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娱 | 疫情下的娱乐行业反思录:我们为什么会陷入危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因为疫情,让已经萧条了一整年的娱乐行业再度陷入寒冬。

  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有翡》、《大江大河2》等电视剧暂停拍摄,戏剧演出、演唱会等线下文娱活动延迟或取消,电视台网站娱乐综艺节目延播延录……这些决定的背后往往牵动着的是全行业从业人员的饭碗,但没有人有过迟疑。

  

  “因为这不是商业问题,而是安全问题。”一位业内人士对深水娱说道。

  在家办公的日子里,也让很多忙碌的娱乐从业者终于有时间开始了思考:什么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娱乐内容?如何经营才能够提高抗风险能力?因疫情出现的新模式将会是常态还是暂时?疫情结束后行业又将如何自愈?

  

  深水娱采访了影视、综艺、演出、艺人经纪、营销宣传等娱乐行业各环节资深人士,听他们讲述在疫情下的所思所为。

  影视

  “原则上不会裁员,疫情过去项目还得做”

  

  “我们还算是比较幸运,疫情开始前有一个片子刚刚杀青,现在在后期制作。”某电影公司高管刘峰(化名)对记者说道。

  这段时间,公司员工都在家办公,每天在通过视频,群信息,来开展影片宣传的前期策划准备,但刘峰表示,具体的宣传启动还是希望等疫情过去之后再推进下去。

  因为当前全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疫情上面,任何的宣传动作都有可能看起来突兀而不和谐。刘峰觉得,公司没有必要在这个时间点上去着急部署宣传内容。“等这个阶段过去之后,大家愿意出来走动了,也愿意把注意力往别的上面再去集中的时候,再去做(宣传)可能会事半功倍。”

  相比来讲,作为电影营销公司老板的李李(化名)感受到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因为他的公司服务的客户80%都是电影片方,现在电影行业前端停滞,让作为中游的他们突然间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

  

  今年春节档,他们服务的一部影片也面临撤档,“当时很突然,离上映可能也就是一周都不到的时间了,但是疫情发展很迅猛,大家都意识到这是带有传染性的(病),特别是在密闭空间里面更容易造成传染,所以很快一天之内几乎所有的片子都相继发了公告,延缓上映。”

  他们也跟甲方达成了默契,在疫情过去之前将宣传工作暂停,等疫情快过去了再重新启动。但这势必也会造成另一个问题:谁也不知道疫情何时结束,后半年的工作计划会不会因此打乱?

  “原来平均分布在这一年四个季度的片子,现在因为疫情的影响,特别是春节档的片子,本身是每年体量最大的,将近200亿的一个市场,它要挪到可能5月份、6月份甚至暑期,必然会对原来档期的片子造成冲击。那么可能我们这一年的服务的项目也都是按照这个计划,本来是分布在不同时间的,现在就可能会发生撞车。”李李说,发生撞车的话,只能去跟片方讨论怎么解决,如果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就只能做出一个取舍了。

  

  在李李看来,影片延后上映的影响实际上就是一个资金的损失,“第一你错过了一个最合适的档期,容量最大档期;第二,你拖的时间越长,你的资金、时间、成本就越高。”

  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有些春节档影片甚至有可能会等到明年春节再上映,“因为一些片子当时的投资规模那么大,必须在(春节档)那样的一个容量档期里面,才能够把票房做出来。”

  刘峰也认为,疫情结束后,面对剩下的重点档期,争夺必将严峻。临近的五一档看起来是接下来最大最重要的一个档期,但是究竟有多少片子真的能够钻进去还是个未知数。“现在这个情况看,三月底是不是能正常启动宣传还不太确定,所以我觉得除非是非常有信心的,可以直接进入到五一档,其他的片子可能还会在另行选择档期。”而随后的暑期档也存在着不确定变数,受今年疫情影响,学生开学延后,暑假空间万一压缩,也会对影片定档造成相应影响。

  但刘峰总体上还是持乐观态度的,他认为疫情结束后大家有可能会存在报复性消费。再加上去年电影总体开机数量受影视寒冬影响有所减少,行业内原来还担心今年的影片供给会不足,现在疫情将档期压缩,也让之后观众的选择变得更加丰富。

