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嫌犯在镜头前横跳,为什么不用测谎仪拆穿他的伪装直接定罪?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云已经不是那朵云了,它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变为一系列行为的修饰。今天,你可以云撸猫、云通关、云评测,当然还可以云破案。

  每当有恶性案件发生,网民们都非常热衷于公开发表自己的分析与推测,由于警方在案件侦破阶段不会公布太多细节,云破案的“玩家”们更专注于推理和心理侧写。

  尽管不乏“带预言家”和“民间神探”,但仍然常有案件颠覆我们的想象。作案手法残忍的杀人凶手也可以外表亲和,从容回答记者提问的邻里亲友也可能是真凶。

  

  前有日本江东公寓神隐杀人案,后有国内杭州女子失踪案,凶手都曾淡定地出现在媒体镜头前。如果这样的反转发生在小说里或许能带来一定的戏剧性,可是发生在现实中,不管对社会舆论还是案发地周边的市民来说都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们希望案件的侦破直接快速,杀人凶手尽早被缉拿归案,最好能用某种手段直接识破凶手的伪装,有没有这么好的事?还真有,严格说来已经有超过100年研究历史了,那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测谎仪。

  我们明明已经有测谎仪这种工具了,为什么不直接第一时间对所有可能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的人进行排查,那不是很快就可以破案了吗?

  

  然而实际情况却与想象相反,测谎仪不但没有被大规模应用,近年来甚至鲜有报道提及,背后的故事还有些耐人寻味。

  测谎仪其实是个不太严谨的叫法,实际上它指的是通过生理指标来判断说谎与否的一套系统,包含设备和方法。

  其实人们很早就发现,人在撒谎的时候会露出一些马脚,就像第一次拿着涂改过分数的试卷让爸妈签名的熊孩子难免脸红心跳一样,即便残忍如凶手,也难以隐藏所有的情绪。

  

  强如朱朝阳也难免会紧张

  早期的测谎仪器比较简陋,主要检测的都是血液的流量或压力变化,原理类似于水银血压计。在使用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定,有的给嫌犯使用,有的给出庭证人使用。

  1920年代,拉尔森发明了较为实用的测谎仪,能够通过可穿戴的设备持续监测血压和呼吸频率的变化,并把波动水平记录在纸带上。拉尔森利用这台仪器破获了一起女宿舍盗窃案,警界也开始尝试性地使用。

  不久后,使用电极监测汗液分泌活动的项目也被添加进来,算上前两者,就组成了传统测谎仪的三大生理参数,到今天更先进的电子设备监测的仍是这些参数。

  

  拉尔森发明的测谎仪

  当然,也有其他新型测谎仪。1960年代,美国军方为了更好地区分越南战争中伪装成平民的敌人,研发了一种通过嗓音来测量心理压力水平的设备。

  911恐怖袭击后,美国再次加大对测谎仪的研究力度,先后研发了检测眼睛热量变化的热成像测谎技术,直接扫描脑部活动的功能磁共振成像测谎技术。

  即便测谎技术的发展已经超过了百年,但它们其实都基于同一个理论,即人在说谎时或者触发了记忆中事件再现等情况下,心理活动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生理变化,这种变化只受植物神经系统的控制,而不受主观意识的控制。

  

  更直白地说,无论是撒谎还是知情隐瞒,都是受主观意识控制的刻意行为,一定会产生某些变化,虽然每个人的变化不可能完全相同,但可以通过问题的设置对比找到这些蛛丝马迹。

  可实际上这个假设并不牢靠,不但会放过坏人,甚至会冤枉好人。

  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连环杀人案之一,“绿河杀手案”就和测谎仪有很大的联系。

  

  1982年8月15日,第一个受害女性的尸体被两个骑车闲逛的男孩发现,地点在犹他州盐湖城肯特镇的绿河(Green river),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女性的尸体出现,总数达到了令人发指的48具。

