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疫情期间上新30部无一爆款!网络电影何时能逆袭院线大片?

0
分享至

  3月。线上线下,依旧天壤之别。

  据统计,春节之后,全国网民人均使用手机时长比春节期间增加了30分钟,飙升至7.3小时/天。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增加近2个小时。

  问个问题:宅家这一个多月,看网络电影是否成了你的新爱好?

  至少,下面这两个同样内容下,方向完全相反的文章标题,证明目前大众对国内网络电影的整体认知,还远未达到院线电影那样的高度:

  近30部新片无一爆款,网络电影春节档扑街了吗?

  2020开年12部影片破千万,网络电影拐点到了吗?

  直到去年10月底,成都中国首届网络电影周,网工委联合“优爱腾”三家视频平台发出联合倡议书,第一条就是,将过去统称的“网大”(网络大电影),正式更名为“网络电影”。

  

  很多观众需要先搞清楚,网络电影和上线视频平台的院线电影,不是一回事。

  而对从业者,一部真正破圈的爆款网络电影,就足以解决很多问题。

  但这的确是自网络电影2014年诞生之后,一直萦绕不去的命题:

  第一部爆款网络电影,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在这个疫情肆虐导致院线大门紧闭的初春,这个话题显然值得被拿出来,好好聊聊。

  疫情之下 单月12部破千万创纪录

  线下的暂时缺席,自然会一定程度拉动线上。

  据云合数据,单是1月24日到2月6日这12天,就有30部网络电影上线,且日均播放量比去年同期增长124%。

  而一个更直观的行业纪录是,整个1月上线的64部网络电影中,其中的12部分账票房突破一千万。

  2月以来,《巨鳄岛》《法医宋慈》《东海人鱼传》《少林寺十八罗汉》等新片的表现也都不错。

  

  不过,当横向与同期网剧做比较时,网络电影在影响力上的差距又显而易见。

  即便未见《陈情令》式的爆款,2020开年以来,《庆余年》《锦衣之下》《唐人街探案》《爱情公寓5》《三生三世枕上书》等网剧的高热度都不是网络电影所能比的。

  对这个差距,网络电影头部公司淘梦影业CEO阴超有清醒的认知。他对网易娱乐做了一个比喻,“相比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和网剧,网络电影只是网络娱乐中的小弟弟。一方面因为发展时间较短,另一方面,也有电影的综合艺术属性较高,创作难度较大这样的先天因素影响。”

  从这个角度,脚踏实地的同时,抓住适时的机遇和线上的红利,或许才是网络电影当下的第一任务。

  谈到这次疫情对行业的影响,阴超强调有利好也有问题,“当线下的流量开始转向线上,之前不看网络电影的观众也开始关注了。但相应的,线下的拍摄工作也暂停了。”

  不过,负面的影响或许要到明年才会真正体现出来,“充足的库存不会影响今年的上片量,如果下半年还开不了工,明年肯定会受影响。”

  阴超介绍,公司上半年的上线新片已经排满,“2月有3部,3月会有10部。”而一年的产量,差不多在40部左右。

  不管怎样,疫情之下的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在上涨,背后则是有效观影人次的显著增加。考虑到3、4月院线大概率继续空档,瞄准这个红利期的网络电影或将成持续发力。

  

  今年1月与去年1月的同期票房对比,增长明显

  (数据来自猫眼专业版)

  现状观察 变局正在路上

  即便不考虑突然爆发的疫情,2020年也早已被业内视为网络电影的变局之年。

  参考过去两个月的新片表现,除了奇幻、怪兽和喜剧等优势类题材上继续强势,对历史人物进行类型化改编的《辛弃疾1162》,打黑除恶题材的《灭狼行动》等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再往前,回看整个2019年,行业的变化已然处在进行时态。

  在优爱腾三大平台的年度票房榜中(腾讯的排行数据为播放量),动作、奇幻和喜剧仍是主力类型。

  但如改编自唐山大地震真实历史的《大地震》,历史战争题材的《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打击毒贩、军事犯罪题材的《猎枭行动》,已经体现出新题材对市场的冲击和有益补充。

  

  数据来自爱奇艺《2019网络电影报告》

  另一个体现行业变化的数据,同样来自爱奇艺《2019网络电影报告》:2019年,网络电影共上线789部,同比去年下降49%,同时播放量也同比增长24%。

  加在一起意味着,网络电影在去年实现了减量增质,和类型逐渐多元化的双向发展。

  谈到今年的新片规划,阴超也强调了,在拳头类型之外的题材拓展,“我们比较成熟的几个类型,集中在古装武侠、怪兽冒险和喜剧,今年会重点在军事动作和现实主义题材上多做一些尝试。”

