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30家瑞幸门店:有的爆单有的闭店,顾客只关心优惠券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金玙璠 孟亚娜 唐亚华 赵磊 孔明明

  编辑 | 魏佳

  “瑞幸出事了,再不薅羊毛就没机会了。”在瑞幸咖啡经开大厦店内,一位顾客对燃财经说。一旁的店员听到马上回了一句:“这么大的公司,怎么会说倒就倒呢,不会的!”

  从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造假22亿”至今,两个交易日内市值蒸发约370亿元,官方的姿态从“元气满满”到“非常羞愧”,而瑞幸在全国的数千家门店仍在继续运营。

  

  App Store免费榜排名

  截至发稿,瑞幸咖啡App已经从日前的崩溃抢修,登上App Store免费排行榜第二名,不过燃财经近日走访了位于北京不同城区的30家门店发现,时隔几日后,线下门店客流冷热不均,6家门店在一度爆单后订单仍在增加,17家门店则从挤兑式消费回归常态、生意普通,还有6家闭店、1家打烊,这或是受疫情影响,或是高速扩张的“后遗症”显现,又或是挤兑式消费下的无奈之举。此外,外地多个城市也出现了瑞幸咖啡部分门店闭店的情况。

  燃财经采访的诸多瑞幸门店顾客分为两种,一种是担心瑞幸受业绩造假事件影响,急着消耗账户中的余额或优惠券,另一种是“真爱粉”或者担心喝不到“最便宜”咖啡的“羊毛党”,以实际行动支持瑞幸。他们的共性是不关心财务造假。“公司财务造假跟我们也没关系,只希望多发点优惠券,”更有华腾新天地店的顾客提到,“只要发券我就正常买。”

  而身处一线、承受着外界最直接围观的瑞幸门店员工,则普遍表现警惕,对正常提问极力回避。对于燃财经的询问,有员工直接问道“你在录音吗?”也有部分员工持乐观态度:“这么大公司倒了也不至于吧。”

  瑞幸咖啡面临着未知的结局,他们也一样。

  探店:客流冷热不均,部分门店关闭

  4月5日至6日,燃财经走访了位于北京市朝阳、海淀、东城、西城、丰台、亦庄区域各繁华商圈的30家瑞幸咖啡门店。由于处在假期,开在写字楼附近的门店略显冷清,而在商场内部的门店大多都排起了长队,还有一些门店则处于闭店状态。

  在面积近百平米的望京SOHO2店门口,贴着“使用人数上限6人,今日复工3人”的公示,燃财经到店时,店内只有六名顾客,其中有两位在楼上上班的顾客拎着4个咖啡袋走了出来,进入了旁边的写字楼。同样在光华路SOHO二期店,因为处于非工作日,生意冷清。

  还有一些平日里繁华的商业区,由于疫情影响,店铺并未全部营业,也导致这些区域内瑞幸咖啡门店的客流稀少。

  

  瑞幸咖啡世贸工三店

  在朝阳区世茂国际中心的商场一层,瑞幸咖啡是为数不多还在营业的店铺之一。店内只支持自提,十几平米的店里,一名店员和两台机器在工作着。燃财经在店内停留20分钟内,仅有十单左右自提单陆续被取走。

  望京的商圈也呈现出类似情形。4月5日下午,位于望京凯德MALL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太多人流。燃财经停留的半小时内,店内陆续卖出了20多杯自提单。同样在富力广场店,也仅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在排队。

  朝阳广渠金茂府店、华腾新天地店也没有出现排队的现象,外卖单量不多,店员比较清闲。

  此前,瑞幸咖啡曾与“文艺中年”冯唐一起开了一家名为“撩”的店铺,一时间吸粉无数。但在燃财经走访时,该店生意冷清。200平米的店内,装修文艺气息浓厚,墙上挂着冯唐的字画,店内仅有3名店员。受疫情影响,该门店只开放了后门入口,仅支持自提和外卖,不能堂食。燃财经下单后两三分钟就出单了,在店内停留一小时内,仅有4单外卖订单,自提订单约20余杯。

  不过,也有多家门店表示生意变好。北辰福第V中心店外,等待取外送单的顺丰小哥排起了队,朝阳区世茂工三店、东城区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店、丰泰中心店的销售额也相较往日变多。

  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店生意火爆,店内只有3名员工,其中两名员工在同时制作咖啡。在该门店下单最少要等半小时,因为人手不足,店内将冷饮下架了,也不支持外卖。

