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南京,观众跨城追“马林斯基剧院艺术节”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南京一直是上海市民短途出行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近年来,随着江苏大剧院不断引进高品质演出,上海市民去南京也从单纯的“逛吃”模式,转为以演出为导向说走就走的艺术之旅。
时隔一年,11月23日至12月7日,江苏大剧院再度举办了“马林斯基剧院艺术节”。2场音乐会、1场歌剧、3场古典芭蕾、1场现代芭蕾,来自俄罗斯的这艘“艺术航母”再次吸引了上海音乐和舞蹈爱好者的目光。
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是高光
今年的艺术节分为前后两个篇章,前半部分聚焦音乐会和歌剧,均由艺术总监瓦莱里·捷杰耶夫亲自执棒。

  

  音乐会
打响演出头炮的,是一场为孩子和古典音乐的入门爱好者特别准备的趣味音乐会。这场音乐会聚焦两位法国作曲家,圣-桑幽默生动的《动物狂欢节》搭配拉威尔的炫舞名篇《波莱罗》,拉开了艺术节的帷幕。
紧随其后的正式音乐会依然从法国出发,迷离梦幻的德彪西《牧神午后前奏曲》带领观众展开了一场跨越时空的旅行,在捷杰耶夫的棒下,观众们先去往了门德尔松留恋的意大利阳光海岸,又跟着肖斯塔科维奇回到了战火纷飞的英雄年代。

  

  《帕西法尔》
毫无疑问,艺术节前半部分的最大亮点,是长达5个半小时的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
三幕歌剧《帕西法尔》是瓦格纳创作的最后一部歌剧,1882年首演于拜罗伊特,讲述了帕西法尔在经历了蒙昧、诱惑、错误与迷茫之后,最终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部充满基督教仪式情节与传说的歌剧,实际上,不难发现剧中暗含了“慈悲为怀”的东方哲学思想。男高音米哈伊尔·维库在阐述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时,提到了中国哲学家老子。在他看来,老子的很多观点都和《帕西法尔》传达的内容是相通的,言语中透露出对中国文化的熟悉与喜爱。
无论是对台上的指挥、乐手、歌剧演员,还是对台下的观众,要跑完这场歌剧“马拉松”都绝非易事。
为了让观众更好地了解歌剧的背景和价值,剧院联合多方面资源,提前做了大量推广和普及活动。而为了服务好观众,剧院在第一场幕间休息时,特别为观众准备了免费简餐,并且四厅同开,让观众静享餐食。演出结束后,剧院又安排了车辆运送38位观众前往南京南站,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上海的爱乐者。对于这项贴心服务,上海观众纷纷点了赞。
直至今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上演《帕西法尔》都是一件艺术盛事,也是一项挑战。一位观众事后感言,“起初没有人肯定能坚持看完整场演出。好在瓦格纳值得、马林斯基值得、所有观众值得、剧院的服务值得,大部分观众坚持了下来。”
聚焦两位俄罗斯“芭蕾之父”
12月4日-7日,艺术节后半部分聚焦的是俄罗斯的两位“芭蕾之父”——“古典芭蕾之父”马里乌斯·彼季帕、“现代芭蕾之父”米哈伊尔·福金。

  

  《堂·吉诃德》
其中,3场《堂·吉诃德》来自彼季帕,这也是他最欢乐、最具节日气氛的一部古典芭蕾舞剧。
堂·吉诃德是塞万提斯小说《堂·吉诃德》里的主人公,他沉迷于骑士文学,最终决定以行动实践骑士精神,游历四海,行侠仗义。
18世纪以来,不断有舞蹈家将这部小说改编为芭蕾舞剧。1869年,彼季帕联合作曲家明库斯,为莫斯科大剧院创作了他的第一版《堂·吉诃德》。1871年,他又为马林斯基剧院创作了第二版,加入了更丰富的舞步,例如第二幕梦境场景里精致优雅的对称美,以及舞剧最后那标志性的大双人舞。1900年,为了使芭蕾舞更加“生活化与真实化”,编舞家戈尔斯基又将原作中对称严谨的群舞改编成了玩闹、活泼、令人欢欣的群舞。
来到南京的这一版是彼季帕精髓和戈尔斯基风格结合的产物。剧中充满了响板、扇子、短裙等西班牙风情的元素,既有西班牙风格的古典编舞,又混合了弗拉明戈、方丹卡舞、东方舞、吉普赛舞等大量性格舞。
这部舞剧也以高难度的技巧著称。比如大双人舞中,既有对男舞者托举、旋转和弹跳技巧的考验,也对女舞者的足尖平衡、旋转、爆发力等提出了极高要求。舞剧最后那段著名的挥鞭转,不仅保留了《天鹅湖》32圈的标准,近些年更是衍生出打扇子,单、双、三配合等花式挥鞭转。
福金不迷信古典芭蕾。作为俄罗斯20世纪芭蕾改革的先驱及核心人物,他的创作影响了整个俄罗斯乃至世界舞坛的进程,即将上演的《仙女们》《火鸟》《天方夜谭》均为他的巅峰期代表作。

  

  《仙女们》
像云一样柔软,像风一样轻,比月光更明亮,比夜更宁静,她们不是天上的仙女,却是人间的女神……1908年首演的《仙女们》据说是福金灵光乍现的产物。
秉承浪漫主义芭蕾传统,根据肖邦优美的音乐,福金为观众提供了一个浪漫的芭蕾空间。这是当时罕见的一部没有情节的舞剧,既没有特定性格的人物,也不叙述故事,只有一群穿白色长裙的女舞者和一个穿黑白二色天鹅绒衣的男舞者随乐起舞,用浪漫飘逸的舞蹈,引发人们心中的遐想与诗情。

  

  《火鸟》
俄罗斯有两只大鸟,一白一红,“白”是《天鹅湖》,“红”指《火鸟》。
舞剧《火鸟》1910年首演便大获成功,而音乐上的功劳要归于斯特拉文斯基。早在作曲家完工之前,福金对《火鸟》就有着清晰的构想,并引导了斯特拉文斯基的作曲思路。《火鸟》中丰富多彩的主题音乐、充满俄国女性妩媚的公主圆环舞、节奏肆虐的《魔王卡茨之地狱之舞》等,都是作曲家、编舞以及两位舞美设计集体讨论的结晶。

  《天方夜谭》

  《天方夜谭》同样问世于1910年,音乐取自里姆斯基·科萨科夫演出频率相当高的同名交响组曲。在这部充满异域风情的舞剧中,福金将阿拉伯舞蹈风格与芭蕾舞完美融合,舞者们在手势和身体韵律上有着地道的阿拉伯风情,但在动作的发力方式上又严格遵循了芭蕾舞的基本规律,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两位“芭蕾之父”分别代表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罗斯芭蕾艺术的最高成就,为了追随他们的足迹,已经有不少上海观众订好演出票和高铁票,即将奔赴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的南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329785

篇文章

245913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