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寒潮2019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文丨互联网圈内事,作者丨蚂蚁

  胡玮炜退出摩拜半个月后,坊间有人用她的口吻给OFO创始人戴威写了一封公开信《那些花开》,信中有段抒情感叹:“我们曾经收手了,可惜还是晚了,已经走上了冰面,刹不住车,回头也来不及了。”

  2018年,共享单车从天堂掉进谷底:资本寒潮给了共享单车当头一盆冷水;同时行业本身磨损率高、成本回收慢的弊病开始显现。投资人朱啸虎给ofo站台时曾乐观地预测,按每辆车一天骑10次,3个月回本不成问题。

  实际情况却是,在2300万辆单车迅速占满全国的街道时,一辆单车的日使用量往往不足两次,一辆共享单车的回本周期几乎与使用寿命相当。

  资本浪潮褪去后,此前各个掌门人的处境令人唏嘘:胡玮炜功成身退,还因出售摩拜成功套现巨额资金。戴威则因花式退押金遭到用户的集体声讨。截至今年11月27日,戴威已经收到34道限制消费令,再等一道就能召唤五条神龙。

  整个2018,遭遇寒冬的不止共享单车一家:从传统产业的钢铁、水泥,到被誉为金融创新的P2P。其产生因素相当复杂:既有国际格局风起云涌,也有我们的主动做空。而其中一部分余波延伸到2019年,演变成令各大互联网公司叫苦不迭的广告寒潮。

  1、品牌广告寒潮

  2019年,广告主的投放态度普遍由攻转守。

  据流媒体网统计,截至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广告市场整体下滑达8%,其中网站下滑37.1%,APP下滑5.9%。从细分行业看,除食品行业外,其它各头部行业包括饮料、邮电、药品、商业服务、娱乐休闲、化妆品、交通、IT产品等,在全媒体的广告投入均有不同程度的同比下滑。

  

  今年广告寒潮的最大特点,就是效果广告明显战胜品牌广告。以品牌广告的重要投放渠道电梯电视广告为例,其今年前三季度增长速度仅为2.8%,同比降幅在20%以上。

  以今年备受争议的新氧电梯广告为例,这一事件间接影响了电梯广告的整体形象,有人引用分众传媒创始人提出的“饱和攻击”概念,论述新氧广告的思路是“差异化定位”+“大剂量洗脑”,并将这一定义延伸到铂爵旅拍、BOSS直聘等电梯广告投放方。而在社交媒体上,电梯广告已经变成洗脑、魔性的代名词。

  

  品牌广告侧重观念植入,效果广告侧重实际销量。与电梯广告相对应,今年风生水起的电商直播,则是效果广告崛起的典型:直接以低价和功能为噱头,带动以低价快消品为主的商品销量增长。

  电商直播的兴起,正在传递一种信号:过去品牌广告侧重的概念、功能强调属性,正在被直播代表的实际效果体验形式取代。因为这种形式更直观、可感,对消费者有着直接的感染力。

  以新氧整形广告为例,医美行业的宣传大致有两条路可走,让受众排斥丑,或让受众接受美。新氧广告的失败,症结在于非刚需向刚需的强行转移。新氧打出“女人整了才完美”的口号,强行替代用户做了审美选择,其结果必然是舆论的普遍反弹。

  该广告更契合新氧的利益:向社会宣传美的价值,引导大众审美倾向,起到医美行业建筑地基的作用。作为医美中介平台,新氧主要从行业蛋糕做大中获利而非行业本身技术的发展。因此对于实际操作整形医疗的院方来说,这种宣传远不如选择一些成功案例,请她们在镜头前展示、介绍,这远比请一群美女在海岸边唱欢乐颂要好。

  新氧广告就是这样一起案例:受制于从蛋糕做大中获利的屁股,除品牌广告外没有其它选择。而其连接的医美行业,在效果广告中的实际获益也许更大。

  整个2019年,游戏和电商广告主的投放意愿名列前茅,前者被版号寒潮“停牌”了一年,成交量被挤到复牌后的今年;后者凭借电商直播的形式猛冲销量,两者均以效果广告为主。

  反观以高档耐用品为主的品牌广告,受宏观经济转型期的影响,其投放意愿普遍萎缩。以汽车为例,今年三季度,汽车之家的广告收入为9.24亿元,环比下滑高达10%。汽车广告的全面萎缩,是品牌广告寒潮的一个缩影。

  2、互联网与冬至

  观察今年的互联网寒潮,百度是最好的切入点。

  今年一季度,百度迎来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净亏损,亏损额为3.27亿元。财报公布后,百度股价单日暴跌达16.52%。到三季度,这一数字扩大至63.73亿元。

  财报折戟与百度的广告营收萎缩息息相关。一方面,百度在过去十年间依赖的医疗广告收入,随着监管趋严和负面舆论影响放大有所降低。同时,在线服务、金融服务营销收入也因监管政策趋严而有所放缓。

