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家乡曾叫啥名?中国城市动不动改地名,是在抛弃传统文化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前些天#荷兰要改名#的消息一度传遍国内社交网络,据说为了重塑国家形象,带动旅游,荷兰要正式更名“尼德兰”。不过这些媒体很快又自我修正,荷兰只是采用了新的国家徽标,并没有更改国家名称。

  

  尽管这出乌龙搞得人云里雾里,但话说回来,改地名确实是件伤筋动骨的难事。重换一堆公章告示牌是小,让归途浪子找不到回家之路是大。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各种杂七杂八的原因,我国掀起了好几次大规模的“地名更改潮”。

  比如都1949年了,压在民众身上的三座大山已被推翻,怎么还能允许不少地方的名字带有封建&帝国主义的残响呢?当然是改它!改它!改它!

  

  (据统计,鲁迅有156个笔名)

  1951年,政务院下发文件,要求清理“歧视/侮辱少数民族”的地名。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

  “迪化”改名后的“乌鲁木齐”(优美的牧场)。

  迪化的寓意本为“开导教化”,是乾隆帝钦定的地名,希望能通过它,在当地人民头脑中烙下“尊王服从”的思想钢印。

  

  以至于地名中凡是带有“绥”、“化”、“镇”、“平”、“宣”等,只彰显华夏文化第一的字眼,都需要大改特改。

  此外,同时期改地名的另一大方向还有清除西方国家侵略殖民的色彩,比如现今家喻户晓的珠穆朗玛峰。尽管在康熙时期的《皇舆全览图》中,早已有“朱母朗马阿林”(阿林:满语“山”的意思)。

  

  但在1852年,印度测量局为其测量高度后,又强行为它冠上了英籍局长额菲尔士的名字。直到1952年,在内务部、出版总署的通知下,才将“额菲尔士峰”改为“珠穆朗玛峰”。

  让更多人会写家乡的名字

  随着上世纪50~60年代“简化汉字”等运动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的展开,第二次城市改名潮也开始兴起。

  估计是为了让更多人看懂自己家乡的名字,不至于出门在外认个老乡都难,便在官方的主导下

  把8个省区在内的31个生僻地名改换成了同音的常用字。

  例如把陕西醴泉县改名为礼泉;四川的越雟县改名越西县;贵州的婺川县改名务川县;新疆的婼羌县改名为若羌县……

  但有些简化却忽视了地名蕴含的文化意义。“鬰林”本是广西的一个地级市,该地名自唐朝沿用至明清,历史悠久,“鬰”是森林繁茂之意。

  在简化为“玉林”后,虽然避免了小学生写《我的家乡》时被原字搞到秃头的现象,但还是有些八竿子打不着,也很容易让人误会成玉器产地。

  各个城市中,改名最成功的莫过于云南香格里拉县。

  “香格里拉”这个名字本是英国著名作家描绘的虚构秘境,是东方群山峻岭之中,永恒和平宁静之地。半个多世纪以来,无数人因其名来到中国的西南角,探寻这个梦幻而神秘的“乌托邦”。

  

  但这一秘境的具体位置一直以来争议不断,四川稻城,云南中甸、丽江,西藏昌都等西南城市,为了促进旅游经济都宣称当地就是香格里拉。直到2001年12月经国务院调停,香格里拉才正式归属云南中甸。

  同样借着旅游名胜的名气改名的还有1988年四川灌县改名为都江堰市;1989年福建省崇安县更名为武夷山市;1994年湖南大庸市更名张家界市;1998年四川省南坪县改为九寨沟县......

  不少旅游城市改了地名后,仿佛突然打通任督二脉,外来游客跟过年回家似的“噌噌噌”往上涨。

  但并非所有城市都能改命成功,有些地方不但改名后赚钱效果不咋地,还丢失了以前的文化价值。

  河北完县,其前身是金代的完州,以“山川完美、坚固”之意而得名。为了招商引资,不让外商认为“完”有“完蛋”之意,1993年便改名为顺平县。看上去挺和美的名字,却与历史一刀两断。

  更让人疑惑的是黄山市黄山区,为了提升当地知名度,1987年,徽州地区改名为黄山市,市内的太平县又被改为黄山区。这样一改名,不但当地原有的徽州文化难觅踪迹,还让外地游客陷入了迷惑之中:黄山火车站不是黄山风景区火车站;黄山长途汽车站不是黄山风景区汽车站;黄山北站离黄山景区还有几十公里;黄山西站才是黄山市黄山区的高铁站。

  如此复杂的名称,是不是分分钟眼花缭乱?

  同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为了蹭流行事物的热点,2008年云南思茅市趁普洱茶热改名为普洱市;湖北安远县因是张艺谋电影《山楂树》外景地,便意欲改名“山楂县”。

  按照这样的逻辑,浙江金华或可改名为火腿市?金华的义乌市或可改名为火腿市小商品市?金华东阳市横店镇可改名为火腿市戏精镇?

  正如“时尚就是一个轮回”,最近几年来,隆隆烈烈的改名潮再一次呼啸来袭。与之前不同的是,同样为了经济,此次城市改名潮走起了啃老风。不少地区后悔,妄图重蹈旧名,开启新一轮的“文化回潮”。

  比如湖北的襄阳,建国初期,襄阳与樊城两地合并,两城各取一字,组成襄樊。但襄樊远没有襄阳声名远扬,为了扩大知名度,2010年襄樊市再次改回襄阳市。

  至于那些以前名字很好听,改名以后不那么好听的地区,为了不大费周章,人们又想到了新的机智办法:将更小一级的市/区改为原有的名字。

  福州市的晋安区就是典型代表,福州古名“晋安、长乐、侯官”,几十年前,福州有一个区叫做“郊区”。对,你没看错,“区如其名”,可能觉得太过小透明,后来,便被改为福州古称“晋安”。照这逻辑推演下去,那些感叹“一下雪,北京就成了北平”的人们,也许可以得到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不如把故宫所在区域改名“北平”?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每个人都有着对家乡最深的眷恋。地名更是这种眷恋最生动的凝结,每个地名都蕴含着独特的风物与文化。看起来小小的改名,也会带来记忆的更迭,文化的变迁。无论地名如何更改,最重要的还是,咱得问问大家的意见,是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影视金哥

金哥带给你最精彩的阅读

头像

影视金哥

金哥带给你最精彩的阅读

3456

篇文章

2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