  由于尸体大多在绿河附近被发现,警方冠以“绿河连环杀人案”。凶手作案手段残忍,抛尸后甚至多次故地重游,甚至再度侮辱尸体。

  

  由于案件情节过于恶劣,带来了极其负面的社会影响,当地的年轻女性人人自危,当地警方的压力非常大。经过大量的排查走访,警方也找到了些嫌疑人,其中就有加里·里奇韦。

  由于受害者中大多是失足妇女,警方认为凶手很可能是个老嫖客,因此调查人员出卖色相设局引诱凶手,加里曾入局,但并没有实施犯罪行为。

  不过,这引起了警方的怀疑,但并没有其他证据,加里也矢口否认自己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案子一直没有进展,直到1984年,警方决定采用先进的测谎技术再次对怀疑对象进行了询问测试,但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新线索。

  

  案件没有告破,凶手仍逍遥法外,这起案件也成为了美国境内最为传奇的连环杀人案。一直到2001年,警方才通过DNA技术锁定了凶手,正是当年通过了测谎的加里·里奇韦。

  测谎,加里被问到9个问题:

  1. 加里,你已经知道了本次测试的所有问题,你有什么要隐瞒的吗?(没有)

  2. 关于妓女的死亡,你是否已告知警察完整的事实?(是)

  3. 你的真实姓氏是里奇韦吗?(是)

  4.你曾经造成妓女死亡吗?(没有)

  5.在30岁之前,你是否曾在没有挑衅的情况下伤害过他人?(没有)

  6. 你出生在犹他州吗?(是)

  7.你知道有人杀过妓女吗?(不知道)

  8.在30岁之前,你是否曾经撒谎导致他人陷入严重麻烦?(没有)

  9. 在过去48小时内你是否服用了任何非法药物或麻醉品?(没有)

  很难想象,一位至少杀害了48名女性的可怕恶魔,面对这些尖锐的问题竟能如此平静。

  在以上测谎的问题中,问题4和问题7是相关问题,它们直接与案件相关,而问题5和问题8则是所谓的“准绳问题”,是设计出来让受试者谎答的,目的是与相关问题进行比较,其余为中性问题或无关问题。

  如果受试者在回答准绳问题时的生理指标比在回答相关问题时反应更强烈,得正分,表示诚实;如果在回答相关问题时比准绳问题反应更强烈,得负分,表示撒谎。

  

  加里回答问题1的测谎仪图表

  

  加里回答问题1的测谎仪图表

  加里的测试结果显示,他回答准绳问题的生理指标更强烈,也就被认为没有撒谎,通过了测试。对于当年这样的测试结果也有一些马后炮的分析讨论,有人认为加里83的智商让他更容易通过测试,也有人认为加里天生缺乏共情能力让他回答问题时冷静淡定。

  无论如何,加里是落网了,但测谎仪也因此多了一个测不准的实锤。但这还不是全部,相比于绿河杀手案件的假阴性,冤枉好人的假阳性更令人唏嘘。

  1998年的杜培武案中,测谎仪就成了错案的帮凶。当年4月22日,昆明警方在一辆面包车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身上钱财被洗劫一空。

  经查,死者为王俊波、王晓湘,两人均为公安干警,被王俊波的配枪所杀,性质恶劣,警方迅速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对大量人员进行了排查,确定了一个又一个嫌疑人,又一个一个地排除了,最后只有民警杜培武的嫌疑最大。

  

  杜培武接受央视采访

  杜培武既是王俊波的同学,又是王晓湘的丈夫,据传两名死者生前还有暧昧关系,因此被列为重点嫌疑人。但杜培武并不认罪,专案组也并没有掌握关键证据,于是便动用了当时先进的测谎仪。

  测谎的结果显示杜培武否认杀人的供述是谎言,办案民警更加坚信凶手就是杜培武,便通过各种手段逼他招供,最终在缺少关键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其为凶手,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判决刚下不到半年,昆明警方一举破获杨天勇劫车杀人团伙案,犯罪嫌疑人同时交待了1998年犯下的案件,即杜培武所涉“4·22”杀人案。杜培武抓错了。

