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被爸爸带着跑长途的孩子走了,生命最后一刻都没能见到妈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崽,崽,你听见了吗?爸爸来看你了,你听见了吗?”浙江杭州某医院重症监护室内,货车司机何田忠一声声呼唤着5岁的儿子,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回应。“崽,你走了,爸爸怎么办啊?”何田忠一边哭泣,一边为儿子穿上新衣服。9月19日12点多,何田忠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儿子何雨泽走了。这是何田忠进病房见儿子最后一面,更让他伤心的是,儿子最后一刻也未能见到自己的妈妈。此前,在得知儿子进入脑死亡状态后,何田忠帮儿子做了一个决定,将遗体捐献,感恩回报社会。图为9月19日,何田忠给儿子穿衣。

  

  听到这个消息后,志愿者哭了,摄影师也哽咽了。9月15日,摄影师在网络平台以《疫情后,妻子跑了,30岁货车司机带重病儿子跑了40多天长途》为题发文,为孩子筹集治疗费,引发数百万网友的关注,1万多网友献出爱心,在短短3个小时就为孩子筹集了40万治疗费。之后依然不断有网友要帮助这对父子,无奈筹款已经结束。没有想到,最终钱有了,孩子却没有了。图为9月7日,何田忠和小雨泽在高速公路上。

  

  今年30岁的何田忠来自湖南道县营江街道,2003年的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全家的命运。当年,父亲在帮人拆房时出事故,被砸瘫痪,花了很多钱,五年后还是去世了。父亲去世后,他辍学外出打工。2013年,时年23岁的何田忠通过网络认识了同在杭州打工的来自贵州茅台镇的妻子。在2015年,两人还是走到一起。在两人结婚的当年,儿子何雨泽出生。就在何田忠为全家未来生活谋划之际,母亲因病去世。图为9月17日,何田忠填写遗体捐献志愿书。

  

  父母去世后,妻儿成了何田忠仅有的两个亲人。之后的日子,妻子照顾儿子,他拼命挣钱。2017年,何田忠一家来到绍兴开了一家水果店,在他的努力下,不久就还清了父母治病欠下的外债。为了将生意做大,何田忠贷款开了第二家店。未曾想到一年不到生意滑坡,两口子之间的争吵也逐渐多了起来,妻子一气之下一度跑回贵州。图为9月7日,货车上,何田忠帮儿子穿裤子。

  

  店铺生意不好,妻子也回了老家,自己还要照顾孩子,何田忠索性决定将店铺盘了。不久后,他将妻子接了回来。然而,就在何田忠期待妻子回归家庭的时候,儿子又出事了。2019年10月,何雨泽在幼儿园里哭着喊头痛。10月28日,何田忠带着儿子去绍兴医院检查,结果查出脑部松果体区有肿物,当日就转到杭州某医院,最后确诊孩子患脑肿瘤。图为9月7日,爸爸在卸货时,小雨泽一人坐在驾驶室内。

  

  “无论如何,要救孩子。”当时,何田忠手里只有5000块钱,找亲戚朋友们凑了一点钱,才让孩子住了院。让何田忠没有想到的是,妻子却说,“能治就治,没钱就不治。”10月29日,在何田忠一再坚持下,何雨泽接受了脑积水分流手术,后又做了胸口输液港手术,术后开始化疗。为了筹钱,何田忠将家里能卖的全部卖了。图为9月3日,何田忠和儿子在驾驶室吃饭。

  

  春节后,何雨泽在医院治疗,尽管处处封锁,但何田忠一天没有休息,帮绍兴一个医疗厂运送赈灾医疗物资,往返于萧山机场和浦东机场,希望为孩子多挣一点医疗费。今年3月雨泽转到杭州一家医院接受化疗放疗,化疗的效果特别好。医生说,到7月就可以结束化疗巩固了。然而,此时何田忠发现,自己所筹的钱全部用完不算,还欠下医院不少钱,儿子已经无法继续治疗了。6月18日,何田忠无奈带着儿子出院。图为9月7日,何田忠和儿子在高速公路服务区。

  

