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远离精神病患者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高中时期,我有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的朋友A。

  我跟A的相处虽然算不上亲密,但交流的也很愉快。

  A身上有很多我欣赏的点,我印象深刻的是和她的一次对话。

  我总觉得人来到世上,是寻找意义的一生。

  我:人总得找到点喜欢的东西,这一生才有意义。

  A:我觉得意义一点都不重要。

  我:怎么会不重要呢?旅游、看书、艺术……总得有一样喜欢的吧,不然人生有什么意义呢?

  A:可是意义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一刻,我回答不上来。

  甚至,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在问自己:意义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现在上大学,有时候也会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思考关于A的问题。我想我,乃至整个班,都可能有错。

  A从高中入学,就在全班出名了。

  军训的时候,因为她不适应教官的训练模式,所以当场和教官杠起来了。

  教官非常大声,A就站在他对面,教官吼一声,她就更大声的吼回去。

  教官没办法,叫班主任过来解决,班主任百般劝说无果,就只能由着她。

  于是,A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下离开了,再没来过军训,甚至汇报表演的时候也没来过。

  当时,我觉得这个女孩真是酷毙了,这也是我后来想和她做朋友的原因,她真的有让我很佩服的地方。

  那段时间,我跟她相处的很好,也知道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我发现,A异常仇视她的父亲。A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另外组建了家庭。

  A对母亲非常怀念,她的母亲是航天方面的科研人员,她经常对我说,不理解她爸那种没文化的底层男人为什么会跟她母亲在一起,他配不上。

  A的母亲去世后,A和父亲的冲突越来越大,小至A的父亲炒菜不合她胃口时,她会把饭菜和盘子通通丢到地上,大至因为矛盾举起电热炉砸她爸。

  A跟我的家庭非常不一样,我就只能听听,连安慰都显得多余。

  我和A的决裂也是因为一次对话。

  A:我觉得我歌唱的很好,会画画,会写小说,学习也还不错。

  当时她的态度和语气让我有些不满,所以我就直说了:“就正常水平……不至于吧?”

  我听过她唱歌,她喜欢Kalafina,唱的还不错。我也看过她的小说,随手翻了几页,乱伦、虐杀、恋童这些情节……很难评论。我知道她喜欢虚渊玄,但她的小说就像脱离了深刻世界观的沙耶之歌,只剩下血腥和暴力。

  听了我的回答,A非常生气,我完全不理解她生气的点,我觉得我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天才!” A指着我说。

  当下,我同样非常生气,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说话。她并没有攻击我,只是从那以后,我们就心照不宣的疏远了。

  后来,我有了新朋友B,A是我前桌,B是我同桌。

  在一次晚自习中,A和B产生矛盾,她们俩在争执的时候(A声音很大),我就对A说了一句:“能不能小声点,大家都在上晚自习。”

  然后A换了目标,她指着我吼,这时候,一个跟我们有过交集的男生也站起来,很生气的对她吼了一句:“要吼出去吼!”

  A也愤怒的说了一声:“你们班的人都欺负我!”就跑出去了,她去找班主任控诉。

  班主任把B叫到办公室,就是和稀泥的态度,让A和B坐在一张长板凳上,解释一番再互相体谅,大概就是这么个流程。

  但是,A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直在说,直到A说当时在教室,她恨不得把饭(当时班主任正在办公室吃饭)扣在我和B的头上时,B受不了了,她突然站起来,把A从长板凳上撂了下去,然后就走了。

  当时教导主任正好在办公室,这件事就惊动了他,之后A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学校。

  在一个下午,教导主任亲自到我们班来解释,说校方带A去做了精神鉴定(A很抗拒),也是从那时候,我才知道A患有精神分裂症,她的母亲也是。

  教导主任还说,他也见识过A的厉害。我们学校每天早上都有学生干部检查迟到行为,A有次迟到了,她骑着自行车,毫不在乎的穿过了校门。

  执岗的学生拦住A,要登记她的班级姓名,她不仅不说,而且态度激烈,执岗学生也气了,就说要么小处分,要么去找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说,当时A踹开了他的门,什么都没有阐述,只是冲到他面前一遍遍的质问:“你是要处分还是要我的命?”

  教导主任一头雾水,即使后来找执岗学生了解原委后,也没去找过A的麻烦。

  说完这件事后,教导主任就笑着对我们说:“不好意思,同学们。你们多担待点,就一年时间,她也不会经常来学校的。”

  但A来了,只是换了个位置,她成了C的同桌。

  说来也好笑,C是一个女生,但她曾经喜欢过我。C的性格有些冷,不会主动找人说话,在老师看来,是个绝对不会惹事的人。

  但是,C和A闹崩了,不是因为我的原因。

  某天数学课上,C把A从凳子上踹了下去,而且把整个小书架连带书(高三用的那种可以放很多书的架子)砸到了A的身上,然后C头也不回的走了,惊呆了我们的数学老师。

  后来我才知道,A在课上一直追问C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精神病?” “你有精神病还不承认?” 在A第三次追问下,C把她从凳子上踹下去了。

