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中國唯一的美少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圖片 |「來自網絡」

  流水的高考,铁打的鲁迅。鲁迅大概是每一个中学生的噩梦,一个段子说明了一切:“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似乎只要提起鲁迅,空气中就会立刻充满“战斗的气氛”。很长时间里,鲁迅仿佛变成了一面旗帜,一把匕首,一个标签。 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兴起,鲁迅也意外地火了,当了一回网红,一度被网友冠以“中国最强杠精”“亚洲梗王”等封号,在网友的戏谑中,大众与鲁迅先生的距离反而拉近了,阅读理解和命题作文遗留的哀伤记忆,在8090后的心里,似乎也冲淡了一点……

  网友制作的鲁迅表情包

  郁达夫热爱鲁迅,他说,“鲁迅是中国唯一的美少年”。陈丹青说,“鲁迅先生是百年来中国第一好玩的人”,可惜这么有趣的鲁迅却被教科书弄丢了。 他是我们最熟悉的名字,同时又是最陌生的人。 今天,我们尝试着来还原一下,一个生活中真实的鲁迅。

  

  关于鲁迅先生的颜值,来看看他身边的人都是怎么评价的。
鲁迅夫人许广平第一次听鲁迅讲课,鲁迅留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突然,一个黑影子投进教室来了。首先惹人注意的便是他那大约两寸长的头发,粗而且硬,笔直的竖着,真当得‘怒发冲冠’的一个‘冲’字。”

  

  鲁迅(右一)
“左联 ”成员王志之回忆初见鲁迅的情形:“我被高度震慑住了……只恍惚感到当前坐着那位老头子灰黑色的头发是那样凌乱,好像刚从牢里放出来。” 老友林语堂说他:“头发剪平,浓厚的黑胡子,粗硬盖满了上唇。一口牙齿,给香烟熏得暗黄。衣冠是不整的,永远没有看过他穿西装。颧高,脸瘦,一头黑发黑胡子,看来就像望平街一位平常烟客。许广平女士爱他,是爱他的思想文字,绝不会爱他那副骨相。

  

  鲁迅一家
综合身边人的评价,鲁迅先生似乎是不修边幅,不太在意自己外表的一个人。然而陈丹青却说:“我喜欢看先生的照片,他的样子,我以为鲁迅先生长得真好看”。 “老先生的相貌先就长得不一样。这张脸非常不买账,非常无所谓,非常酷,又非常慈悲,看上去一脸清苦、刚直、坦然,骨子里却透着风流与俏皮……可是他拍照片似乎不做什么表情,就那么对着镜头,意思是说:怎么样!我就是这样!”

  

  这位后辈画家认为,在最高意义上,一个人的相貌,便是他的人。想来鲁迅先生是靠气质取胜的。 萧伯纳访问上海时见到鲁迅,称赞鲁迅好样子。据说,鲁迅幽默地答道,“早年的样子还要好”。 这不是鲁迅会讲话,是他看得起萧伯纳,也看得起自己。

  

  左起:鲁迅、萧伯纳、蔡元培

  

  民国时期,说起骂人这件事,如果鲁迅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先生爱骂人,也爱说笑话,然而他自己并不笑。他的弟弟周作人也爱说笑话,但他说笑话时自己也笑。这是哥俩说笑话时的分别。 和鲁迅打过交道的人 ,都知道他并不是一天到晚板着一副面孔 , 而是非常诙谐、 幽默、 随便、 喜欢开玩笑的。

  

  夏衍说他:“幽默得要命”。当年跟着鲁迅先生玩的上海小青年唐弢,看见大家把鲁迅弄成一副又凶又苦的相貌,私下对外甥说,哎呀,鲁迅不是那个样子的。 鲁迅跑来看他, 兴致好时, 一进门就轻快地在地板上打旋子 , 一路转到桌子前 , 一屁股坐在桌面上 , 手里拿支烟 , 嘻笑言谈。

  旧时的上海 唐弢还说 , 那时打笔仗, 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硝烟弥漫 , 不过是一群文人你也讲讲 , 我也讲讲 , 夜里写了骂某人的文章, 隔天和那被骂的朋友酒席上互相说起 , 照样谈笑。 有一年鲁迅送书给刚结婚的川岛, 在封面上题词 : “ 我亲爱的一撮毛哥哥呀, 请你从爱人的怀抱中汇出一只手来, 接受这枯燥乏味的《中国文学史略》。”

