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郑永年: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国手里有什么“武器”?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直新闻按】8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这场座谈会上,来自国内各大院校从事政治、经济、国际形势研究的九位学者先后发言,就“十四五”规划编制等提出意见和建议。民间也将这几位“明星”学者统称为“中南海九专家”。

  《直新闻》今天对话的正是这“中南海九专家”之一的郑永年教授。长期从事政治经济、国际关系与中国国情研究的他曾旅居新加坡多年。今年,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担任首任院长、讲席教授。何以归来?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一把年纪,是时候落叶归根了。

  “一把年纪”当然是他的笑谈,1962年生人的郑永年此刻正值一位学者“桃李天下,八斗之才”的黄金年龄。为何一眼相中深圳,来到这片沃土扎根,郑永年与特区有着怎样的缘分?“初来乍到”的他打算如何施展拳脚?参与起草《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他,对湾区之于中国经济扮演的角色又有着怎样的期待?

  一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萦绕国人耳畔,审视中美关系多年的郑永年曾用一篇《中国必须避免对美误判》引发现象级传播;又以一句“中美关系正呈自由落体式下降”引发舆论热议。太平洋彼岸的两个大国在后疫情时代该如何相处?甩在中美牌桌上的“台湾牌”、“南海牌”会激起中美军事碰撞千层浪吗?在中南海那场座谈会上,郑永年说了什么?

  

  问题永远叠着问题,答案却也跟着答案。带着好奇与惴惴,请随《直新闻》记者的脚步,叩开郑永年的大门。

  中南海建言:国际环境越恶劣越要开放

  直新闻记者 毛昱:您在中南海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是否有把中美关系可能要面临的长期竞争关系融入到对“十四五”规划的建言中去?能给我们透露一些具体内容吗?

  郑永年:把它(国际变局)融入到我们未来十四五规划当中去,我想这也是中央安排,一方面就是五年规划当中主要强调我们自己国家的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是同时要看国际环境,那么我想这也是把我们找去的原因吧。

  其中包括张宇燕先生,我自己是讲国际关系、大国关系、中美关系,表明领导层也考虑在这样一个大变局的情况下、国际环境大变动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样来制定实施我们的“十四五”规划。

  社会上当然有很多的误解,因为习近平总书记说内循环为主,只是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说内部消费对我们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但是并不是说外循环上就不重要,所以我是觉得“十四五”,中国还是会坚持更深入的开放政策,这就是为什么深圳变得重要起来了。

  海外旅居三十年 落叶归根选深圳

  直新闻记者 毛昱:提到深圳,我就想问了,你为什么会选择来港中大深圳校区来任职?因为我知道其实中国很多高校也在邀请您。

  郑永年:首先实事求是的,就是说我到了我这个年纪了是吧,应当是到叶落归根的时候了。那么我自己也是想就是因为那么多年在海外的话,到最后就会想回中国做一件事情。我记得写博士论文的时候,其中一章就写广东的改革开放,广东的改革开放里面大部分大概70%写的是深圳,观察中国这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的故事,我是觉得深圳是一个非常典型。把深圳的故事讲好了,基本上就把中国的故事讲好了。

  过去改革开放40年是个外循环的一个成功的典型是吧?因为深圳把中国跟世界连接起来了。但同时现在我们搞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就是促进中国内部的大循环,那么还有深圳的扩散效应,我特别想,就结合深圳的实践,为建设中国自己的知识体系,建设中国自己的社会科学方面,能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

  用冷战“套路”中国 美国那套行不通

  

  直新闻记者 毛昱: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至今,美对华进行遏制与霸凌的领域就不断延伸,您在今年7月底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中美关系还会出现更严重的事态,您觉得在中美两国之间还会出现怎样的“严重事态”?

  郑永年:最坏的状态是怎么样,我觉得美国当然希望把中美关系引入美苏冷战这样状态,使得中国就维持在贫穷社会主义,我就你把中国重新打回贫穷社会主义,因为它要遏制你的发展。但是中国不像苏联,因为中国是在开放状态下成长起来的,因为中国本身就是世界经济体的一部分。

  贸易战的话,现在两年多时间了,到现在还是很难“脱钩”是吧?很难突破。美国政府行政当局想搞对中国搞“脱钩”,但中国是够格拒绝“脱钩”的。所以我跟美国驻华商会交流,他们没有一个企业想离开,自愿离开中国的,因为它放弃不了市场,资本的本质就是要赚钱。世界上哪能找到其他地方像中国这样一个大的市场?没有,对不对?

  美国想在台海打“代理人战争”

  直新闻记者 毛昱:近来,美利用巨额对台军售、指派内阁级官员访台、舰机穿越台湾海峡等,不断逼近中美政治互信底线临界点,不少台海专家都认为台海有面临出现爆点的可能性?您如何预判,会擦枪走火吗?

