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娱 | 艺考生“疫考”康复:可以随时拿起准考证去考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被隔离的日子里,艺考生小沈反复问自己:出不去咋整,我还年轻。况且,她马上要高考了,在大考前面,还有几场艺考的校考悬而未决。

  1月15日至18日,17岁的河北艺考生小沈从北京出发,赴武汉参加考试,在武汉呆了三天,回到北京后,学校要求集体去医院检查。医生语重心长地告诉她,不用担心,肯定轮不到你。

  

  结果,同去的师生中,只有她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她第一想法是,把我放出去,我就买彩票。

  由于治疗及时,小沈成为邯郸市首批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目前,她即将度过14天的医学观察期,准备出院。

  现在,她顶苦恼的是,书本和画具都留在了北京的培训班,想着哪天能拿回来。她觉得,如果因为这场病复读,自己也太亏了。

  眼下,能顺利出院对她而言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她说,经过这场病,武汉可能不会再去了,以后没事也得戴口罩,还要及时看新闻。

  以下是小沈的口述:

  “刚进家门,我妈就对我喷了一圈84”

  我当时去武汉是参加四川音乐学院的校考,15号坐高铁去,18号坐飞机回。其实我没有准备川音的考题,当时我们老师说让我跟着去,先体验一把校考的感觉。川音有一个考点是在武汉,因为没有我们河北省的考点,所以我们就去武汉考。

  

  (四川音乐学院在武汉的艺考现场。受访者供图)

  我觉得校考考场应该有比较大的中招概率,好几万考生的一个考点,武汉当地的考生也会在那考,我们当时去的时候完全没有保护措施,没有戴口罩,人流量非常大,就是那种人挤人。而且我在武汉都是跟着我们学校的行程走,没有出去玩,也没有逛商场,吃的饭都是学校统一准备的;要不然就是在机场,当时我订的是晚上的飞机,可能也吹了点风,当时打了几个喷嚏,也没什么大反应,就小感冒。

  回来以后,肺炎的消息就比较大了。我们学校的保护措施也非常厉害,提前购买了好几箱一次性口罩,每天都会给学生发两个,然后每天都会量体温。我们这拨去武汉的同学回来之后就统一接受学校隔离,搬到专门的隔离区域。我和我一个好朋友俩人一个宿舍,我们都比较注意,说话都会戴口罩,也不会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大家以前都坐一块吃饭,互相夹别人碗里的东西,从武汉回来之后就开始各吃各的。

  后来我们还都统一去地坛医院做检查。大夫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因为他觉得这是概率问题。当时大夫说,你就去武汉呆了三天,你是怎么想到要来医院做检查?我说我肯定不想来,我们老师非得让我来,老师不放心,学校也不放心。大夫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不用担心这种问题,肯定轮不到你。

  结果还真是,就不相信这种事会落到自己身上,就算这种事情再大,我觉得在邯郸这种小城市也轮不到我,但是谁知道,我还就去武汉了。

  要说感觉的话,也没什么感觉,主要是靠量体温,发现体温有点不正常,低烧,咳嗽这些基本上没有,我觉得我真的属于比较轻的患者。

  大年三十儿学校统一放假了。学校把我们单独隔离了几天,过年就直接回去了,回家那天有点发烧,当时量的就是37.5℃。我爸我妈专门自驾从北京把我接回来。

  他俩都戴着口罩,我妈特别夸张,她一个人戴两层。以前都是我坐副驾,我妈一个人坐后座,结果那天死活不让我坐副驾,让我自己一个人戴着口罩坐后座。我妈说你少说话,咳嗽得话,赶紧捂着嘴。

  刚进家门,我妈就对着我喷了一圈84消毒液,然后让我赶紧回我屋,回屋之后,我妈就开始用84墩地,我就觉得她太夸张了。

  她把我单独隔一个房间,不让我出来。大年三十儿本来要去爷爷奶奶家,他们也没让我去,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了。晚上他们给我送的饭,吃了米饭、鱼什么的。我心里肯定委屈,但是我妈是医生,我得听我妈的。

  她说,万一你确诊了,到时候我奶他们都得去医院隔离。我妈天天给我量体温,发现我一直低烧。过完初一初二,初三又待了一天,初四我妈受不了了,她怕她被传染,让我戴了两层口罩,直接开车把我送医院了,说带我去“自首”。