  按照百度内部人士的说法,自搜索引擎业务做大后,百度在PC时代端了数年“铁饭碗”,那时的百度想要增长营收,无需做任何调整,只需在搜索引擎上多加几个广告位即可。而从2014年开始,移动浪潮开始蚕食百度的互联网流量入口优势。

  百度的尴尬在于,营销收入的增长并不乐观。一方面,百度一批PC时代的产品如贴吧等进入衰退期;另一方面,长期以来的竞价搜索等机制,使百度几乎吃光了搜索引擎的公信力红利。网络就有个招聘信息段子嘲讽说:“谢绝使用百度搜索信息的员工入职。”

  广告寒潮,在不知不觉间击碎了巨头们仅剩的铁饭碗。

  另一被广告寒潮冻伤的企业是新浪。

  新浪财务数据严重下滑的原因,是门户网站中小企业客户预算缩减。同时,微博也有一定下滑现象。因而三季报发布后,微博、新浪股价双双暴跌。背后是门户和微博双双进入增长天花板。

  而汽车广告一向是新浪门户的主要营收来源,此次以汽车行业打头的广告寒潮来袭,新浪可谓深受打击。

  新浪的对策是,左手金融、右手时尚。一边,微博借钱等产品试图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打开突破口,另一边新产品方面,绿洲、ADA社区等都指向面向年轻人的时尚社交赛道。

  除此之外,腾讯也深受广告寒潮之害。以腾讯视频为主的媒体广告收入同比降幅高达28%,原因是“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背后是长视频品牌广告的全线告急。

  今年11月,腾讯怕天天快报一个人孤身在外冻坏了身子,用看点的名义召回身边。同时凭借游戏、教育、电商等广告的强劲需求,抵消了汽车广告疲软的痛点。尽管如此,腾讯今年前三季度广告营收同比增速仍呈环比下降态势,从Q1的25%下滑至Q3的13%。

  只有少数玩家在寒流中依然挺立,以阿里巴巴代表的电商行业,和以美团代表的本地生活行业表现较为稳健,两者今年第三季度广告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5%和62%。

  而在信息流领域,融合了头条+拼多多模式的趣头条保持了令百度垂涎的44%净营收同比增速。只是趣头条被一家美国做空机构盯住,广告营收高增长被指造假,导致趣头条如今还在看空风暴的泥沼中挣扎。

  3、寒潮倒逼改革

  如果对互联网内容行业来说,广告寒潮是《圣经》中的那场大洪水,则诺亚方舟一定停在短视频的港湾里。

  

  根据相关估算,快手和字节跳动2019年新增广告收入占全年互联网广告行业增量的50%。也就是说,广告主一整年的投放意愿,基本都去了短视频那里。

  短视频的增长,与其适用的效果广告类型相关。据华创证券研报统计,整个19年,经济降速冲击最大的传统行业如汽车等投放显著减少,而游戏、教育、电商等广告投放相对稳定。而短视频的带货优势和直播优势,使其在游戏和电商两个领域的广告收入领先行业。

  在视频赛道上,短视频凭借效果广告为主的优势,显然拉开了与长视频的优势。在国内诸多长视频平台中,除B站因广告变现处于探索期较为稳定外,其余的优爱腾等巨头纷纷折戟寒潮。

  品牌广告营收的困境,迫使一批巨头跳出铁饭碗思维。尽管百度、新浪等PC时代巨头都为脱离广告营收泥沼提前布局,但迅疾的寒流仍然将它们的股价从半空击落。腾讯因社交广告的优势,一定程度上挽回了长视频业务的劣势,受寒流冲击较小。

  在视频领域,爱奇艺被迫考虑提高会员价格,为长视频内容的周边衍生行业铺路,剩余的腾讯视频优酷视频也同样感受到短视频兴起给全行业带来的挑战。三分天下的长视频战场,有了一丝杀进终章的迹象。

  而在看似简单的互联网广告寒潮以外,则是互联网格局10年洗牌期的脚步前奏。

  如果从纳斯达克指数来看,互联网时代将界限清晰地划分为三截:2000年IT泡沫崩溃,活下来的巨头主宰了整个PC时代;2009年移动革命降临,一批新的入局者争夺老巨头空出的市场;如今,10年期限将至,互联网格局面临新的洗牌。

  

  洗牌期的表现十分明显:过去长期躺吃品牌广告的巨头被现实当头打了一棒,身后多出一片落后的产能和空白的市场;原先并不明显的行业差距在寒潮期迅速凸显;新的梁山座次正在重新排定。翻一翻纳斯达克市场的中概股名单,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天凉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钛媒体APP

独立财经科技媒体

头像

钛媒体APP

独立财经科技媒体

40165

篇文章

66325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