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尚流她生活APP上线发布会”演讲实录

时间:2016年10月29日

坐标:深圳

人物:吴晓波

现场:未来已来——智能互联网+战略合作启动仪式暨尚流她生活APP上线发布会

特别高兴能够再次来到深圳。今天受尚流她生活董事长柴娅的邀请,来参加我们这个活动。刚才在下面听着,我还是挺感兴趣的。我很喜欢今天这个主题,叫做“未来已来”。

什么叫未来已来?其实就是三年前你很难想象会有今天这样一个发布会。因为当时整个机器人产业还没有到今天这个地步。刚才我听保千里视像科技董事副总裁陈总说“中国今天有2600个机器人公司”,我记得去年2月份,我到国务院开会的时候,当时有专家说全中国有600家机器人公司。现在,一年时间就多了2000多家,变化很快。三年后如果我们再开这个会,小宝一定不长这样了。这就是未来。

所以未来是一个巨大的动荡和不确定性。

我们说人面临知识的时候会经历几种阶段。第一阶段:学习;第二阶段:分析;第三阶段:博弈;第四阶段:审美。今天的机器人已经到了博弈阶段,什么时候有可能到审美阶段呢?美国有一个未来学家叫做雷·库茨魏尔写了一本书《奇点临近》,说大概在2035年后,小宝的智力会跟我们人类一样。20年后,小宝会变成有审美的人。我们正走在一个大的趋势里。

变革未来的三个东西:趋势、工具和政策

今天讲所谓的未来在哪里、变革怎么发生,要看三个重要的东西,第一,趋势。IT行业有IT行业趋势,服装行业有服装行业趋势,手机行业有手机行业趋势。这个趋势的推动靠什么?每一个行业的每一次变革都有共同特点:当新的变革发生的时候,既得利益者往往会被淘汰,这就是商业的魅力所在。是谁把他们干掉了呢?是那些用了新的工具的人。

这里就要说到第二点:工具。今天在座有很多服装行业的企业家,这些年我跑了很多服装企业,挖掘出很多跟服装有关的新型案例。我记得两年前我们在青岛找到一个企业,做西装的,后来我们把他推出来,成为现在蛮有名的一家公司。他现在做工业4.0,一个礼拜可以为一个人定制一件西装。在两年前,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而在今天,这对很多服装行业企业家来说,这是必须补的课。他为我做一件服装,他整个生产线都要进行柔性化改造;他的检测系统、物料配送系统,甚至是服装打板工艺都要发生变化,这是生产线工具的一个革命性变化。

我有一个专门投新消费的基金,上个礼拜,我的合伙人跟我说有一个项目要去看一下,我问:“做什么的?”他说:“是做皮鞋的。”我的脚看起来很正常,但是有一个问题,我脚踝骨偏低,因此不能买硬皮鞋,因为会磨脚。所以我十多年来只能穿西班牙的一个皮鞋品牌Camper,他们家都是软皮鞋。上个月去看一家公司,他说:“吴老师,我能帮助你做皮鞋。”

他怎么做呢?他有一个南京技术团队专门做3D扫描,扫描后只要15秒,机器就会告诉人脚的65个指数。他又在东莞收购了一家手工皮鞋工厂,有30多个工匠在那里。他把我脚型的指数传到东莞,十天内就可以为我做好一双皮鞋。他说:“从此以后,你在马路上看到别人的皮鞋穿得比较好的话,你用手机拍下来,我东莞的工厂可以打造出来。”因为我要投资他,我就问:“这个鞋卖多少钱呢?”这双手工打造的皮鞋售价1600元,成本500元。

这些公司,我现在不知道他能不能跑出来,但是未来一定属于这些用了新工具的公司。工业4.0、柔性化改造、3D打印、3D扫描,这些东西原来跟我们服装行业离得很远,今天都可能会跟你有关系。工具迭代和变革会带来一次一次未来的发生。

第三是政策。中国是一个由政府掌握大量资源的国家。政府支持哪一个行业、哪一个工具,你就可以在哪里吃到政策红利。所以未来已来,未来在哪里?未来就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状态下,通过趋势、工具和政策可以看到它,可以看得稍微清晰一点。

2016,我看到的四个趋势

如果我们把今天的中国放在一个30多年改革历史来看,你说有哪些新的趋势正在发生呢?我觉得有四个趋势可以跟今天朋友们做一个分享。

第一个趋势:从市场经济到后市场经济。中国多年的经济发展里有几次大规模的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而恰巧今天又处于一个新的经济增长变革期。1978年,我们搞了改革开放。1978年之前,我们的经济增长模式叫做什么?叫做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时期,中国是一个短缺经济,什么东西都缺,于是发粮票、煤球票,通过票来控制我们需求。那时候,你只要极大地控制生产效率就能盈利。