  作为企业主,李李要思考的还有生存问题。如果疫情持续两到三个月,公司要如何挺过去?“第一是开源,必须得去寻找新的收入的可能性,多一些线上的不受疫情影响或者说受影响少的项目;第二就是节流,要控制成本,通过采取降薪、轮岗的方式,但是原则上我们不会裁员的,因为疫情总会过去,过去之后你的这些项目还是要做的。另外,这段时间难得的是一个可以让你休养生息、练兵的机会,借这个机会把自己的战斗力再提升一些,做一些业务培训,我觉得其实蛮好的,同事们也都能理解这个情况。”

  李李说,这次疫情也让他开始反思,自己以前的商业模式是不是有漏洞,“我们过去一直是单一的一个品类,就是为电影客户服务,那之后你是不是就要主动地去开拓一些新的领域,保证你再有这种意想不到的,或者不可控意外发生的时候,怎么样去面对和应对。”

  刘峰认为,不管面临什么样的行业环境,内容都还是最主要的。“虽然在某些渠道上,某些影片会做一些新的尝试,但这些尝试是不是真的能改变行业,这个都没有办法通过一次两次来去佐证的,还是需要长期来看。我觉得也不可能会是因为国家的一次疫情,改变整个行业的状态。”

  综艺

  “被困在剧组的艺人主动求合作”

  

  1月28日,广电总局网站公布消息称,广电总局为加强疫情防控宣传工作,每天统筹全国卫视节目编排,指导加强疫情防控报道,减少娱乐性节目,并及时发布36家卫视全天节目指引。其中《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等热门综艺暂停播出。

  自此消息公布之后,各卫视及网络平台都在积极响应广电总局的号召,将娱乐性节目延播。与此同时,很多带有抗疫公益色彩的“云录制”节目纷纷涌现。从湖南台《天天向上》团队做出的《天天云时间》、到《快乐大本营》团队做出的《《嘿!你在干嘛呢?》,都采取了网络连线的方式,完成一期节目的录制。而接下来的《歌手·当打之年》也宣告将进行“云录制”,由500位大众听审定点在线观看演唱并进行投票,分布在北京、上海、东京、台北、长沙的歌手们也会五地连线,与大众听审团共同观看;而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导演吴彤也晒出一张“王牌家族”成员沈腾、贾玲、华晨宇、关晓彤一起视频“云录制”的照片,疑似也会采取这种形式来让节目不空窗。

  

  相较于电视节目,网络平台的很多大型网综节目直接改成“云录制”显然不太现实,因为大型网综往往都是线性的有规定情境、任务和剧情推进的,录制规模大、流程复杂,所以延后录制才是最好的选择。

  优酷高级制片人刘栋此前曾做过《这就是街舞》及《火星情报局1234》,如果没有这次疫情,他们团队本打算在大年初六开拍一档少儿街舞节目,作为《这就是街舞》的前置延伸。但现在,这档节目以及《这就是街舞3》都不得不暂时延后。

  

  “其实真没办法,如果你看过第一第二季,你就会知道它的海选的规模至少几百人,算上工作人员可能都奔六七百人去了,我们必须得要遵守政府给我们的指令,等到疫情消退,全面复工以后,我们才能去着手做一些筹备工作。”刘栋说道。

  不过,延迟开工对于刘栋这样的经验丰富的制片人来说,依然压力很大。“因为我们原定的播出时间、跟客户承诺的播出时间肯定要往后延,但从客户的角度来说,他为什么愿意投你这个时间段?是因为这段时间是它的产品的最佳销售期,所以从这点上面我们也特别希望疫情切能快点结束。”

  同样遭遇项目延后的,还有刘栋的同事,优酷资深制片人程阳。擅长做喜剧类节目的她今年本来要开启一个相关项目,但现在也不得不暂缓。对此,程阳最担心的是复工后艺人嘉宾资源的紧张。“因为很多还是后续项目,所以不会那么早就跟艺人签约。但是过两天一旦复工了以后,他们可能同时会接触到很多份邀约,那要怎么来排期,其实是目前比较难的一个点。”