  郑永年:台海问题是中国最核心的核心国家利益,我就说最坏的情景。如果美国毫无理性的,他去推动台湾“独立”,10来个西方国家跟着他承认台湾,你怎么办?肯定要回应。

  美国表面上好像是为了保护台湾民主人权,它实际上不是。你从历史上看,美国有哪一次为了保卫他的所谓的民主自由,你跟一个大国打仗,进行战争的?他就是要用打“台湾牌”来遏制中国,台湾也有可能成为美国代理人战争的一个重要的领域。你先看看美苏冷战期间,因为两个都是核大国,美苏之间没有直接的对抗,尤其是没有直接的军事对抗,美苏之间的战争都是通过代理人战争。

  所以我一直在担心,美国可能以牺牲台湾的方式,比如将台湾变成一个代理人战争的“代理人”,这些“台独”他也觉得中美关系恶化是一个机会,这是我觉得如果从长远来说,可能这是一种最愚蠢的事,最愚蠢的做法。所以你看马英九他现在感觉到非常着急,但是蔡英文当局他们没有这个感觉,所以台湾的危机是很深刻的问题,这一块比南海要深刻得多。

  当然我们也是有能力来遏制的,比如说,我们就承认台湾公民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就行了。当危机来临的时候,大家都可以选择,中国的政治智慧就是开放,通过开放容纳台湾,那就解决了百分之七八十的问题,然后百分之二三十的话慢慢来,对吧?

  中美会有局部冲突乃至热战吗?

  直新闻记者 毛昱:目前美军舰机另外一个活跃地点就是南海区域,此前还有美国媒体“爆料”说美军有可能要炸掉中方建设的岛礁设施。没有东盟国家的支持,特朗普真的会在南海出手吗?或者说为了选举,特朗普会否剑走偏锋?

  郑永年:美国的一些人说花两三个小时可以把南海岛礁炸掉是吧?但是我觉得美国没有一个人是这样的神经病,我看现在除了两国外交战线上互相“打嘴仗”,军队其实最现实主义的,因为打仗是要死人的。当然南海我觉得也是有解决方案的,只是大家现在都是情绪主导了很多的问题,所以情绪之下很多的理性因素就找不到,我个人认为南海问题不难解决。

  然后我想任何一个国家受美国打压的时候,大家的情绪都会很高涨。但是做到理性,理性来自哪里?要有信心,信心来自哪里?就是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对自己所拥有的能力,这样一种理性的分析。所以我刚才强调了,中国无论从哪个方面,中国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抵制美国要对中国发动的冷战,更不用说热战。两个都是核大国,除非大家真的不要命了是吧?要毁灭这个世界了。

  不太可能有一些局部战争,如果是美国一定要挑起一些局部战争,中国也不用怕,能控制住就行。所以我就说中国自己的继续更深度跟广度的改革开放,才是对付美国的最有效的武器。

  

  直新闻记者 毛昱: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添加了疫情因素,逆全球化趋势日益凸显,中国应该如何来适应这种变局?或者说应该如何主动作为也参与塑造变局?

  郑永年: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也是最大的贸易国。美国要对中国搞冷战,中国有能力去抵制、消化,美国要把世界搞两极化,中国可以把世界推往多极化推动,所以我们有更多的主动权,更能主动起来,所以我是觉得我们要更有所作为。

  相关推荐

  新加坡教授:所有国家都能误解美国 但中国必须求实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4日刊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题为《中国必须避免对美误判》的文章称,中国看待美国不能跟随美国国内观点,对美国的估计必须实事求是,作理性分析,具有足够的现实主义。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在美国内部,美国衰落的声音不绝。美国也不乏有人开始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视为“失败国家”。在外部,特朗普的美国也不被看好。在这次新冠病毒危机中,没有一个国家向美国求援,这是美国进入世界体系100多年以来的首次。

  中国社会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也表现出复杂的情绪。很多人担心特朗普的非理性和不可预测性,尤其是特朗普眼下面临不利选情的情况下会如何行为。是否会向外转移矛盾,而把“中国牌”打到极致?是否继续升级中美之间早已经展开的冷战?是否在南海和台湾等中国核心利益上挑战中国,甚至发动战争?

  如果人们跟随美国国内的一些观点,也以为美国衰败了,或者以为美国会解体,而可以在国际上“取代”美国,就会犯极大的战略错误。其他国家可以错误地理解美国,中国则不可以。因为美国已经把中国界定为其头号“敌人”,中国对美国的估计必须实事求是,具有足够的现实主义。

  

  理性分析美国内部矛盾

  对美国所发生的一切,必须作理性分析。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今天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其内政的反映。在内部,今天的美国面临着几大矛盾。

  第一,种族矛盾,主要表现为BLM(“黑人的命也重要”)运动。其他种族的运动也存在,但被黑人运动所淹没;

  第二,阶级矛盾,主要表现为巨大的收入分配和财富差异问题。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主导下,美国二战后成长起来的、也是美国引以为傲的中产阶层急剧缩小,中产阶级社会演变成为“富豪社会”;

  第三,意识形态极端化,主要表现为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的矛盾尖锐化,演变成激进保守主义和激进自由主义。两者之间的交集越来越少,越来越没有妥协性;

  第四,政治利益矛盾,表现为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之间,两党之间的矛盾,光用意识形态来解释很难说清楚,政治人物自私自利走向极端,他(她)们之间的对立和仇视已经公开化,不可调和。

