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主义舆论中的群演:“知道分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如今提起“公知”都成了骂人的词了,“公共知识分子”本来是启发民智的先锋,怎么就成了负面词汇了,我认为百度百科把这个词条解释的很好,截个图就不引用,欲知详情,自行百度。

  

  在我看来如今“公知”中的“知”已经不代表“知识分子”,而是“知道分子”。好像什么都知道,貌似整天活在“惊呆了”、“吓尿了”的状态中,在社交媒体中分享各种“屎尿屁”的小道消息甚至是谣言刷存在感,对于正规渠道的新闻消息时刻保持着条件反射一样的抵制与不屑,就像一个终日生活在阴暗逼仄的洞穴里的生物见不得阳光一样。

  他们觉得自己的KOL,在社会舆论中是主角,不放过任何“杠精式”表演的机会,自恃才高,“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立场坚定斗志强”,实则就三种基本技能:胡搅蛮缠、装X卖萌,狗屁倒灶。

  我其实挺佩服他们的,能把“无知”演绎的丰富多彩,经年累月的以“装X”的形式,“牛X轰轰”的活着。这不仅需要演技,更需要勇气,是那种梁静茹给不了的勇气。科技圈某老王曾经说,“你们每天要小心翼翼的装X,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暴露屌丝的本质。”

  战疫期间,全国人民都宅在家里,我的主要乐趣就是看这些“知道分子”的奇葩表演,那种一惊一乍,那种假惺惺的悲天悯人,那种怨天尤人,恨不能重新投胎到国外,每天都能在微博、朋友圈、微信群、抖音、快手等社交平台死几回的样子,真是一出魔幻现实主义大戏。

  平日里还都算人五人六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才憋了几天,“精致”已经荡然无存,“傻X”本质暴露的淋漓尽致。

  举个例子,某天某KOL连续发了十几条微头条和朋友圈,狂喷科学院院士不干实事就知道写论文,不像工程院院士冲在第一线坐镇指挥战疫情。煞有介事的做科普,言之凿凿,义愤填膺。我估计他大概百度百科了一下这两个机构的词条,看了个开头就开始喷了,以为中国科学院领导了很多院校和科研实体机构,而中国工程院下设机构是几个“学部”,每两年开一次院士大会,貌似就是搞理论研究的。他得出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一看就觉得特别合理的结论,就是拥有科研实体机构的中国科学院该干实事,却在写论文,中国工程院一个虚拟机构却能派出院士坐镇指挥,还把百度百科复制过去做论据,最终抬到“杠精”论点的最高高度——“体质问题”,我国的科研机构本末倒置了,国外正好相反,都是科学院派出院士冲在一线治病救人的。

  我看了都笑出声了,工程院确实没有实体科研机构,但是工程院院士也是科学家,而且就是做专项研究的科学家。比如钟南山院士首先是个医生,常年在医疗战线做具体研究,做教学工作,是中国最资深的专家,一辈子都在研究治病救人,理论实践都是做的,而且主要是临床科研和教学,科研成就主要就是治病救人,相对科学院院士可能论文发表的少,是因为平日一线工作忙,而且考量科研成果的标准不以论文为主。中国科学院是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自然科学与高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学术研究相对更偏前沿探索,是要不断的探索自然科学的边界,理论更多一些,需要院校培养人才,需要各种实验室和相关科研机构开展研究,所以实体机构很多,研究成果是要给国家科技发展做咨询的,定位就是最高咨询机构,不写论文干嘛呢?

  到底谁在本末倒置呢?装X是不是也得把百度百科的词条看完再喷呢?这点功课都不会做就装“公知”,还国外如何,典型的又蠢又坏,为了带节奏而带节奏。我就不截屏了,这个KOL还见过几次,算认识,本来想留个评论给他提个醒,点开朋友圈一看人家无数条朋友圈内容都先表明“我是湖北人”,算了“人艰不拆”。我就默默的把他删除了,而不是做一个“傻X”备注留在朋友圈里当笑话看,因为湖北人民在阻击疫情的过程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虽然我不能认同和理解这种无知,但看在湖北人的份上,不该被笑话。

  

  “知道分子”在我看来就是社交媒体中“信谣”和“传谣”的主力,他们也挺可怜的,因为无知而终日惴惴不安,因为无能而焦虑恐慌,唯有在社交网络中输出焦虑来缓解压力,又因为要装X刷存在感而惺惺作态忿忿不平,本来可以宅在家里躺赢疫情,为社会做贡献,却活的度日如年身心俱疲。目前舆论的撕裂感特别强烈,是考验每个人认知能力的时候,“知道分子”最典型的特征就是没有能力发现自己认知的边界,缺乏对自然与人文科学的敬畏,表现出了鲜明的反智特征,自己却觉得是在做科普,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吹哨人”,其实他们的身心健康正在被侵蚀。

  我觉得“知道分子”可能在现实生活中缺乏安全感,缺乏别人对其能力的认可,社交媒体给了一个廉价的刷存在感的环境,能够引起别人的关注就让自己能够有一种虚幻的“获得感”,所以他们什么热点话题都积极参与,都假装自己很专业,知识储备不够就主动的拾人牙慧,又想自己输出的内容显得卓尔不凡,就搞出很多笑话,自觉不自觉的就在这场魔幻现实主义大戏中充当了群众演员的角色,自己却以为是主演。

  我对待“知道分子”的办法就是发现一个标注一个,把他们在朋友圈里展现的内容定义为“不可靠消息源,无需求索验证,仅供娱乐”,实在是太LOW的就直接删除了。以前遇到这类“知道分子”我还试图通过交流沟通能够帮助他们活的更真实,更轻松一点,结果很快就放弃了,沟通成本太高,老说实话一不小心就戳到人家的痛点了,如今我见面就假装是朋友。

  

  下一篇分享魔化现实主义舆论中的配角,伪精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6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王可

一个互联网创业者的独立观点!

头像

王可

一个互联网创业者的独立观点!

183

篇文章

150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