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新药抗“新冠”,为什么股价还跌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受在研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将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试验消息这一影响,吉利德股价出现反弹,3日、4日股价连续上升。

  可惜好景不长,两日涨势之后,吉利德股价再现“颓势”。至2月5日美股收盘时,股价下跌2.27%。

  

  而与美股市场不同的是,2月5日A股市场的医药股全面爆发,近50只个股涨停。A股多家公司蹭上了热点,称与吉利德有关系。

  博腾股份称,公司于2015年开始为吉利德科学在研抗病毒药物 Remdesivir(瑞德西韦)提供定制研发生产(CDMO)服务,并于2016年多次交付临床需求的高级中间体。

  永太科技公告称,近期公司得知吉利德科学在研药物 Remdesivir(瑞德西韦)可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公司正积极与吉利德科学等下游客户接洽,寻求可能的合作机会,但本次接洽是否能达成合作尚存在不确定性,且下游客户在研药物的临床试验和药品获批存在不确定性且需要一定的时间,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九洲药业称,公司与吉利德科学于2011年开始合作,是公司战略合作伙伴,公司已为其提供多个品种的CDMO服务,双方合作紧密。截至目前,双方未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研药物Remdesivir(瑞德西韦)开展实质性合作。另外公司存有一项达芦那韦相关物质及其制备方法。

  与A股的热情高涨相比,为什么美股的吉利德的股价却不被看好?

  一方面与美股投资市场主流看业绩的投资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与吉利德的核心产品线配置也有一定关系。

  01 丙肝市场收入减少,吉利德业绩受累

  丙肝神药索非布韦(Sovald)和夏帆宁(Harvoni)一直是吉利德的“赚钱利器”,但从2016年起,受到丙肝市场收入减少的影响,吉利德业绩连年下滑,这也是以业绩为主导的美股市场不看好吉利德的主要原因。

  相比起辉瑞(Pfizer)、强生(Johnson&Johnson)、罗氏(Roche)这类具有上百年历史的制药巨头,此次研发瑞德西韦的吉利德可谓是制药行业不折不扣的“新贵”。从成立至今短短三十年里,吉利德已经成为抗病毒药物领域绝对的霸主。

  吉利德成立于1987年,经过成立之初五年没收入、八年不盈利、六轮融资之后,凭借着独到的眼光收购了艾滋病制药公司Triangle和丙肝制药公司Pharmasset,获得了“摇钱树”丙肝神药索非布韦(Sovald)和夏帆宁(Harvoni),实现了在HIV、丙肝、乙肝等领域统治级别的地位。

  2014年上市第一年,索非布韦销售额突破100亿美元,超过药王立普妥上市首年的10亿销量,一举将吉利德推进制药巨头前10。凭借索非布韦和夏帆宁,吉利德更是以一己之力把丙肝的治愈率全面提高到了90%以上。受此影响,吉利德在股票市场受到投资者的热捧,2015年吉利德股价最高达到123.37美元。

  “成也丙肝、败也丙肝”,从2015年开始,受到降价和丙肝市场缩水的影响,对吉利德业绩增长越来越担忧的投资人也纷纷离场,吉利德股价开始跌跌不休,甚至跌至索非布韦上市前的水平。

  2015年,吉利德对索非布韦进行了大幅度的降价。其中,索非布韦在美国本土市场部分州最高40%的降价幅度。同时为了进入印度市场,吉利德不得不向这个仿制药大国投降,在印度以1%的价格销售索非布韦,即900美元/疗程。此外,吉利德还与印度7家仿制药商达成合作协议,这些仿制药企业通过向吉利德支付基于销售额的特许权使用费,获得生产索菲布韦片的技术,并进行仿制药的生产。

  同时,丙肝市场的潜在治疗需求也在进一步的下降。2016年,吉利德的营收出现了三年来第一次下降,索非布韦和夏帆宁全年销售额和比2015年分别下降24%和34%,全年总收入为303.9亿美元,相比2015年的326.4亿美元下滑6.7%。2017年、2018年吉利德收入持续下降,分别为261亿美金和221.27亿美元。

