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首富”惊魂24天:股权突遭冻结,被迫卖资产解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 | 武占国

  来源 | 野马财经

  昔日的陕西首富吴一坚,近两年过的似乎有点不顺,先是陷入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漩涡,又遇旗下奢侈品商场接连亏损,而后负债过高资金链紧张,导致股权被法院冻结……不得不令人感叹,首富的日子也不好过。然而,月初随着“金花系”旗下奢侈品商场世纪金花的易主,吴一坚的股份却也迎来解冻,昔日首富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

  12月18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24天前披露的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30.78%股份被冻结。上述金花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解除冻结。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世纪金花易主,兄弟公司遭问询

  十三朝古都西安,曾几何时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古城南门——永宁门,如今亦是区域闻名的奢侈品零售商圈,多家顶级商场聚集于此,开业已21年的世纪金花正是其中之一。

  近日,原为前陕西省首富吴一坚旗下资产的世纪金花(0162.HK),迎来了它的新主人——曲江金控。

  有意思的是,因为该笔交易,吴一坚所掌控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金花股份(600080.SH)反倒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被询问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

  12月14日,金花股份回复称:之所以未及时披露相关信息,是因为“对相关要求理解有误”。

  具体而言,该笔交易发生于12月2日,吴一坚控股的金花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世纪金花公告称,公司将由西安曲江新区直属的国有企业西安曲江文化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金控”)实际接盘。

  股权转让完成后,曲江金控将持有世纪金花3.3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9.24%,成为第一大股东,转让总价约7136.81万港元(约合6422万元人民币)。自此,曲江金控成为世纪金花第一大股东,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8.07%。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野马财经注意到,直到12月6日,金花股份才披露了前述交易,比“兄弟公司”世纪金花晚了四天。

  而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此类涉及控股股东权益变化的事项,需要在三日内完成披露。

  对于逾期披露原因,金花股份给出的解释是“交易双方对相关法规理解有误”。

  业绩不振,股权遭冻结

  世纪金花易主,事情来得有些突然,但也并不是毫无征兆。

  吴一坚作为2013年和2014年陕西首富,旗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金花股份和世纪金花。

  不过,近年来,这位坐拥数十亿资产富豪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11月29日,世纪金花发布了2019年3月31日至2019年9月30日,6个月内的财务数据,报告期内,公司总收益9.77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6%;公司股东应占亏损2.9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3倍。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收益下滑主要原因是特许专柜销售及商品销售下降。

  与此同时,2019年11月23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金花集团诉讼纠纷,导致持有金花股份1.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30.78%的股权被司法冻结。

  对此,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谢连杰律师向野马财经分析,股权被冻结可能影响到企业融资等方面,如果最终该合同纠纷未得到妥善解决,已冻结股权将被司法拍卖,甚至会引起企业控制权变化。

  虽然,“金花系”旗下的世纪金花易主后,股权已被解冻,但事实上,吴一坚自从2015年被带走协助调查后,商业之路就屡屡受挫。虽然安全归来,但是旗下的资产却是风雨飘摇,世纪金花接连关店,也将这位首富拖入了泥潭。

  吴一坚,山西运城人,1960年他出生于100多公里外的西安,家境贫寒,从出生就被送到山西运城奶奶那儿抚养,3岁又回到西安。

  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吴一坚却有着不一样的经商天赋。1983年,吴一坚经过4年服役回到西安,他被安排到了西安电力机械厂工作。但是没过多久,他便按耐不住,只身赴广东开始闯荡江湖。

  1985年,吴一坚辗转到了海南,他利用供应商和销售商的资金在海南创立一家电视机厂,获得了第一桶金。1986年至1991年,吴一坚一直在中外合资企业海南黄海美机电公司广州分公司任总经理。

  

  吴一坚

  过了而立之年后,吴一坚回到西安,创办金花集团,开始从事房地产投资与开发。从那时起,便有一位铁杆搭档和他一同创业,这个人叫徐凯,1950年生人。但是,谁也想不到14年后,徐凯却走上了自杀的不归途。

