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走10亿坐拥23套房!“美女总裁”穿睡衣被抓获,还牵出上亿洗钱大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for a good lifestyle

  米克思生活

  出品

  ■ begin ■

  临近年底,是时候算算账了。

  11月20上午,杭州拱墅公安分局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了一起洗钱案的前前后后。

  

  该案一直颇受关注,不仅因为此案是破获的杭州市首例非法集资洗钱案,更是因为涉案公司的美女总裁故事。

  涉嫌非法吸收存款近10亿,48岁女老板朱某某在泰国落网后由警方押解回国。

  2010年,其创办腾信堂公司向群众吸收非法资金,2018年潜逃。

  头顶“金融才女”光环,不仅卷款10亿跑路,名下23套房产,扣押涉案资金还有2900多万元。

  而为了找到她的下落,官方悬赏10万,最后终于将穿着睡衣的她押解回国。随后人们才发现,这位“金融才女”,实际上只有高中学历。

  

  只有高中文化的“金融才女”

  曾表示要“打造全球金融业航空母舰”

  今年49岁的朱丽丽,此前是一个十分注重外表、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人称“金融才女”。

  

  根据一些媒体早前的公开报道,朱丽丽出生在新疆,2岁时被带回上海,10岁又随母亲去新疆。

  朱丽丽学历不高,16岁就开始工作了,曾经卖过服装,推销过锅炉,当过证券公司业务员,赚过也赔过,2006年进入金融业,开始炒黄金外汇,赚了一点钱,积累了原始资本。

  

  2010年,朱丽丽成立滕信堂投资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那个时候,朱丽丽不止一次对外宣称自己的宏伟蓝图,说要打造一个“全球金融业的航空母舰”,并表示滕信堂已先后与英国宏泰、新西兰ACH、万致、XM、澳洲易汇、达汇、艾拓思、激石、艾森、联准、爱福斯、智汇、英诺、百丽环球等一大批国际金融企业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立足于金融核心支柱产业,重点投入绿色农业、养老、医养、酒店、贵金属及高端产品等新兴产业市场,公司规模要拓展到全国乃至全球各地。

  2010年,她创办了杭州腾信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保本付息、炒外汇等形式向群众非法吸收资金。

  

  也不止一次向客户承诺,“会继续管理好客户的每一元钱,做到安全、平稳长期获利”。

  之后几年,滕信堂快速扩张,大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其实公司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直到2018年无法正常兑付利息,暴雷。

  经拱墅区人民检察院审查查明,在未经金融等监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腾信堂公司自2013年11月开始,以年化收益率11%-20%为诱饵,采用招揽的业务员“线下”拉客户投资外汇理财的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公开集资,非法集资款总额达14.49亿余元,涉及投资人达1899人。

  同月,朱丽丽潜逃,随后被列为浙江省公安厅公开悬赏通缉嫌疑人,悬赏金额达10万元。她名下被查获的豪车有4辆,其中有乔治·巴顿、奔驰等,房产有23套,扣押涉案资金还有2900多万元。

  穿着睡衣被警方从泰国押解回国

  为了找到她的下落,官方悬赏10万,最后终于将穿着睡衣的她押解回国。

  

  今年年初在曼谷落网后,由杭州警方押解回国。被押解回国时,朱丽丽素面朝天,穿着臃肿的睡衣,全然没了往日的风光体面。

  今年1月初,拱墅警方发现朱丽丽在泰国曼谷。随后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厅、拱墅公安分局6人赶赴泰国曼谷。1月7日,在曼谷一处繁华地段的住宅公寓内,朱丽丽落网。

  朱丽丽在泰国过得很拮据

  朱丽丽在杭州时,饮食起居有助理和厨师,出门带保镖,经常坐价值300多万的乔治·巴顿越野车和100多万的奔驰轿车。

  落网时,朱丽丽购买了10多部手机,隔一段时间就换一部,以免被查到。客厅墙上还挂着泰语音标,笔记本上也有她自学泰语的笔记,颇有在此长住的打算。

  

  在朱丽丽还是老总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在乎形象的人,经常化着精致的妆容。但是在泰国曼谷的这半年多时间,朱丽丽可以说足不出户,也不化妆,经常是24小时呆在屋子里,很寂寞。

