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飞,奥斯卡最佳影片一步之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奈飞又一次大出风头,在素有“奥斯卡风向标”之称的金球奖上,以17项电视类提名和17项电影类提名成功领跑。这似乎意味着,奈飞离心心念念的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也不远了。砸钱、砸钱,还是砸钱,在拼命做内容的策略之下,奈飞的目标一定不只是奥斯卡,将影视行业彻底带到流媒体的主赛道上,才是奈飞的野心。

  

  制霸金球奖

  美国东部时间12月9日,第77届金球奖提名名单正式公布。金球奖全称为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由好莱坞外国新闻协会约90人组成的小组颁发,被誉为奥斯卡金像奖的风向标,金球奖的提名一向被认为是冲击奥斯卡金像奖的种子选手,其中,流媒体巨头奈飞打出风头,不俗表现甚至盖过了影视剧集本身。

  电影方面,奈飞以17项提名傲立群雄。《婚姻故事》、《教宗的承继》和《爱尔兰人》获剧情类最佳电影提名;此外,《我叫多麦特》则获得了音乐/喜剧类最佳电影提名。这也是奈飞首次在金球奖上获得最佳电影提名。紧随奈飞之后的是HBO,获得了15项提名。此外,索尼营业有8项提名,迪士尼和华纳分别有6项提名。

  除了包揽电影提名,奈飞在电视剧集方面也收获了17项提名,重点剧集包括《王冠》《难以置信》《柯明斯基理论》等,其中,《王冠》获得了最佳剧情类剧集提名,《难以置信》获得最佳限定剧/电视电影提名,《柯明斯基理论》获得最佳喜剧类剧集提名。竞争对手方面,《早间新闻》为苹果的Apple TV+赢得首个金球奖提名,亚马逊Prime Video出品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和《伦敦生活》也在提名之列。

  对于奈飞而言,金球奖并不陌生。2014年,奈飞就获得了金球奖的6项提名,包括《纸牌屋》的最佳剧情片,而这仅仅是奈飞开始自制内容的第二年。而在去年的金球奖中,奈飞凭借《罗马》拿下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外语片两大奖项。

  在国际主流电影奖项中,奈飞的黑马之姿越来越明显,去年多伦多电影节的开幕影片《法外之王》就来自奈飞,而这部影片也开了主流电影节以未经影院放映的流媒体电影作为开幕影片的先河。今年的多伦多电影节再次以奈飞出品的《曾经是兄弟:罗比·罗伯特森与乐队》作为开幕影片。

  冲击奥斯卡

  当然,奈飞瞄准的不只是金球奖和电影节,而是电影界最高奖项——奥斯卡金像奖。去年,奈飞的《罗马》虽然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三个奖项,但仍痛失了奥斯卡最佳影片。

  事实上,从《罗马》开始,奈飞就一直卯足了劲要冲击奥斯卡。彼时,为了让《罗马》问鼎奥斯卡,奈飞痛下血本。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奈飞为此砸下的公关预算高达2000万美元,是近十年来最高的冲奥公关费用,再加上购买这部电影发行权的2000万美元,奈飞一共花了4000万美元。

  “在主流电影奖项获奖的话,不仅对于奈飞的品牌提升有很大帮助,而且也能有助于对商业收益,”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举例称,比如在版权分发以及影视资源方面,就可以获得强大的号召力,还可以通过一些精细化的运营方式来提升原创内容的凝聚力,从而提升奈飞整个原创内容在这一行业的竞争力。

  今年,奈飞把冲击奥斯卡的希望押在了《爱尔兰人》身上。据悉,这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黑帮巨作斥资1.75亿美元。在IMDb上,这部影片有近5万人评价,得分为8.5分。在纽约影评人协会奖的年度获奖电影名单中,《爱尔兰人》不出意料的拿下最佳影片奖。

