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拥三家上市公司的影视大佬被悬赏千万追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杭州报道

  

  位于杭州文一西路683号的长城集团总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摄

  2019年12月23日上午,杭州中院召开"悬赏执行新闻通气会",以1300多万元的巨额赏金征集"长城系"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的财产线索。

  杭州中院通报,相关案件执行标的超1.3亿元,该案申请执行人选择了10%的悬赏比例,赏金为1300多万元,提供有效执行线索即可按贡献获取赏金。

  据了解,此案申请人是中国建设银行杭州西湖支行,约在2017年,该行陆续向"长城系"公司贷出资金逾1亿元,但目前追回的欠款"仅有两三百万元"。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旭琰律师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自2017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民事执行财产调查相关规定以来,浙江多次通过悬赏的方式征集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但无论从悬赏金额、社会影响,还是媒体关注程度来说,这次的线索征集都是力度空前的,客观上也说明了法院追查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难度较大。

  赵锐勇是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城集团")的实控人,赵非凡为赵锐勇之子。

  2013年至2015年,长城集团在短短3年内通过借壳、收购等方式连续拿下江苏宏宝(002071.SZ)、四川圣达(000835.SZ)、天目药业(600671.SH)3家A股上市公司,业务涉及影视、动漫、医药等领域。

  而当年的江苏宏宝和四川圣达,就是后来的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

  或受上述悬赏通报影响,2019年12月23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两家上市公司股价跌停,加之近期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长城系"危机显然正在逐渐放大。

  从坐拥3家A股上市公司的资本大鳄,到被法院悬赏征集财产线索的老赖,短短几年间,作为"长城系"实控人的赵锐勇到底经历了什么?

  自学成才的"作家赵锐勇"

  最初进入大众视野的赵锐勇,绝非资本大鳄的形象。

  1954年出生的赵锐勇生于浙江诸暨,祖辈世代文盲,只念完小学四年级便辍学在家放牛、捡牛粪、拾煤渣长达十年。

  大约在1976年,赵锐勇去了诸暨城关一家农机厂做了三年学徒工,月薪14元。

  工作之余,赵锐勇开始文学创作,并很快成了诸暨小有名气的作家。1980年,赵锐勇任诸暨广播站记者,1990年,也就是36岁那年,他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

  赵锐勇颇具才气。公开资料显示,其著有长、中、短篇小说、电影、电视连续剧等二百余万字,著有电影文学剧本《骚动世界》《天朝国库之谜》,小说集《迷人的漂瓶》,长篇小说《爱河三部曲:复仇与征服》等。

  赵锐勇创作的小说《扳手腕》,曾在1983年获《青春》文学杂志一等奖,《父亲的渔塘》获1984-1985年的浙江省作协优秀作品奖,《浣江静静流》获《北京文学》小说一等奖。此外,赵锐勇还曾获浙江省新时期十年青年文学创作新星奖、绍兴市鲁迅文学艺术新星奖、绍兴市鲁迅文学艺术一等奖等。

  值得一提的是,赵锐勇1995年调任浙江省文联主办的《东海》文学杂志社任社长兼主编,并设立"东海文学奖",第一届奖金总额30万元,刷新了当时国内文学奖项的最高奖金额度。

  1996年,史铁生凭借《老屋小记》获得第一届"东海文学奖"金奖,余华、陈军、苏童、池莉等作家也曾于同期获奖。

  作家赵锐勇在当时中国文坛的地位可见一斑。

  1997年10月,赵锐勇集资300万元,创办浙江影视创作所,该创作所创作的纪录片"共和国之最"前后在400多家电视台播出。

  2000年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并组建长城影视公司,赵锐勇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07年,长城影视公司改制为民营企业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城影视公司",非上市公司),赵锐勇成为该公司老板。

  2008年,赵锐勇投拍并担任编剧的电视剧《红日》大获成功,利润达2000万元,长城影视公司凭借此片收获两亿元的创投,赵锐勇就此掘得第一桶金,这或许也是"作家赵锐勇"与资本市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此后不久,赵锐勇成立长城集团,控股长城影视公司。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摄

  公开信息显示,《红日》之后,长城影视公司进入高速发展期,公司电视剧产量从2009年的40集,到2012年的283集,再到2013年的496集和2014年的700集。公司作品包括《隋唐英雄》《红楼梦》《大明王朝惊变录》《明末风云》等。

  2013年,长城影视公司借壳上市时的权益评估报告显示,公司2012年营收4.37亿元,净利润1.42亿元。

  如果赵锐勇在2013年停止商业扩张,转而投身文艺创作,国内影视圈或许会少一个颇受非议的资本玩家,多一个优秀的作家、编剧。

  曾与赵锐勇熟悉的杭州当地资管人士李勇向记者表示,赵锐勇颇有才华,行事高调,性情强势、进取,"他属于比较典型的诸暨人的性格,相对于文学创作而言,商海的搏杀或许更吸引他。"

  三年拿下三家上市公司的"长城系"