  她不会说英语、在泰国也没有任何朋友,连日常生活的沟通都有困难,相比她以前算是生活落魄了。

  一般一到两周,她会去住宿附近的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而且基本是靠步行,平时吃饭基本靠自己烧。

  又牵出一桩洗钱大案

  与此同时,还牵出一桩超1亿元的洗钱大案。

  据悉,协助她外逃的李某征等人,因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同时被查处。拱墅警方说:“我们发现李某征在案发前后曾多次提供相应银行卡账户,协助朱丽丽将巨额非法集资款散存于多个银行账户,以及在不同银行账户之间频繁划转,将资金转化为房产、汽车、珠宝等财物或参与其他投资活动,可能涉嫌洗钱犯罪。”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李某征对知晓朱丽丽进行非法集资活动的情况供认不讳。事后李某征被拱墅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洗钱罪、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批准逮捕。

  李某征被捕后,拱墅公安分局在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反洗钱处的配合下,又查到了犯罪嫌疑人李某、雷某涉嫌采用同柜取存和实际取现两种方式(典型的洗钱手段)协助转移一亿余元非法集资款,并于2019年5月21日一举抓捕上述两人。

  6月27日,李某、雷某被拱墅检察院以涉嫌洗钱罪批准逮捕。

  月入万元的“好机会”

  他们帮忙洗钱

  李某是70后,杭州人。2016年底朱某丽的一通电话,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朱某丽不仅邀请李某参观腾信堂公司,还向其介绍公司对外发售的金融理财产品。

  她提出让李某办理银行卡供公司走账使用,并允诺支付每月1万元好处费。李某心动不已,还找来其同事雷某一起加入这项颇具“钱途”的事业。

  此后,腾信堂公司吸收的大量社会公众资金被陆续存入雷某、李某的账户。根据朱某丽等人的指示,雷某、李某不仅大额提现,还以同柜取存的方式协助将巨额赃款流转给他人。

  所谓“同柜取存”,其实就是由前后二人相互配合在银行同一柜面办理取现、存款业务,达到转账之效果,但不留下转账痕迹的一种新型资金转移方式。

  2017年2月,李某、雷某在明知资金是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所得的情况下,向朱某丽提供多张本人银行卡用于接收腾信堂公司的非法集资款。

  经统计,雷某转移犯罪所得共计人民币7232万余元,李某转移犯罪所得共计人民币3281万余元。

  2017年深秋,伴随理财平台暴雷声此起彼伏,雷某和李某开始感到惶恐不安。雷某找到对方,让她写了一张“走账与雷某无关”的字条以求“自证清白”。

  李某则不仅删光了其和雷某、朱某丽的聊天记录,还变卖了对方为其购买的轿车,以求脱离干系。

  9月2日,拱墅检察院以涉嫌洗钱罪对雷某、李某提起公诉。11月19日,拱墅区法院以洗钱罪判处雷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60万元,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70万元。

  网友评论: @静则明: 法律要严惩,不知道害了多少家庭。 @王子: 记着点,只要犯了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更何况国外既不是天堂,也不是法外之地! @徐锦: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二十一世纪,最贵的是人才泡沫。

  12017年春节,大家一如往年微信群发红包,用人民币互相祝福。 内幕君也像往年守着几十个群,蹲在路由器旁抢红包,一个春节抢下来,纯收入五百又三毛,差点发家致富。 这期间,有件事让内幕君因为羡慕,印象特深刻。 宗亲群里,有个刚毕业的小伙子发了个大红包,金额两千。 别人都是二十、五十的发,没有对比就没有贫穷。 想到他研究生读的金融,我忍不住问他,“你搞P2P了? ”他回: 干地产呢。 记得2016年底,莫斌说碧桂园业绩超额完成,杨老板要给他们发的奖金太多了。 工资加上年终奖,当时的江苏区域总裁刘森锋年入过亿。 项目总这一级的,分走大几百万只是常规操作。 咳,那一年地产圈自下而上多金的样子,只有一个网络流行语能形容: 壕无人性。 2017年过半时,旭辉董事长林中就曾“壕迈”发话: 要帮助企业顶层管理者实现财务自由——收入过亿;帮助中高层成为富裕之家——收入过千万;帮助中层住上洋房、开上豪车,收入过百万。 你追我赶,股权激励、项目跟投,房企变着花样给员工发钱。 一时间,整个地产圈风靡同一部剧: 《亿万富翁养成记》。赚到钱的都盆满钵满,唯一的区别是,盆有大小、钵有深浅。

