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十年特写:文艺青年王微、落寞的土豆、冲出次元壁的B站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王微放手,追光翻身」

  当年初的《白蛇:缘起》最终拿下 4.49 亿票房,挽救了亏损 6 年的追光动画后,不少人如此评论。因为这一次,导演编剧一栏不再有「王微」二字。

  作为离开土豆后的二次创业项目,由王微身兼编剧、导演、制片人、CEO 四职的追光动画一度备受关注。但前三部电影市场反响的不断走低,使得外界将「王微操刀」渐渐与「票房毒药」划上等号。

  王微倒并不是真的没有金刚钻,土豆创始人身份之外,他还是作家与编剧。他在 26 岁创作的自传性质小说《等待夏天》,曾被刊登于《收获》杂志;

  创作的舞台剧《Raku》在旧金山成功演出;土豆上市前夕创作的话剧《大院》,在北京连演6场;甚至,在从土豆离场后,王微也在旅行中一口气创作三个剧本。

  不过,在炒作 IP 的年代,当蓬勃的创作力,转化为以传统文化为土壤的「原创情结」后,某种程度上也使得出自追光动画的电影,烙上了王微深刻的个人印记。

  旅途中创作的《小门神》,包含了自我对话与逃离都市的社会议题;《阿唐奇遇》则传达了王微对人工智能与平行宇宙等哲学层面的思考;而《猫和桃花源》中「猫制造火箭追寻桃花源」的灵感来源,则来自王微家里那只不喜外出的猫。

  王微或许一直记得当年《收获》编辑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你当初就应该继续写小说,为什么要开公司呢,多浪费?」

  宣发资源的急速下滑,从侧面勾勒出市场对于「王微操刀」的态度转变:

  《小门神》时,阿里影业砸进上百万美元,成为联合投资方和发行方。联合出品名单里还有腾讯、百度、格瓦拉的身影;而在《阿唐奇遇》时,宣发都已不见第一梯队,仅有大地时代、优漫卡通、横店影业和金逸影视。

  可能王微真的不适合当老板。

  01

  卖掉土豆前,王微的理由是「厌倦了视频行业版权价格战」

  这句话换一个人说出来,多半会被外界解读为输掉资本游戏后的口嗨,但王微例外。如同媒体人 keso 曾如此评价古永锵和王微的区别

  「古永锵更像一个职业生意人,王微则是个顽主」

  严格来说,以往不少媒体称土豆为「中国Youtube」并不准确。土豆甚至早于 Youtube 在 2005 年 4 月上线。上线前夜,王微和开发工程师两人盯着屏幕出神。面对团队 5 个人 3 个月才搞出来的网站,王微的决定是:

  「发布吧,他妈的我已经付了 800 块的新闻通稿费了,不能退款」

  在之后的同一时期,土豆与 Youtube 先后借鉴 Flickr 的分享模式,对网站进行了大规模改版。彼时,几乎所有关于土豆的表述都是「视频分享网站」。

  就这样,一东一西同时开启了 Web2.0 时代的视频 UGC 探索。

  一年半以后,流量疯涨的 YouTube 被 Google 相中。16.5 亿美元股票收购的消息传到国内,立刻掀起视频网站热,400 多家视频网站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高峰期时一天就能出现 30 家。

  随后,以 PGC 内容为主的 Hulu 上线,用户规模的不断上升赢得资本青睐,门户巨头于是纷纷入场,烧钱争夺版权视频的大战不断加码。

  不过,版权采购却是真正的中国特色。Hulu 并不会采购版权,因为股东包含版权方。Youtube 的角色则是为欧美用户早已形成的 DV文化提供了一个社交平台。

  彼时,国内用户尚不具备普遍的视频制作分享条件。面对增长压力,完全「Youtube化」或「Hulu化」显然不现实。56 网等坚持 UGC 的玩家很早便显示出败迹。

  2008 年开始,对待 UGC 的态度由此成为土豆与优酷的分野。

  02

  尽管土豆也曾参与版权战,但王微更心心念念那句「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2008 年 4 月 26 日,土豆在浙江德清的一座旧教堂中举办了第一届「莫干山电影节」。彼时,土豆刚过完自己的三岁生日,后舍男生、胡戈等国内最早的一批播客先后走红。