  在2012年申请IPO未果后,2013年8月,赵锐勇的长城影视公司放弃IPO,筹划资产置换借壳江苏宏宝上市。

  彼时的江苏宏宝正被光伏产业拖入业绩谷底,双方很快达成一致,最终,长城影视公司溢价3.8倍,作价22.9亿元借壳江苏宏宝上市,2014年,借壳之举获监管部门批准。长城集团持有上市公司34.4%股份成为新的大股东,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成为公司实控人。

  此后,江苏宏宝更名为长城影视,长城影视成为影视行业借壳登陆主板的第一股,也是继华谊兄弟(300027.SZ)和华策影视(300133.SZ)之后的国内第三家影视上市公司。

  长城影视的上市,被认为是赵锐勇正式跨入资本市场的第一步,但这显然不是他资本野心的全部。

  很快,刚刚拿下第一家上市公司的赵锐勇又瞄准了当时热门的游戏、动漫产业。2014年7月,他出资4亿元收购了主营焦炭业务的上市公司四川圣达,后将其更名为长城动漫。

  2015年下半年,赵锐勇再度出手,斥资5亿元,将杭州第一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的控股权收入囊中。当时的天目药业正处于"内讧"之中,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徘徊在退市边缘,企业境况不佳。

  短短三年,在中国资本市场谱系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长城系"迅速成型。

  前述杭州当地资管人士李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拿下上述三家上市公司,再加上给上市公司装资产、改善公司经营业绩、做好公司市值管理,需要10亿元级别的资金。

  赵锐勇的资金或大部分来源于上市公司股价上涨后的股票质押融资。

  李勇告诉记者,受益于当时影视类项目受资本市场青睐,2013年8月,江苏宏宝股票在复牌后连续走出12个涨停,暴涨一倍有余。重组之后成为实控人的长城集团间接持有公司34.4%的股权,赵锐勇身家飙升。

  在长城影视正式借壳江苏宏宝后,赵锐勇很快进行首次质押。2014年,长城集团共进行了4次合计9930万股的股权质押,质押市值约20亿元,融资金额保守估计在5亿元以上。

  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身上。

  四川圣达股价在2014年7月迎来6个涨停,经过此后一年内的多轮拉升,股价从2014年7月初的6.3元/股左右,一直走到2015年6月的25元/股的高点。

  2015年3月开始,赵锐勇完成对四川圣达收购,将之更名为长城动漫后,立即将其所持2600万股进行质押,质押市值约4亿元。

  2015年下半年,赵锐勇在入主天目药业后,天目药业股价也迎来大幅攀升,公司公告显示,2015年12月15日,长城集团也将2000万股予以质押。以当时股价计算,质押市值约6亿元,融资金额或在2亿元左右。

  高质押 "后遗症"显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 摄

  公开资料显示,长城集团目前持有长城影视35.35%股权,质押率达89.23%;持有长城动漫21%股权,质押率达99.33%;持有天目药业26.59%股权,100%被冻结和轮候冻结,相关股份还存在被动减持的情况。

  "在行业发展比较好,证券市场行情也比较好的时候,通过收购上市公司,拉高股价,做股权质押,可以给公司带来大量资金,但现在影视行业遇冷,股市处于底部,高质押就容易出问题。"李勇认为,2018年以来,随着行业遇冷,大量收购的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商誉减值增加,公司股价明显下跌,上市公司股权高比例质押融资这条路对于赵锐勇来说已难以为继,甚至可能快速反噬他的资金和他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除了不断进行股权质押融资,三家上市公司在赵锐勇的控制下还展开了一系列并购重组。

  2014年,长城影视借壳上市一个月,公司便宣布分别以1.26亿元、1.8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

  据不完全统计,长城影视曾在4年内累计耗资20多亿元参与并购18家公司。

  大量并购导致了巨额商誉和负债。长城影视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负债合计高达22.75亿元,商誉高达9.7亿元。作为"长城系"旗下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长城影视总市值约为18亿元,不及巅峰时期市值的十分之一。

  2019年11月29日,长城影视发布《关于部分债务到期未清偿的进展公告》显示,仅涉及诉讼的逾期债务就达16笔,总计4.21亿元。

  另外,长城动漫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也先后收购至少7家动漫或游戏类公司,号称将打造"东方迪斯尼"。公司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资产总额8.22亿元,负债总额8.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02.34%,出现"资不抵债"现象。而资产总额为5.33亿元的天目药业,其资产负债率也达到了82.07%。

  杭州当地市值管理从业人士王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指出,"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自2014年以来调动的并购资金累计或超过40亿元,并购标的或超30个,"并购行为主要集中在2014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可以说那几年每个月长城集团都在对接新的并购项目。"

  大量的收购,使得长城集团迅速成为涉及影视制作、游戏、动漫、旅游、医药制造等多个行业的企业集团,但过多的并购也引起投资者质疑,特别是其中涉及的诸多关联交易,估值较高,且大多采用现金形式支付,多次引发监管部门问询。