  没有想到,在出院的当天,妻子就提出要回老家。尽管何田忠苦苦哀求,7月20日,妻子最终还是走了。妻子离开后把何田忠的电话都拉黑了,何田忠只能通过朋友来联系她。之后,何田忠曾找人劝说过妻子,希望她能回来,没想到妻子放下一句狠话:“以后不要打扰我了,就算儿子明天没了,我也不会回来。”图为9月7日,何田忠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帮儿子洗脸。

  

  在妻子离开后,何田忠陷入困境,一方面儿子无人照顾,一方面儿子需要钱治疗。为了给儿子挣治疗费,他开始带着儿子跑车。从那时开始,闷热的驾驶室里,有了儿子的“陪伴”。在车上,何雨泽只要不痛,都会安静地坐在何田忠身边。怕儿子无聊,何田忠偶尔用五音不全的嗓子给儿子唱几首儿歌。图为9月7日,驾驶室内,何田忠用手够着儿子,防止他倒下。

  

  那段时间,何田忠每天带着儿子何雨泽,从浙江绍兴往安徽芜湖和铜陵送货,一个来回近30个小时,吃住都在车上。由于孩子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加上一路颠簸折腾,身体越来越差。才开始走路一瘸一拐,渐渐地手臂和下肢没有知觉,全身疼痛。8月17日,何田忠带儿子去医院做了头部检查,被确认肿瘤复发,医生让赶紧带孩子回医院还有机会。可要回去除了要还清医院的欠费,还要准备好后续的治疗费。最后,何田忠只能抱着孩子转身默默走了。图为服务区,父子俩在驾驶室内睡觉。

  

  在9月7日,摄影师在跟拍何田忠父子俩的生活后,发现孩子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9月8日,何田忠将儿子送到杭州的医院。没有想到孩子到杭州后病情急转直下,9月14号晚上雨泽心跳骤停,医生抢救了好几个小时。在妻子走后这段时间,雨泽经常说想妈妈,还问妈妈去哪里了。因此,在孩子抢救的当晚,何田忠想方设法联系上妻子,希望她来看一眼孩子,没有想到再次被拒绝。图为9月7日傍晚,何田忠和儿子回到绍兴。

  

  9月15日,摄影师通过网络平台为何雨泽发起筹款,父子俩的命运引发数百万网友的关注,短短3个小时就为其筹集了40万治疗费。由于病情严重,9月16号,何田忠用救护车将孩子转到杭州另外一家医院,抵达医院后就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并下了病危通知书。期间,何田忠一直在跟妻子联系,但她一直推托。图为9月7日,回到家中,何田忠将儿子放到床上。

  

  9月17日,医生宣布何雨泽进入脑死亡状态,何田忠得知消息后强压心中的悲伤。经过再三考虑之后,他决定捐献孩子的遗体,并在当天签署了遗体捐献志愿书。当他在志愿书上按下手印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何田忠说,“孩子在最难的时候,这么多人关心他,帮助他,这是他回报社会的唯一方式,我为他骄傲自豪。”图为9月19日,何田忠给儿子穿衣。

  

  9月19日中午12点50分左右,何田忠进入重症监护室见孩子最后一面,为儿子换上新衣,此刻,这个铮铮铁汉放声痛哭。9月20日,何田忠希望通过摄影师,感谢那些曾经关心和帮助小雨泽的网友和爱心人士。他说雨泽是在爱的包围中走的,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妈妈,他没有使用完的善款,将转捐给其他重疾患儿治病,这是我的心愿,也是雨泽爱的传递。图为9月19日,医护人员和小雨泽告别。

  摄影手记:

  

  在9月7日和何田忠父子在绍兴分别后,我一直牵挂着孩子,在得知他第二天就被送进医院后我一度感到欣慰。在得知爱心人士在帮孩子联系北京和上海的专家的时候,我曾感到孩子有希望了。特别是当9月15日文章发出去后,3个小时就为孩子筹满治疗费时,我一度有些兴奋:孩子有救了。然而,没有想到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当9月19日得知孩子走了的消息后,我顿时哽咽了:对不起孩子,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帮到你。图为9月7日,何田忠在家长帮儿子洗澡。

  