  C有抑郁症。

  从那之后,C在家休学,A也没来过学校。高考结束放榜的时候,我特意去找过A的名字,没看到。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很在意。

  与A相比,我们都算是正常人,但即便自诩为正常人,不理智的时候比A也强不了多少。

  除了C以外,A都没有给我们带来过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威胁除外),但我们却用或无意或有意的行为伤害到了她。

  我很难去评判谁对谁错。

  我只知道,即便是正常人,也会在无意识中伤害到精神病患者,或许,正常人并没有这个资格谈论“远离”这两个字,精神病患者才想远离我们这些自以为心理健康的正常人。

  我想起来一件事,文革结束之后,涌现了一大批“伤痕文学”作品,当有人问起邓小平先生如何看待时,他只回了八个字:“哭哭啼啼,没有出息。”

  他说:“我们是男人,我们不要没有出息。对于技术性的问题,我们可以努力找办法解决,对于情绪性的问题,我们要主动抑制。”

  我们仰望的是同一片星空,我们的目标都是星辰大海。
战士们想如何征服这片星空,乃至整个宇宙。
小宝贝们会赞叹璀璨的星河,灿烂的文明。
对于这些勇敢的战士,无论你的目标是俗世之物,还是征服宇宙,我祝愿你成功。
对于这些可爱的宝贝们,我只希望你每天开开心心鸭!加油加油!

  

  插一句题外话。

  患了抑郁症的朋友,不要把病症全部归为自己的原因,这不是你性格的错误,有时也不是你周围人的错,你可能只是受了来自尼安德特人的远古诅咒……

  乖乖服药,配合治疗,冲破这个远古诅咒吧!

  我分享这个故事的初衷是为了反思,提醒某些所谓的正常人反思,尤其是为人父母者。

  卡夫卡的短片小说《判决》中有一个情节。

  父亲对孩子说:“我判决你的死刑,我判决你从此消失!”

  然后,孩子没有丝毫犹豫,越过车道直奔大桥,落水自杀了。

  卡夫卡后来回忆,写到这里时,他有一种“射精一样的快感。”

  前段时间那个从高架桥上跳下去的17岁男孩,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完成了一场对母亲的报复。

  故事中提到的B,为了证明父亲是爱她还是爱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所以谎称自己没有考上我们当地的重点高中。

  她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指着她破口大骂:“考不上重点高中,你不如去跳楼!”

  B静静听完父亲对她所有的谩骂和指责,然后直视着她父亲的眼睛说:“其实我考上了。”

  B对我说,那一刻,看着她父亲脸上精彩莫测的表情,她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之后,她父亲云云说的话,她再也听不进去了,什么“你这孩子,这种事情怎么能开玩笑?” “刚才我是气急了……”

  可笑又荒诞。

  我想,或许很多父母有爱的本能,却难以拥有爱人的能力。

  高三时期,因为学业的压力,我陷入了抑郁情绪,但并非是抑郁症,具体表现在厌学、迟到旷课、习惯性的不想写作业、厌恶考试。

  我嗜睡,早自习没去上过,班主任在星期天晚上的英语晚自习也基本没去过。每次放假的时候,一张张空白的卷子铺天盖地的洒下来,都让我感觉到窒息。

  我跟我爸说我痛苦,他显然难以理解:“痛苦?你有什么好痛苦的?”

  他质疑我的主观情绪。

  在他的观念中,物质上的富足就等同于精神上的幸福,但时代已经变了,不是那个饥荒的年代。

  衣食足,知荣辱。教育也应该换一种更纤细的方式。

  在我情绪处于边缘的时候,我爸说过两句让我发寒和心惊的话。

  “自杀的学生都是因为心理太脆弱,哪怕现在不自杀,将来出了社会也会被淘汰。”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让我对你十几年的希望破灭了。”

  那一刻,我惊觉,他可能不会反思。

  倒果为因。学生因为心理脆弱而自杀,那什么导致了心理脆弱呢?

  女生因为被导师侵犯而自杀了,你能说她为什么不能像其他被侵犯的女生一样坚强呢?你不能,因为你不是她,你无权质疑这件事给她带来的痛苦。

  在人生这段旅途上,我的父辈跨过了大山大河,理应比我大悟大彻,但我不知道他们悟出了什么,透彻了什么。

  生命本就如此残酷?

  收起你想要仰望星空的好奇心。

  “好好学习,别看那些没影儿的书。”

  “工作管什么喜不喜欢?铁饭碗最重要。”

  对,低下头,看到你脚下的土地了吗?那才是你一辈子该待的地方。

  再后来,我考上了西南地区一所双一流211大学,不算特别好的那种,但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爸很高兴,召集亲朋好友吃饭,看到他在饭桌上灿烂的笑脸,我有一霎那的恍惚。

  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真诚的向他发问:“我一直以为人死如灯灭,希望才会破灭。所以一个考不上大学的我就等于一个死了的我吗?”

