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道冠军实名举报村支书 被举报者回应:都是恶意报复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7日晚,微博实名认证为国家柔道队队员的全国柔道冠军马端斌,通过社交平台发表长文,实名举报其老家两任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和贪腐上千万元等问题。

  

  马端斌

  红星新闻记者就此联系了举报人马端斌,以及被举报人之一的前任村支书刘忠军。

  马端斌表示,自己的举报内容全部属实,而且有大量证人证词。

  此外,马端斌向红星新闻记者推荐了知情村民陆培福进一步接受采访。28日上午,陆培福告诉红星新闻,马端斌的这条举报微博,是全村村民一起联合起来决定发布的。

  刘忠军否认了全部指控,并称:“这一切都是因为马端斌当年提出了无理要求,我们没有同意,他怀恨在心,恶意报复。”

  刘忠军说,早在几年前县纪委就曾对其进行调查,“三年前纪委调查的时候,我已经受到了警告处分。”

  刘忠军还表示,针对此事自己会向有关方面要一个说法,“因为这严重损害了我的名誉权。”

  28日上午,马端斌老家桓仁满族自治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表示,已经安排纪委与宣传部工作人员前往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调查了解情况。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8日上午,马端斌删掉了举报微博。

  实名举报两任村支书

  马端斌:为每一个字负责

  

  举报信内容/微博截图

  在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马端斌称,对于两任村支书的所作所为,村民们大都敢怒不敢言,曾采取其他方式举报两任村支书的五六年间,多次被武力制止。其中,就包括自己年逾六旬的父母。马端斌还向腾讯体育展示了数张父亲被殴打后的伤势图并解释道:“这是在四五年前,村支书的叔叔霸占了我家的地,然后武力殴打了我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父亲。”

  根据照片显示的伤情,马父的眼眶出血、有明显青肿,胸前、腿部、肘部等有多处划伤。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马端斌,他表示自己对举报信中的每一个字负责。“我能够保证真实性,这都是我的媒体朋友下去取证,村民提供的。”

  对于自己父亲被殴打的情况,马端斌强调:“是被村支书叔叔(打的)”。

  在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马端斌表示自己选择实名举报的方式,实属无奈。

  “我没有考虑会不会有人来(找麻烦),我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也不能看着不管,只能想办法让更多人关注。”当红星新闻记者询问他是否受到过威胁时,马端斌表示目前自己并未受到威胁,但有村民受到威胁。

  “就是公布电话这个,那边威胁他,再告就要弄死他。”马端斌说。

  在采访的最后,红星新闻记者再次向马端斌询问:“你愿意对你举报信中所说的每一个字负责吗?”马端斌回答:“当然。”

  村民:被强迫帮前任村支书还债5万多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联系上马端斌举报信中公布的姜姓村民电话。

  该村民表示,马端斌举报信中每一条都属实,自己愿意为其作证。该村民说,自己从2014年就开始举报两任村支书,曾多次遭到对方威胁和报复,“他们打电话威胁我,说再告就弄死我。”

  红星新闻记者问该村民是否有证据,对方表示有。“白条、假账,厚厚一摞,我们都交给县纪委了。”

  该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详细讲述自己跟刘忠军交恶的过程。

  该村民表示,刘忠军当时要用钱,让其用身份证给他担保贷款,刚好当时村里有人生急病,自己有辆小车,就赶紧把病人拉到县里抢救,把身份证交给刘忠军,刘忠军拿着村民的身份证到临县的农村信用社去贷款。

  结果过了几年,刘忠军逼姜姓村民还贷款。“我说这钱是你借的,怎么让我还?这笔钱加利息一共4万多,再加上他欠人家中间人的前,一共五万多块钱。他找人把我困在他们家,逼着我还钱,我最后没有办法了,只有把这钱还了。不还不行啊,他找人不让你生活不让你过。”

  姜姓村民表示,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们找到了“小马”(马端斌),因为“小马是冠军,有名气,他来发声可能会有人管。”