1978年到1992年,15年的时间,中国在搞商品经济,广东省就是商品经济发展最早的地区之一。商品经济能让一个企业获得很多利润。企业的能力在于一点:生产线能力。商品经济期间,中国一些著名企业家都是那些能够极大提高生产能力、从国外搞生产线、搞计件生产制和承包制的。1992年以后,这些人就不行了。

1992年,我们提出了市场经济。什么时候在电视上有广告了?什么时候企业会请文化人做一个VI系统了?所有这些都是从92年开始的。所以我们竞争能力由生产线能力进入到渠道能力。所有服装老板之所以能在过去的20年赚到钱,都是因为在中国地区有一个非常庞大的金字塔渠道能力。能够在深圳、泉州做一条裤子或一条裙子,并卖到全中国所有城市,那你起码要有5000家连锁店,进入1万个商场,才能做起来。

家电行业比服装企业更惨。海尔有20万家连锁店,我去年6月份见海尔的张瑞敏时,他说现在20万家店两班倒,就是几十万人的人力成本。现在我们去哪里买冰箱洗衣机?或者去天猫,或者去京东,而未来就可能去小宝买。所有在传统市场经济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服装企业、饮料企业、服务企业都很危险,哪怕是银行,银行现在更恐怖。全世界网点最多的银行是中国邮储银行,9万个网点。工商银行有6万个网点,年轻的80、90后、以及未来的00后,他们去哪买东西,他们哪去存钱,去哪买理财产品?一定是去手机上、去小宝上,到那个时候所有的网点都会变成负资产。

今天,距离1992年又20多年过去了,非常熟悉的市场经济模式又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所面临的计划经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以后的东西叫什么呢?很抱歉,我现在还没有想清楚叫什么东西。我们只知道新的增长模式变化了,各个行业都看到一些新兴的增长点。在服装行业、鞋业、手机行业都看到了新的增长点。这些变化像刚才打令老总讲的:都是互联网带来的。刚才他讲互联网+2.0,这就是大的趋势所带来的变革。

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里面,中国是一个被互联网改变得最为彻底的一个国家。我最近刚刚写完一本书叫《腾讯传》。11月12日,我会再来深圳。因为今年是腾讯18周年,会在深圳搞一个很大的活动,我会在活动上发布《腾讯传》。这是我写的所有书里面,花了我最多时间才出来的作品。这五年时间,也提高了我的互联网智商。写完这本书,我有一个很大的感慨:如果90年代,没有互联网进入中国,很难想到中国产业经济能够支撑到今天,很难想到各位能有机会在这样一个场合来讨论未来。而在所有国家里,互联网在中国地区的变革能力最强。如果明天,你跑到硅谷,跟工程师说要谈互联网,他一定会说:“今天谈互联网最好的地方不在硅谷。”在哪里?在北京,在深圳,在杭州。

十多年的互联网,改变了我们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改变人和信息的关系。互联网变成一个新的信息入口。我们原来看报纸、看电视,后来看门户,再后来看IM、用微博,现在用微信。2002年,有了淘宝,2003年,有了支付宝,从此之后,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走出来了,他叫做马云。原来我们在街边店买服装,在华强北买手机,突然间到网上去买了。起初你在一个服装市场买一条裙子花了100元;这条裙子在2公里以外的地方,卖300元;在一个超市,可以卖500元;在万象城则可以卖2000元。今天很难,一条裙子就是200元。百度图像扫描系统,一拍下来就知道哪里做的,是不是仿冒品。信息壁垒彻底被打通。

2009年底,中国有一个名词:O2O。我们看电影的方式被改变了,打车方式被改变了,叫外卖方式被改变了,搜索一个食品店的方式被改变了,甚至人和服务方式也彻底被解决了。

2013年,有一个东西很可怕:红包。一个红包,一下子把银行和人的关系彻底切断了。所有东西都切换到手机上。互联网改变了人和信息的关系,改变了商品关系、服务的关系,最终改变人和钱的关系。