  次年,王微将「莫干山电影节」更名为「土豆映像节」,并将其固定为土豆年度活动,「旨在挖掘中国原创视频与高水平创作者」。日后创办万合天宜的叫兽易小星,还在这届土豆映像节上拿下了最佳播客奖。

  之后的数年,土豆几乎都会为每一届「土豆映像节」忙碌近半年时间:年底到次年 3 月 15 日,开启全国范围的视频作品征集;随后两个月,则是网友票选、奖项提名与入围作品公布;颁奖典礼和作品展映则无异于如今的。

  在版权大战为质量堪忧的影视作品们,标上严重溢价数字的几年里,「土豆映像节」小心地呵护着原创视频的火种。

  不仅总能找来田壮壮、高群书、陆川、高晓松、程青松等文艺界名人坐镇,亦选出了诸如《打,打个大西瓜》《李献计历险记》等代表性作品,以及众多优质视频创作者。

  2012 年,土豆与优酷的合并,成了这个「草根电影节」的转折点。2013 年的「土豆映像节」上,以往的草根内容已经逐渐被「十万个为什么」、「飞碟说」等 PGC 内容替代;

  而在 2014 年,为了迎合 4 月时土豆向「主打微电影内容和商业品牌营销」的转型,那一届「土豆映像节」成了杨乃文、蔡健雅、郝云、尚雯婕等诸多艺人参与的嘉年华。

  尽管,古永锵曾说「昨天第一次参加土豆映像节,深刻体会到自由、独立的氛围和精神」;甚至「土豆映像季」还在 2015 年的官网活动页上,被描述为「优酷土豆集团最重要的活动品牌」

  

  但「土豆映像节」最终还是在 2016 年化为泡影。连带着破灭的,还有主流视频网站的 UGC 梦。

  03

  在「土豆映像节」定名的同一年,B站上线并在日后接过 UGC 大旗。

  提到 B站与 A 站,自然绕不开「致敬对象」——日本的 NICONICO动画。

  与土豆优酷不得不参与到版权大战中相同,NICONICO 也是本土改造的产物。2006 年,Youtube 进入了日本,同年 12 月 12 日 NICONICO 正式成立。

  尽管进入互联网时代,一切感兴趣的内容都触手可得,社交网络的便利也使得人们可以独自宅在家中。但却少了一种像一群人在一起看电视时,哪怕是观看不感兴趣的内容也能热烈议论的氛围。

  创始人之一的川上量生,曾聊起创立 NICONICO 的初衷:「想想现实社会有的而网络上没有的,就是‘广场’这个东西」。

  于是,弹幕出现了。

  起初,NICONICO 并不能直接上传视频,而是通过盗链获取 YouTube 视频为用户提供「吐槽素材」,网站就像是为 YouTube 装了一个插件。上线一个月后,NICONICO 弹幕总数超过了 500 万条,影片观看数超过 1 亿次。这自然引起了 Youtube 的注意,次年 2 月 NICONICO 被迫关闭。

  通过母公司 Dwango 动画分享服务 Smilevideo 提供版权资源以及开放视频上传,NICONICO 得以回归。但也因此,二次元的基因被根植于平台发展中。

  相较于拍摄视频,二次元相关本就自带二次创作的空间,大量由用户将动画素材重新剪辑以后的 MAD,各种翻唱视频、宅舞视频不断涌入 NICONICO。

  UGC 基因由此奠定。

  NICONICO 创立半年后的 2007 年 6 月,弹幕模式由 xilin 引入国内,也就是后来的 A站。

  与 NICONICO 背靠大树不同,xilin 还是一名在读研究生,A站也只是自己写代码搭建起来的个人网站。不仅日常维护仅由几个志愿者负责,连视频审核都是在 QQ群里完成。

