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陷入困境,王健林“神秘”失踪,拖垮这最有钱父子的是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1月19日该法院向王思聪下发了限制消费令。

  11月20日,王思聪限制令被取消,但仅隔一夜,剧情便反转直下:11月21日,王思聪连着接到3条限制消费令;紧接着,11月22日,其名下房产、车辆、银行存款被查封。

  如果再次收到限消令,王思聪就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老赖”!

  事件导火索源于3月8日熊猫直播的倒闭,王思聪因此欠下1.5亿,从而成为被执行人。

  看到这条新闻,很多人都不禁诧异:

  挥金如土的王公子竟然连1.5亿都拿不出来?曾经的华人首富王健林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么?为何迟迟没有对儿子施以援手?

  一、我这一生,一定要拥有一栋楼

  关于王健林,最近的新闻是什么?

  近两年,除了那句名言:“定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以外,王健林低调了很多,甚至连儿子出事都没有声音。

  最近关于他的个人新闻还是11月7日公布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王健林榜上有名,但与去年相比,他从第4位跌到第14位,资产也从1566.3亿跌至883.9亿。

  

  这还是国民公公吗?王健林向来以高傲、自负著称,无论是低调行事还是富豪榜在十名开外,这都不是王健林风格。

  王健林是部队军人出身:负重三十斤野营训练过,也曾在没过膝盖的大雪地里挖洞过夜。

  他身上有着军人的自律,更有企业家的自负。

  王健林有多自律?网上流传王健林某一天出差时的作息表:

  他4点起床健身,6点半赶往机场,中午到达海南,下午又赶回北京,晚上7点多到达办公室。

  

  对于首富来说,日理万机是常规操作。但是,一个日理万机的人还能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健身,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军人的血液在王健林身上流淌。他不仅自律,也厌恶不自律的人。

  一次,一名央视记者和王健林约好时间做专访,因为路上堵车,记者迟到了3分钟,匆忙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王健林绝尘而去的车和等在原地的秘书。

  秘书无奈地说:“王总的时间是铁定的,他从来不等别人,自己也从来不迟到”。

  央视记者的面子也不给,王健林自律中透着自负。

  

  1991年,刚下海的王健林第一次来到香港,他站在君悦酒店的11楼平台上,豪气顿生:“我这一生奋斗,一定要拥有一栋楼”。

  身边的朋友听到后,对此不屑一顾:一栋楼至少几个亿乃至几十亿,你刚做生意两三年就敢想这个?

  王健林看得永远比身边人远,他心里永远有大目标:“如果人生连这个目标都达不到,那我们做这一行就算白混”。

  “富贵险中求”,这是王健林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我要让上海迪士尼20年不盈利”、“不管电影电视剧,3000万以下的不接”、“万达商业的执行能力全球无敌,这不是我吹牛”……王健林自负的言行不胜枚举。

  当自负和自律结合在一个人身上时,就催生出了华人首富。

  2015年,王健林以2600亿资产排名全球华人富豪榜榜首,这是他的人生的巅峰时期。

  但是,到2019年,王健林就已跌出了富豪榜前十,甚至因欠债太多被外界称作华人首负。

  王健林和他的万达集团到底怎么了?

  二、成也自负、败也自负

  曾经有主持人问王健林:“您在企业里最怕谁?”王健林想了半天回答:“我企业里,我是老大我怕谁啊”。

  主持人再问:“您家里怕谁?”

  王健林回答:“家里最怕我儿子。你做得再成功,你再厉害,你管多少万人,他爱理你理你,不爱理你就走了”。

  

  这位天不怕、地不怕,霸气十足的万达老大最大的软肋就是儿子王思聪。

  他曾拿出5个亿给王思聪创业,并告诉他,“允许你失败两次……第二次再失败,就老老实实回来上班”。

  在父亲的保护下,王思聪只管向前冲,不怕失败,不怕输,因为他永远都有退路。

  上个世纪90年代,霸气的王健林曾拎着现金在万达足球队比赛现场给球员发奖金。

  而如今,儿子出事,王健林即使不拎着现金给他还债,1.5亿于王健林也只是口中的小目标而已,万达两天的租金就够了,实在不行卖几幅收藏的画也足够了。

  但是,王健林忍到现在还是没有出手,因为:他自顾不暇。

  2017年5月是王健林事业的转折点。

  

  这一年的5月3日,马来西亚宣布收回原本和中铁合作的大马城项目,原因是王健林在此项目中投入100亿美元,截胡中铁。

  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王健林高调宣布:“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的项目,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目前还在谈”。

  事业上的巨大成功让王健林有点忘乎所以,《人民日报》对于此举曾点名批评万达:莫把工具当目的。

  “万达进入的行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机会做老大。”

  当搭上严格的自律时,自负是抱负;但当自负到忘记自己是谁时,自负就真的是自负。

  

  王健林成也自负、败也自负,最后,他不仅丢了大马城项目,甚至丢了半个万达。

  此后,万达开启清仓大甩卖模式。

  2017年7月,万达将13个文旅项目和77家酒店卖给融创中国和富力地产,总计637.5亿元,将南昌、九江、盐城等地的万达广场转让给珠江人寿。

  2018年1月,万达商业的14%股份被卖给由腾讯、京东、苏宁、融创组成的财团,同时万达·伦敦ONE的60%股权被卖给富力地产。

  2018年2月,万达电影的12.77%股份被卖给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同时,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的股份被卖给Quantum Pacific Group。

  

  此后,万达出售澳洲黄金海岸项目及悉尼项目、出售万达文化管理100%股权、出售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

  2019年2月,万达百货的37家百货门店全部被卖给苏宁,万达百货变成了苏宁的。

  之所以要清仓大甩卖,源于万达的资金链断裂,王健林自己也承认“现在有4000多亿的负债”。

  2015年以后,王健林的每次出手都是很大手笔,4000多亿的窟窿来自房屋预付款、应付工资额、储备准备金以及银行贷款等项目。

  同时,万达内部也困难重重,股东退出、高管离职、裁汰员工、高层腐败……

  万达的大公司病在近两年内暴露无遗。

  

  特别是今年的高层腐败案让王健林头疼不已。

  万达华南运营中心经理王某在武汉任职期间联合地方店面操纵投标多家商户,即使离开武汉,王某仍然受中标单位的贿赂。

  本案涉及4名高管、涉案金额近亿元,引起万达高层大震荡。

  王健林曾在年会上多次批评大公司病:“只要公司做大了,逐渐逐渐地都会染上这个病”。

  起初,大公司病只是效率降低、创新性下降、员工安逸没有狼性,但如今已经发展到了受贿腐败。

  

  大公司病就像“蚁穴”一般,不停地侵蚀万达,直至其一角崩塌。

  可惜的是,王健林不但无暇进行内部整顿,反而在外部投资和甩卖中焦头烂额,甚至连儿子接到限消令也束手无策。

  内忧外患,王健林的日子没比王思聪好到哪里,在他的4000多亿窟窿面前,王思聪的1.5亿的确是个“小目标”。

  1990年刚创业时,王健林曾和小伙伴表示,自己的目标是一年赚一个亿。伙伴们听了十分诧异:咱们一年能赚个一千万已经不得了,五千万就很厉害了,怎么可能赚到一亿。

  王健林回答:“这只是个目标,就算赚不到一个亿,赚个8000万也很高兴嘛”。

  从下海至今,王健林自负了一路。不知如今事业滑铁卢的老王想起往昔岁月是何感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大小我就淘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头像

大小我就淘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2170

篇文章

89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