  气氛陡然尴尬,我也管不着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的回答。

  但是在饭桌上,很快就有人周转“现在不是考上好大学了吗?这就够了。” “你爸对你的好,我们都看着呢,那是一句玩笑话。”

  饭桌又回到刚才热络的氛围,仿佛我并没有问出那个问题。

  上大学之后,我的抑郁情绪一扫而空,但那个问题就像一根肉刺,平时不觉得,一旦想起来就会隐隐作痛。

  又一次长辈的饭局,我偷偷在座位上玩手机的时候,我爸突然叫我的名字,举起了酒杯:“来,咱们父女俩喝一杯。”

  我立刻站起身,举起了饮料,我爸端着酒杯,笑的窘迫,不敢看我的眼睛:“我是第一次当别人的父亲…嗯…生你的时候,我也还年轻,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希望你体谅…我也在改正。”

  我经常看到一句俗的不能再俗的话“我们在等父母的道歉,而父母在等我们的感恩。”

  真俗。但当我听到这句话时,头脑骤然一片空白。

  我就是个俗人。我就缺这一句道歉。

  从那以后,我跟我父亲和解了,他会反思、会道歉,我也同样会感恩。

  这个问题下面有很多故事,精神病患者的自述、正常人作为受害者被精神病患者烦扰等等。

  从这些故事里,我看到了第三方人物,比如重男轻女的父母、霸凌他人的学生,他们……真的正常吗?

  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是远离这些自以为正常的人吗?

  处于抑郁情绪的我尚且受到了伤害,那这些一直处于抑制情绪的精神病患者(尤其是抑郁症患者)呢?你知道有多少抑郁症患者是因为亲人或朋友的挂念,才选择这样痛苦的活着吗?

  有一个问题“要求我有抑郁症的孩子上进,过分吗?”

  这已经不是过不过分的问题,而是医疗领域的问题,孩子应该去吃药接受治疗,自杀、伤人的念头是可以被药物控制的,但很多人不知道。

  看到一个浑身流血的人,你知道送他去医院,抑郁症患者只是肉体上不流血,你就觉得他没事了?他内心可能早就是一片废墟和空洞了。

  悲于鸟血,而不悲于鱼血,有声者幸也。

  病人们受伤会喊疼,所以得到了安慰和关注,抑郁症患者只是不会叫而已,更有甚者,微笑抑郁症,隐藏自己悲观的情绪和自杀的念头。

  想要远离精神病患者,只要不带着傲慢和偏见,这是你应得的自由。

  而我写这个故事的最终意义就在于提醒那些周围有精神病患者的人群,你或许是他的父母,或许是他的朋友,带他去进行心理咨询,根据病情程度服药或心理干预,以及入院治疗,其他的先放一边,什么上进不上进的,对他们来说有意义吗?

  芥川龙之介于1917年写了一篇名为《黄粱梦》的短篇小说,里面探讨了有关人生的积极意义。

  然而十年后,他自杀了。

  “他尤其担心母亲的精神病会遗传给他。其实,他已萌发自杀的念头。还在4月里,携妻小去鹄沼疗养之前,便向挚友画家小穴隆一透露此意。尤其他当时常出现幻觉,“困扰不已”。神经脆弱得“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算计我,让我每走一步都感到忐忑不安”,甚至“门前一片朦胧中,有人欠伸也心惊”。”

  他生前就深受日本文坛泰斗夏目漱石的赞赏,出版的短篇小说也创获颇丰,在疗养期间,他也不断在进行创作。“补写几页,竟耗去数日时间,小生前途颇暗淡矣。”“想写作,因病弱而不能;痛苦,亦因病弱而益甚。”

  从世俗意义上理解,这算不算是一个上进且享有成果果实的人?结果呢?

  “《齿轮》和《傻瓜的一生》是两篇遗稿,《齿轮》逼真描绘主人公行将崩溃的精神,被害妄想,幻觉世界,因恐惧引起的神经的战栗等。

  在《傻瓜的一生》中,充满了对现实的否定和对人生的绝望,描述了芥川生前对未来的“恍惚不安”。作品表现了一颗高尚的灵魂由希望、探索而至幻灭的痛苦挣扎,是他灵魂的记录。”

  正当人生旅途过半,尚在大有作为之际,芥川龙之介怀着对未来的“恍惚不安”,服安眠药,自杀身亡。

  “芥川之死,令日本举国震惊。文坛认为他的死,标志着一个文学时代的结束。他代表了从大正到昭和初年,日本知识分子最优秀的一面。以最高的评价,抒发世人心中最深的惋惜。”

  此时,所谓的上进还有任何意义吗?

  (以上,均节选自高慧勤译版《罗生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剧读姬

日韩美剧的安利和拔草

头像

剧读姬

日韩美剧的安利和拔草

40

篇文章

8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