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后托幼需求大增 但广州实际入托率不足5%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受访民众送孩子入托的意愿

  

  

  

  街道反馈目前拥有的托幼机构数量

  《2018年广州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社会蓝皮书发布

  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以来,广州二孩率逐年上升,市民对托幼服务的需求日益高涨,广州托幼机构现状如何?

  8月10日,《2018年广州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社会蓝皮书成果发布会在广州大学桂花岗校区举行,有关民生保障、社会治理等方面的24个报告出炉。其中,《广州市0-3岁托幼服务专题调研报告》《广州青年人口跨区域流动研究》引起大家关注。

  新快报记者 王娟 实习生 李泽昊 通讯员 栗华英 文/图

  调查

  近六成受访者有入托需求,但广州实际入托率不足5%

  据卫计委统计,2017年上半年,广州常住人口出生达12.36万人,其中二孩7.08万人(二孩率57.28%),户籍人口出生8.9万人(二孩率59.55%)。截至2017年7月,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的二孩率进一步攀升到58.37%和60.87%。伴随着“全面二孩”出生高峰的到来,对托幼服务的需求日益高涨。

  2017年6-9月间,广州市妇联联合广东社会学学会开展托幼服务专项调查研究,面向市民群众发放回收有效问卷4670份,走访调研了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和61个街道、174个托幼机构以及10多个企事业单位,深入了解当前广州市托幼服务的发展现状。在回收的4670份有效问卷中,7.58%的受访者表示“一定会入托”,有高达46.94%的受访者选择“如果有合适的托幼机构,会入托”,即有入托意愿的受访者接近六成。还有18.71%受访者选择“到时候再说”。而明确表示“不会入托”的只有22.42%的人士。

  调查数据还显示:在孩子的养育方式方面,爷爷奶奶带的比例最高(39.03%),其次为全职妈妈带(17.10%),由外公外婆带的也有16.77%,仅有4.68%的人将孩子放在托儿机构,即实际入托率不足5%。综合来看,30岁-40岁之间的已育家庭对托幼服务需求旺盛。

  值得注意的是,5.80%受访者认为“没有托幼机构”成为影响他们生育意愿的主要原因。

  现状

  广州各区托幼机构分布不均,海珠最多花都较少

  在托幼需求日益增长的情况下,广州的托幼市场现状如何?报告指出,在被调查的61个街道中,共有297家幼托机构。就数量及分布而言,天河、海珠、越秀等主要城区所占的数量较多、分布较广,其中海珠区的托幼机构最多,有97家。而从化、增城、花都、南沙等区托幼机构数量较少、分布较稀,甚至不存在托幼机构。

  就目前托幼机构的保障条件来看,许多机构工作人员配备情况并不如人意。调查中发现有42.11%的受调研机构配备教师在5名以下,有72.88%的托幼机构保育员数量在5名以下,有30.51%的受调研机构还没有炊事员,15.25%的受调研机构未配备行政后勤人员。

  此外,许多托幼机构的用房面积较小。且在由街道办提供的场地的托幼机构中,大多是在政府的办公地点里辟出一处空间来,场地小、较拥挤,而且几乎封闭,没有室外活动场地。

  就托幼机构的主体属性来看,目前广州托幼机构有半数以上属于自营,占54.05%。其次的则是由幼儿园办的托班,占20.27%。政府举办的托幼机构数量较少。

  就收费而言,最多受访者接受的托幼收费为“每名婴儿501元-1000元/月”,占受访者总数的24.32%。“每名婴儿1001元-1500元/月”“每名婴儿1501元-2000元/月”“每名婴儿2001元及以上/月”的比例分别为18.92%、18.92%、21.62%。不同收入水平的人群对价格接受程度不同。

  建议

  不能用早教托管代替托幼,应制定托幼行业规范

  调研发现,市民因对托幼机构的认识主观上存在误区,一些市民不太信任幼托机构。

  一方面,有的机构确实收费较高但服务却不到位,服务管理存在不足,加重了人们的负面印象。此外,许多托幼机构的场所存在不规范问题。

  数据显示,目前大多数机构都是租借场地和利用自有房屋来开办托幼机构的,其中租房占了75.68%。这些场地大多面积小、设施简易、不配备室外活动空间,甚至缺少消防等安全设施,存在安全隐患,需要政府投入资金进行改善。

  同时,也存在托幼机构的行业标准尚缺,政府对于托幼的管理主体不明确,托幼行业相关人才培养的缺失等问题。

  对此,报告建议“不能用早教、托管帮助代替托幼服务”,且认为政府必须要明确托幼工作的重要性和性质,要明确托幼服务机构是由普惠性的公益性社会公共服务机构,而不是追求经济利益的经济组织。

  对于托幼工作的开展,报告建议可以成立“广州市加强托幼服务工作领导小组”,牵头开展工作;进一步明细各部门对于托幼工作的分工与责任。

  由于目前托幼缺乏相关的制度和标准,使得行业乱象丛生。建议建立一套长效的制度与标准则是政府非常重要的责任。建议广州市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由市卫生计生委牵头组织制定托幼服务的一系列行业规范标准。对托幼机构的场地、设备、人员资质、卫生、营养、教育、训练、安全、收费标准等诸多条件和环节作出明确规定等。

  相关

  广州九成跨区域流动青年“有压力”

  收入、房子和孩子成最主要压力来源

  另一个引起关注的报告则是《广州青年人口跨区域流动研究》。据报告作者、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副主任谢素军介绍,“当前广州青年人口跨区域流动的人员里面,本科学历以上青年达到74%。他们群体越来越庞大,每年呈几何数增长,主要从中心城区流向郊区、周边城市和城中村,在跨区域流动过程中他们压力很大但却不能短时间内缓解,随之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和自身的心理问题。”

  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之一,截至2016年初,常住人口1350.11万人,其中户籍人口854.19万人,城镇人口比重为85.53%,青年人口比重约15.2%,达到205万的基数,其中,广州市流动人口将近1000万,而流动人口中八成以上属年轻人。

  此次,调研组分别对广州市11个区的流动青年进行了统计,在跨区域流动青年群体中,具有广州市本地户籍的青年约占38.5%,超过61%的青年不具备户籍资格。

  在学历方面,本科学历以上青年达到74%,其中包括13%的研究生以上学历,高中、大专以上学历占比逾14.2%,高中以下学历仅不到12%,可见,流动青年普遍具有较高学历特征,文化水平相对其它流动群体具有明显优势。在性别方面,男女比例较为均衡,其中,女性占比43%,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群跨区域流动的青年中,已婚青年达52%,剩下的未婚青年中,对于婚姻大多数持不着急的态度。

  在综合压力指数方面,超过90%的青年表示“非常有压力”和“有压力”,而关于压力的来源方面,该群体表达则呈多样化,其中收入、房子和孩子成为最主要的压力来源。

  从跨区域青年人口的流动方向看,主要从天河、海珠、越秀、荔湾、白云、黄埔六个核心城区流向番禺、增城、花都、从化、佛山以及周边其它城市。总体来说,跨区域流动的青年人口正在呈倍数增长,仅花都区在过去三年的跨区域流动人口数就涨了五倍,广州市整体跨区域人口流量也在三年中涨了三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01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说事儿就说正事儿

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

头像

说事儿就说正事儿

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

747

篇文章

25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