  彼时的 A站,是真正的「用爱发电」。

  04

  「用爱发电」的两年间,国内的视频网站正在野蛮生长,资本是吸引聚光灯的唯一标准。

  而区区一介个人站起步的 A站,自然也没能吸引大众目光,倒是在宅圈作坐稳了头把交椅。饶是如此,A 站也长期在徘徊在稳定访问与 404 的边缘。

  面对 A站糟糕的体验,2009 年 6 月 26 日,Mikufans 上线了。创始人 A站资深管理员「⑨bishi」在贴吧称其为「AcFun后花园」,这就是 B站的前身。

  可能是命运使然。就在当年 7 月,A站遭遇机房故障,站长的无暇管理与志愿者的「用爱发电」,使得在随后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中,A站都处于宕机状态。

  这开启了 A站向 B站的第一次「导流」,而这次「导流」也促使 AB 两站走上了不同路径。

  2009 年末,创始人 xilin 再也无力承担高昂的视频带宽成本,以 400 万人民币的价格将 A站出售给边锋集团的潘恩林以及陈少杰。他在 2010 年时曾在贴吧说道:

  「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xilin 的离开与边锋的入主,A站陷入动荡期。

  多次爆发混乱和刷爆弹幕事件,大量会员由此流入 B站;同一时期,主流视频网站大量囤积独家版权,大量流量被优酷土豆等吸走;一度最为活跃的文章区,也由于运营失位而逐渐水化,声量不复以往。

  而 2013 年 4 月,陈少杰效仿 NICONICO 在 A站开辟「生放送」板块,并改名斗鱼的独立融资发展,算是抽干了 A站的最后的价值。

  05

  B站的最终走了过来。

  在数次与 A站的「对决」中,服务更稳定的 B站继承了 A站当年的大量 UP主。

  B 站吸引他们的,或许与当年土豆举办的土豆映像节,吸引叫兽、后舍男生、胡戈们的并没有差别,而这也正是连稳定服务都做不到的 A站,几乎从未顾及的。

  2010 年 ,Mikufans 更名 bilibili 后不久,如今被称为「年轻人的春晚」的拜年祭前身《春季X圣诞》登录 B站。包括叫兽、性感玉米等在内的四十多位知名 UP主共同完成了一个拜年视频。

  

  拜年祭只是其一,线上鼓励创作的活动在 B站几乎从不间断,鬼畜区大会,动画区MMD大赛等的不断丰富,越来越多 UP主聚集到 B站。

  创作者与用户的联结不止于线上,2013 年开始,B站开始举办 BML(Bilibili Macro Link),为 UP主开启了一条「造星之路」。

  如同早年的土豆映像节,BML 某种意义上正在实现王微的那句「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而这些 UP主们,也回馈给了 B站更多。几乎大部分社会舆论事件,都会以「现已加入鬼畜豪华全家桶」的方式,在各大社交平台疯狂传播。

  由二次元文化中继承而来的恶搞、自嘲、戏谑手法加持的二次创作后,总是能以「周星驰式」的无厘头消解事件的本来面目,掀起诸如「律师函警告」的更大波浪。

  越来越多的「萌新」进入 B站,逐渐成长起来的青少年用户也开始有了更丰富的内容诉求。VLOG、纪录片、评测体验、广告、教程、吃播……二次元起家的 B站,反而有了当年土豆的「草根气息」。

  @卢诗翰 就曾在拉取过 B站数据,显示 B站目前数量第一内容是游戏类,第二内容是生活类,第三是娱乐类,第四才是番剧。甚至被爱成为「C站」的CCTV,也曾以「在B站学习」力挺 B站

  

  与其追问「B站的二次元气息是不是在被稀释」,不如说正是「二次元文化」内核所散发出的自由与想象力,才真正帮助 B站最终扛起了「原创视频阵地」这面大旗。

  从某种角度而言,标题中的那个问题,亦是问题的答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27 参与 132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唆麻

科技唆麻,不飞不快

头像

唆麻

科技唆麻,不飞不快

840

篇文章

181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