  张仃 《三味书屋》 创作年代:1954 如果说少年周樟寿是调皮,成年周树人就是反骨了。 读三味书屋时,他嘲笑班里的女孩子:一哭就会挂着两条鼻涕,加上两行泪,为其赐名:“四条”。成年后,他钻研脏话学,还专门写了一篇杂文《论“他妈的!”》,归纳整理国骂的悠久历史。 与鲁迅互怼过多年的茅盾,这样形容他:“精神上,他是一个老孩子”。

  

  林语堂《鲁迅先生打叭儿狗图》

  “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对岸,站着另一个人,那是一个松弛而“好玩”的鲁迅。他的懂自嘲,也懂进退。他总是放松的, 游戏的, 豁达的。那一点 “ 好玩” ,给了他人格乃至命运庞大的余地、丰富的侧面,和宽厚的背景。 鲁迅的性格集亲昵、仁厚、淘气与一身,智力与感受力丰富,随时随地享受自己制造的快感。这使得他在那个思想交锋、刀光剑影的时代,活得纵横交错有真气。

  

  除了爱开玩笑之外,鲁迅先生其实是个内心充满柔情的人。
他得知阮玲玉自杀的消息,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论人言可畏》一文,无不痛惜道:“她们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

  

  阮玲玉

  他抨击当时的报刊记者和八卦看客:“对强者它是弱者,但对更弱者它却还是强者,所以有时虽然吞声忍气,有时仍可以耀武扬威。于是阮玲玉之流,就成了发扬余威的好材料了,因为她颇有名,却无力。小市民总爱听人们的丑闻,尤其是有些熟识的人的丑闻。”

  

  娜拉 男女平等、女性平权,是今天人们热议的话题。然而在那个时代,鲁迅已经关注到这样的问题了。 二十世纪初,一部外国戏剧在中国引发轩然大波,那就是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剧中家庭主妇娜拉,不愿再做大男子主义丈夫的玩偶,“牵线的傀儡”。在戏剧的结尾,她鼓起勇气夺门而出,投奔她向往的独立自由的新世界。 对此,鲁迅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娜拉走后怎样》,指出娜拉出走后的结局:不是堕落,就是回来。在文中他这样告诫女性:

  “她(娜拉)除了觉醒的心以外……她还须更富有,提包里有准备,直白地说,就是要有钱。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其实在现在,一个娜拉的出走,或者也许不至于感到困难的,因为这人物很特别,举动也新鲜,能得到若干人们的同情,帮助着生活。生活在人们的同情之下,已经是不自由了,然而倘有一百个娜拉出走,便连同情也减少,有一千一万个出走,就得到厌恶了,断不如自己握着经济权之为可靠。”

  鲁迅先生可谓女权的先锋了。他对女性的关怀,不仅仅停留在关心和声援的层面,他想得很深远,他为女性们指出可能面临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关键。直至今天,这番告诫对当代女性来说仍不过时。“望之俨然,即之也温”,这是先生的铁汉柔情。

  

  

  其实除了这些面向,鲁迅还是怜子的慈父。好友郁达夫去鲁迅家拜访,发现鲁迅的儿子海婴把他书柜里珍贵的书册翻得一地狼藉。
旁人讥笑他太宠爱儿子,跟平时锋利的人设不搭,他作诗回击:“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郁达夫激动地写信对朋友说,“鲁迅是中国唯一的美少年”。鲁迅《赠郁达夫答客诮》
他提倡白话文,其中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希望孩子们能阅读到有趣的读物画册,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而不是在“之乎者也”中不知所云地摇头晃脑。 他关心朋友的生活,甚至到了有点婆婆妈妈的程度。 他还设计LOGO、字体、海报、服装......是个未出道的资深设计师。

  

  这件衣服,就是鲁迅自己设计的 他收藏了很多版画。他写字,却不迷信文字,他认为开启民智,版画比文字的效率高得多。 教科书之外,其实有一个多才多艺,性格立体而可爱的鲁迅。 真实的鲁迅的多面的,却从不暧昧。

  

  鲁迅设计的北大校徽, 曾被刘半农戏称作“哭脸校徽”

  遗忘鲁迅是可惜的,因为进入鲁迅的世界,我们能真正学会中国最智慧的一种思维方法。

  知道的越多,你会发现对鲁迅了解得越少。
真实的鲁迅,等待着我们更多的发掘。

  编辑丨黄小松

  -参考内容来源-鲁迅《娜拉走后怎样》
陈丹青《鲁迅是百年来中国第一好玩的人 》 萧振鸣 《鲁迅爷爷的颜值:是靠脸吃饭的那种吗?|解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0 参与 52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文艺

爱文艺 爱生活

头像

文艺

爱文艺 爱生活

7259

篇文章

7642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