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微信收款1万提成120元?可能成洗钱帮凶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所谓“跑分”,就是利用自己的微信或者支付宝收款二维码,替别人代收款,赚取佣金。这使得越来越多的普通用户成为了灰黑产以及骗子们“洗钱”的帮凶。

   文5958字 ,阅读约 需12分钟

  在网赌圈里混迹多年的老秦近日发现,他所在的网赌平台开始支持二维码收款了,但每次充值时,收款方均为不同的个人账号。
老秦不知道的是,他支付赌资的收款方并非网赌平台,也不是网赌平台合作的支付平台,而是真实的个人用户。这是一门叫做“跑分”的生意。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种“跑分平台”已经成为近期灰黑产进行非法支付的最新手段。所谓“跑分”,就是利用自己的微信或者支付宝收款二维码,替别人代收款,赚取佣金。这使得越来越多的普通用户成为了灰黑产以及骗子们“洗钱”的帮凶。
7月26日,广东省公安厅在“净网2019”专项行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日打掉一个利用跑分APP平台洗白赌资、逃避监管的新型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03人,捣毁窝点10个,冻结涉案金额1645万元。这也是全国首例打击跑分平台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案。
“在监管部门的统一指导下,金融、支付机构严厉打击各类非法资金支付结算行为,成绩显著。而黑产分子则受利益驱使,不断变换手法,虚开账户、虚构交易,演变出许多新种类,今年腾讯公司支持公安机关打击的几个案件中,发现犯罪团伙招募了大量的微信用户或者支付宝用户,把收款二维码提供给黑产团伙进行收款,带来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些用户都沦为了洗钱帮凶”。7月25日,腾讯守护者计划专家董蕾表示。
新京报记者发现,普通用户可以从跑分平台处获得抽成,但由于跑分平台多对接灰黑产,用户的资金安全无法得到保证。且在监管手段的不断发展下,多数用户往往只要跑数单交易其资金账号就会面临封禁。此外,要从事跑分业务就必须向平台公开自己的银行卡、身份证、电话等隐私信息,跑分者也面临隐私信息泄露的风险。

  

  ▲跑分平台截图

  ━━━━━

  90后、00后参与“跑分”
成网赌等非法支付新方式

  
老秦最近发现,他所在的网赌平台开始支持二维码收款了,而且收款方每次都是不同的个人账号。
“我所熟悉的平台一般是需要网银转账的,但使用二维码付款更便捷。一开始我以为付钱的对象是我的‘客服’,但后来我发现每次汇款时,对方的二维码都不同,咨询客服称是公司开通的‘新渠道’。”在网赌圈混迹多年的老秦告诉新京报记者。
事实上,这些收取赌资的收款方并非网赌平台,而是真实的个人用户。每当老秦支付一笔赌资时,他的钱经过微信或支付宝二维码扫码进入了该个人用户的资金账户,该用户再通过网银将这笔资金转交给“跑分”平台,跑分平台通过无数个个人账户的资金“倒手”,最后再将赌资转给网赌平台。如此一来,网赌平台从赌客老秦处收取的赌资就巧妙“洗白”成为了老秦和普通个人用户之间的C2C资金转移。