  在火爆的三里屯SOHO-6号楼店铺,十几名顾客在店内排队,等着自提,店外也站着三三两两排队等候的人。

  同样,在长楹天街店内,外送单堆积如山。店铺内由于不能堂食,座椅被堆起来放在一旁,店内5个店员手忙脚乱。在距离长楹天街八公里外的青年汇店也出现了爆单的现象。

  此次走访中,燃财经还特意前往了两家瑞幸咖啡旗下的小鹿茶门店。这两家门店都非常隐蔽,不易被找到,且生意一般。

  

  光华路SOHO-3号楼小鹿茶

  其中一家小鹿茶位于光华路SOHO-3号楼,在高德地图上没有显示具体地址,路线也指向不清。燃财经在询问旁边瑞幸咖啡门店的店员后,才找到了这家店。

  该店仅有五六平米,门牌上的“瑞幸咖啡中国旗下品牌”这几个字分外显眼。店里有3名店员在工作,燃财经点了一杯酸奶,但迟迟未好,店员先做了后面几单。当燃财经询问原因时,店员解释道,“店内同时有3条生产线,酸奶需要打冰,所以速度慢一些。”

  

  K酷广场小鹿茶店

  另一家位于北五环媒体村附近的小鹿茶,开在了K酷广场的四层某个过道拐角处,十分隐蔽。除了燃财经之外,没有其他顾客。

  此外,燃财经发现一些瑞幸咖啡的门店悄然闭店了。

  其中三里屯和工体附近的两家店处于闭店状态,而附近商场也均未开始营业,就连平日里客流如云的南锣鼓巷店,近日也因景区关闭暂停了营业。

  此外,在走访过程中,燃财经发现朝阳区的金泰国益店临时打烊,丰台区的丰台永旺店、总部基地金融港店、总部基地东篱美食城店三家店均处于长期闭店状态。

  闭店:是高速扩张的后遗症,还是挤兑之下的无奈之举?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瑞幸拓展业务圈的势头明显加大,在直营店高速扩容的基础上,也在9月推出了茶饮品牌“小鹿茶”。但或受疫情影响,或是高速扩张的“后遗症”显现,又或是挤兑式消费下的无奈之举,如今瑞幸咖啡在多地出现闭店情况。

  在北京负责门店拓展的瑞幸前员工宋历告诉燃财经,2019年公司下达的任务是在北京每个区(除平谷、密云外)都要开店,但是丰台区、房山区因人流量不够,很多门店一天单量不到50单。“甚至出现过,开发商害怕瑞幸倒闭,主动来喝咖啡的情况。”他说。

  燃财经从大众点评App上查询发现,瑞幸咖啡在丰台总部基地附近有4家门店,但目前其中3家均已关店停业。

  让宋历印象深刻的是位于丰台总部基地东篱美食城的瑞幸门店,地理位置在该美食城地下一层,面积300余平。他从同事口中得知,该店装修花了200余万,开店直接由北京城市负责人负责,但是自营过餐饮店的宋历凭经验判断,这里人流少,地理位置较偏,不适合开咖啡店。

  据他介绍,该店在开业半年左右后关店,原因不是经营不善,而是被相关部门告知“没有地下空间备案,不能办餐饮执照,也就是无法经营食品行业”。

  

  瑞幸咖啡丰台总部基地东篱美食城门店旧址

  4月5日,燃财经来到该店旧址,发现瑞幸咖啡的招牌只剩下一半,原本的门店正在“火爆招商”中,不过具体关店时间不详,该店在大众点评App上的最新点评日期是今年1月14日。一位经过的附近居民告诉燃财经,“这个店都没印象开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关了。”

  另外两家关店的瑞幸咖啡分别是总部基地金融港店、丰台永旺店,分别开在写字楼一层和商场四层的影城旁,在大众点评App均显示“营业中”,然而从现场情况看,两家店均关店已久。

  

  瑞幸咖啡总部基地金融港店

  

  瑞幸咖啡丰台永旺店

  宋历给燃财经算了笔账:据他回忆,瑞幸的拿店价格普遍偏高,“因为瑞幸早期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差钱,只要看上一块地,多少钱都要,高于市场20%溢价也要”,房租成本高企,直接影响咖啡的成本价——2019年瑞幸内部给出的一杯咖啡的成本价(折算房租等)是13.5元,照此计算,绝大部分的店都是不盈利的,如果放低标准,一家店每天至少卖出220杯咖啡,才能覆盖房租成本。