  “奈飞将在原创电影的制作、采购、发行等方面,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开始一轮火力密集的猛攻,而《罗马》只是这一波攻势的开始。”关于奈飞冲击奥斯卡金像奖的决心,其原创电影部门负责人Stuber曾这样表示。就冲击奥斯卡的相关内容,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奈飞媒体联络中心,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猛攻背后,是奈飞日复一日的“烧钱”。奈飞CFO曾预计公司今年现金流为-35亿美元,原因是公司继续增加了在原创内容上的支出,增加30亿-150亿美元。奈飞整体资本支出的85%都用到了原创内容的制作上。

  “奈飞处在一个无法摆脱的循环中,”纽约大学教授Aswath Damodaran表示,奈飞目前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长远来看会对企业本身造成损害。奈飞通过借钱制作更多的电影和原创内容,推高市场价格后再继续借钱。今年10月21日,奈飞还发布公告称,将提供总计约20亿美元、以美元和欧元分别计价的两批高级无担保优先票据。去年几乎同一时间,奈飞也发行了20亿美元垃圾债。

  先锋还是公敌

  “烧钱”策略是有效的,金球奖的提名已经说明了奈飞有了电影底气,且在今年年初,美国电影协会接受奈飞作为迪斯尼和其他传统好莱坞五星的会员,并正式承认奈飞是好莱坞的六大资格。但这并不意味着带着流媒体标签的奈飞就能得到电影市场的完全认可,毕竟奈飞独特的模式此前一直是传统电影制作人的眼中钉。

  今年2月参加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时,奈飞推送的《伊莉莎与玛瑟拉》遭到了160家独立电影参展商联名上书抗议。2018和2019年,戛纳电影节都取消了奈飞的参赛资格。今年奥斯卡结束后,美国司法部还曾发出警告,称将禁止奈飞参评奥斯卡,因为可能涉嫌垄断,并压制行业竞争。

  矛盾点在于影片上线时间,奈飞一直坚持线上线同步上映,这触及到了影片发行方和院线的底线。戛纳电影节就明确要求,流媒体平台至少要等一部电影在影院上映3年之后才能放到平台上。奈飞2015年推出的《无境之兽》就曾因为同步上映,遭到了北美四大院线Regal、AMC、Carmike和Cinemark的联合抵制。

  不过,奈飞对于传统电影发行的颠覆也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北美院线联盟”的票房分析师杰夫·波克曾评价称,“这是保守派和革新派之间的角力。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人们的娱乐方式正在发生改变。”

  事实上,院线电影增长乏力已是事实。从近十年的数据看,自2009年以来,北美地区年度观影人次基本稳定在1.3亿左右,有小幅下滑趋势;年票房则在110亿美元上下波动。相较之下,流媒体已经成为影视市场的主阵地。根据statista数据,2019年美国流媒体视频的收益将达到11.4亿美元,同比上涨9.4%;流媒体视频用户将达到1.25亿,超越了2017年的北美观影总人数。美国电影协会2018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北美电影收益中仅有35%来自线下票房,22%来自实体影碟购买、租赁,其余的43%则全部来源于流媒体放映。

  派拉蒙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与奈飞和解。去年11月,派拉蒙宣布成为了第一个为Netflix提供原创内容的好莱坞制片厂。派拉蒙董事长兼CEO Jim Gianopulos认为,与奈飞合作是一条能够帮助公司增收的新路子,这样一来,制片厂也不必为了抢夺票房只把注意力放在惊险刺激的大片上,流媒体平台的存在让创作者有机会关注更多小众内容。

  当然,“烧钱”不止的奈飞也意识到了院线的重要性。今年早些时候,奈飞已经与影院正式签署租约,全面接手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巴黎剧院,未来这家电影院将用于放映奈飞出品的较为著名的电影。毕竟流媒体的赛道上已经越来越拥挤了,迪士尼旗下的流媒体平台Disney+在上线一天后,注册用户就突破了1000万,而Disney+坐拥丰富的内容宝库。Disney+之外,还有HBO的HBO+等虎视眈眈,奈飞迫切需要在一众竞争对手之间找到新的发力点。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北京商报

北京发行量最大综合类经济日报

头像

北京商报

北京发行量最大综合类经济日报

30117

篇文章

12486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