  新京报记者发现,跑分平台所对接的“上家”不止网赌平台,网络色情甚至网络诈骗都有可能接入跑分平台。
7月30日,新京报记者在一个由跑分“从业者”组成的微信群中看到有群友直接表示,“我就是做网络诈骗的,要不你跟我做算了。”
根据扬子晚报的报道,今年5月,曾有犯罪嫌疑人以购买电力设备需要回扣为由,采取淘宝线上下单、线下交易的方式,诈骗了7890元。警方接到报案后通过研判,发现该笔诈骗款项的收款账号与另外三个账户有巨大资金流动,且流动频繁。警方将其抓捕到案后发现,这四个账户的持有人平均年龄仅18岁,他们将自己的微信收款二维码给上线收款,再将钱转到上线提供的银行卡上,获取提成。案发至今,已经帮助上线犯罪嫌疑人洗钱数十万元。
“目前灰黑产接入跑分平台转账很流行,部分平台为了方便灰黑产的需求,还有同城转账,这样你扫的二维码就能显示对方和你在一个城市,显得更真实。”7月29日,有黑灰产从业者对记者表示。
新京报记者近日卧底进入一家名为“巅峰”的跑分平台发现,该平台上线了“同城匹配”模式。一名跑分者表示,这让付款的人扫码“就像去超市购物一样” 。
根据广东省公安厅公布的内容,其查获的跑分平台团伙形成了“赌客——平台会员——跑分平台——境外赌博网站”的资金流转闭环路径,每月涉案资金高达2亿元人民币。当赌客登录境外赌博网站并需充值赌资时,境外赌博网站会将充值信息推送至跑分平台,跑分平台会采取类似网约车抢单机制,在平台上发布资金流转订单,跑分平台的注册会员可以抢单。当会员成功抢单后,赌客将赌资转账至会员,会员将赌资转账至境外赌博网站。境外赌博网站以每笔资金的2.5%-2.8%为佣金,返还给跑分平台,跑分平台再以1%-2%的佣金返还给平台注册会员,最终跑分平台通过赚取佣金差价进行牟利。
据统计,该跑分APP兼职会员2150余人中,有1440余人为90后和00后。

  

  ▲跑分平台导师在群内要求抢单者报备。

  ━━━━━

  “跑分”高峰期在凌晨时段
“跑”一万元提成120元

  
“咳、咳,又到了激动的查岗时间了。”每天上午九点多,跑分平台的“导师”就会在群里统计夜里凌晨时分“会员”们的战果:“会员1,74单;会员2,30单”。

  

  新京报记者卧底一家跑分平台发现,对于灰黑产推送至跑分平台代收的充值信息,跑分平台采取与网约车和外卖相似的抢单机制,将这些充值信息上传至平台,而从事跑分的普通用户可以通过抢单来完成这笔交易。对于每一单交易,跑分平台都有名为“导师”的管理人员进行管控。
根据巅峰平台的规则,注册其平台的“会员”每跑1万元金额的单将可以获得120元的收益。而晚上佣金将加成0.2%,也就是每跑1万元的资金收益会增至140元。此外,用户如果每晚跑的数量超过30单,“导师”还会予以额外奖励。

  

  ▲某跑分APP截图。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正常的工作时间,跑分平台常常没有一单可接,直到凌晨12点后,平台上的“交易单”才逐渐增多,凌晨3点到清晨则是跑分平台的接单“高峰期”。
7月30日凌晨1点左右,记者在1分钟内刷新巅峰跑分平台的抢单选项后,发现4项待抢订单,金额分别为10000元、5000元、600元、10000元,资金流水共计2.56万元。而凌晨3点左右,新京报记者在1分钟内刷出了17个订单,每个金额在300元至2000元不等,1分钟内平台可抢单的资金流水共计1.3万元。
这批“订单”大多在放出的瞬间就被平台上的抢单者一扫而空。凌晨5点时,记者发现出现了许多刷新后依然剩余的订单,这或许意味着多数抢单者开始休息,导致“单多人少”。
新京报记者在跑分“同事群”内发现,有人一晚跑了49笔订单,共计收款5.09万元。照此计算,该“跑”分者一晚上的收益达到了712.6元。
从事跑分相关业务的灰黑产人士“聚宝合财”称,当前比较火的大型跑分平台有巅峰、御林军和牛牛三个,“三家对接的二维码平台包括微信和支付宝,还有一些平台做虚拟币,不需要二维码。此外,由于跑分业务很火,目前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小型平台。”
用户若想参与跑分,必须在跑分平台绑定自己真实姓名的银行卡,并上传自己的微信或支付宝二维码,每晚抢单后,将抢到的资金如实记录,并使用网银转账方式转账给跑分平台,再由跑分平台转给灰黑产从业者。为了保证用户不“携款潜逃”,跑分平台要求抢单者先向平台充值一定数量的“押金”,抢单者的押金越多,能够抢到大单的几率也就越高。而抢单的最高金额不能超过这笔押金,抢单者只有抢到一定数量的单后才能退款离场。
为了防止微信方面的打击与举报,目前巅峰跑分平台成员使用一个名为“聊呗极速版”的聊天APP作为沟通平台。抢单者与“导师”和“代理”就抢单发生的具体问题在这里进行沟通交流。其中,“导师”负责解答抢单者的问题,而“代理”负责拉新的抢单者进入平台。
抢单者还可以成为“代理”发展自己的“下线”。
7月30日,新京报记者接触一位“牛牛”跑分平台的代理时,对方表示,搬运工(即跑分者)的利润是微信每跑1万元得100元佣金,支付宝每跑1万元得70元佣金,QQ与云闪付则分别是60元和50元。“你每拉一个搬运工,他跑1万元你可以得10元利润,如果他再拉搬运工,每一万元你可分4元利润,再往下分每一万元你可分3元利润”。