今天中国哪一个行业是新兴行业?哪一个是传统行业?我认为今天的中国几乎没有传统行业,没有夕阳行业,有的是有被互联网彻底摧毁的行业!在任何行业里,无论卖西装、卖皮鞋、鲜花、还是机器人,都要用互联网思维解决。互联网把信息推平。信息推平后就出现一个情况,叫做社区。尚流她生活做的事情就是社区的工作。什么叫内容呢?小宝叫内容。什么叫连接呢?未来的合作平台就是连接。你把他们加在一起给那些为了美好生活愿意支付的中产女主们,这叫价值观,而这三者就构成了一个尚流她生活的社群。

第二个趋势:从屌丝狂欢到中产理性消费。这第二个变化,我想跟我们今天的发布会有关。今天的中国开始由一个被屌丝市场所控制的大众消费市场,变成一个有阶级的社会。我做吴晓波频道,现在有200万用户,这200万用户有一个共同特点,大家都喜欢获取商业知识。但都喜欢获取商业知识的人并不构成一个社区。你可以用财富可以把他分四类人。第一类人:所谓的无产者。第二类人:城市白领,每年有10-50万可以拿来投资。第三类人:中产阶层,每年的投资金额在50-500万之间的人。第四类,资产阶层,每年可以用500万以上来支配、投资、理财。

我们这个打令给谁用的?应该是给第三阶层和第四阶层人的。同样一个喜好的人仍然因为他的财富被区隔。在这样一个财富区隔的前提下,经典意义上的大众市场不见了。这些年,中国各行各业吃苦头最大的、觉得最困难的就是原来那些很会做渠道、很会打广告的人。现在的他们不知道怎么打广告了,因为渠道被解构掉了。通过大众营销、大众驱动、大众品牌所形成的能力,今天被解构掉了。所以经典意义上的成功者都很茫然。

中产阶级人群很强大,而且是一个全球化的现场及趋势。最近世界银行公布了一个数据,1988年到今天,在过去30年里,全世界所有家庭财富增长最快的有两类人。第一类:每个国家排在1%的那个人;第二,亚洲新兴中产阶级家庭,就是在座各位。各位的崛起是一个全球性的景象。1988年以后,欧洲家庭30年来财富增长1-3%,美国呢?美国2000-2014年数据,中产阶级家庭每户人家资产收入减少了3500美金。亚洲地区却增加77%,增长最快。中国这部分有多少人呢?这个数据很模糊,总的算起来我们认为大概1.3亿到1.8亿左右。欧洲有一个欧盟安全研究所,我昨天刚刚拿到这个数据,他们认为:到203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将达到74%,而今天这个数据是16%。所以,中国未来真正有价值的消费者人群在那些崛起中的中产阶级那里。

这部分人的崛起,对所有制造业的老板而言,都是一个重大的利好。别看今天制造业的老板都愁眉苦脸,各种大规模倒闭新闻,每家都在搞战略转型。但在我看来,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的日子会很快好过起来。在过去二三十年,在座各位做服装的老板面对的消费者,叫做屌丝人群。这个人群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东西叫做价廉物美。他们认为说:“我能花很少的钱,买到最好的东西。”一个做企业的人陷入到这么一个价廉物美商业哲学中,是很痛苦的。你必须极大扩大生产能力,必须极大降低生产成本。所以在很长时间里,中国制造的能力就是两个能力,第一:规模能力,第二:成本能力。你必须不断扩大规模,降低成本才能活下来。

当中产理性消费这部分崛起后,他们不再相信性价比,他们相信性能比。他们愿意为服务买单,愿意为品质买单,愿意为技术买单。当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所有与基础、与规模、与成本优势、与大众消费市场的品牌价值和核心竞争能力将归零。今天是一个能力归零时代,当你建构一个新的能力,能够为他们服务的时候、为圈层服务的时候,能够提供好的理性高品质产品的时候,你的未来会到来的。

为什么去年年底,中央政府提出一个概念,叫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央政府看清楚了,现在你让老百姓花钱没有用,他不肯花钱。今天那么多朋友来到现场,大家都开着车过来。你们家里几辆车,有一辆、有两辆,有可能有三辆。如果我让大家再买一辆车好不好?你们肯定不愿意。但是如果有一辆车是无人驾驶的,你买不买?如果有一辆车不用汽油、用太阳能就可以,你买不买?第一辆无人驾驶汽车在上个月已经开了8万公里。今天我们看到这个东西是第一代机器人,如果各位家里有了小宝以后,你们是中国家庭可能也是全世界家庭里面少有的前100万家庭中拥有机器人的。我告诉你它一定会不断迭代。这就是趋势。你在不在那个上升的电梯里,有没有顺应那个变革?