  在空窗的日子里,程阳也没闲着,和团队率先想到做一档“云直播”节目——《好好吃饭》,通过艺人自己直播做饭和吃饭过程,来分享宅家生活和情感体验。

  让他们十分感动的是,所有的艺人、不管多大的咖都是免费来上节目的,并且自己身兼“摄像”、“主持”、“网络测试员”等多种角色,不厌其烦。同时还有不少艺人主动找来希望参与,甚至包括一些因为疫情被困在偏远剧组里的艺人。

  程阳坦言,自己其实之前一直想尝试做直播类长视频,但是一直都没机会。这次疫情无形之中倒逼着他们做出了这样一种尝试。“既然已经起了头了,我觉得未来我们可能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做更多的研究,因为任何一件事情做完了,它一定是有经验沉淀下来,这才是我们做内容人该做的事情。”

  演出

  “这次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是以半年计的”

  

  相比影视和综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线下演出行业,几乎陷于全线停摆状态。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月7日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国内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现场演出是其业务的重要部分,此次受波及比较广泛。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接受深水娱采访时表示:“我们部分原计划3月份开始的项目,现在都要延迟,有少量海外艺人的演出,由于档期原因,甚至面临取消。

  以往草莓音乐节的首发站都是在武汉,今年按照原计划也是三月份进行落地活动,年前都已经顺利完成了报批以及场地、艺人等合同签订。如果不是因为疫情,下个月武汉的年轻人们本可以聚集在公园里,欢乐恣意地在草坪上“蹦迪”,但现在却只能将狂欢延后。

  

  每年,摩登天空都会在全国举办16场左右草莓音乐节,虽然线下活动短期内仍无松动可能,但沈玥不希望因此而压缩音乐节数量。“我们目前的计划还是不减场次,只是原来上半年的可能放到年中或者下半年去,后面大家紧张一点,工作压力大一点,但是尽量不减少场次。因为确实每个城市对我们的呼声都很高,所以我们尽量能做就多做。”

  音乐节、演出延期的背后,也涉及方方面面的后续问题。但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所有人都表示出了最大程度的理解。MDSK厂牌总经理亚侬表示:“我们不管是跟场地方沟通,还是跟供应商沟通,还是跟艺人沟通,所有的人都表示理解并且配合,愿意配合延期。”

  除了线下演出之外,摩登天空在上海和昆明还有自己的live house,目前都已经暂停,所有的演出都已经往后推了。

  沈玥直言,现在这种情况,公司一部分日常运营收入是没有的,但是公司的日常运营成本一点都不少,所以一季度很多收入已经不指望了。“这个不只是对我们吧,我觉得对所有的企业,甚至不只是线下企业,甚至有一些线上企业,都会有类似的情况。”

  演出类的大型活动,需要提前向政府相关行政部门报批,开票、宣传、运营、场地及艺人预约等一个周期加起来,至少需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所以这次疫情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在沈玥看来,可能是以半年计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到了开启了线上“营业”新尝试。2月4日到2月8日,摩登天空联合新裤子、谢天笑、曾轶可、黄旭等70余组音乐人发起“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活动,为闷在家里的年轻人带来可以互动交流的“云音乐节”体验。

  “这个时候就是艺人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多给大家带点正能量的时候。”亚侬说道。

  而“宅草莓”只是摩登天空在疫情之下的对策之一,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更重要的一件事是提前部署下半年的工作计划。沈玥认为:“可能以前一年的线下工作,我们要把它集中在半年去做,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们需要去把后面的所有的节点都想清楚,所有要做的事情都想清楚,提高后面做事情的效率。”

  同时,他预计疫情过后,行业的上下游之间的依存度也会增大,“不管是艺人还是票务、媒介、平台,在今年剩下几个季度里,相互之间的支持和理解会更多一些,因为大家的共同面对的困难都是一样的。”