  具体来说,网络电影的现实主义开拓,还是以主旋律题材为主,“轻松一些的,我们会尝试以熊猫为主角做项目开发,情感方向的会结合疫情和医务工作者无私奉献的主题,同时在类型化处理上,会有民族英雄黄继光这样的战争英雄故事等等。”

  参与网络电影的制作与宣发5年,阴超直言,网络电影目前的定位,主要还是对院线电影的补充和填空。

  这里,前年和去年都拿到亮眼成绩的《大蛇》系列,就是阴超和淘梦的代表作。

  

  破五千万的《大蛇》是2018年的网络电影票房冠军,去年12月上线的《大蛇2》也以近三千万的成绩暂居今年迄今为止的榜首位置。

  “这个项目来自我们的数据调查和受众分析,因为之前注意到,很多观众在观看好莱坞大片的时候,弹幕都会提到为什么中国没有类似的电影,如果我们拍会是什么样。比如观众喜欢的《侏罗纪世界》《金刚》,这样的怪兽冒险电影,国内的院线电影还是空白。”

  而另一个潜在的条件则是,在市场愈发繁荣的支撑下,网络电影的投资成本也足以应对强特效电影的制作。

  不过,阴超对红利期的成绩认识倒是非常清醒,填补空白是一方面,目前网络电影票房受口碑影响较小,也是业内的共识。

  “口碑当然已经是院线电影的生命线,我打个比方,院线电影就像大卖场,大家隔段时间才会去一次,所以买东西都会精挑细选;网络电影更像便利店,饿了渴了即买即走,不太挑剔。”

  但阴超也明白,随着行业的成熟,这不会是常态,“未来必须要把品质做出来。”

  未来展望 两年内必出优质爆款

  从2014年爱奇艺首次为网络电影定性,到17年开启优胜劣汰,低俗内容逐渐消失,这三年来,网络电影对破圈优质爆款的渴望程度,一点也不低于院线电影。

  以前还可以用成本低、行业处在蛮荒期做借口,如今动辄投资过千万,“理直气壮的理由”只会越来越少。

  行业期待优质爆款,阴超做了两方面的解读,首先,“只要是内容产品,就离不了口碑的加持。比如观众很喜欢的韩剧和韩国电影,它们不在国内公映和播放,依然可以靠高口碑来引发大规模的观看和讨论,最近的《寄生虫》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次,“过去宁浩拍《疯狂的石头》,乌尔善拍《刀见笑》,都证明了,低成本能拍出好作品。”

  

  而在阴超看来,几年来未见真正爆款,主要原因还是“硬件到位了,软件还没跟上”。

  “说是软件,其实拼的还是硬实力。”

  这里面,优质编剧和导演人才的匮乏,也是中国电影老生常谈的话题,不单是网络电影,院线电影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所以,阴超直言市场需要给网络电影更多耐心和信心,尤其是在《囧妈》和《肥龙过江》这样的院线转线上的现象出现后,也让阴超坚信,随着头条系和快手系的入局,网络电影的未来一定会更有竞争力。

  “院线电影的票房天花板早晚会到来,而观众对内容产品和娱乐的基本需求,只会增不会减。”

  那么,潜在的爆款,是否是可预测的呢?

  对这个问题,阴超的回答很笃定,偏B级片类型的怪兽、奇幻和动作,吸引的都只是此类型的部分受众,“网络电影要出爆款,还得是主旋律属性的。

  这个判断,也和去年以来网络电影多元化的类型趋势,和院线电影的爆款逻辑不谋而合,。

  举例来看:刚才提及的去年新类型,《大地震》走的是灾难和情感路线,《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骨子里是“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主题,《猎枭行动》则和这两年院线大火的军事战争/动作片一个思路。

  

  找好了方向,阴超认为,接下来就是等待“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一方面,是人才的锻炼和积累,“网络电影是很多海归电影人和科班电影人很好的锻炼平台”;

  另一方面,行业正在进入日趋成熟的稳定增长期,“基础认知度的提升是很重要的一个标志,接下来我们需要给观众做‘原来网络电影也可以达到这个水准’的新认知”。

  真正的爆款,何时会出现?

  面对这个问题,阴超想了想,回答地很肯定,“两年内,21年到22年,应该会有豆瓣7.5分、真正破圈的高口碑网络电影出现。

  市场在期待爆款,行业也在期待爆款,因为谁都知道,一个爆款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又会带来什么。

  出品|深水娱

  撰文|kobebat

  统筹|杨明

  责编|Jorya、陈少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http://cms-bucket.ws.126.net/2020/0103/fc3c66b3j00q3ifsp000qc0008c008cc.jpg
深水娱
捕“娱”,我们不去浅水区!
18文章数 1279粉丝数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