  按照这位村民的提示,红星新闻记者试图联系另外一位陆姓村民。据姜姓村民介绍,这位陆姓村民多年前因为果林归属问题与刘忠军发生纠纷,最后被刘忠军找流氓地痞把门牙都打掉了。但直到红星新闻记者发稿,这位陆姓村民的电话都处在占线状态。

  前任村支书:都是恶意报复

  红星新闻记者终于联系上了马端斌举报的对象之一——桦树甸子村前任村支书刘忠军。

  刘忠军表示,自己已经看到新闻了。在电话里,刘忠军语气非常平静,也没有太过激动。面对马端斌的指控内容,刘忠军笑了一下,说:“如果有一条属实,我早就在监狱里了。纪委三年前早就查完了,早就有处理结果了。”

  刘忠军觉得自己很委屈:“全都是无中生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恶意报复。”据刘忠军称,这已经不是马端斌第一次举报自己了。

  对于红星新闻记者根据马端斌举报信中提出的种种疑问,刘忠军也一一进行了解答。

  谈到打白条,刘忠军如此解释:

  

“我们村是五味子专业村,为了发展五味子,从上面争取扶贫资金,发放给老百姓,发放办法是以实物的方式来发放,老百姓收到实物后,折换成钱的方式给村里打的白条。之所以采取这个方式,是为了能够规范和规模化发展,我们村里统一购买种子,统一搭架,按照成本价拿给村民。比如说一个竿子10块钱,他拿了1000根,那就等于拿了1万块钱,那就写上收到村里10000块钱,签上字,我们就入账了。这就是白条,老百姓又开不出发票,只能用这种方式。况且,因为白条入账这件事,三年前纪委调查的时候,我已经受到了警告的处分。”

  对于马端斌提到,自己父亲被村支书的叔叔带人殴打的情况,刘忠军这样解释:

  

3年前马端斌打算买村里一块土地,“那块土地一共28亩。”刘忠军回忆,村里另一村民(刘忠军的叔叔)同时打算购买该土地的三亩半,而马端斌想将28亩一并购买,“人家和马端斌同时交的钱,我不能不让人家买呀!”于是最后马端斌购买了24亩半,另一村民购买了三亩半,“从那以后,他就对我怀恨在心了。”
刘忠军表示,当时,这次土地的事情调解不下来,双方产生纠纷进而动手,马端斌父亲身上的伤,都是冲突时产生的“但这就是普通邻里间的冲突,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刘忠军告诉红星新闻,自此之后,马端斌就向有关部门举报自己贪腐。“当时纪委等单位都介入了调查。”刘忠军自称那次调查并未发现任何问题,“如果真的查出问题,我肯定就去坐牢了,不会还在这里呆着。”

  刘忠军说,也就是那次调查后,“我就觉得寒心了,不愿意再干(村支书),我就辞职了。”至于其后亲兄弟刘忠和接位,刘忠军称:“他(弟弟刘忠和)当选,完全是县上举行的选举,村名代表通过的。”

  红星新闻记者询问举报信中提到的“村里负责经营运营的加工厂、基地收益都进了个人腰包,村民没有分红”一事,刘忠军回应称:

  

“这个加工厂和基地,村里没有出一分钱。”刘忠军解释,当年村里招商引资,与五味子加工厂达成协议,“村里出地,引厂进驻”,刘忠军称村里没有收工厂一分钱,当年引进五味子加工厂,只是希望推动村里五味子经济发展。

  而举报信中提到的刘忠军兄弟两人“谎报五味子种植亩数,套取国家扶贫基金”,刘忠军也予以否认。

  刘忠军最后表示,自己接下来会采取维权行为:“现在这个事情,对我的名誉产生了严重影响,所以我准备找相关部门咨询一下,讨要个说法。”

  红星新闻记者 何鹏楠 沈杏怡

  编辑 张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红星新闻

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平台

头像

红星新闻

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平台

69010

篇文章

48077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