  “金花系”缔造陕西首富

  回到家乡后,吴一坚的事业开始蒸蒸日上,他先是控股金花实业发展公司(金花集团前身),在此基础上又联合其他国企成立了以医药为主营业务的金花股份,成立短短两年后,金花股份便于1997年实现上市,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就在上市前夕,1996年,36岁的吴一坚当选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成为陕西省乃至西北地区商界、全国民营企业中唯一获此荣誉的企业家。在这一年,吴一坚却捐出1000万元与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在北京共同设立“中国青年科学家奖‘金花基金’”,做慈善的背后现实却是,金花股份的净利润,也不过只有1700余万元,让人实在看不懂其中的蹊跷。

  值得注意的是,吴一坚还曾担任会长兼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创业导师。

  (想知道YBC的首任总干事是谁,可以在野马财经公号后台回复“YBC”调取)

  吴一坚的家乡是山西运城,与山西籍商人贾跃亭所在临汾离的也不是很远,同属山西省西南部。

  从吴一坚回到西安开始创业,金花集团涉足开发、投资、制药、商贸、交通、房地产、高科技、电子商务、酒店及高尔夫、教育等领域与产业,成为当地大名鼎鼎的富豪。

  2001年11月,金花集团又完成了对在香港上市的一木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收购,后更名为世纪金花商业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世纪金花”),进一步拓展了集团融资渠道。

  2005年,金花集团的二把手徐凯自杀身亡,后来调查出的原因是:因为感情的失败,导致自杀。当时,根据股权计算,金花集团的二把手——徐凯,身价已达8.8亿元,因为三次婚姻失败自杀,却也让很多吃瓜群众有点看不懂。

  

  金花集团副总徐凯生前工作照

  虽然搭档走了,但这并不妨碍吴一坚于2013年走上人生巅峰,当年胡润百富榜公布,吴一坚以42亿元财富,首次登上陕西首富的位置;第二年,吴一坚再次以50亿元财富,蝉联陕西首富。

  然而,首富的位置还没坐稳,吴一坚突然陷入被带走调查的风波。

  人生急转直下,世纪金花陷入关店潮

  转折来自于2015年。

  2015年5月18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吴一坚正在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协助调查,即日起停牌。在停牌两天之后,5月21日,金花股份和世纪金花双双复牌,但是复牌后的股价却表现迥异:金花股份股价在高开之后冲击涨停板,世纪金花股价跌幅一度超过20%。

  四个月之后,金花股份公告称,吴一坚在经历4个月的协助调查后,已恢复正常工作。然而,这却没有改变金花集团急转直下的态势。

  2015年12月,曲江世纪金花关店;2016年初,世纪金花星光城即黯然离场;2016年3月,银川世纪金花购物中心关店。

  2016年6月1日,位于新疆西大桥的世纪金花时代广场店宣告关闭(2003年9月世纪金花就进驻了新疆乌鲁木齐);同年8月,世纪金花发布公告称,新疆友好门店由于经营业绩不理想,已于8月1日关闭。

  2018年1月,因经营业绩不理想,世纪金花关闭了西安西大街门店;2019年,南大街世纪金花闭店。

  伴随着接踵而来的闭店潮,金花集团业绩也是步入了亏损的境地。

  根据世纪金花历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6至2018财年中,世纪金花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4亿元、11.6亿元和10.5亿元,期间2016财年亏损3.5亿元,在2017财年回暖至2700万元之后,次年又亏损了2.6亿元。

  

  来源:同花顺

  截至12月20日,金花股份收盘价格为6.02元/股,2015年中的21.65元/股高点,已跌去近七成;世纪金花收盘价格为0.244港元/股,更是成为“仙股”多时。

  不过,随着此番曲江金控入主,世纪金花转手套现,吴一坚多多少少可以喘一口气,如今股权又被解冻,你觉得这位陕西前首富还能重现往日辉煌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4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野马财经

关注金融创新

头像

野马财经

关注金融创新

2289

篇文章

7467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