  ━━━━

  为逃避监管“养码”
还有被诈骗、信息泄露风险

  想通过“跑分”赚钱并没有看上去那样简单。
7月28日,有跑分者称,其已经向平台里充值了5万元资金,最近需要用钱但“无法取出”。“平台要求我再抢2.5万元‘任务金’才能提现”。
“跑分能赚钱,但特别麻烦,二维码容易卡死,建议还是别干。而且这些钱都见不得光,平台如果跑路了你找谁说理去。”7月28日,已经从跑分平台抽身的网友“顺子”告诉新京报记者。
除平台跑路风险外,跑分者的主要“麻烦”来自于二维码失效导致不能收款的风险。
记者卧底注册进入跑分平台后发现,有相当多数量的跑分“同事”在做了数笔交易后二维码即遭到冻结。“新微信号才抢了两单就异常了,差不多一个号才抢了1300多元钱,一下子封了我五个微信号。”“一晚上封了四个二维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微信曾在不久前发布公告称,注意到了这种“跑分”骗局,并对此进行严厉打击:对于涉嫌宣传和组织微信“跑分”、涉及赌博、色情、欺诈收款等违规账号,根据账号违规程度采取限制收款、冻结等措施,情节严重并涉及违法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
一位做“跑分”的网友表示,二维码被封停是经常出现的情况。具体表现为微信账号异常,被限制收款30天。当记者测试其二维码时,显示出“收款账户异常,暂时不能向其付款”的提示。
对此,“导师”表示,二维码需要“养”。“一个收款码不要长期一直使用,可以分时段轮替使用,这样可以延长收款码的寿命;一旦发现抢到的订单连续5次无法收款,自己立即扫码检测,发现连续8次无法收款,就停止使用。”“推荐你在平台充值5万元,准备4个收款码,再开始做。”
记者发现,基于微信和支付宝对跑分业务的监测,甚至产生了一批专卖二维码的“码商”。
7月30日,记者以不同关键词在贴吧、QQ等地方搜索时,联系上一名出售支付宝二维码的灰黑产从业者,对方表示“支付宝码批量30元一个。”
这位“三哥”称,以他的经验,基本上正常的个人微信二维码做跑分可以“随便跑十几万,但十五万是个坎,运气好的才能跑到,再往后跑大概率会遭遇监管。”不过他表示,也有一定概率遇到“神码”,“就是不会被封的二维码,这种码可遇不可求。”
7月25日,腾讯守护者计划专家董蕾在腾讯守护者媒体沙龙上表示,这类用户“白天正常生活类、经营类收款,到了晚上网络赌博、网络色情活跃的时候帮犯罪分子收款,面对如此海量的交易,需要金融机构、支付机构把非法交易从中识别出来”。
腾讯支付风控团队发布《关于打击“微信跑分”违法违规活动的公告》称,微信跑分不但违反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而且严重影响用户账号的安全使用,侵害用户的合法权益,给用户带来押金被骗、信息泄露、为违法活动洗钱等重大风险。
跑分平台的流行还带来了一系列衍生的诈骗和信息泄露问题。“顺子”告诉记者,他曾经遭遇过先让他私下缴纳押金的“假跑分平台”。“对方说可以跟他干跑分,其实是骗子,给他打了500块,钱一直没到账。”
同时,大型跑分平台均需要填写详细的个人信息注册,其中包括银行卡账号、邮箱、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有媒体称,这些个人信息一旦被不法分子收集利用,后果不堪设想,可能被推销电话、诈骗电话、垃圾邮件骚扰,还可能面临账户密码被盗,甚至仿冒用户的身份进行贷款。
但为何仍有许多用户对做跑分趋之若鹜?有专家表示,“从事跑分业务的大多数是底层人员,为了百分之一点几的利润不惜投入一切。”新京报记者在一个跑分交流群中发现,大多数跑分的拥趸认为“富贵险中求,平稳赚不来大钱”。

