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租房违规将被纳入征信系统 政府购公租房服务试点为新探索方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北京首次将公租房违规行为纳入银行征信系统,引发广泛关注。

  近日,北京市住建委与人民银行征信管理部门签订了《关于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采集公租房违规信息的合作备忘录》。该备忘录提出,对于存在转租转借、空置、擅自装修等违规使用行为的公租房家庭,除了按照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外,还会将其处罚信息纳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不仅是北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期,多地都在调整公租房政策,提高补贴力度、扩大保障群体、严格资格审查等多个方面均有涉及。作为“租售并举”的重要抓手,公租房政策体系正在不断探索。

  公租房运营管理两大难题

  根据北京市《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规定,当承租人有下列五种行为之一的,应当退回由其承租的公租房:转借、转租或者擅自调换所承租公共租赁住房的;改变所承租公共租赁住房用途的;破坏或者擅自装修所承租公共租赁住房,拒不恢复原状的;在公共租赁住房内从事违法活动的;无正当理由连续6个月以上闲置公共租赁住房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市住建委网站上了解到,目前北京已有12户公租房违规使用行为被公示,违规转租、转借行为处理情况公示,内容涉及到户主名称、公租房资格备案编号、违规事实、初步处理结果等多个方面。

  纳入征信,这是北京公租房继“刷脸”之后,第二次引起广泛关注。从去年以来,北京开始在公租房项目布置人脸设别设备。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今年8月,北京首批13个公租房小区的人脸识别设备已陆续启用。同时,按照工作安排,在10月底,北京市59个公租房小区预计全部实现“刷脸”进出。

  一位中部省份的住建部门官员告诉记者,对于公租房而言,目前有两个管理重点,一是公租房资格准入,这是此前部分地区“公租房乱象”发生的主要领域,但这一领域的监管难度相对较小。二是公租房出租后的违规使用问题,这一问题的监管难度较大,也是北京近期的公租房工作重点。

  实际上,针对违规使用问题,北京市曾在2018年10月和11月末,连续发布《关于严格违规转租转借公共租赁住房家庭资格管理等工作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租赁住房转租、转借行为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以图完善其公租房使用的监督管理体制机制。

  其中,北京市提出,对于有违规使用公租房等保障房行为的家庭,将取消家庭各类保障房资格,记入不良信息档案,并且5年内不允许该家庭再次申请公共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

  不仅是对个人,社会单位续租资格也会受到限制。对于社会单位集体租赁房源,北京市规定,单位职工出现转租、转借行为,一个租赁合同期内发生一起的,取消该单位50%集体租赁房源的续租资格;发生两起的,取消该单位80%集体租赁房源的续租资格;发生三起及以上的,在合同期满后将收回该单位全部集体租赁房源。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北京在引入了“刷脸”等技术手段之后,将公租房违规行为与个人征信记录进行关联,不仅仅是加强对违规家庭的惩罚力度,重要的是提升对相关家庭的威慑力度,从“根”上解决控制公租房违规行为的问题。

  多地探索公租房政策

  不仅是北京,随着租售并举的不断落实,公租房开始各地保障性住房的最主要抓手,近期多地都有公租房相关的政策调整信息传出。

  10月28日,成都市审议《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住房租赁补贴工作的补充通知(送审稿)》,提出降低环卫、公交、教育等公共服务行业从业人员、新市民等群体的租赁补贴准入门槛,并将针对不同群体,不同程度地提高补贴力度。

  11月12日,广东省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关于剩余经济适用住房销售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剩余经济适用住房销售完毕后,不再推出销售经济适用住房。

  11月18日,贵州省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发展公租房的实施意见》明确,将重点保障环卫、公交等公共服务行业以及青年教师、青年医生等新就业无房职工、城镇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并将符合条件的家政从业人员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

  对此,严跃进告诉记者,对于各地来说,当前正处在探索创新公租房新政策。这主要有两个方向,一种方向是,扩大公租房保障群体。不仅是上述各地,4月深圳也曾发文,面向新市民中的公交司机、环卫工人等为社会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相关行业人员,以及先进制造业职工供应公租房。

  严跃进告诉记者,另外一个重要的公租房政策探索方向,是政府购买公租房服务试点。

  2018年10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联合印发《推行政府购买公租房运营管理服务试点方案的通知》,确定在浙江、安徽、山东、湖北、广西、四川、云南、陕西8个省(区)开展政府购买公租房运营管理服务试点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这项工作正在各地积极推进。

  以合肥为例。合肥是安徽确定的5个国家级试点市(区)之一。合肥学院房地产研究所副所长凌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按照当前的分工,公租房家庭筛选和腾退工作,由政府住建部门负责,租金的收取与补贴的发放,由当地公租房管理中心负责;而项目管理和物业服务,则交给了第三方企业。

  凌斌认为,这一方面减轻了政府部门的负担,不用和过去一样,由财政维持的专门事业单位进行管理;另一方面,某些项目同时存在回迁房、公租房,存在多头管理的问题,在统一交由第三方企业管理后,相关问题得到解决。

  但凌斌同时告诉记者,从合肥经验来看,在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模式后,目前公租房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居住环境和公租房质量不受政府控制,环卫、维修等物业服务不太及时,引起业主意见;二是,对于公租房违规转租、转借的现象,第三方企业的调查和管理力度不如政府部门,相关情况可能加剧。

  目前,合肥市正在组织对所有市本级公租房家庭进行挨家挨户的普查,主要调查使用人情况、政府管理落实情况和第三方企业服务情况。而凌斌则坦承,这样的普查成本高、难度大,未来还要探索更有效的管理方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21经济网宏观频道

21经济网宏观频道

头像

21经济网宏观频道

21经济网宏观频道

3389

篇文章

130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