  就在赵锐勇"买买买"的同时,高速扩张给"长城系"带来的债务压力也在逐渐累积,2014年以来,三家上市公司主业均无明显突破,大量收购的标的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商誉减值增加,加上企业外部环境的变化,"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的业绩在2018年同时出现"由盈转亏"的局面。

  "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三家公司2018年度合计亏损8.72亿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9.15亿元。其中,长城影视营收14.47亿元,同比增长16.17%,净利润为亏损4.14亿元,同比下降344.04%;长城动漫营收7494.91万元,同比下降74.24%,净利润为亏损4.49亿元,降幅达451.35%;天目药业营收3.58亿元,同比增长103.23%,净利润为亏损888.17万元,同比下降209.09%。

  2019年以来,形势仍不容乐观。前三季度,长城影视净利为亏损4144.32万元,长城动漫净利为亏损3910.12万元,天目药业扣非后净利为亏损1134.24万。

  "‘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的主业其实不差,但是老板过于热衷并购扩张和资本操作,手法激进,在行业环境比较好,资本市场比较活跃的阶段,企业会如鱼得水,发展得不错,但一旦遭遇宏观形势变化,市场热情消退,企业就会碰到困难,正如巴菲特的那句话,潮水退去之时,你才知道谁在裸泳。"王平说。

  会有"白衣骑士"出手相救吗?

  与"长城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业绩持续亏损相伴而来的,是监管部门的处罚和法院的传票。

  2019年11月8日晚间,长城影视公告,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公司和赵锐勇还因公司违规对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的3.5亿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且未按规定进行披露而遭江苏证监局对二者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

  2019年10月15日,长城动漫公告,因为控股股东长城集团部分股份质押存在违约情况,招商证券、国海证券、天风证券等已向法院提起诉讼,涉案总金额或超1.8亿元。

  2019年11月6日晚,长城动漫公告称,因公司及相关个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和实控人赵锐勇进行调查。此前,因涉嫌虚增2017年净利润、未及时披露未清偿到期重大债务、发生关联交易未披露等问题,长城动漫和赵锐勇等公司负责人已被四川证监局采取警示措施。

  2019年11月,浙江证监局对天目药业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此前长城集团通过天目药业子公司和孙公司账户借款合计2000万元,通过委托付款方式转入了长城集团实际控制的账户。这2000万元借款均未经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且未在天目药业子公司、孙公司及公司财务账目体现,长城集团占用的上述款项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未归还。

  2019年12月10日,浙江证监局公布的一则关于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警示函显示,浙江证监局对该所执业的天目药业2018年进行内控专题检查后发现,该所未识别出天目药业内控存在重大缺陷,浙江证监局对该所出具警示函并要求限期整改。

  值得注意的是,在杭州中院召开"悬赏执行新闻通气会"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019年12月24日,"长城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在几乎相同时间内出现股价直线飙升的现象。

  当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跌停开盘,但在早上10时46分及10时51分,两只股票分别从跌停板拉起直至翻红,全天振幅均超10%,2019年12月25日,长城动漫股价甚至迎来涨停。天目药业在这两个交易日内,股价也有明显上涨。

  2019年12月24日晚间,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均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与陕西中投、老凤皇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长城集团拟引入陕西中投、老凤皇开展股权合作,陕西中投、老凤皇拟对长城集团进行不低于20亿元实物资产增资扩股,同时将出资不低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后续的债务重整。

  值得注意的是,《合作框架协议》显示,本次增资不以变更实控人为目标,可见合作对方或为战略投资者。

  结合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股价在2019年12月24日及25日的异常表现,有市场人士认为,此次"长城系"之困局,或有"白衣骑士"挺身解围。

  对此,前述杭州当地市值管理从业人士王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从目前股市处于长期底部以及影视行业整体偏冷等角度出发,长城集团目前对外展开股权合作的动力或不及市场预期那么强。

  "或许目前长城集团确实在积极对接潜在战略投资者,但如果现在对外进行股权合作,公司资产估值一定偏低,这或许不是赵锐勇父子能够接受的,‘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业绩虽不好但也暂无退市之忧,所以赵锐勇仍有时间等待转机,争取外部环境好转后再寻找更合适的合作方或者买家。"王平说。

  王平据此推测,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股价在2019年12月24日及25日的异常表现,或是主力资金或公司大股东的自救之举,而非"白衣骑士"降临的征兆。

  公开信息也一定程度上佐证了王平的想法。"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公告显示,仅2019年以来,长城集团公开披露的股权合作行动就至少达到四次,但每次都"只见打雷,不见下雨"。

  除去此次拟引入陕西中投、老凤皇开展股权合作,长城集团还于2019年3月15日、4月17日、6月19日,分别披露公司拟与永新华、科诺森、桓萍医科等企业展开合作,以增资扩股等方式开展股权合作,不过均未见有相关合作落地。

  "长城系"前景几何,仍有待时间检验。而"作家赵锐勇"又将如何记录自己的这段资本旅程?

  编辑 | 吕江涛

  编审 | 张 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9 参与 7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经济周刊

人民日报社主办 权威政经周刊

头像

中国经济周刊

人民日报社主办 权威政经周刊

9131

篇文章

5252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