  

  ▲某跑分交流群截图。

  ━━━━━

  公安部门加入打击
警方提醒: “跑分”涉嫌洗钱

  7月26日,广东省公安厅对外发布了“净网2019”专项行动成果。今年以来,佛山警方在工作中发现,一团伙利用“跑分”平台,涉嫌帮助境外网络赌博网站接收、流转、洗白资金。警方提醒广大群众,部分利用微信、支付宝收款二维码等进行“跑分”兼职项目,背后实质为帮助赌博等黑灰产团伙进行洗钱活动,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参与者需要承担经济损失风险和相应法律责任。
“这属于第四方支付的一种。”董蕾表示,“在结算媒介中,行业俗称第一方支付指实物、货币支付;第二方是银行类清算、结算机构;第三方是获得政府发放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机构。而第四方支付指未获得国家许可,依托第二方、第三方支付能力和接口,通过技术手段整合搭建的非法结算平台。”
在其看来,第四方支付这两年发展很快,“其实它们非常专业,专业到什么程度?至少要懂三点,第一懂网络黑产,知道赌博、色情、诈骗的钱怎么收;第二要懂支付,要知道市面上好用又便宜的收款通道在哪里;第三要懂技术,自己开发网站或者APP,进行自动化实时结算,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非常专业化。”
《关于打击“微信跑分”违法违规活动的公告》称,根据刑法关于洗钱罪立案标准,为洗钱行为“提供资金账户”,提供账户的人会被立案追诉,最高刑罚是“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今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司法解释于2019年2月1日起施行。在该司法解释发布的答记者问环节中,“两高”表示,使用受理终端或者网络支付接口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交易退款等非法方式向指定付款方支付货币资金的属于“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情形。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公开表示,“跑分”本质上是将用户的个人账号提供给他人使用,没有真实的交易为基础,这种行为本质上是有组织的欺诈交易;情节严重的,涉嫌刑法规定的洗钱罪,可能被处以五至十年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若明知对方从事非法交易,可能构成共犯,则需要承担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王德怡认为,除了社交功能外,微信账号在绑定身份证或银行卡后就具备了金融功能。利用微信账号为违法违规活动提供便利,违反了与腾讯公司之间的用户协议,腾讯公司有权对上述不法行为予以监管并予以处理。建议腾讯公司加强技术措施,从技术上防止上述非法行为;个人用户应当珍惜微信账号的使用权,拒绝参与“跑分”之类的非法交易。
对于此类非法资金支付结算带给监管机构的困扰,董蕾认为这已经是“过去时”。他表示,为解决个人二维码非法结算问题,互联网公司倾向于用技术来解决问题。“我们总结正常用户的交易特征,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来识别出可疑交易,在第一时间发现和有效阻止,根据账号违规程度采取限制收款、冻结等措施,情节严重并涉及违法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范锦春

  值班编辑 花木南 吾彦祖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独角鲸科技”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 不得转载使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6 参与 519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新京报

关键时刻还看新京报

头像

新京报

关键时刻还看新京报

133254

篇文章

128422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