  以外卖为例,“杯子、纸袋、底托一套成本是3块多,再加上半杯多牛奶,一杯咖啡卖7块,肯定赔钱。”宋历补充道。

  除北京以外,微博上有多位网友称瑞幸咖啡出现年后线下闭店的情况。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这些城市包括上海、南京、西安、成都、石家庄、黑龙江、海口、衢州等。燃财经联系到其中几位网友,他们均表示,想点单发现家附近的瑞幸咖啡是闭店状态。

  顾客:忙着消耗充值、薅羊毛,关心优惠券发放而非造假事件

  “您觉得瑞幸的咖啡怎么样?”

  “就那样吧,我老喝咖啡,喝哪家都是喝。”

  “如果没有优惠券,还会选择买瑞幸的咖啡吗?”

  “不会”,一名顾客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价位瑞幸和星巴克相比,我还是会选择星巴克。”

  在世贸中心店外,这名顾客打开自己的手机,展示了账户里剩余的十余张优惠券,说瑞幸咖啡价格便宜,所以之前充值过一些钱在里面。

  在瑞幸咖啡的顾客中,看重其常发优惠券、性价比高的占绝大多数。财务造假事件曝出后,大多数门店经历了不同程度的挤兑式消费。

  

  瑞幸咖啡光华路SOHO二期店

  类似地,瑞幸咖啡的顾客里心态最着急的是一批真金白银充值了的人。“我买了很多券,担心瑞幸倒闭,最近密集在买,打算先把券用完,”瑞幸咖啡冯唐主题店的一位顾客表示。

  崇文新世界百货店的一名顾客也有同样的顾虑:“我之前充值买了40杯饮品,8.8元一杯,以前隔很久想起来买一次,最近他们出事以后,我喝得多了,为了尽快把充的咖啡消耗完。”

  还有一类常客是因为觉得瑞幸咖啡价格便宜,他们关心的问题是瑞幸还会不会继续发放优惠券。

  “如果有5折以下的券,我基本上每天都会买,新闻出来之后,我在想万一瑞幸倒闭了就喝不到这个价钱的咖啡了。”一位顾客说。

  

  瑞幸咖啡冯唐主题店

  “公司财务造假我不关心,我只希望多发点优惠券,”华腾新天地店的一名顾客提到,“只要发券我就正常买。”

  在长楹天街店,燃财经一连询问了8位自提顾客,都是来附近逛街顺便买咖啡,而且都使用了优惠券。“趁假期出门,赶紧把优惠券用了,免得以后用不上。”一位顾客表示。

  

  瑞幸咖啡长楹天街店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顾客属于佛系买咖啡,会来瑞幸纯粹因为门店距离家或工作单位近,或者正好在附近活动,也不关心公司最近的新闻。

  在火爆的三里屯SOHO-6号楼店铺,十几名顾客在店内排队,等着自提,店外也站着三三两两排队等候的人。店员称,这家店铺因为地段比较好,生意一直非常火爆。两名拎着好几杯咖啡走出店铺的女生告诉燃财经:“我们没听过新闻,也不了解情况,就只是买几杯咖啡赶去吃饭。”

  “就喝个咖啡嘛,满足需求就行,造假的事对我来说关系不大,它如果倒闭了我就不喝了呗。”广渠金茂府店的一位顾客说。

  而一位不走寻常路的顾客告诉燃财经,她常买瑞幸咖啡是因为喜欢瑞幸那个小鹿的logo标,并不在意造假事件,上班时间天天都会买。

  出人意料的是,瑞幸此次的事件一定程度上还促进了门店拉新。在望京凯德MALL店,一位顾客说,平日里也不喝咖啡,听朋友说下载APP就有免费的咖啡领,平日里点外卖,就算咖啡免单还得另付6块钱外送费,正好今天休息就来店里拿了。

  不过,薅羊毛占便宜的心态之外,瑞幸咖啡也是有“真爱粉”的。富力广场店的一位顾客就表示自己最近频繁来买是因为“挺喜欢瑞幸咖啡的,不希望他们黄了,最近多买一点支持一下”。

  员工:爆单之下身心俱疲,对“造假门”讳莫如深

  瑞幸自曝财务造假后,董事长陆正耀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配文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然而,一线门店的瑞幸员工,并没有图片上那样充满元气。在一些门店,比往日繁重数倍的工作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事发次日,瑞幸官方表态

