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歼-20隐形战机:“壳子”也是核心科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出品 | 网易新闻

  作者 | 张亦驰,军事科普作者

  面对一些中国自行研制的飞机,我们有时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其实就壳子是中国造的。暂且不论国产飞机是不是“只有壳子是中国造”,实际上,飞机的“壳子”——即便不说材料和工艺,仅仅是气动外形或者说气动布局,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飞机的性能。可以说,设计“壳子”是一架飞机最核心的技术之一,以第四代(国外标准为第五代)战斗机为例,80%以上的隐身性能由外形决定。

  气动布局还决定着一型飞机的速度、机动性和航程等重要参数,而这些性能往往对飞机气动布局的要求是矛盾的。如何解决这些矛盾,在超声速巡航、亚声速机动性、隐身等方面获得令人满意的效果?歼-20战机的“壳子”,就给出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一)为了实现超声速巡航,把减阻进行到底

  第四代战斗机的一个重要性能指标是能够进行超声速巡航,也就是发动机在不开加力的情况下进行超声速飞行。以F-22A为例,它能以1.5倍声速的速度巡航飞行。

  能够进行超声速巡航的战斗机与不能具备此项功能的战斗机打,就好比是冷兵器时代“骑兵打步兵”,超声速巡航的飞机会突然杀过来砍一刀,然后就走了,三代机追也追不上。

  超声速巡航除了要求小函道比、大推重比的先进涡扇发动机以外,对降低战斗机超声速阻力也提出极高要求。而对于中国来说,由于发动机技术相对落后,这就对降低超声速阻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和主要由摩擦阻力决定的亚声速阻力不同,超声速阻力主要由激波阻力决定。降低激波阻力的传统方法包括增大机翼后掠角,减小展弦比,提高机体的长细比,也就是让飞机更“锋利”,更容易钻透像一堵墙一样挡在飞机前缘的激波。

  歼-20也是这样做的。

  从空气动力学的观点来看,大后掠(如60到70度)、小展弦比机翼的超声速气动效率最高,但这种机翼的亚声速效率低,影响飞机的亚声速巡航和起降性能。

  对于新一代战斗机,其机翼设计需要中和多方面相互矛盾的需求,这决定了四代机的机翼后掠角基本保持在40度到50度之间。当年,F-22A的原型机YF-22就采用了48度的前缘后掠角,而最终定型时改为现在的42度。

  从外形来判断,歼-20的机翼前缘后掠角在F-22、苏-57等四代机中是最小的,而且它还使用了后掠角超过70度的比较大的边条翼,进一步降低了等效后掠角。

  

  

  (大迎角条件下,歼-20的鸭翼、边条形成的漩涡与机翼前缘涡相互耦合,有利于增大机翼升力,提高最大升力系数。张亦驰 摄)

  除了增大后掠角,歼-20的机翼还使用了翼型前缘比较尖的相对厚度很小的机翼。

  四代机中,可以进行超声速巡航的重型机,比如F-22、苏-57的机翼都未使用内埋式襟翼、副翼作动筒,其每侧机翼上都有两个突兀的经过纺锤形修形的作动筒(纺锤形修形是为了减小雷达散射截面积),这表明其采用了绝对厚度和相对厚度很小的机翼,没法内置作动筒。反观F-35则采用较厚的机翼和内埋式作动筒,歼-20的外置的作动筒也表明其机翼的厚度较低。

  在机身设计上,减小超声速巡航阻力就要减小机身最大截面,增大机身长细比。鉴于国产导弹体积相对较大,歼-20内埋弹舱不可能减小太多,为此歼-20的机身长细比明显偏大,也是为了降低超声速阻力。这一点上看,苏-57的两个主弹舱串联在一起,减小了横截面积,在降低阻力方面是成功的。

  

  

  (歼-20的机身长细比较大,有利于降低超声速阻力。张亦驰 摄)

