,政府机关的办公和信息管理,全部实现电子化。要逐步消灭纸头和印章。

  
第二,通过“我的编号卡”的全面使用,建立起政府机构与国民之间的服务电子化系统。譬如,你要取一份自己的户籍资料,不再需要亲自跑到市政府去,在家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的专用终端机上,输入个人号码,就可以打印出来。

  
第三,在一定程度上,建立起政府对于国民基本信息的掌握,特别是遇到地震、海啸、台风等自然灾害时,政府随时可以向灾民提供救济。而只要有这一种“我的编号卡”身份证,灾民就可以用其代表银行卡取钱,或接受医疗。政府或医疗机构可以从你的“身份证”上获取你个人信息。

  
但是,一听说“我的编号卡”要与银行账号挂钩,许多日本人就不干了——坚决不能让政府知道我有多少钱。政府解释说,我只绑定你一个银行账号,其他账号我不管。但是一直到9月初,全国“我的编号卡”领取率还不到40%,这是最令日本政府感到头疼的事情——这事还不能强迫国民一定要领取。

  
日本研究AI问题的东京大学松尾丰教授说,日本政府与日本社会电子化、数码化、AI化的落后,不是日本没有这方面技术,而是因为整个政府与社会,还没有建立起统一的规则,并对电子化、数码化存在着轻视,认为互联网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用现金也可以,干嘛一定要用电子支付?日本与中国和韩国已经在这些领域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不赶紧追赶,将会影响产业的发展。

  

  当了7年零8个月内阁大管家的菅义伟首相,虽然已经71岁,但是深知整个社会实现电子化、数码化的重要性。设立“数码化厅”,推进全社会与全民生活的数码化,不只是为了提高社会管理的效率,更重要的还是想把“电子化、数码化”作为新经济的增长源,搅动数码AI产业的发展,尽快让日本社会迈入AI时代。

  
但是,就不知保守的日本社会,许多国民的脑筋能否转过弯来,去热烈拥抱数码生活与AI时代的到来?

  原标题:《日本社会的IT化到底有多落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41 参与 14476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398962

篇文章

283709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