  在长楹天街店,5名店员一刻都不停息,桌上积压了两层外送袋,工作台的另一边摆满了等待自提的饮品,不断有顾客涌进店里,有的拿了就走,有的已经等了十几分钟。站在一边取外卖的京东配送小哥帮忙打开袋子,数次询问店长某个单子好了没,都未得到回应。

  一名顾客大喊:“我都等了半天了,前面后面的单子都拿走了,698号怎么还没好?”店员匆忙找了找,转身告诉同事,“698被别人拿走了,重做一单!”平日里自提的客人需要扫码才能拿走自己的饮品,现在询问店员,只得到一句“自己找自己拿,不用扫码”。

  

  瑞幸咖啡长楹天街店

  而在青年汇店,由于外送单量太大,店里仅有的三名店员忙不过来,只能被迫关闭接单系统,燃财经现场点单时,被告知等几分钟后才能点。“机器点不了,我们现在系统关了,等下打开后您在手机上点一下。”

  开放半小时后,青年汇店的小程序页面再一次显示“门店升级中”,点单系统再次被关闭。

  

  瑞幸咖啡青年汇店

  在一旁等待取单的顺丰小哥说,最近太忙,热饮一杯都要五分钟,冰的要等更久。说完后,他一次性取走了桌上的10个袋子。

  “最近单量大,门店做不过来,我们接到配送单后只能等着,感觉大家都挺难受的。”一位顺丰小哥坐在青年汇店门口说,他已经等了快15分钟,另外两个小哥坐在旁边玩手机。

  这位小哥告诉燃财经,这几天自己每天能送五六十单,每单赚四五块钱,“因为那个事吧”,他隐晦地说。此时,一位饿了么小哥路过,大声说了一句,“瑞幸怎么还开着?”

  北辰福第V中心店则有些不同,5位顺丰小哥在店门口排排坐,燃财经进店时,一个小哥刚好拿走两单,急匆匆出门,坐在门口的小哥则说,他们在等着派单,这家门店的销量目前每天可以到200多单,每人每天20-30单,比疫情前期高出不少,此前每天只有10单左右。

  “我们是公司和瑞幸合作,只送这一家门店,最近生意确实好了一些,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当被问到瑞幸“造假门”事件时,他表示不太清楚。一旁玩手机的另一位小哥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嘴但没继续说下去。

  

  瑞幸咖啡北辰福第V中心店

  风声鹤唳之下,瑞幸的员工们普遍表现出谨慎的态度,对一些问题极力回避。

  当燃财经上前询问近日单量情况时,经开大厦店的员工表现得非常警惕,在燃财经表明来意后,对方问道,“你在录音吗?”试图进一步沟通时,这位店员表示,“我可以给你联系公司公关部”。

  在朝阳区K酷广场的小鹿茶门店付款间隙,燃财经向旁边的女店员询问如何使用优惠券,对方没有作答,而是把头扭了过去。

  

  望京SOHO1店

  在望京SOHO1店,六款冷饮显示售罄,燃财经上前询问,店员回应道“原材料用光了”,燃财经继续询问何时售罄时,店员并未回应,转身走到咖啡机前做起了饮品。

  在世贸工三店,当燃财经询问起最近的造假新闻时,店员先是回答了两句:“这几天生意确实变好不少,之前因为疫情……”,但等到燃财经准备进一步询问详细时,店员的回答变成了,“不知道更多信息了,我只是在这里工作半天的兼职员工。“

  而小鹿茶门店的店员,由于订单比瑞幸咖啡门店相对少些,聊天的意愿也多一些。店员告诉燃财经,新闻虽然听说了,但公司内部应该也在调查,自己了解得并不太多,“但这么大公司,倒了也不至于对吧?我们就还是正常工作。“摆在他面前的几个订单,标记着连续的编码。

  难得的是,广渠金茂府店则称在事件中接收到了顾客支持的声音,“有顾客留言备注写‘支持瑞幸’”,该店店员微笑着说。

  这些门店的员工虽然不在风暴的中心,但在一线承受着外界最直接的围观。未知的结局在等着瑞幸,也等着他们每一个人。

  离那一天,还有多远?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宋历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48 参与 385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燃财经

用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头像

燃财经

用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1087

篇文章

1094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