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第一高楼因欠款停工?绿地秒删回应背后陷摩天大楼窘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1月11日,一份中建三局给绿地集团的工程联系函,将华中第一高楼——武汉绿地中心推向舆论焦点。

  这封题为《关于项目因业主欠付工程款停工相关事宜》的工程联系函,发起方为中建三局武汉绿地中心总承包项目部,接收方为绿地控股集团武汉房地产事业部武汉绿地中心项目部。

  

  (图为中建三局工程联系函)

  另外,文件还抄送给了上海市建设工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武汉绿地中心监理项目部、总包商务合约部、计划部,以及包括中建钢构、南通丰润、尚永建筑、杨明建安、龙浩飞达等在内的41个相关分包单位,涉及钢构、机电、消防、燃气、锅炉、电梯、幕墙等。

  中建三局在联系函中表示:因业主欠付我司巨额工程进度款,已造成我司资金无法正常周转,被迫即日起对项目实行全面停工,待业主解决工程款支付事宜后即进行复工。总包将提前通知各分包单位复工日期,如对各分包单位造成不便,敬请谅解。分包单位如有诉求,请向业主进行申明。

  联系函的落款时间为10月30日。据澎湃新闻记者向武汉绿地中心项目部的保安求证,该项目大部分分包单位已经停工了20多天了。

  由此可推测,双方存在的矛盾已有一段时间,近期才被爆出。

  工程联系函曝光后,绿地曾对媒体表示:会和中建三局协商处理文件中涉及项目的具体问题。但眼下事情又过去了3天,停工原因到底为何?双方协商结果如何?项目是否已重新开工?都未见有官方说法。

  地产壹线就此致电了绿地控股集团武汉房地产事业部及绿地控股集团总部,前者未予回应,而后者在昨夜回复了一条绿地华中官微——绿地荆楚于22:39分发布的微信文章。

  

  (绿地荆楚官方微信推文截图)

  文章中写到,中央政法委委员、秘书长陈一新与多个湖北省、武汉市领导于11月12日下午,一行前往武汉绿地中心调研。从文章内容来看,在政府的牵头下,目前绿地和中建三局已达成和解,且文中多个配图显示,现场已有工人,暗示项目目前已经恢复建设。

  至于停工事件的真正原因,对方并未作出更多解释。随后,地产壹线发现上述微信文章已被删除。

  为何停工?

  业内称不排除双方新增劳务纠纷

  每逢年底与农历春季前,都会有许多务工者讨不到工资的消息爆出。而建筑工地由于付款节点与流程多,更是此类事情的高发领域。

  在业内,绿地是出了名的,喜欢让承建方垫资的企业。所谓的“垫资施工承包”,是指建设方不用预付和按工程进度给付施工承包商工程款,而是作为施工承包商的建筑企业预先垫付工程款,建设完成后再进行偿付。

  按照中建三局工程联系函的说法,此前,中建三局一直在垫付工程款,而现在,他们的资金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

  资金压力背后,武汉绿地中心多次更改规划以致工程进度缓慢,是一大主因。

  2010年12月8日,武汉绿地中心动工,当时的规划高度为606米;2012年时,有消息称,项目将加高到636米;到了2017年时,因净空管控,项目被要求停止施工,并将已建成的建筑核心主体结构(439米)削减30米;2018年,了武汉绿地中心被要求在海拔500米内封顶。

  原计划于2019年10月完工的武汉绿地中心,就这样一拖再拖。

  

  (武汉绿地中心资料图)

  江浙沪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告诉地产壹线,其实现在工地上,因拖欠工人薪水,而引发工人闹事罢工的案例,已很少见。较为多见的,则是因为工程比预期难做,建筑方要求加价,但开发商不接受,因而引发停工。

  “现在的劳务都是事先讲好的。以绿地这个项目为例,基本是绿地先和中建三局谈好价钱,中建三局再承包给它下面的劳务公司,劳务公司再细算成本,然后找到各个班组,谈好钢筋多少钱一吨,木板多少钱一平方,谈成了就开工。”

  而因为难做要求提价的原因也有很多,每一个班组不好做都可能会往上提价。该负责人表示,比如材料一直没有进来,但突然一下又都进来了,就要求工人立刻全部干完,这其实是很难实现的,但开放商并不会考虑到这些。