  这次疫情也让沈玥对于行业有了更多的思考:“当外界条件忽然发生特别大变化的时候,人们怎么去选择一种方式重新生存起来?你首先是要有组织能力,然后要有创新求变的能力,这样当你的生活回归了常态之后,有些东西还是能够留存下来,能够变成一种新的模式出现。

  艺人经纪

  “剧组延期是天灾,再多收钱说不过去”

  

  领誉传媒作为一家综合性娱乐公司,艺人经纪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公司200多个艺人,每一个都不容有失。

  接受深水娱采访时,领誉传媒创始人CEO周昊透露,他们公司在疫情发生后便开始进行逐一排查,“第一块排查就是在湖北地区的艺人跟员工,包括过年回去的,还有在那工作的。然后第二个部分排查的就是我们正在组织拍戏的艺人和同事大概有哪些,询问了一下相关的情况。”

  此后他们公司也发出了线上办公,延期上班的通知。同时行政人员负责采购口罩及消毒水等,将整个公司做消毒清洁,规范访客登记,统计员工健康信息等。

  周昊坦诚,疫情对于艺人端的影响比较大,“本来可能2月3月要开机的这些项目,现在基本上肯定是动不了了,往后延。往后延的话一种情况是正常顺延,另一种情况是有的已经建组的项目或者剧组他是不是能延得起?因为剧组建完每天钱都在烧,这也是个问题,所以我们可能还在观望。”

  因为周昊所在的领誉传媒本身也做影视项目,所以他对于影视剧组的抗风险能力有更多的担忧。“剧组不开工,但是它机器设备租赁的钱,包括房租、餐饮,这些是定向开支,每天都是钱,我估计未来可能会有些减免,但你说完全免费,我觉得也不太可能,人家旅馆也要经营对吧?”

  据报道,受疫情影响,横店共有20个在拍剧组和11个筹备剧组停工,有6600多名影视从业者受到影响。曾经制作过《奈何BOSS要娶我》等热门网剧的制片人陈益韬,其新戏《清落》刚刚开机60天就不得不叫停,天降噩耗令其不得不发文感叹:“一天亏50万,创业路上真艰难。”

  

  周昊旗下的艺人有的人拍戏刚拍了一半,剧组就被通知不能拍了,人也不能走,只能在剧组里面待着隔离。在他看来,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大家目前都比较理解。“因为这第一次是一个全国性的事,不是只有集中在这个行业,因为这件事可能会产生损失或者萧条的人其实非常多,我觉得影视行业只是其中一块,目前为止我没有听到任何艺人或者员工在抱怨这件事情。”

  剧组停工势必意味着项目延期,艺人合约期内有可能拍不完,对此,周昊作为艺人经纪方表现出了充分的同理心,“我觉得以现在这个情况来说,到的时间没拍完,我们肯定会配合剧组延期的,而且不可能收超期费的,因为这个也是天灾,我们所谓的不可抗拒的因素嘛,你再跟人家收钱都说不过去了,你肯定是配合剧组把这事完成。

  在周昊看来,所谓的影视寒冬或者疫情影响,对公司来说其实也是一个优化的过程。“为什么人家都觉得我们的行业容易出现各种危机?第一是这个行业整体工业化水平还有待提升,包含从业人员,技术水平和手段,都需要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完善。第二是我们这行业标准化程度还比较低,但是阶段性的热钱很多,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大家都跑去融资,然后每个公司估值一个比一个高,但其实这些没有用的,因为最后你的投资人没有一个合理的退出机制,这些钱迟早还是得还回去的。”

  周昊坦言,相较于其他单一业务型娱乐公司,他所创立的领誉传媒的抗风险能力相对好一点,无论是寒冬还是疫情对他们的影响都不是特别大。“因为我们本身布局比较复杂,我们除了剧集,也有电影的投资,也做艺人经纪,做音乐演出,我们也做MCN,也做直播带货……当你的辐射面足够广的时候,就能相对抵御和对冲一部分的危机。”

  出品|深水娱

  撰文|Rong

  统筹|杨明

  责编|金成武 陈少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07 参与 2891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深水娱

捕“娱”,我们不去浅水区!

头像

深水娱

捕“娱”,我们不去浅水区!

17

篇文章

12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