中国为什么有未来,就是因为两件事,第一:转型;第二:升级。

什么叫做转型呢?我们每一个行业要经受一次互联网的洗礼,我们要用信息化革命所有的成果,来改造我们企业内部所有的流程,改造我们管理流程,改造我们生产流程,同时改造我们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互联网+,不管+1.0,还是2.0。

第二,升级。什么叫做升级?我们面对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能够为他们提供好的商品。当我们能够为这波人提供好的商品时,就可以为全世界所有的中产家庭提供好的商品。所有这些事情将在十三五规划、十四五规划期间完成,当十年后,我们转型升级完成后,我们会完成一个小目标,就是中国的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制造业会完成一次巨大复兴,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趋势。

第三个趋势:从营销驱动到技术驱动。第三个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回到企业的基本面。我认为:2016年以来,我们在产业界看到最好的景象是什么呢?是我们所有的老板们、企业家们花一年半时间终于消化了一件事情,就是意识到互联网这个事情不是跟我们没有关系的,它是我们的基础设施,是我们的水、是我们的电、是我们的道路。水、电、道路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任何一个国家基础设施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它必须非常便宜。如果基础设施很贵的话,这是一个很烂的国家。当基础设施变得非常便宜的时候,互联网神话效应就结束掉了,就变成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工具。当他变成每个人都使用的工具的时候,互联网技术创新能力已经走到顶了。

为什么跟你说今天到美国硅谷,硅谷不跟你谈互联网+,因为他们的技术推动能力已经结束了。他已经在应用场景化的东西。20、30年一定会发生一件事情,一些机器人公司或者软件公司会卖给我们一个芯片,植入你的大脑,从此芯片和你大脑同步运转,你喜欢吃牛排、你喜欢吴亦凡、他喜欢鹿晗,你网上搜什么东西,看什么电影、搜什么歌,芯片都跟你同步运转。当你挂掉的时候,芯片还在运转。人工智能的意义上,我们这代人会实现“永生”。100年后,我们肉体都已经不存在了,这个芯片还在。

这就是在今天技术重新回到了基本面,2016年所有做制造业的朋友,哪怕做服务业的朋友都一样,我们要把心回归,安静下来,安静到核心能力,安静到技术本身。今天中国核心技术能力会极大凸显出来。中国有2600家机器人公司,保千里就是其中一家。今天这个场合是什么?今天这个场合是第四次浪潮的某一支,人工智能机器人产业和中国商业模式发生了一次碰撞。尚流她生活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保千里是把迭代的机器人技术拿来做碰撞。那现在带来一个问题,她生活干了什么东西?是不是营销驱动?柴娅和尚流她生活是不是做营销的?如果一年后、两年后、三年后还能持续开发布会,中国家庭有10万个、100万个用了你的机器人,靠的一定不是柴娅,靠的是技术本身。所有参与到这个游戏中的人,我们玩了一个非常新奇的游戏,我们不再做大众传播,而是把硬件作为入口,跟消费者建立消费者关系。而这个硬件不断迭代,人工智能技术、云技术,你要跟很多公司做结构式创新不断迭代,这样就会有未来。

第四个趋势:从产业资本到产融资本。每一个产业发展,中国原来的企业,做服装的、做冰箱的都一样,我们都是埋头做事。把事情做好后,赚钱,赚了钱买一个厂房,再继续把生产规模扩大,扩大后,全中国开几个连锁店,一辈子就成就一个产业。今天所有过程中还是干这些事,但在干这些事过程中,你跟资本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甚至今天跟银行的关系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今天是一个由银行控制的金融市场在大规模转型的事情,现在可以上市、可以上新三板、上创新板,发债券、发基金。你这个产品都可以变成金融产品,你都有机会把小宝变成金融产品。所以产品、企业和货品之间关系发生了非常具有丰富性的变化。

如果说今天的中国是一个让人特别焦虑和不确定性国家的话,在这个商业的底层,如果还有什么东西还存在的话,我认为就是两个东西,第一个东西:我们每一个企业从做服装到做机器人的,包括写书的人都要具备一种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是一个意识形态,用互联网思维改变商业。第二个东西:要回到每个产业本身,专注本业,用工匠精神让我们产品变得越来越好,符合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句话:当今中国一切美好的商业都与互联网思维和工匠精神有关。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声明:本文文字、图片均为尚流她生活原创,如有转载,请后台留言联系我们。更多时尚资讯,请搜索并关注“尚流她生活”公众号以及APP浏览,或者添加微信好友“美熟社群”加入我们的微信群。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