  再比如,这个工地十天半个月没有事情做,工人就会流动去其他工地,但突然的,这个工地又开工了,开发商又要求各个包工头把工人都找回来,不考虑人员调配的难度。

  此外,因为工地上有很多班组,班组之间如果搭配不好,也会引发施工方和建设方、开发商在酬劳上的矛盾。比如钢筋的活比较难干,当木工的是干不出来的,加上开发商采购材料时间过久等问题,拖延了时间,其他班组也只能等。而等的期间,包工单位都是需要给工人误工费的,整个成本消耗就增加了。 而遇到此类突发类矛盾,往往劳务公司和建设方就会提出加价要求,或者是提前结束合约,只领取当前节点的酬劳。

  “我们之前接过一个TOP3房企的活,对方投标的第二天,就喊人开工。但去了之后发现设计图纸都没有弄好,各种改图。我们和底下各个班组按后来的图纸测算了下,原本应允的价钱做不了,直接就选择不继续做了,拿了五分一工程时段的劳务之后,就结束了合作”,上述负责人说道。

  而也有房企表示,绿地是业内出了名的喜欢用房屋抵工程款的企业,只是这一模式未必时时都行得通。

  年内频传欠薪停工

  多个超高层大楼完工遥遥无期

  今年,绿地在全国范围内多个地方都被爆出停工消息。

  

  4月底,有网友在领导留言板上给颍州区委书记留言表示,绿地紫峰公馆去年10月份停工一直到现在没有开工迹象,钢筋锈迹斑斑、腐蚀严重,业主们担心再这样下去会成烂尾楼, 希望区领导能够帮忙督促绿地方面尽快开工。

  5月底,有媒体爆出绿地郑州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新闻,称绿地在郑州的滨湖国际城,共拖欠农民工工资1200万元,涉及10个班组,220多人。

  而绿地方面解释欠款理由是建筑公司面临破产,导致工资没有发放给工人,绿地高层正在协商支付通道。

  原本更多意在捆绑获取住宅用地,再利用住宅销售款维持建设的超高层,今年受到整体市场下行压力及新增供应上市节奏影响,更是曙光难见——2016年时,南方周末就曾爆出,绿地旗下有23栋超高层,处于未建、缓建的状态中。

  

  目前,合肥绿地中心交房后3年仍在建设,成都绿地468已经停停复复修了7年,2011年动工计划2016年完工的大连绿地中心被传已烂尾,而本文的主角武汉绿地中心也已经开建了8年……

  年度业绩完成率仅过半 工程款与利息支付压力加剧

  这个状态的持续,除了与规划变动有关,也绕不开绿地的资金问题。

  

  (绿地集团超高层建筑宣传图)

  从绿地控股2019年的三季度报看,今年前三季度,绿地实现合同销售金额2345.53亿元,同比减少12.1%。其中,第三季度的合同销售金额为668.68亿元,同比减少35.8%。

  今年,绿地控股为自己定下的目标销售额为:在2018年3875亿元销售额的基础上增长15%-20%,即4456-4650亿元。

  若按最低目标折算,今年前三季度绿地的完成率也只达到了52.6%。即使达到了87%的回款率,也将大大打乱原先的资金使用预期。

  粗略算几处绿地的资金支出。由于工程款支付同比增加,今年前三季度,绿地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了70.5%,为91.27亿元;由于利息费用同比大涨74.5%,达到36.7亿元,绿地前三季度的财务费同比增长了62.2%。

  而在流动负债一栏中,绿地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借款从去年年末的181.7亿元增长至266.4亿元,增幅46.6%。

  此外,绿地年内也在大幅开源,对内鼓励去化——如此前传出“湖南绿地员工被要求12天内完成购买一套房产的任务,不完成者将被除名”一事,对外则增加借款金额——前三季度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增长111.89 %。

  这背后,又将是一笔不小的利息。而那些半成品的超高层,将成为绿地持续的资金与“面子”黑洞。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1 参与 5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地产壹线

深度聚焦房地产行业最核心事件

头像

地产壹线

深度聚焦房地产行业最核心事件

703

篇文章

4656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