  从减阻方面看,歼-20两个小型全动垂尾有其成功之处。较小的垂尾阻力较小,而且垂尾外倾也会减小两垂尾间的不利干扰,发动机采用了阻力较小的小间距布局,利于超声速状态下的减阻。

  采用综合措施后,歼-20的超声速阻力系数可能是四代机中最低的,这为超声速巡航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为了超声速、亚声速性能平衡,独创升力体边条鸭式布局

  单纯追求低的超声速阻力并非难事,中国的歼-8、俄罗斯的米格-21的超声速阻力都很低,但关键是均衡超声速和亚声速的性能。

  四代机要求亚声速的高机动性,要求大迎角飞行能力,并具备瞬时快速改变机头指向的能力,这完全是由飞机的外形决定的。

  飞机的大部分升力是由机翼产生的(一部分由机身产生),要提高机动性,一方面要提高单位面积的机翼产生升力的能力,另一方面也要降低单位面积机翼的负担,前者称之为升力系数,后者称之为翼载荷。

  如果把飞机比作一个运动员,最大升力系数就好比是它单位重量的肌肉能够产生的力量,高水平的运动员,相同重量的肌肉产生的劲大。翼载荷我们可以理解为体脂率,体脂率越低,人就越灵活,同理,飞机的翼载荷越小,机动性就越强。美国F-22提高机动性的一个主要办法就是降低翼载荷,另外加了矢量推力系统。

  歼-20为了降低阻力,使用了后掠角比较大的机翼,而且机翼的外露面积比较小,这样其翼载荷就相对较大了。对于缺乏大推重比发动机,翼载荷很难降低的歼-20而言,要克服这一不利因素,提高亚声速机动性,就必须采取提高升力系数的办法。

  

  

  (歼-20把边条、升力体、鸭式布局和隐身特性融为一体,是中国智慧和中国创造的体现 张亦驰 摄)

  按照顾诵芬院士在公开文献中的说法,中国的四代机最大升力系数应该达到2.0左右。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三代机中较高的机型,最大升力系数不到1.7,歼-20采用杨伟院士所说的中国独创的升力体边条鸭式布局,满足了对最大升力系数的要求。

  歼-20为提高超声速机动性和配平阻力,使用了中远距鸭翼,相对于近距耦合鸭翼来说,升力增量相对较小,为此又为其增加了边条翼。

  歼-20的边条,也是经历了不断的改进。边条的作用,一方面在于其前缘涡本身的涡升力,另一方面,它与机翼的有利干扰、推迟机翼分离的发生和发展也起着重要作用。

  从升力特性上看,尖拱形边条要比三角形边条更好一些。为了最大限度提升最大升力系数,歼-20验证机上的边条是尖拱形边条,在达到最大升力系数后,其升力变化比较平坦,另外其面积可能更大,升力增量略大,但是雷达散射特征较大,且均匀散射。在后来的量产型歼-20上,边条改为升力特性稍差的三角形边条(直线型),这也说明其升力已经足够满足要求,也有利于隐身。

  

  

  (歼-20早期的验证机使用了尖拱形边条,升力特性较好,但是对隐身不利。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际上,边条和鸭翼都依靠脱体涡对机翼的有利干扰提升机翼升力,脱体涡好比是一个个小旋风,增加了机翼上表面的气流速度,提高了上下表面的压力差,进而提高了机翼的升力,同等面积的边条增升效果要好于鸭翼,因为它产生的脱体涡更强、更稳定,但鸭翼的可控性较好。

  歼-20同时采用了鸭翼和边条,进一步增大了升力增量,加之升力体的采用(机身纵轴剖面为翼型,可产生较大升力,最典型的应用就是苏-27和苏-57的“中央翼”),使得歼-20战机获得了很好的升力特性,升力体边条鸭式布局最大升力系数可达到常规翼身融合体的1.8倍,这一点,无疑是中国设计师的智慧所在。

  可以认为,歼-20很可能是目前四代机中最大升力系数最大,超声速巡航阻力最小的机型。

  (三)看似矛盾的要求如何融于一身?歼-20 独具匠心的隐身设计

  四代机设计的难度在于把降低超声速阻力,提高亚声速机动性和隐身几个相互矛盾的要求结合在一起,设计师需要不断在这其中进行折中妥协。歼-20在超声速减阻,提高亚声速机动性方面做的都很好,那歼-20的隐身设计如何呢?

