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又曝政信类项目逾期,城投风险从贵州蔓延四川、内蒙......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9年,贵州省多地相继爆出政信类项目逾期事件,目前风险如星星之火燎原之势,城投平台违约从贵州蔓延至四川、内蒙、陕西......

  01陕西又暴雷

  近日,有媒体曝出陕西出现政信类项目逾期。

  据悉,该产品是国元信托发行的信托计划,募集于2017年、募集规模2亿元分为四期,期限为2年,付息方式为自然半年付息。截至12月9日,该产品本金利息均未支付。

  该产品融资方为陕西省韩城市黄河新区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担保方为韩城市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韩城城投”),资金用途为补充融资方流动资金,最终用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

  据《小债看市》分析,此产品背后真正的融资方很可能是担保方韩城城投,其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为53217万,控股股东为韩城市国资委,持股比例为86.44%。

  

  股权结构图

  截止2019年6月末,韩城城投总资产216.58亿元,总负债139.93亿元,资产负债率64.61%已是历史最高。

  《小债看市》注意到,一年前韩城城投非标产品已经出现过违约。

  2018年12月,“方正东亚·方兴309号韩城城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3亿到期未兑付,实质性违约。

  城投债违约考验管理人和融资方的协调工作能力,能否在出现状况后分批兑付。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陕西逾期项目的信托管理人、通道方又是国元信托。

  02从贵州蔓延至四川、陕西

  周末,一则有关“16呼和经开PPN001”回售违约的消息,在债券圈炸开了锅。最终所谓的“首单城投债违约”只是虚惊一场,据最新进展称目前已在陆续兑付中,呼和浩特市方面已经组织协调兑付事宜。

  今年以来,贵州省欠发达地区发生很多起政信类项目违约,三都、独山、余庆、铜仁县等地已相继爆出债务逾期事件。(后台回复“贵州”查看原文)

  目前,政信类项目违约出现从贵州向外扩散的趋势,四川省境内也出现个别县级、县级市城投平台违约,此前《小债看市》关注过都江堰城投平台机构贷款违约一事。

  成都都江堰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都旅集团”)发生机构贷款违约,违约规模超4亿元,涉及银行、信托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等金融机构。

  此项机构贷款成立于2016年11月,期限为3年,借款人为都旅集团,机构分三笔向其发放贷款,本次违约的是第一笔,该笔贷款应于今年11月7日到期兑付本息,但借款人一直迟迟未能将资金划入监管账户,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第二笔贷款将于11月25日到期,能否顺利兑付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据悉,该项机构贷款的保证人为都江堰兴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兴市集团”)和都江堰兴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兴堰投资”),具有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时由兴市集团以其对都江堰市财政局14亿元应收账款提供质押担保。

  《小债看市》了解到,融资人都旅集团目前确因当地财政资金安排紧张,划拨资金困难,无法按照约定还本付息。

  值得注意的是,都江堰市财政局在机构贷款《债权确认协议》中承诺,在贷款到期日前第八个工作日偿付应付标的的应收账款,但10月28日前都江堰市财政局并未偿付。

  《小债看市》发现,在今年2月和6月份都旅集团已发生两笔欠息记录,涉及金额分别为11.6万和226万元;兴市集团今年共发生5笔欠息。

  公开资料显示,都旅集团成立于2009年,经营范围包括旅游项目投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整理和拆迁改造等。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都旅集团的大股东为兴市集团,持股比例为85.5%,再向上穿透是都江堰市财政局,都旅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都江堰市政府。

  

  股权穿透图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都旅集团的法人和董事长同时发生变更,均由王文变更为罗大钊。

  

  工商变更

  都旅集团主要负责青城山景区门票、索道运营等,2016-2018年三年间这两项收入同比均有所增长,但2019年上半年增速有放缓迹象。

  

  门票和索道运营收入情况

  《小债看市》发现,此次机构贷款真正的融资人其实是都旅集团的母公司兴市集团。

  兴市集团是由都江堰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国有独资大型企业,是都江堰市目前资产规模最大的市属重点企业,也是都江堰市旅游业发展和公用事业的龙头企业。

  2019年以来,兴市集团盈利能力出现下滑。

  据中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8.87亿元,同比下滑29.88%;实现归母净利润0.92亿元,同比下滑12.98%。

  

  归母净利润

  截止2019年6月末,兴市集团总资产共计315.82亿元,总负债202.8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4.23%。

  《小债看市》分析发现,兴市集团债务结构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规模非常庞大高达43.8亿元,加上短期借款后短期负债达到52.26亿元,总的有息负债更高达122.41亿元。

  可以看出,兴市集团短期和整体有息负债的偿债压力都很大。

  但是,截止2019年6月末,兴市集团账上货币资金只有2.29亿元,未使用银行授信仅剩11.4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3.12亿元。

  仅从账面上来看,兴市集团手中可动用的资金与短期负债之间的敞口比较大,完全不能覆盖债务,确实遇到了流动性危机。

  除此之外,兴市集团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对资产流动性产生一定影响,其中应收账款44.57亿元,主要为应收都江堰市财政局16.77亿元。

  

  应收账款

  兴市集团还有多少资金腾挪空间?怕是只能从外部筹借资金了。

  2018年8月,兴市集团就已将所持都旅集团的12亿股权,质押给横琴华通金融租赁有限公司。

  

  股权质押情况

  今年9月,成都市金融监管局会同都江堰市政府组织召开成都市都江堰市银政合作签约会,会上都江堰市政府与相关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兴市集团流动性风险纾解起到一定支持作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兴市集团对外担保规模庞大,且部分被担保企业曾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存在一定风险。

  据公开数据显示,兴市集团最新对外担保余额为44.87亿元,其中对兴堰投资和新城建设担保金额较大,分别为19.9亿元和12.35亿元。

  

  对外担保情况

  今年3月,保证人之一的兴堰投资被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10月份东方金诚将都其主体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

  兴堰投资成立于1993年4月,主要从事都江堰市城区基础设施和安居房及灾后重建房建设,新城集团是其唯一股东。

  城投平台逾期如星星之火燎原之势向外扩散,“城投信仰”已经逐渐破灭。

  03国元信托频踩雷
《小债看市》注意到,在贵州和这次陕西政信类项目违约中,都涉及到国元信托。其作为信托管理人、通道方,旗下政信类产品延期现象过于集中。
国元信托在年报中也承认自身创新能力不足,政信合作业务集中度偏高,存在一定程度的通道业务路径依赖,创新能力、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能力仍需加强。
据公开资料,国元信托是经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非银金融机构,是安徽省唯一一家省级信托公司,创立于2001年12月,由安徽国元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起设立,注册资本20亿元人民币。

  

  国元信托官网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国元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1977.63亿元,新增风险项目7笔,风险资产规模合计30亿元,化解或部分化解风险项目8笔,风险资产规模合计28亿元。
另外,国元信托固有业务中信用不良资产为1.7亿元,较年初增加了6992.06万元。从整个信托行业来看,2019年信托行业风险规模和风险率都有所上升。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四季度末的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个数为872个,规模为2221.89亿元,信托资产风险率为0.98%。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1006个,规模为2830.59亿元,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26%,较2018年四季度末上升0.28个百分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8 参与 2056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小债看市

金融圈那些事儿

头像

小债看市

金融圈那些事儿

260

篇文章

135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