  2那是2012年。 碧桂园率先推出“成就共享计划”,激励高层跟投公司项目,项目有钱赚,员工有分红。 当时杨老板是这么说的: 碧桂园未来的区域总、项目总的年薪,应该在千万元、百万元以上,否则就不称职。 后来计划升级为“同心共享”: 具体设置为碧桂园集团和区域管理团队各自设立投资公司,对每个新项目进行不超过15%权益的跟投。 总公司和区域公司的管理层需根据自身职位,按照规定比例出资跟投。 也就是说,员工和项目的命运捆绑得更加紧密了。 这个计划被外界视为碧桂园组织制度的一次深层次革命。 2012年,碧桂园还在十强边缘徘徊,销售额不到500亿; 2013年撞线千亿; 2016年破3000亿,进入前三; 2017年5500亿,超越老大万科,首次登顶。 仅用5年,碧桂园绵羊变大象,变革带来的规模激增,同行看在眼里。 2014年,万科推出“事业合伙人制度”。 当时郁亮透露一个小愿望: 希望万科在第四个十年,可以培养出200个亿万富翁。 一时间大家相继出招,首创、旭辉、阳光城、中梁、金地、蓝光等各有各的“共享”。 重赏之下出勇夫,再加上地产行情高涨,2008年之后的10年间,业内涌现出一批明星经理人。 越来越多高管薪酬过千万。 2017年,融创汪孟德薪酬1326万,龙湖邵明晓3731万,碧桂园莫斌3389万,恒大夏海钧一骑绝尘,年入2.98亿。 不仅对高层出手阔绰,对没有经验的菜鸟们,一线房企也是掏薪掏费。 校招时,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薪资逐级递增,本科生12万起是基础,硕士20万是标配,博士生40万不稀奇。 20万相当于万科高级经理的薪酬了,至少要求7年工作经验,40万那就是总监待遇了,刚出象牙塔的,一步赢了7年时间。 用俞敏洪的观点来概括,工资比应届生低,万科的员工们,你们简直在浪费生命。 很多圈外人不明觉厉: 贵圈这么个给钱法,要的不是人才,是人精吧!

  3过去10年,房地产这条迎风跑道上,很多人名利双收。 但逆风时还能飞翔的有几个? 人才还是人财,老板们的内心其实无比透亮。 吴亚军有一句名言: 别拿行情当能力。 不久前泰禾黄老板站出来,朝行业“高薪现象”开了一枪: 都说房地产有泡沫,要我说最大的泡沫是人才,动不动薪酬上千万。 此话一出,很多高管后背发凉。 昨天还“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明天可能就“好走不送,拜拜了您嘞”。 今年前十个月,共有63家房企发生101起高管变动,包括跳槽和内部调动,涉及150人、34个岗位。 其中总裁级别占三分之一,有55人。 有的公司挖来行政总裁,干不到三个月走人了,有的公司9名董事会成员一年半内离了8名。 高管频繁流动,直接说明一件事: 这活儿不好干。 间接说明另一件事: 很多明星经理人的能力与薪酬倒挂。 把钱看成魔鬼的冯仑就说了,一个行业或者一个人突然有钱了,往往会夸大自己的能力。 之前房地产市场高速发展,钱、货、人跟着高周转,然而行业爆炸性扩张,人力的供给和素质却没跟上,所以“揠苗助长”盛行,85后总裁、90后项目总、95后经理,坐火箭升职的现象十分普遍。 难怪黄老板说“最大的泡沫是人才”。 这种泡沫是全面性的,高层的薪酬和中层的能力虚高,去年泰禾裁员时,城市公司有个策划经理被开,离职一年了都没找到坑。 同事说他,执行力弱就算了,ppt做得那么shi,没有30强会要他。 市场行情好的时候,水大鱼大,一些人被形势蒙蔽了双眼,等到泡沫破碎,才发现自己和咸鱼没有分别。 圈内人都知道,房企内部提薪速度赶不上市场上的涨薪幅度,想获得更高薪酬的捷径是跳槽,而房企间互相挖角“炒作人才”,更加剧了这种无价值的流动性。 到10强房企当一年小主管,跳到30强就能当经理,经验没涨,工资翻番。 泡沫就是这么来的。 与此同时,基层的学历过度膨胀。 一到校招,不管什么岗位,只要两种人: 211是基本,985是标配,本硕双985最好。 你争我抢,大家用钱囤了一堆学霸,整得要搞科研似的。 实际上可能只是招个销售。 美名其曰“培养人才”,后来的后来,多少沦为摆设。 行情好,虚假繁荣无伤大雅,行情一旦衰退,就像邓紫棋唱的:一刹那花火,全都在挤泡沫。