  因为不知道这是查什么,该去哪,就咨询前台,先测体温,当时我体温才36.6℃,其实也不发烧,他们让我先去了呼吸科,到呼吸科之后大夫就问,我有没有去过武汉,我说“有”,然后问有没有发过烧,我说“有”。呼吸科就说你既然去过武汉,又有居住史的话,就直接去发热门诊。

  我妈妈又带我去了发热门诊,先抽血,紧接着就拍了一个肺CT,后来又做了个咽拭子。做完之后,因为我去了武汉,就直接把我带到隔离病房了,让我妈妈自己在家隔离。

  当时我连手机都没带,让我妈给我送个手机,我还不知道我不能回来,我妈说,“我把你送过去,就没想让你回来。”

  “因为这病复读,我太亏了”

  大概过了两天,市疾控中心给我打电话,可能也是怕我接受不了,就说是高度疑似。我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要是转到传染病医院的话,没准还真确诊了,没有消息的话,高度疑似应该就没什么大事。结果当天晚上我还真就转到传染病医院了。

  我还是从新闻上看到的消息。因为说的跟我的行程完全一样。所以那天好多人给我打电话,天呐,各种人都要求我报告行程。那天效率也特别快,我在北京的室友是四川省的,当天四川省德阳市疾控中心就给我打电话,后来他们就把我室友也给隔离了。

  我挺懵的,也害怕,这病又没得治。我想万一出不来咋整,我还年轻。我一直给爸妈打电话,老师打完同学打,他们一直在安慰我。

  我当时可后悔了。第一,我就不应该去考点考试。第二,我要是去武汉了,我应该去逛逛商场,我同学当时还让我去商场,看电影,我说我懒得动,我还没有去,武汉热干面也没多吃几口,啥也没干,还被传染了,我觉得我亏了,现在都觉得莫名其妙。

  刚进传染病医院,医院专门给我们患者准备了个电梯,旁边就贴着一张A4纸,写着“污染电梯”,特别可怕,后来我路过病房,就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男的在楼道里,啥也没干,就脸冲着窗,直勾勾地望着外头。他把我吓一跳,他也是被隔离的确诊患者,我们那一层都是确诊患者。

  

  我在传染病医院接受治疗的时候是三个病床,病房特别像那种生化区,就跟生化危机病毒变异那种感觉一样,房间里都是84消毒液的味道。还有紫外线灯自动消毒,消毒的时候我就自己蒙被子里,透个气儿呼吸。

  因为我还不是人家那种重症患者,其实我也没有多难受。进传染病医院之后可能有一点点咳嗽,会拉肚子。当时我给医生说我胃不舒服,他就会给我开点益生菌那种药。他们给我吃的中药,还有那种红色的药粒,挺大一个药粒的,我也不知道那种药。

  

  (住院期间,小沈需要服用的药。受访者供图)

  那个药特别难喝,我还得喝,一喝我就想吐,还必须让我喝,一天一回就够我受了,还一天三顿,挺苦的。我就直接跟医生说我喝不了,我不喝。医生说你不喝也没法,反正必须得治。医生有时候看到我没喝药,他就会告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就开始给我打电话,就说让我赶紧喝药,这药都专门给你配的,你不喝疗效就不到,你就出不去,那我肯定得喝,我又不想复读,因为这病复读,我太亏了。

  当时我就一直想听医生跟我说,“没事,你肯定能好”。但是医生就不会说这句话。医生直接告诉我,“现在确实没有准确的药物治疗,只能吃好睡好休息好,增强你的免疫力,让你的免疫力杀死病毒。”可是我又不爱吃饭,我本来也挺挑食的,医院的饭肯定没家里好吃。护士长说,“你不吃的话就走不了,你这治不好。”那我肯定天天都得多吃点。

  现在想起来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夫扎了我五六针的画面,大夫都特别不容易,护目镜都看不清,也不能擦,我血管又瘦,抽的话,血出不来,反而会回流,扎不好就换血管重新扎。我这人又最怕针了,其实我真挺配合,但是你一直扎我肯定受不了,就一直哭。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扎这么多针,还第一次喝中药,我家狗现在都离我而去了,它现在都被隔离了。

  不过,我觉得医护人员都特别坚强,尤其是主治大夫,亲自给我做咽拭子采样。因为咽拭子采样稍微一不留神很容易被传染,我觉得他们都没有害怕。

  “赶紧出院,吃点好的,开始学习”

  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医院会重新给你检查一次。后来有回莫名地频繁给我检查,就给我抽血,抽好几回。