  记得在跟摄何田忠父子之前,我原本以为就是一个司机带着孩子跑长途。然而,当我登上卡车的时候,才知道孩子的病已经很重,父子俩有多艰难。在上车的那一刻,车子里弥漫着一股刺鼻味道,我看父子俩满身都是灰尘,看到孩子有气无力地靠在座椅上,身体不由自主摇晃着。我坐在副驾驶的一侧位置上,孩子无数次倒在我的后背上,那一刻心好痛。图为9月7日,从芜湖返回的路上,何田忠抱儿子下车。

  

  而当孩子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我听到他叹了一口气,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车上二三十个小时,他没能好好躺着睡一个觉,即使躺着也是摇晃着颠簸着。或许在家里的床上,是他最舒服的姿势。最刺痛我的是,孩子父亲外出装货时,将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在胸口上放着一盒牛奶,只要张开嘴就可以够到。图为9月7日,准备外出的何田忠给儿子胸口放一盒奶。

  

  在拍摄时,何田忠曾经跟我说:“我最怕,我跑车跑着跑着,儿子没了。我也怕将儿子一人留在家里,转身回来推开门,儿子睡去了。”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真的成为现实。我忘不掉孩子爸爸为他唱歌,他眼睛一亮的样子;忘不掉他独自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摇摇晃晃的样子;忘不掉他一人躺在床上,独自看着狭小窗户的样子……图为9月7日,静静躺在床上的小雨泽。

  

  孩子走了,他不用再跟着爸爸的货车去颠簸,不用看着那个狭小的窗口,不用再想妈妈。希望天堂里的你不再有痛苦。图为9月19日,医护人员和小雨泽告别。(高进 于海华 吴芳 文/图)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此前报道:

  妻子跑了,90后货车司机带着重病儿子跑长途:最怕跑着跑着人没了

  

  今年三十岁的何田忠是一名大货车司机,为了养家糊口,给重病儿子赚医药费,他在疫情过后,开着货车来回在浙江绍兴和安徽芜湖、铜陵等地周转送货,一个来回就得在车上呆二三十个小时,跟儿子吃喝拉撒睡都在车上,而他的今年刚五岁的儿子何雨泽患有脑肿瘤,病情很不乐观,持续恶化让父亲很担心儿子跟着自己跑着跑着就没了……如今儿子的双臂和下肢已经快没了知觉,而让这样的儿子每天跟着自己受苦受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自己没有钱让孩子住院,请不起护工,而自己父母双亡,老婆也跑了。

  

  儿子生命力很顽强,尽管饱受病情折磨,还是非常懂事,儿子副驾驶躺着或瘫着,有无聊了又跟自己要抱抱,平日里儿子很非常安静,只有在疼的时候才会大的情绪波动,自己听到儿子喊疼 也只能忍着泪水找地方停车,给孩子按摩。儿子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每天孩子跟自己这么跑长途能赚一百六十元,何田忠就想着能够早日凑够钱给孩子治病,将来还能让孩子上幼儿园。他是湖南省一个贫困山村的人,在父母没去世之前,全家靠打工和种田维生,23,岁时他与妻子在网上相识,而后两人结婚,不久后相依为命的姐姐也嫁去了外省,基本没了联络,本来夫妻两人结婚后开水果店生意挺好,赚了不少,但一年之后就赔钱了,妻子也回了贵州娘家,尽管自己曾经把她接过来,但是心已经不在这个家了,何必圈着她呢。

  

  没过多久,儿子就查出了患脑肿瘤,手术杂费需要至少三十万,成功的话儿子可以生存下来,当时手里只有5000块的何田忠立马找亲戚朋友凑钱,但远远不够。在欠了医院很多钱之后,他开始带着儿子跑长途,在儿子没钱被赶出医院后,他妈妈也回贵州再也不联系了,直接说孩子死了自己也不回来。儿子现在五岁了只有二十几斤,玩具也没有力气玩,住的屋子里条件很不好,货车是自己花钱借来的,他必须得挺着干活,在自己出门装货时,就让孩子在家里躺着,而他最怕的就是,等自己推开门回来,孩子却永远的睡去了。上个月十七号,对于儿子的病情,医生说如果赶紧带孩子回医院治疗的话,还有机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4033 参与 168300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乙图

纪实摄影

头像

乙图

纪实摄影

1801

篇文章

3279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