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分作文“不说人话”,高考到底想选拔什么人才?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每年高考热度最高的就是作文题了,毕竟这是我们社畜最后还能卖弄两下的舞台。最近就有一篇作文,引发了全民关注,它就是浙江省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

  开篇第一段,它就贡献了两个生词,和两个很有逼格的外国人名。来来,咱先做一下注释。这俩词是啥意思?怎么读?

  

  让怀抱新华字典的我来给你科普科普:嚆矢(hāo shǐ),意思就是开端;振翮(zhèn hé),就是腾飞。

  是不是赶脚自己像个文盲?扶好墙,后面还有更多生僻字词,像什么“玉墀(chí)”啊,“婞(xìng)直”啊,“肯綮(qìng)”啊,“孜孜矻矻(kū)”啊,说都说不完,有兴趣的童鞋可以自行百度。

  生词按下不表,还有一堆不明觉厉的外国大佬,像海德格尔、卡尔维诺、麦金泰尔、尼采、维特根斯坦等等等等。他还提到了这些哲学家、文学家们的各种观点,没点知识底蕴真是读不懂。这哪是答题啊,你是在给阅卷老师出题吧!

  老师们给出的“答案”出入也很大,第一个老师只打了39分,第二第三个都打了55分,最终作文审查组判为满分。

  于是网友们又吵翻了,一篇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的文章,到底该不该满分?别急,我们先来看看今年浙江卷的考题,以及老师给满分的原因。题目简单来说就是,如何看待“个人理想”与“家庭、社会对你的预期”之间错位的问题。

  

  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说,《生活在树上》是他几十年高考阅卷生涯中,极少能碰到的作文,“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

  

  到底逻辑是否严谨,说理是否到位,咱也得先读懂才行啊!所以文章曝光以后,网上就出现了一大波“翻译官”,大家各显身手做阅读理解、总结作者的中心思想。

  李夫人在借助字典+百度+多次研读之后,也终于捋清楚了,作者想说的是这么一个道理:人啊,总是想要追求自由和梦想。虽然这可能和家庭、社会给我们的期待不一样,但也不必觉得家庭和社会都是枷锁,然后全盘否定过去、对抗社会。尼采都说了,你不能和过去完全脱节。所以,理想的生活方式是生活在树上,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完美。

  做完阅读理解以后,你会觉得虽然作者没说人话,但这确实是一篇切合主题的议论性散文。

  我们专门联系了一位曾在上海某高中带过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她是这么说的:“作为老师的话,这样的作文肯定会给学生分析,指出他好在哪些地方,新在哪些地方,不同在哪些地方,可以从哪些地方去学习、借鉴。比如说第一,它扣合主题,契合作文的主题要求;第二,逻辑也是比较清晰的;第三,它显示了学生很广泛的阅读面,尤其是对哲学类书籍的阅读和积累。”

  这篇文章如此大规模地使用平时积累的素材,正是网上的争议所在:你这不是典型的卖弄技巧、堆砌辞藻吗?

  我们来看这一句:

  

  你非要放两个人进去做什么呢?直接说“用不被禁锢的头脑去体味大海与风帆,对无法言说之事保持沉默”也没差啊。

  用马伯庸的话来说,这种操作“可以,但没必要”。明明就是很简单的道理,非要刻意复杂化,多说就可能多错。就说这个维特根斯坦,他提出的“不可说”,是在哲学层面上把世界做一个划分:只有事实是“可说”的;像宗教、伦理这些精神层面的事情,很难说清楚,是“不可说”,对不可说的,要保持沉默。但考生用来表达的意思却是,啥也憋说了,就是干。这很明显跟维特根斯坦的原意完全不一样。

  另外,关于尼采的“骆驼、狮子和孩子”,以及麦金泰尔的“共同体的故事”,也有许多哲学爱好者指出用得并不准确,这里就不展开了。总之,这位考生更像是背诵了很多名人名言,然后按照字面意思把它们用到了文章里,有望文生义、掉书袋的嫌疑。 但是别忘了,这终究是一篇高考作文,有网友说看不懂,可人家本来也不是给网友看的啊,是给阅卷老师看的。

  从最后满分的结果来看,阅卷老师看懂了,那它的目的就达到了。这时候又有人说了,考生功利心太重,是在炫技,用生僻字“PUA”阅卷老师。拜托,高考本来就是一件有功利心的事啊!谁不想考高分?如果运用生僻字和典故就可以“鹤立鸡群”,你不想干?

  诸位难道忘记当年那些老熟人了?我们写过的作文里,人均鲁迅列宁高尔基,屈原史迁文天祥,歌德雨果莎士比亚,四大名著诸子百家,一篇文章写下来,没有双引号都不好意思结尾。谁还没有过“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日子?