  2019年对吉利德并不友好,业绩连续不及预期也让更多投资者做出用脚投票的选择。研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药物在三期临床宣告失败;吉利德的两棵“摇钱树”夏帆宁和索非布韦销售收入继续下滑,19年夏帆宁销售额较前年下滑47.40%。回看吉利德去年全年业绩,几乎是全凭四合一恩曲他滨(Biktarvy)一己之力来维持公司总体整体业绩平稳,弥补其他产品的全线下滑。吉利德的四合一恩曲他滨(Biktarvy)在去年销售额疯狂上升300.2%,达到47.38亿美元。去年,吉利德虽然止住了近年来的收入下跌,全年总收入224.49亿美元,相比2018年增长1.5%,股价上涨了3.9%,但是表现远不及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24%的涨幅。

  相比标普大盘的增长,吉利德已经掉队了。而业绩持续下降,支撑公司股价的唯有回购,但这并不是长远之计。

  02 并不指望新冠药振奋业绩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没有特效药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难题。现已火线投入临床试验瑞德西韦在首个治疗病例中一日之间就能扭转病情的神奇疗效使得其被坊间冠以“新冠神药”。

  事实上,瑞德西韦并不是针对此次疫情研制的药物,而是先前为了对抗埃博拉病毒所开发的药物。但在去年一项检测中,科学家发现瑞德西韦的效果远不如其他的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瑞德西韦作为治疗埃博拉病毒特效药上市的可能性大大削减。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瑞德西韦有望在治疗新冠病毒方面展示奇效。

  那么,“新冠神药”瑞德西韦是否能够令吉利德“东山再起”呢?股票市场回归冷静的反应似乎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首先,哪怕瑞德西韦能够作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及时上市,带来的收入对于吉利德而言也是“杯水车薪”罢了。

  短期来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已经超过两万人接近三万人,疑似病例超过两万四千人。参考索非布韦在中国的定价近6万元一个疗程,如果最终确诊人数突破四万人,瑞德西韦的总收入也难以超过30亿元。

  并且由于突然爆发的疫情最终最可能以病毒被消灭的情况结束,也就是说,瑞德西韦面临的极有可能是一个一次性的市场。而吉利德去年的营收已经达到224.49亿美元,可以预见,这些收入对于带动吉利德的整体收入作用有限。

  此外,新药被证实有效后,定价也是吉利德未来面对的问题。新药定价过高必定会招来非议,此前,罗氏因为不肯开放治疗流感的奥司他韦(达菲)的专利权、限制达菲销售等行为而遭到广泛的谴责。

  并且,虽然瑞德西韦是目前最受关注的治疗武汉肺炎的药物,但是瑞德西韦仍然是一种尚在研究过程中的药物,孤证难立,目前尚未有更多的数据显示其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甚至,彭博社的一篇报道指出,现在给予药物荣誉可能为时过早,在该患者服用药物之前,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可能已经开始减弱。由于瑞德西韦尚处于临床期,是免费的,无法为吉利德公司提供收入。即便它能以最快的时间上市,也至少需要等到临床期结束,药监局下发批文了之后,此后,还要解决产能等问题。

  吉利德在下跌区间都是市盈率反而从低到高,公司又在这种负面预期中不断反复,显然进入了业绩、股价的戴维斯双杀。瑞德西韦虽然可能是肺炎的最佳用药,但可能无法重现丙肝神药的奇迹。对吉利德来说,下一个风口,或许是治愈艾滋等疑难杂症的神药,或许只能等它的管理层下一次并购了。

  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的分析师莫希特·班萨尔(Mohit Bansal)则分析报告中表示,吉列德(Gilead)现在位于开发冠状病毒治疗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虽然任何产品进入市场可能要花费数月的时间,但从长远来看,这也可能会为吉利德看到商业机会,因为通常国家会储备此类药物以防将来爆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52 参与 29228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商业新闻领导者

头像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商业新闻领导者

24100

篇文章

30898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