  关于隐身,一个普遍的看法是,外形对飞机隐身的贡献率占到了80%左右。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22项目特殊技术部经理、F-22低可观测性综合产品团队负责人Brett Haisty曾说过,在设计过程中要考虑的第一个、也是最关键的因素是飞机的外形。这一因素必须从一开始就被考虑到飞机设计上,如果外形错误,无论使用多少材料处理也不能修正这一错误。

  隐身飞机的外形设计原则是尽量不让雷达波原路返回,而是反射到相对集中的少数几个方向,这导致在雷达散射截面积(RCS)分布上出现一些相对较大、但很窄的尖峰,由于这些尖峰很窄、很少,难以被雷达稳定地追踪,而这些尖峰之间的信号是非常小的,又很难被雷达所检测到。

  在这方面,歼-20的设计也是独具匠心。设计师尽量让歼-20的所有边缘相平行,而且有自己的特点。其一侧鸭翼的前缘和另一侧机翼的后缘平行(美俄的设计通常是保持机翼前缘与前缘平行,后缘与后缘平行),以便让它们的最大雷达信号都指向相同的几个方向。同样,飞机的垂直尾翼和机身侧面倾斜,且相互平行,以避免直接反射回雷达。此外,设计人员还对歼-20鸭翼、机翼和垂尾进行了微小的切尖处理,降低特定角度的雷达反射波。

  

  

  (歼-20各个翼面的前后缘保持平行,有利于隐身。张亦驰 摄)

  此外,歼-20的边缘之间的所有表面都是平滑顺畅的,确保电流在表面上流动而不会中断。表面上的任何中断(缝隙)都会将能量反射回雷达,从而增大了飞机的信号特征,光滑表面上的所有不得已的中断,如控制面或舱门,都确保了与机翼边缘相平行。为了提高隐身性能,歼-20放弃了原型机上使用的增升效果更好的尖拱形边条,而使用了三角形边条,也是这个道理。

  

  

  (生产型的歼-20的边条改为三角形边条。张亦驰 摄)

  飞机上最大的雷达信号反射源之一是驾驶舱,飞行员的头部和头盔、座椅以及驾驶舱内的所有控制和显示设备都增大了飞机的雷达信号。歼-20座舱盖上的金属涂层可防止雷达波进入驾驶舱,消除了对驾驶舱的担忧,座舱可以平滑地融入到飞机的外形中,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任何雷达波的反射。

  传统战斗机的进气口和发动机通常是其雷达信号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发动机是主要信号源,其次是进气口边缘,以及用于调节气流的可变几何形状的控制面。对于发动机来说,其高速旋转的风扇叶片对雷达波形成镜面效应,而歼-20设计通过将发动机隐藏在S形进气道后面来降低发动机雷达反射信号。

  飞机的发动机还是飞机后向的主要雷达信号贡献者。歼-20通过采用锯齿处理的方式,降低发动机与机体结合部后向的雷达散射。不过,尚不清楚其发动机涡轮后部是否采用了类似F135发动机那样的屏蔽器。

  总体来看,歼-20的隐身性能虽然不及采用常规布局的F-22,但是仍然超过了俄罗斯的苏-57。

  作为世界上认知度最高的标签,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正寻求战略升级。「了不起的中国制造」专栏,力邀行业权威、资深玩家,呈现他们眼中的中国创新之路。

  投稿请联系newsresearch_nte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提供千字800元的稿酬。

  官方图书《了不起的中国制造》现已上市,本书集结了专栏的优秀文章和经典案例,欢迎关注!



  ---------------------

  编辑| 史文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93 参与 3915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

从未停止追赶

头像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

从未停止追赶

665

篇文章

1238272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