  能用“滥觞”绝不用“起源”,能用“旖旎”绝不用“美丽”,能用“裨益”绝不用“好处”,看到一个新颖的例子就巴不得马上写进文章。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因为,阅卷老师真的会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2014年,一位来自上海的高考阅卷老师就透露,他们每人每天要判180到200篇作文,2-3分钟就要保证看完一篇。这已经算好的了,浙江还有位老师表示,阅卷组每天要评600篇作文,划下来一个小时70多篇,一篇只有不到1分钟。后来湖南又有位老师说,我平均40秒就得改一篇作文,最短的只有10几秒。

  所以,老师难免会审美疲劳、思维钝化。他们有几个惯常的小窍门,比如看标题首尾有没有画龙点睛,遣词用句够不够华丽丰富,甚至字迹是不是工整好看。找立意、感情、思想怪累的,就随缘了。

  虽然双评制度已经尽可能让最终分数合理化,但老师在快节奏、高压力的阅卷环境中产生的审美“套路”,却没有消失,“颜值高”乍一看就是比“心灵美”值钱。所以,老师平时就喜欢对学生耳提面命:议论文不要用烂大街的例子,多读书多看报,不要暴露自己阅读面窄,适当引用、拔高,文章才能脱颖而出。

  其实这一点,英文考试也是一样的,都在追求形式的“高级”。就说雅思吧,官网的高分建议里,用“不常见词汇”和“复杂句式”就是原话,如果你照做了,玩转同义词替换,分数就上去了。

  

  下面进入免费雅思写作小课堂,车你不要写car,换成vehicle或automobile,老师你不要写teacher,换成coach、tutor、instructor,数据增长,increase、rise、climb可就太low了,如果是猛增,一个surge到位,要是更猛,exponential growth嘛,青少年犯罪teenager’s crime换成juvenile delinquency,有内味了。

  

  同义替换做得好,雅思7分跑不了。毕竟那么多人一起考,拼的就是“我们不一样”。

  所以,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应试小技巧,这位考生在有限的时间里,在高压的考场上,不仅成功审题,还逻辑清晰、中心明确,只不过用了一些心思博出位,为什么要对他网络暴力呢?他只是个参加高考的孩子啊,想剑走偏锋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其实对于这个事件,我们采访的语文老师最关心的问题是:“你想要通过这样的高分或者满分作文,来给学生和其他教师一个什么导向?这个在考场阅卷的时候是很重要的。”

  不可否认,“满分”这个词,本身就多少有示范效应。2001年的一篇高考满分作文非常出名,叫《赤兔之死》。考生以三国为背景,编撰了赤兔马为诚信而殒命的感人故事。再加上通篇古白话的写法,不仅惊艳了阅卷老师,他自己也凭这作文被南京师范大学破格录取。

  

  之后,就出现了很多模仿他写文言文的考生,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文学素养那么高,东施效颦学写半吊子古文,写出来只能是不伦不类。那么满分的《生活在树上》,会不会引发另一波去写生僻字和哲学家的浪潮呢?连前面我们提到的,夸这篇文章几十年一见的陈建新都说,“其中的晦涩也不希望同学们模仿”。

  你知道它存在晦涩的问题,但仍然给了满分,是不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晦涩很高级?那你到底是希望考生去模仿,还是不希望呢?

  很多专家学者都觉得《生活在树上》本身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给满分没毛病,因为是在“尊重个性化的表达”,“是对千篇一律的写作模板的否定”,“是对独立思考的考生的鼓励”。但究竟怎样做,才算打破千篇一律的个性化表达呢?最后会不会导致大量“形式大于内容”的文章出现呢?

  有时候,刻意求新可能会适得其反。

  2009年,四川一名高考生用了大部分人这辈子都用不到的甲骨文、青铜铭文、大篆等古文字字体,写了一篇“天书”作文。

  

  够标新立异了吧?这篇文章真的“没人看得懂”,阅卷组一路上报,从监察组到质检组全都是彩虹蒙圈脸。那高考也没规定不准用古文字书写,所以为了评分,阅卷组只能请来了古文字专家,先把文章翻译成简体字,再进行评定。

  最终,文章因为文不对题只得了8分,考生也表示自己就是因为怕作文不出彩,而且他喜欢的复旦大学,此前破格录取过一名研究甲骨文的三轮车夫,于是他就出此下策,在考场上花了一个半小时写了这篇作文。

  

  他虽然后来被四川大学特招,但很快因为心态浮躁,到处接受采访自吹自擂,把校方为了培育他,特地返聘回来的退休教授气辞职了。再后来他过得怎么样,也没人关注了。

  所以,一味强调创新只会导致考生想尽办法装腔作势、争奇斗艳。我们都知道高考是为了选拔人才,但通过作文到底是想选拔什么样的人才?其实每个出题老师都是花了心血的,他们要想办法在考纲的标准内实现创新,既要让高水平的考生有发挥空间,又要让普通考生有话可说,还要考虑到城乡差异,真的很令人头秃。好不容易顶着被全民吐槽的压力,整出一道作文题,他们当然也希望看到考场上的创新,希望学生能关注生活,关注社会,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与见解。

  对这篇《生活在树上》,我们认为那位语文老师的评价非常中肯:“我不会给他满分,我可能会给他高分,但是肯定不会给他满分。”

  “我觉得这篇文章缺乏最真切的感悟和体验。他会很灵活地运用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不是从他自身的感悟,自身的经历或者思考中升华出来的;相反我觉得可能更多是一种智性的,就是智慧、思维、脑力层面的,就是技巧。我觉得他很聪明地把握住了题目的要求,然后从他的脑中调用了这些知识,包括他引用的名言和事例,去非常巧妙地组合在一起。”

  “你感受不到这个作者的内心,他最真实的生命体验或者是他的感悟,他其实是在组织着别人的材料和语言。”

  给这样的文章打满分,是想倡导什么样的价值观呢?提倡晦涩?提倡炫技?还是提倡“形式主义”?通过如此方式,是想选拔出什么样的学生,又希望他们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比起文章本身,也许这些才是更值得教育者和我们大家思考的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020 参与 71197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观察者网

智库与专业新闻的完美结合

头像

观察者网

智库与专业新闻的完美结合

44866

篇文章

61078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