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白血病患者,妻子卖房卖车为我筹钱,我却不得不逼她离婚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今天是2019年3月26日,我与我挚爱的妻子离婚了,我是以拒绝治疗的方式逼迫她离婚的。我不是任性,这是我反复思量很久的决定。”这些文字是我在医院里写下的。自从我查出患有白血病,自从和妻子离婚后,我就有了写日记的习惯。其实,关于离婚这件事,我觉得我挺爷们儿的,就算将来我走了,我也觉得心安。图为离婚后,我的父母在医院里陪我做治疗。

  

  我叫张振东,今年29岁,家住黑龙江海伦市,2014年9月,我与小萍(请原谅我用化名)结婚,两年后女儿出生。平时我在外打工,每月挣三千元左右养家糊口,小萍在家里照顾孩子。2018年8月6日,小萍被查出患有卵巢畸胎瘤,我带她到医院做手术。之前,我就曾出现浑身无力的状况,而且近期耳朵后面又长出了囊肿,皮下还有出血点,我也顺便做了个检查。图为女儿百天时我们一家三口的合照。

  

  经过初步检查,医生说可能是皮肤病,先化验血液看看。当时的气氛很轻松,心想皮肤病也不是啥大事,谁料检查结果出来后,我拿着诊断书只觉得天旋地转、慌乱不堪,我被诊断为髓系白血病M4。我把这个结果告诉家人后,全家人一时也都难以接受。图为坐在病床上的我。

  

  我查出白血病后,小萍的手术也不做了,当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连夜陪我到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治疗。她说她的病是良性的,手术早一天晚一天没啥,但我的病拖不得。我住院后,因家里没啥积蓄,小萍就卖掉房子和二手汽车,凑了30万交了住院费。看着她拖着病体忙前忙后照顾我,我一个大男人实在觉得愧对于她,心里特别难受。一周后,小萍一个人到兴安盟人民医院做了手术。图为我母亲在医院照顾我。

  

  我知道白血病治疗难度大,花钱也多,有可能到最后会人财两空,而小萍还年轻,我不想拖累她,所以在我生病7个月后,痛苦地做出了离婚的决定。今年3月25日晚,我和小萍协商无果后,对着她歇斯底里地咆哮:“现在你必须同意,否则我就不会再来医院。”3月26日,在我以死相逼下,小萍无奈和我办理了离婚手续。之后,我给她说了一句话:“以后不要来医院,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图为我的离婚证书。

  

  离婚后,女儿跟了妈妈,我也开始变得沉默,把自己的心思以日记的形式存在手机里、笔记本上。“如果不是这场病,我想今天应该是一个浪漫的日子,小巷里她最爱的肉串店前和电影院后排的座位上,应该有我们十指紧扣的身影。但是我们离婚了,注定了今天不会是我们结婚5周年的纪念日。”我的字里行间都记录着自己内心的脆弱与柔软,还有对妻女的思念。图为我在治疗期间监测血压。

  

  今年7月8日,我第7次化疗前被查出复发,医生说必须移植,费用至少还需要100万。这一下子难住了照顾我的父母。移植前家里已经花了80万,其中通过网络筹了8万多,从亲戚朋友处借了40万,还有卖房子和汽车的30多万。如果做移植,他们还有什么办法能筹到这么一大笔钱啊?图为10月13日,我躺在病床上置换血浆,以减低胆红素。

  

  我哀求母亲:别治疗了,不要再为我花钱了!因为我知道父母从小把我养大本就不容易,现在我都快30岁了,还在拖累他们,作为儿子,我不想让他们在往后余生中,一直生活在债务里。我想要放弃治疗,但父母死活不同意,坚持要为我做骨髓移植,而且父亲还要亲自为我捐献骨髓。图为我母亲在仓外陪我。

  

  8月26日,父亲为我配型成功。抽完骨髓后,父亲一直腰疼,母亲只得医院和出租房两边跑,一个人要照顾我和父亲两个人。这是我母亲在市场买菜,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她每次买菜都要仔细盘算,绝不多花一分钱。9月3日,因为化疗已经没有效果,医生要求我必须进仓移植,我只得在欠钱的情况下入仓做移植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等待移植的每时每刻,我都心神不宁。“今天女儿三周岁生日,我不能陪伴,不能送她礼物,不能为她唱生日歌……女儿会不会找爸爸,会不会问爸爸在哪里?我进仓十天了,还有5天我就要做移植手术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挺下来,这种命不由己前途未卜的感觉真让人无奈。我的宝贝,爸爸爱你”。9月13日,我在移植仓里,用文字记录下对女儿的愧疚。

  

  为了让我顺利移植,父母又从亲戚那里借来26万元,才让我在9月18日开始做移植。移植后,因为和父亲血项不是100%匹配,我的身体排异严重,持续高烧半个月,20多天粒米未进,全靠输营养液维持。高烧退后我又感染膀胱炎,每天都要输大量的消炎药。截止目前,除了借来的26万元再次花光,我已经欠了医院12万,而接下来的治疗费至少还要70万,再也没有着落。我不知道,命运还会让我走多远?图为护士给移植仓内的我送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娱乐的人也好

龙卷风一般来得突然去得匆匆

头像

娱乐的人也好

龙卷风一般来得突然去得匆匆

2650

篇文章

12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