  4今年8月,万科2019年中期业绩会上,祝九胜回应半年减员600人的事。 “世界上没有一家状态最好的企业,我们把事情找出来之后,要找到合理匹配的人。” 按照他的说法,裁员是为了把机会留给更合适的人,这就好比情侣分手时,男方对女方说: 你很好,但我想找个更漂亮的。 你说气人不气人? 地产弱周期下,所有人面临同样的境遇: 覆巢之下,没有完卵。 2018年至今,恒大、碧桂园、万科、绿地等10强房企都曾裁员,齐刷刷挤泡沫。 最近,万科继续挥刀,调整了职级和薪酬体系。 看到万科发布的“薪资优化调整方案”,网友说,实打实的降薪,说得像一朵花儿。 万科的降薪,那能叫降薪吗? 叫技术性调整。 薪酬体系变革后,万科采用“低底薪,高绩效”组合工资,底薪最多的下降了40%,下降的部分被放进绩效考核。 对此,一个地产老炮评论: “房企及时调整薪资,总比困难时突然大面积裁员更合理!楼市进入降温通道,房地产从业者都应明白:大鱼大肉的日子结束了…” 除了裁员、降薪,房企挤泡沫的另一个骚操作是缩编。 撇开社招不说,这阵子鼓点渐稀的秋招,有的房企派出一堆HR,到各大高校晃两圈,最后招了3个,甚至一个也没有。 “班上10几个人投了简历,没人进入第二轮,我怀疑招人是假的,宣传是真的。” 抢人阵势大不如前,有两家百强闽系房企直接砍掉校招计划。 毫无疑问,大家都在勒紧裤腰带,有悬念的是:谁会成为那根裤腰带?

  5白居易有句诗: 十闻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 意思是,家妓老了丑了,我就会换掉,如今已经换了三拨。 这些人,我会给他们发路费遣散回家,然后再换一批青春靓丽的。 可恶呐,有些房企路费不给发,还让被裁的员工帮忙消化一下房子。 最近某闽系房企裁员,公司实在拿不出赔偿金,就跟员工“协商”: 购房券当赔偿金,你再凑个三五十万付首付,你看行不行? “不行的话,你可以走仲裁。” 礼轻情意重,买套房子再分手,本年度最骚裁员操作。 和白老板一样,房企在收缩的时候,也会率先优化「可替代性强」的岗位,这些人价值密度不高。 在老板眼里,工作不饱和、技能不刁钻,这样的人多了公司人均效能就低。 用刘强东裁掉“兄弟”时的那套话术说就是: 性价比太低了。 去年绿地瘦身,就是专门猎杀这类小白兔。 “让1个人干2-3个人的活,发1.5-2个人的工资。” 坐管理位子上也不等于高枕无忧。 行业拐点越近,洗牌越激烈,老板口袋里揣着个小本本,本子上写着一个疑问句: 众爱卿谁是羊谁是狼? 是羊,宰了,还能省点粮草。 前阵子万科调薪事件后,一个小伙伴在后台留言: 行业不景气,我担心自己哪天就被裁了,再想到身上背着房贷,焦虑得英年早秃。 天说变就变,泡沫说破就破,那能怎么办呢?
活下去,活过年终奖再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米克思生活

与您共同探索高品质生活之道

头像

米克思生活

与您共同探索高品质生活之道

686

篇文章

289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