  

  杀害两位公安干警的真凶杨天勇

  我国于1990年代引进测谎仪,技术尚不成熟。在杜培武案的测试中,一些设置不合理的问题可能是导致出现假阳性的原因,杜培武在经历连续多日的审讯后,有可能对“是你杀的人吗?”这种问题产生激动和愤怒的情绪,继而引起生理指标的异常反应。

  换句话说,基于准绳问题测试法(CQT)的测谎中,受试人生理指标的变化可能并不代表撒谎或知情,还有很多因素可能导致假阳性。

  试问在审讯室里,普通人难道不会因为环境陌生和未知产生紧张情绪吗?

  还有更极端的案例:1977年6月,约翰·阿克罗伊德在俄勒冈州的20号公路上强奸了玛琳·加布里埃尔森,后者向警方报案,警方对两人进行了测谎,结果显示嫌疑犯通过了测试,报案人反而被认为撒谎。

  

  嫌疑人约翰·阿克罗伊德于1993年因谋杀被捕

  作为强奸案的受害者,在被问及相关问题时,往往会唤起她们对强奸场景的痛苦回忆,也就难免会带来情绪状态上的波动,越痛苦反而越容易被当成撒谎,因此,美国一些州会禁止给某些类型案件的受害者做测谎试验。

  既然测谎既可能放过坏人,又可能冤枉好人,它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当然有,随着传统测谎技术的弊端逐渐显露,测试的方法有了很大的革新,甚至不再“测谎”,而是“测真”,可靠性和准确性都有了提高,但与DNA鉴定等技术相比可靠性仍然较低。

  

  104例CQT测谎结果,可见假阳性率较高(18.33%)

  这种心理测试终究还是一种存在争议的技术,它所依赖的理论基础可能并不成立,生理指标变化与撒谎和隐瞒行为并非直接对等,多种因素都会带来影响。

  在国内,因为测谎技术引进较晚,加上刑事司法存在误区,比如刑讯逼供、由供到证、限期破案、先入为主等,对测谎技术的定位不当,带来了一些冤假错案。

  相反,如果仅仅将测谎技术作为一种辅助的侦查手段为侦查人员提供线索,总的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但也要认清它在客观上的局限性,盲目认其为权威一定会带来更多悲剧。

  今天我们已经几乎看不到以测谎结果作为证据定罪的案件了,这是令人欣慰的。

  

  最后,测谎仪是伪科学吗?

  或许它只是被滥用错用的科学,数据基于客观事实,但解读数据的人无法完全客观。它能帮助警察找到线索,依法合规地缉拿凶手,也能帮助情报机构甚至企业抓住他们认为的“内鬼”。

  孙振玉,张帆,张飞霞,罗蓉,毛远毅,胡泽卿,顾艳.刑事案件中准绳问题测试的测谎准确率[J].法医学杂志,2019,35(03):295-299.

  范刚.测谎与测真——从杜培武案谈“测谎”及其科学应用[J].西部法学评论,2019(01):67-75.

  徐跃飞.刑事错案的成因及其预防机制[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8,30(06):91-97.

  何家弘.当今我国刑事司法的十大误区[J].清华法学,2014,8(02):47-67.

  崔海英,张蕾.测谎仪的历史溯源及在美国的发展[J].中国司法鉴定,2012(05):149-153.

  周菁,王超.测谎仪的是是非非[J].四川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01):41-44.

  “Green River Killer” Gary Leon Ridgway’sPolygraph Charts, AntiPolygraph.org, 7 May 2020.

  George W. Maschke. Suspected Serial KillerJohn Arthur Ackroyd Beat the Polygraph While Woman He Raped, Marlene K.Gabrielsen, Failed It. Dec 3rd, 2018.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51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SME科技故事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

头像

SME科技故事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

1448

篇文章

11876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