  所有这些矛盾导致了美国治理制度问题,或者如一些人所说的治理失败。而治理失败的关键在于政党制度的失效。西方自近代以来,政党是组织国家政治生活的最主要手段。尤其在美国,几乎所有问题,都要通过政党政治而转化成为国家政策来最终得到解决。

  美对华政策转为敌对

  所有这些内部问题也以不同途径反映到国际层面,就出现了很多国际和外交层面的问题,主要表现为:

  

  第一,调整盟友关系。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急速地减少对盟友的承诺,要不就要求盟友承担维持同盟关系的更多费用,要不就减少对盟友各方面的援助和支持;

  第二,从国际组织“退群”。奥巴马总统开始计划美国如何有序地从一些对美国影响减小的国际事务中撤出来,而转向对美国来说更为重要的一些领域。但这一战略在特朗普上台后,演变为全面“退群”;

  第三,美国内部矛盾的激化,导致特朗普民粹主义的崛起,而内部民粹主义的外部表现便是民族主义;在政策层面表现为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和反移民等。可以预计,如果美国解决不了国内的治理问题,继续弱化,美国民族主义会趋于高涨;

  第四,软力量的衰退。特朗普上台后,即使美国的很多盟友也对美国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应对美国,既不想得罪特朗普,也不想盲目跟随美国;

  第五,对华政策演变成为敌对政策。在外部,美国已经正式地把中国界定为其头号对手,俄罗斯次之。美国现在所进行的外交都是聚焦中国,试图形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来对付中国。但更重要的是,对华政策也成为美国内政的一个重要部分,两党竞争着谁对中国更狠。这里认同政治扮演着关键作用。认同政治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具有很长远的影响,因为它深刻影响着美国社会(民众)对中国的认知。

  美国目前面临着治理危机

  美国内部矛盾的激发和对华实行全面打压政策,这两者混合在一起,足以促成一部分人对美国的误判。这种误判如果影响到中国的外交政策,可以预见,就会很难避免陷入美国所设定的对华政策议程。因此,要制定有效的对美政策,人们需要对美国的现状,在基本事实的基础上,做理性分析。至少如下几点是要有认知的。

  第一,美国现在面临的是由政治危机所引发的治理危机,并非是总体政治制度危机。今天的BLM运动在清算美国的历史,包括制宪人物在内的政治家的雕像被推倒。不过,制宪人的雕像可以倒,但宪法不会倒;宪法可以修正,但不会废弃;

  第二,美国的制度空间足够大,或者“制度笼子”足够大,来容纳社会运动。今天的黑人运动,远远比不上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当时除了民权运动,还有庞大的反越战运动。美国的处理方法就是让“笼子”更大一些,给各社会群体更多的法律层面的权利。今天的美国认同政治盛行,社会运动碎片化,很难聚集起来对总体政治制度构成有效冲击;

  第三,随着BLM运动的激进化,保守主义也在崛起。自由和保守力量的较量不可避免,直到双方移动到一种新的均衡。很少有人会认为今天这样的抗争会演变成为内战;

  第四,经济与政治的分离。资本追求独立自主,以免受政治权力和社会的冲击。因此,在西方,所有其他问题不会对经济产生致命性的影响。政治可以干预、规制和修正经济,但主导不了经济规律。这也为此次新冠疫情危机所证实。疫情对美国社会各个方面和日常经济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对美国的基本经济体系并无构成巨大压力;

  第五,并没有显著迹象表明美国的硬实力在衰落。再者,硬力量的存在和上升,反过来会助力美国在危机之后恢复软力量。

  中美不是谁取代谁的问题

  如果能够照顾到这些基本事实,也不难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美国的衰落是相对的,就是与其他国家的发展相比较而言的衰落。如果与美国自己的过去相比较,美国仍然在发展,只是较慢发展;

  第二,大国的衰落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军事到今天为止仍然是最强大的之一。在这个漫长过程中,美国仍有复兴机会;

  第三,美国没有全面衰落,而是部分衰落。在经济、军事、科学技术、创新等领域,仍然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和美国比拟;

  第四,美国内部的“衰落论”主要是美国人的深刻危机感所致。美国是一个危机感驱动的社会。和其他国家的国民比较,美国人很少有忍耐性。加上热衷于报道负面新闻的媒体的大肆渲染,美国社会往往具有深刻的危机感,而政治人物(因为选票的缘故)不得不回应。不难理解,“西方衰落”和“美国衰落”的声音,在西方和美国从来就没有间断过。

  就中美关系来说,结论也是清晰的。

  第一,两国紧张关系是结构决定的,即中国已经崛起到被美国视为真实威胁的程度。

  第二,美国可以围堵中国,围堵也可以对中国产生影响,但遏制不了中国的继续崛起

  第三,中美两国不是谁取代谁的问题,美国遏制不了中国,中国也取代不了美国。

  第四,中美两国的问题是共存问题。丢掉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学会和美国共存,应当是人们思维的起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55 参与 33327
推荐
热点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直新闻

直新闻官方账号

头像

直新闻

直新闻官方账号

1087

篇文章

8202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