  那天早上7点多,我还睡着,护士长突然给我打电话,一声吼把我整蒙了,比我还激动,说我阳转阴了,连做两回检查都是阴性了,可以出院了。

  我当时瞬间就坐起来了,我以为她说出院就可以现在穿衣服出去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他们又说等着人来叫我就好了。我就一直等,就开始各种电话报喜讯。等了好久,才带我出去了。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把我放出去,我就想买彩票。

  我可算走了,病房我都不想再看一眼。

  

  (小沈是朱一龙粉丝,偶像给了她抗疫的力量。受访者朋友圈截图)

  后面还有记者采访,采访完他们说可以出院了,我就特别开心地坐上一辆120,刚想给他们报我家地址,结果他就带我去了邯郸二院,我还有14天的医学观察期。

  当时我妈说让我舅舅把我的画具都送过去,可以画画,结果医院不让送,不让收东西,还因为我们家小区有我一个确诊的,所以全小区都给封住了,就不让外人进,也不让别人出来。小区隔离了,我舅也进不去了。

  

  (小沈所在的培训班已经开始美术网上授课。受访者供图)

  培训班的美术网课已经开了,我们自己学校网课也开了。文化课的网课,因为学校会有整体的文件发到手机上,我已经让我大姨在外面打印好了,到时候我出去可以直接拿纸质版的复习。原先我以为就单纯回家放个假,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回北京了,所以我的文化书本也在北京,我觉得好亏,现在我还想着,啥时候能回一趟北京,把东西全拿回来。

  河北省的美术联考已经考完了,今年的本科分数线是180,我考了200多,还好,比较正常。校考我想报鲁美(鲁迅美术学院),还有天津工业,还想考一下东华大学,但是可能时间上够呛。如果没有疫情的话,校考可能都已经考完了,现在都还没有消息,没法复习专业课,不过我可以复习一下美术史论,因为鲁美的专业报了史论。

  现在每天早上学三个多小时,吃饭的时候会打游戏,吃鸡,中午会睡觉,两点多又开始看美术史论。现在上网课效率还可以,学校都把我们文化课的知识点,一摞一摞总结出来,只要背就好了。

  今年我们美术考的人比往年多了将近一倍,竞争压力大,淘汰的也比较多,要不然就复读跟下一届竞争,要不然就拼文化课。我觉得联考高分的同学,可能不需要考,可以直接走,像我们这种中档学生,校考肯定是最好的路线。现在如果可以考的话,我可以随时拿起准考证去校考,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考,所以我也有点迷茫。

  我现在还在邯郸市第二医院隔离,出院的时间说不准,医生没有给我具体的时间,因为他需要再重新给我检查,等待结果,这个结果是没有具体时间的。他只能说必须隔离14天,但是肯定会超出14天。

  武汉可能我不想再去了,我有阴影了。最近我可能会去献血,自愿的,主要我妈想让我去献血,说这也是一种贡献。以后口罩我没事也得戴上了,之前我不喜欢戴口罩,戴口罩我呼吸不了,经过这件事,我觉得病毒无处不在。另外,我还得多关注一下新闻,当时我去武汉之前,其实就有这种心理,新型冠状病毒又是小新闻,也没有多大的关注度,大意了。

  目前,赶紧让我出院,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出去之后,我想吃点好的,我感觉我都瘦了一圈了,然后就开始学习。我自己在家的行程,都已经规划好了,基本上没什么特别大问题。

  作者的话:

  疫情当前,艺考生的这个春天,比普通的高三考生还要焦灼一些,一方面,该考未考的专业课悬而未决;另一方面,搁置许久的文化课一团乱麻。现在一切都充满变数,让这些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有些茫然。

  画具不在手边、钢琴落了灰、体重失控……在应付文化课复习的同时,艺考生们各自有各自的窘迫。但是,人生就是如此,就像游戏闯关,每个人只能越过一道坎,再翻越下一道坎。这条路,无人能替代,但每个人就是这么一路走来,才愈加稳健强壮。我们祝福这些特殊年代里,要面对人生重要关口的年轻人,祝愿他们,万事尽遂人愿。

  出品|深水娱

  撰文|张晶

  统筹|杨明

  责编|金成武 胡梦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2 参与 196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深水娱

捕“娱”,我们不去浅水区!

头像

深水娱

捕“娱”,我们不去浅水区!

17

篇文章

12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