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看中国医生的朋友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上方蓝字关注,自动为你推荐一部好片

  今天看什么电影,让一姐来告诉你

  这是电影一姐的第117篇原创文章

  李文亮医生,2月7日去世,他告别了人间,年仅36岁。

  

  这不是第一个牺牲的医护人员。

  因为武汉疫情,无数的医务人员奔赴一线,用自己的健康为我们筑起了最后一道防御。

  病毒侵袭,灾难降临,医生这个词被赋予了太多责任。

  但同时,他们的安全,却无法得到保证。

  联想到之前被砍伤的陶勇医生,不禁让人感叹,中国的医生太难了。

  

  最近有这么一部新开播的医疗纪录片,它从医护群体的视角出发,真实的展示中国医患故事。

  几乎没有任何宣传,却在网上收获了超高热度,豆瓣评分9.2分。

  推荐大家看看——

  《中国医生》

  

  《中国医生》是一次难得的、对医护群体的全景式呈现。

  镜头对准散布在全国各地,六家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进行了长达一年的纪实拍摄 。

  以“中国”之名,这里却没有什么英雄史诗式的“高大全”。

  有的只是医院中最常发生的场景,只是普通病患与一线医生的个人成长的故事。

  

  《中国医生》里一位90后男医生率先被刷屏,意外出圈了。

  他叫徐晔。

  

  穿着白大褂的他,又苏又帅,完全就是小说里的医生男主既视感!

  很多人冲着他点开了《中国医生》,原以为是去嗑颜,没想到最后都哭着看完了。

  

  徐晔是南京鼓楼医院整形烧伤科的一位住院医师,也是中山大学的医学博士。

  这位年轻医生,今年28岁,刚刚从业第三年。

  

  因为是新人医生,即使头顶学霸光环,也要从最基础的住院医师做起。

  常规治疗、定期值班,协同处理急诊科的相关病例。

  镜头所到之处,尽是他奔忙的身影。

  

  烧伤科是个比较特别的科室,病程长,治疗费用高,病患相当痛苦,基本都需要卧床。

  虽然年纪小、经验少,但他诊断时冷静专业,对待病人也尽心尽力。

  徐晔有位患者,因为煤气爆炸,全身95%严重烧伤。需要每天换药,一次就2个多小时。

  
对于重症烧伤患者来说,换药时的疼痛无异于“酷刑”。

  徐晔每次换药的时候,都会通过聊天分散患者的注意力,一边迅速换药。

  “你可能感觉到的他的痛苦,再乘以100,可能是他现在的痛苦。

  他知道这个过程有多么痛苦,所以才努力将心比心。

  

  值班查房时,他会柔声细语地跟患者聊天,温柔地帮忙擦汗,

  会像哄孩子一样,让病人好好恢复;

  

  医院基金会上,他会为自己帮助患者申请到了医疗金而展眉一笑,因为他最怕的是患者得不到救助,自己对不起良心。

  

  当家人因为高额医疗费,最终放弃治疗 ,他也会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陷入沉思。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何况是医生呢?

  从稚嫩,到成熟。

  从初入社会热血的理想少年,到在现实中碰壁后的逐渐戒掉情绪。

  

  这种身心上的极速成长与裂变,作为医生,进修道路似乎尤其漫长。

  纪录片里不仅仅有医生治愈疾病的成就和满足,更多的还是他们帮助病人战胜痛苦中感受到的脆弱、紧张甚至无奈。

  比起医术的瓶颈,人心的可能更加难以窥探。

  

  河南省人民医院,国家高级卒中中心主任医师朱良付。

  今年44岁的他,已经是一个医术高超的老手了。

  脑卒中,又称“中风”,是我国死亡人数最多的疾病,死亡速度最快的一种病。

  6小时内得不到及时救治,就会致残甚至致死。

  针对这样的病患,很多大型医院设置了24小时绿色通道。

  朱良付就是这个通道的组长。

  

  
责任重大,背后是超出承受能力的工作强度。

  “24小时,全天候,刀出鞘,弓上弦”,就是朱医生的日常。

  他常常辛苦工作到深夜,前脚一步刚到家,手机就马上响了。

  只要电话一响,不管凌晨几点都要到岗。

  这头刚抢救完一位颅内动脉瘤破裂的老太太,又立马送来了一位60岁的脑梗塞患者,每个患者都刻不容缓。

  

  做完手术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这种节奏对于朱良付来说早已成习惯。

  朱良付曾有一个纪录:

  连续做了16台造影手术,从前一天一直做到凌晨五点才下手术台。

  

  一旁的护士对摄影师笑着说,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当医生,实在没有一点生活乐趣,也没有生活质量。

  

  因为行医多年,对待医患关系,面对工作强度,他的态度比初出茅庐的徐晔显得老练很多。

  他会用最通俗易懂的方法,告知家属病人的情况。

  

  做完手术病人恢复不好,要给病人家属说法。

  

  不过尽管处理及时,他也和其他医生一样,承担手术的潜在风险可能带来的投诉和危险。

  在他的病房里总有一些病人的家属会因为慌乱不理解而“威胁”他。

  

  “是你!把我们家老爷子害死的!”

  “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一个老太太的丈夫,因致死率很高的高灌注(脑高灌注综合症)去世,因为接受不了,怪罪到了朱医生头上。

  

  可一边这么喊,这老太太一边又挤到朱良付办公室:

  我近来血压高了,你再给我看看。

  “他们知道你是一个好大夫,但是不耽误她投诉你。”

  

  医院,大概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地方。

  它承载了生死、利益、爱和金钱等常人难以承受之重,也真实地检验着人性。

  面对手术失败,医生的难过不会比病人家属少,但医生却面领着最直接的情绪宣泄。

  

  行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面对频发的医患矛盾,他无奈。

  可一回头,他还是会笑语盈盈地给年幼的小患者送去一块巧克力,开着玩笑哄身心疲惫的病人开心。

  

  天天这样作息不规律、工作量大,累到朱良付自己都担心,某一天会突然死掉。

  但最疲惫的时候,朱良付也说,他不能死。

  像朱良付这样的医生,要用25年才能培养一个,他现在才44岁。按他的话来说,如果他死了,就是浪费国家资源。

  

  不仅是他,在《中国医生》里,每一个出镜的医生,几乎全都是连轴转,没有休息时间。

  王东进,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师,被称为心脏上的拆弹专家。

  从医30多年,他带领团队数万例心脏手术,成功率99%以上。

  名气大,技术好,这也意味着全年无休。

  每天在手术室,和病房奔波,经常上十几个小时的班。

  早上8点上班,3台手术下来,已经凌晨1点。

  周末也要去学术会议,或者下乡讲座和义诊。

  

  做完手术后,他扶着腰调侃说,“心脏外科得是身体最好的,身体不好的,连站台都站不住,肯定要被淘汰掉。”

  可是,王东进的身体,其实也并不好。

  

  三十多年的执刀生涯,让他患上了严重的“职业病”。

  今年57岁的他,腰和颈椎都有严重问题,有一次不得不带着颈托才能站上手术台。

  并且由于长时间的站立,小腿静脉曲张严重,需要穿弹力袜。

  面对镜头,王医生笑着吐槽自己:“要残疾了”。

  他语气轻松,但我们听了却一阵心酸。

  

  就这样,王东进还认为自己「算幸福的」。

  因为他向医院申请了一个按摩椅,疼得受不了的时候可以进来躺躺,缓解缓解。

  而绝大多数外科医生,根本没有这个待遇。

  

  超高强度的工作量,是每个中国医生的真实状态。

  根据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显示,

  

医务人员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 63.3 小时,每天工作 13 个小时,每月值 7 个夜班,超过法定工作时间的 33.5%。

  在手术、门诊、查房、科研之间超负荷运转,让医护行业成为了猝死高发的职业之一。

  每个医生,可以说都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与死神相搏。

  只为了争取患者的健康。

  

  医学界有句名言这样说: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为了患者奉献自己的一切,是他们的善良也是他们的职业美德。

  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不是他们的义务。

  医生不是神,也不是超级英雄。

  下了班回到家,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有难处,有委屈,既要承担职业重任,同样还要支撑家庭生活。

  

  总有人说医生冷漠,其实他们只是在见证了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和人情冷暖后,偷偷藏起了自己的悲伤。

  面对病人苍白的脸,无力的面容,他们也曾经心理崩溃。

  

  一位急诊室的医生在自己19岁的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后,默默的走到了医院外面......

  他念叨着: “求求你让我再试一次,我能救回来啊。 ”

  

  金银潭医院的大夫夏家安,自称铁石心肠,面对记者采访,说到那些不顾自身抢救病患的同事,说着说着就哭了…

  

  烟台某医院医生在向记者介绍感染新冠肺炎的19岁患者时,突然哭出声。

  他哽咽道:“我突然想到我的孩子。”

  

  人心能承受的悲伤是有限的,疫情当前,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医生远离亲人,抛家弃子正在用生命为我们保驾护航。

  抛开医生的身份,他们是谁的父母,谁的妻子,谁的丈夫,又是谁的孩子?

  

  我们应当歌颂医者。 但反过来,他们的害怕和无助也应当被正视。

  给每一个救死扶伤的他们,投去最高的敬意。

  同时,也多给这些白衣天使,一点理解和善意吧。

  

  文/电影一姐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电影一姐(yiqi568)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电影一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76 参与 1239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电影一姐

看电影,看这里就够了。

头像

电影一姐

看电影,看这里就够了。

68

篇文章

17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